第十二章 不是一個世界

第十二章 不是一個世界

這護衛軍士聽到寧城說的最後三個字后,臉色有些難看起來,猶豫了一會後,還是去打開門說道,「門已經開了,你要出去就走,若不出去,我就再關上。」

只要寧城敢再往回走一步,他馬上就將門關上。反正寧城要他開門,他已經開了,寧城自己不願意出去,那就算是出了什麼事情,也怪不到他。

寧城無奈的轉過身,狠狠的瞪了一下這兩個護衛,帶着一些不爽走出了學院後面的小門。

在寧城走向那一隊護衛軍士,到走出小門的這段時間,紀洛妃的心一直是懸著的。她想不到寧城竟然敢如此大膽,拿着一個打掃用的木牌就這樣做。一旦被發現,那他們兩個將死無葬身之地。倒不是因為那幾個軍士,而是只要他們和那幾個軍士衝突起來,就再也走不掉。

出了小門后,寧城並沒有急切的就跑,而是停下,然後指著「斗鍋」兩個字說道,「洛妃,將來我要是修鍊有成,我必定會將這個斗鍋場滅掉。」

紀洛妃應變能力不如寧城,卻同樣是一個聰明人,寧城一說斗鍋,她立即就明白過來。寧城知道她在斗鍋場比斗的事情了,隨即心裏一暖。

「我們先走吧,這裏不是久留之地,我對這外面不是很熟悉,洛妃,你帶路。」寧城走出蒼秦學院后,感覺到渾身輕鬆,回頭笑着對紀洛妃說道。

「好。」紀洛妃點點頭,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猶豫,她加快了步伐,從繁華的市場中穿過。只是短短几分鐘時間,她就帶着寧城走到了一條極為偏僻的小路。

儘管在跑路,紀洛妃心裏卻一直在疑惑,寧城怎麼會變得如此冷靜沉着?她猶豫了好久,決定還是問問寧城。她還沒有開口,寧城就先問道,「洛妃,我一直有一個疑問,在大廣場人數將近十萬左右,你是如何一下就找到我的?」

還有一句話,寧城沒有問,他還想詢問在他留在修鍊塔后,紀洛妃去了哪裏?為何一直沒有來找他?

紀洛妃略一遲疑,正想回答,忽然感覺到寧城突兀的將她拉開,隨即一道白光從她站立的地方射過。紀洛妃臉色一變,兩名男子已經站在了她和寧城的前面。

看見這一高一矮兩名男修,紀洛妃的心立即就沉了下去。這兩人她知道,咸家的兩大打手,都是聚氣六層修為,以她聚氣三層和寧城聚氣一層的低微本事,想要逃走根本就不可能。

「咦,小小的聚氣一層,反應如此迅速。」那高個男修看見寧城的反應竟然比紀洛妃還快一些,倒是驚咦了一聲。

紀洛妃此時才想起來剛才她的反應似乎還沒有寧城快,不過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心情去想這些事情。隨即急切的說道,「寧城,你趕緊走,我拖住他們一會……」

「區區聚氣三層,也敢說拖住我們。殺了元魁少爺,還想走?自己考慮一下應該怎麼死才可以安穩點吧。」高個男修更是不屑的說道。

寧城經過短暫的驚慌之後,反而冷靜下來,他沉聲說道:「洛妃,我的資質你知道。你走後記得以後為我報仇就行,我可不想死後還沒有人報仇。」

這兩名咸家的修士根本就不等寧城將話說完,已經動手了,數道風刃將寧城和紀洛妃的去路全部封住。同時兩人已經各自取出了一件法器,卻並沒有攻擊,顯然兩人想要抓活的。

寧城沒有和人動過手,這一打起來,他才知道自己和聚氣六層相差多遠,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不要說讓紀洛妃走了,就算是他想要躲避那幾道風刃也很是困難。

……

「六尺白色金靈根……」擂台後面幾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隕星五星學院那叫溫奇略的灰袍男修更是激動難以。

此時上台挑戰的江圖正站在靈根檢測法器前面,他的手正放在檢測法器上,檢測法器的水晶柱上出現了一道超過六尺,有小兒手臂粗細的白色光柱。而白色的光柱旁邊沒有任何細小的光線,僅僅在這白色光柱的底端有一道金色的圓圈。

「哈哈,沒想到蒼秦學院還有這種天才,好,好,這一趟可真是沒有白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溫奇略激動無比的走上擂台,和顏對江圖說道。

