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個耳光

第十四章 一個耳光

「不要……」紀洛妃魂飛魄散,她可是看見自己的這個姑姑抬手就將兩個聚氣六層化成了枯骨。如果姑姑這打下去,寧城豈不是也要變成枯骨?

紀瑤荷本來就沒有打算殺寧城,她感覺洛妃和寧城之間似乎不是這麼簡單。現在洛妃攔住,她乾脆將手放了下來,有些不滿的看着紀洛妃說道,「洛妃,這個小子如此欺負你,你竟然還幫他求情?」

紀洛妃急切的說道,「不是的,現在寧城和以前不一樣了,他沒有欺負我……」

寧城暗嘆紀洛妃太老實了,你只要說那雍長焱是說假話不就行了?難道雍長焱還敢和紀瑤荷辯駁不成?紀洛妃這樣說,那豈不是說以前他寧城欺負過她?

「以前果然欺負過你。」紀瑤荷雖然沒打算殺了寧城,心裏對寧城已經是厭惡無比。

紀洛妃慌神的說道,「姑姑,求你幫幫寧城,如果寧城走不掉,他一個人留在這裏肯定是死路一條。我就算是離開這裏,也不得心安。」

那臉色死板的男子忽然說道,「瑤荷師妹,你讓那個寧城去測試一下靈根,如果靈根不錯的話,就帶他走也不是什麼大事情。」

「你去測試一下靈根。」紀瑤荷冷聲對寧城說了一句。

寧城知道自己靈根很差,現在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和紀洛妃能做主的。他只能走到測試靈根的法器面前將手伸進去,同時運了一些真氣過去。

三道淡潢色的細芒一直到三尺的地方停了下來,水晶柱中間沒有特別粗的光柱。

沒有主靈根,只有三個支靈根,而且支靈根也只是比濁黃稍微好點而已。

寧城倒是沒有在意,他知道自己的靈根極差。不過之前他聽紀洛妃說他是三系支雜靈根,而且是濁黃。現在雖然是三系支雜靈根,卻不是濁黃,而是潢色的。不知道是之前他的測試錯了,還是紀洛妃記錯了。

紀洛妃也驚異不已的看着寧城的靈根測試結果,她當然知道寧城的靈根是什麼,三系濁黃支靈根,可是濁黃怎麼變成潢色了?她可從未聽說過靈根會變的。雖然在一些傳奇異志上她看過有極品靈物可以改變靈根,但那畢竟是極品靈物,而且也是傳說,就算奕星大陸也不一定有這樣的一個靈物。

「洛妃,不是姑姑不幫你。他的這個靈根如果我要帶他一起走,就算是到了船上,執事也會讓他下去的,甚至會連累到我。就算是我,也無法自己穿過平洲和垣洲到化洲的隕星學院。」紀瑤荷嘆了口氣,看着有些發愣的紀瑤荷說道。

她這話倒是沒有瞎說,她只是一個築元境修士,想要單獨穿過兩洲到達化洲,那隕落的可能性極大。

紀瑤荷反應過來,趕緊將寧城靈根的事情拋在一邊,焦急的說道,「姑姑,如果寧城不能走,我也不能走。要不將寧城先帶走吧,我留在這裏……」

「胡鬧。」紀瑤荷皺眉呵斥了一句,然後回身冷眼盯着蒼秦學院的幾個院長和蒼秦國的國王,緩聲說道,「寧城在蒼秦國如果受到了半分傷害,我必殺回來,滅掉蒼秦國。」

紀瑤荷說滅掉蒼秦國顯然有些聳人聽聞了,但是被她精告的蒼秦國國王依然站起來恭謹的抱拳說道,「請前輩放心,寧城一直是我蒼秦國的子民,不會有人對他無理傷害的。一旦有人對他無理傷害,我也不會坐視。」

寧城心裏又是一沉,這種文字遊戲他見過太多了。之前紀瑤荷玩過,現在蒼秦國的國王又玩。說什麼不會有人對他無理傷害,那個意思就是如果找到了正當理由,任何人都可以對他傷害。更何況,那傢伙只是說不坐視,誰知道不坐視是什麼意思?

紀瑤荷卻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回身對紀洛妃說道,「洛妃,現在沒事了,肯定不會有人傷害寧城。」

紀洛妃對寧城的擔心顯然不是紀瑤荷這樣輕描淡寫的威脅一句,聽到紀瑤荷這樣說話,更是焦急的說道,「姑姑,他們肯定會難為寧城的,求你幫幫寧城……」

紀瑤荷聽了紀洛妃的話更是皺眉,事實上她能感覺到自己的這個侄女對寧城似乎有些超出一般的情感了。寧城區區三系雜支靈根,而且還是潢色,這一輩子也沒有什麼前途,讓洛妃和寧城在一起,那是毀了洛妃。洛妃的資質她沒有測試,但是洛妃不到20歲就已經是聚氣三層,資質肯定不會太差。

