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恩不謝之人

第十七章 大恩不謝之人

「你住的地方離這裏遠不遠?」寧城再問道,經過一段時間適應,寧城已經可以看隱約看清楚所在的地方是一個石洞。

安依連忙說道,「很遠,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找到天香琉芝,我越走越遠,現在距離我住的地方估計有五六天的距離了。」

「什麼是天香琉芝?」寧城對這些靈草可絲毫都不清楚。

「天香琉芝是一種三級靈草,聽說可以延壽12載,我想找到這種靈草給我師父延壽。我師父說過,她這次閉關醒來后就將和我告別。我很擔心師父,沒有師父,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裏……」安依的聲音越說越低,最後都要哭出來了。

寧城有些無語,他雖然對靈草不懂,但也知道三級靈草絕對是等級很高的存在。安依如果這樣隨隨便便就能找到天香琉芝,那所有的人都出來尋找了,豈能等到她?

想到這裏,寧城安慰道,「我覺得你現在最主要的是要留在師父身邊,那三級靈草應該不是這麼容易尋找到的。再說了這個靈草既然叫着天香琉芝,肯定會散發香味,這種靈草豈會等你來尋找?」

「不是的。」安依連忙反駁寧城的話,「天香琉芝只是在被採摘下來后,才會散發香味,如果不動它的話,是沒有味道的,不信你看看這個。」安依說着遞給寧城一本有些厚的書冊。

寧城對靈草是半點都不懂,現在接到了安依的書冊,趕緊收起來說道,「安依,現在光線太暗了看不清,這本書先借我幾天,等你回去后,我再還給你,行不?」

「可以啊。」安依說完后,似乎想起了什麼,趕緊問道,「寧城,你要跟我一起走?」

寧城感覺到身體恢復了一些力氣,立即說道,「當然,我不但要和你一起走,而且現在就要走。等天亮后,我們說不定就走不掉了。」

寧城可不是單純的安依,他肯定顧一鳴不會放過他,只要顧一鳴知道他殺了顧飛,那必定會聯合蒼秦國來對他圍殺。不要說寧家就是蒼秦國默認滅掉的,就算寧家不是蒼秦國默認滅掉的,以顧一鳴和顧家的地位,在蒼秦國找人來封鎖這裏也是輕而易舉。

「那些追殺你的人不一定能找到這裏的。這裏我住過兩晚上,很安全。」安依不是一點腦子都沒有,在她看來,這裏到處都是山脈,追殺寧城的人想要找到這裏,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寧城只好事實說道,「安依,我不是什麼壞人,想殺我的也不是一般的人。是蒼秦國的國王想要殺我,所以他派了軍隊要找我,我們留在這裏,只有死路一條。」

安依點點頭,「嗯,我相信你肯定不是壞人。那我聽你的,你說我們怎麼走?」

「我們先去你住的地方。」寧城見安依同意了他的話,當即就站了起來說道。他打算先將安依送回去再說,然後自己一個人去曼戈海域。

安依實在是太單純了點,不說一個人異想天開要出來尋找什麼天香琉芝,就算是她找到了天香琉芝,能帶回去才是怪事。一個散發香味的靈草放在身上,想不被人覬覦都難。

「我師父閉關已經七八天,應該快要出關了,我也要早點回去,只是我沒有找到天香琉芝。」安依語氣低落,顯然對沒有找到天香琉芝耿耿於懷。

「走吧,別糾結這些了。」寧城先站了起來,對安依招呼了一聲。安依緊跟着寧城後面,暫時放下了天香琉芝的事情。

這裏果然和安依說的一樣,到處都是連綿不斷的山脈,一座接着一座。寧城雖然重傷了,但在安依的治療下,已經好了很多,加上他是聚氣三層的修士,走起來速度並不慢。

安依也是聚氣三層,加上本來就走過一遍,速度也是很快。兩個人一夜疾奔,天蒙蒙亮的時候,已經距離當初存身的山洞非常遠了。

「我背你吧。」安依看見寧城渾身血跡,疲憊不堪,有些擔心的說道。

寧城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你背我速度肯定會慢下來,我想要不你先走吧。等會我們真的被攔截住了,你也會受我的連累。」