江圖極為禮貌的躬身說道,「回前輩的話,晚輩江圖。」

「好,好……江圖以後你就是隕星五星學院的學生了,不用上去比斗,你剛才挑戰的是誰啊?」溫奇略又是幾個好字,最後才問到江圖要挑戰的人

「是雍芮麗。」江圖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溫奇略點點頭,直接對已經出來應戰的雍芮麗說道,「你已經被淘汰掉,可以下去了。」

雍芮麗臉色難看之極,卻不得不躬身施禮后,黯然轉身離開擂台。她很清楚,哪怕她是蒼秦國的公主,在這灰袍人面前也什麼都算不上。

「江圖,你可願意做我的親傳弟子?」溫奇略將雍芮麗趕下擂台後,再次和顏悅色的對江圖問道。

江圖趕緊再次躬身回答道,「江圖拜見師父。」

溫奇略哈哈大笑,直接取出一個小皮袋交給江圖說道,「這是為師給你的見面禮。」

「溫師兄,你可真大方啊,現在就捨得送出納物袋。江圖回到學院后,說不定還有學院的長老要收他為弟子。」隕星學院另外一名臉色死板的男修很是不合時宜的說了一句。

溫奇略卻毫不介意,「你們羨慕我就直接說,這裏還有很多學生,你們可以自己找啊,說不定也能找到一個滿意的弟子回去。」

溫奇略這話當然是得意中說出來的,顯然也沒有指望在蒼秦學院再出一個純靈根弟子。

不過隕星學院的另外兩人,還真的釋放出了自己的神念。他們都是築元境修士,築元境已經可以釋放神念了。另外那名男修倒是沒有看見什麼值得他看重的人,倒是那名身穿藕色縷金紋裙的女子忽地站了起來。

「瑤菏師妹,怎麼了?」溫奇略和另外那名築元境的男子都覺察到了這女子的異狀,連忙問道。

這叫瑤菏的女子冷哼一聲,竟然直接祭出了一道青色的蓮花狀的法器,然後跳上法器,瞬間就從這擂台之上飛離。

「飛行法器。」蒼秦學院的學生頓時躁動起來,在他們看來,一件飛行法器比一個純靈根更加難得。在蒼秦二星學院,也只有兩件飛行法器而已。平時想要去大安森林或者去曼戈海域歷練的學生,也要坐一個月的獸車才可以。

…..

寧城一手按著血跡斑斑的胸口,一手扶著紀洛妃,心裏一片冰涼。他知道今天絕對難以倖免,他只是不知道死後能不能再回到地球。妹妹這段時間找不到他,應該很焦急吧?寧城望着碧藍的天空,心裏一直在想着若蘭。

看着寧城獃獃凝望遠處的天空,紀洛妃同樣知道再抵抗只是多受辱一下而已。此刻她忘記了即將要被殺的命運,忽然問道,「寧城,之前你說不能和我成婚,是因為我很醜嗎?」

寧城回過頭來,忽然笑了笑,「洛妃,你不醜啊。因為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還有一句話寧城沒有說出來,他更喜歡和紀洛妃一起,現在他對漂亮的女人有些拒絕。除了妹妹若蘭之外,任何漂亮的女人都是心深如海。你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給你一刀,而且是沒有任何理由。連田慕琬那種溫婉女子都難以避免,更何況別人?

紀洛妃默然下來,她不知道寧城的意思,他們真的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以為寧城說她將來要離開蒼秦國,所以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那現在呢?我們都要死了。」紀洛妃話音剛落下,一道長鞭已經席捲過來。她和寧城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長鞭要將兩人捲住。

「嘭、嘭」兩聲悶響,下一刻,長鞭卷向寧城和紀洛妃的那名聚氣六層修士,已經被一道巨大的力量轟飛,砸在了旁邊的巨石上,頓時噴出一口鮮血。同一時刻,另外那名沒有出手的聚氣六層修士一樣被轟飛,砸在了另外一塊巨石上,一樣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前輩……」兩名聚氣修士只是呼吸間就在來人手中重傷,甚至經脈都已經受損,頓時驚駭不已。同時兩人已經知道,這個出手的人修為遠遠超過他們。

寧城和紀洛妃緩過神來,卻看見一名帶着戾氣的女子站在面前。

寧城第一眼就認出了這名女子是誰,就是隕星五星學院來蒼秦學院招收弟子的女老師。可是她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而且還出手相救?

「你叫什麼名字?」這女子看着被寧城扶著的紀洛妃和聲問了一句。

寧城心裏一動,他之前就感覺這女子和紀洛妃有些相似之處,難道她和紀洛妃還真的有關係不成?

(二更送上,請求推薦票和收藏支持,晚安!)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不是一個世界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