此時,她寧可自己前腳走,後腳蒼秦國的人就殺了寧城。

紀瑤荷能想到的事情,老jiān巨猾的溫奇略當然也能想到,只是事不關己,他也不願意多話。

紀瑤荷見紀洛妃還要說話,抬手在紀洛妃身上一撫,紀洛妃立即昏睡過去。

將紀洛妃抱在手中,紀瑤荷才看着寧城冷聲說道,「無論你和洛妃有什麼關係,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從今以後,你不允許再想到洛妃,她和你再無關係。」

說完,她對溫奇略和另外那名男修說道,「兩位師兄,我先走了,在船上等你們。」

隨即紀瑤荷取出青色荷花法器,瞬間就帶着紀洛妃消失在了這裏。

溫奇略早就不想繼續浪費時間挑選學生了,這次對他來說已經是收穫極大,找到了一個天才弟子。所以紀瑤荷一走,他就說道,「蒼秦學院挑選弟子就到這裏結束,在場被挑選上的九名學生,可以給你們一個時辰,去處理自己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後,立即就來這裏集合。你們此去隕星學院,什麼時候才可以回來,連我也不敢肯定。」

被選上的學生一個個興奮無比,迅速離開擂台,他們要回去準備一下,然後離開蒼秦國去化洲。化洲可是傳說中和中級洲相鄰的地方,靈氣最為豐厚,各種天材地寶也是最多的地方。更何況,他們去的還是化洲的五星學院?

這一場名不副實的挑選大會就這樣無厘頭的結束了,說是挑選和選拔,還不如說隕星學院的人來要了幾個蒼秦學院早就選好的學生離開。蒼秦學院數萬學生雖然無奈,也只能散去。

寧城知道,他現在唯一能靠的只能是自己。好在現在是散場的時候,寧城夾在眾多的學生一起,急匆匆的往學院外面走去,他必須要儘快離開這裏。蒼秦國國王的保證就和放屁一般,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寧城,那保護你的醜女紀呢?我怎麼看你急急的猶如喪家之犬?」寧城剛剛踏出蒼秦學院的大門,一個刺耳譏諷的聲音就傳來。

「顧飛,你想要幹什麼?你忘記洛妃姑姑說的話了?隕星學院兩位老師現在還沒走呢。」這次說話的是一個女聲,寧城已經看見這個幫他說話的是庄師姐。同時他也知道了這個譏諷他的人就是顧飛,想到顧飛和紀洛妃之間的恩怨,還有那個顧一鳴,寧城就知道想要善了很難了。此時他已經看見了滿臉yin鷙,盯着自己走過來的顧一鳴。

顧飛身材不高,最多只是到寧城的下巴,但是臉上的神態極為蠻橫和猙獰,顯然不殺寧城,他誓不罷休。

「庄師姐,這或者是顧飛和寧城之間的恩怨,說不定他們要通過決鬥台決鬥。我們這樣的人,插手不大好吧?」顧一鳴已經走了過來,他被刷下來后,時時刻刻都在盯着寧城。

顧飛聽了哥哥的話,眼眉更是一挑說道,「沒錯,醜女紀很醜就算了,竟然敢騙我的聚氣石。當初我給了一枚聚氣石給她,就是要讓她陪我上床,可是她卻出爾反爾,現在醜女紀不在,那隻能找到這姓寧的。」

「哎呦,顧飛,那醜女紀這麼丑,你也敢要?」一個yin陽怪氣的女聲傳來,寧城認得這個女人,就是當初和陸鵬雲一起找他麻煩,結果被庄師姐趕走的那個聚氣三層女人。

「我指望着關了燈也是一樣……」顧飛這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啪的一聲,他的臉已經被寧城一巴掌拍中。寧城打完之後,迅速後退出數步。

顧飛的幾枚牙齒和著一口血被打的從嘴角飈出。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寧城這樣一個等死的傢伙竟然敢打顧飛?而且還是直接扇耳光?

顧一鳴臉色yin沉無比,卻沒有上前。他知道寧城只是偷襲得手,要真的打起來,弟弟顧飛完全可以秒殺寧城。

顧飛瞬間就反應過,頓時一臉的殺意沖向寧城,「你敢偷襲我?我殺了你這混蛋。」

寧城不屑的看着顧飛說道,「你敢殺我?來啊。剛才咱們蒼秦國王上還下過命令,誰敢無理殺我,他絕不輕饒。莫非你連王上的話也不放在眼裏?我蒼秦國都像你這樣,那還何談什麼尊卑?更談什麼抵禦外敵?」

顧飛硬生生的停了下來,他被寧城的話啟示了,寧城他是必須要殺的。寧城說的沒錯,王上在許多人面前都承諾了,不得無理殺寧城,如果自己有理呢?

(第二更送上,轉眼發書一個星期了。雖然字數不多,很多朋友在養著,但新書依然渴望收藏和推薦票支持。收藏其實就是將書加入書架,以後直接從書架就可以找到本書了。)

......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一個耳光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