安依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寧城問道,「你說我們現在還沒有逃到安全的地方?」

寧城有些沉重的點了點頭,他肯定現在還沒有安全。以蒼秦國的勢力,他逃的這點距離遠遠還在蒼秦國的掌控範圍之內。本來他想一路上如果能看見龐大無比的樹林,就躲進去的,現在看來,他是別想了。這一路都是山脈,雖然也可以躲人,卻沒有樹林安全。

「那我們再逃啊。」安依趕緊說道。

寧城搖了搖頭,「沒用的,就算是再讓我們逃一晚上,也是這樣。而且我們這樣的情況,也無法全速逃走了。」

頓了一下,寧城取出之前從安依手中拿走的那本靈草書冊遞給安依,然後說道,「安依,你心地善良,如果你師父去了,你不要輕易離開住處。這本書還是給你吧,萬一我被抓到,這本書被那些混蛋收走太可惜了。」

「不……」安依連忙推了一下,她和寧城並不熟悉,可是寧城的話,竟然給她一種難以言訴的親切感。

「踏踏踏……」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音打斷了寧城的動作,寧城第一反應就是要將安依拉着逃走。

但是他太過疲憊,而那馬蹄聲也太快了,只是短短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寧城的身邊。

「寧少爺……」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寧城立即認出了趕車的人是誰,這人臉上佈滿傷痕,正是那個當初被他救的小孩父親。

「是你?」寧城也有些意外的問了一句,隨即就想到這人一大早趕着馬車來這裏幹什麼?

這中年男子看見寧城身上的血跡斑斑后,立即就明白了怎麼回事,趕緊停下馬車說道,「寧少爺,我在前面的出城驛站已經聽說過你的事情了。你趕緊換一套衣服,然後坐我的馬車,我帶你走。」

寧城心裏一暖,當初他救了那個小男孩后,這中年男子惶恐的連一句感謝話都沒有。現在自己真的困難了,人家毫不猶豫的要出手相助,要知道,這被抓到是要送命的。大恩不言謝這句話,這中年男子不是說出來的,是用行動體現出來的。

「這樣太危險了,我去山中躲避。一旦坐你的車被抓到,你也會被殺。」寧城依然婉拒了這個中年男子的好意。

這中年男子見寧城拒絕,趕緊急切的說道,「您是我孩子的救命恩人,就是我一家人的恩人。怎麼能說連累的話?」

說完,這中年男子直接從馬車前面拿出一套衣服遞給寧城說道,「恩公先換上乾淨衣服,你的衣服血腥味道太重。」

寧城感激的接過衣服問道,「你這麼早要去什麼地方?」

「我每月都要去丁比鎮,那裏有許多從曼戈海域回來的冒險者,他們帶了大量的獸皮和各類東西。因為很多獸車都不能直接去蒼勒城,這些獸車都會在丁比鎮停下來。那些冒險者會租用我們的馬車再回蒼勒城。我和幾個比較熟悉的車夫都知道這裏的路更近一些,所以從這邊走,沒想到卻遇見恩公了。」這中年男子搓了搓手,語帶感激的說道。

「等等……」寧城腦子裏面電光閃了一下,隨即就急切的問道,「你說這裏離開丁比鎮驛站並不遠?還有,你剛才來的時候也經過了一個驛站?」

這中年男子立即凝重的說道,「是的,我從前面那個驛站過來,也不過才三個時辰,就算是到丁比驛站,最多也只要一天時間。」

寧城心裏一沉,他沒想到自己和安依轉了一夜,還在兩個驛站之間徘徊,這還逃個屁啊。這安依也太幼稚了,竟然在兩個驛站之間尋找三級靈草,這事情說出去,簡直可以去演小品。

看見寧城沉默下來,這中年男子急忙說道,「馬上就有別的馬車過來,恩公,你上我的馬車,我帶你從另外一條很偏僻的路可以走出這個地方,並且繞過丁比鎮驛站。

寧城知道這個時候不是猶豫的時候,他趕緊換了衣服。安依此時也知道自己似乎走錯路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將寧城的衣服拿去用火球燒了。

那中年男子看見安依竟然可以施展火球術,眼裏更是露出了尊敬。

等寧城和安依上了馬車后,這男子立即趕起馬車迅速離去,十幾分鐘后,這輛馬車轉了一個彎,從一條狹長的山脈小道進去。

又是半個時辰,天色大亮后,馬車已經進入了一條更為偏僻的山脈小道,兩邊全是山脈連綿,連太陽被被這連綿的山脈擋住。趕車的男子技術純熟無比,馬車甚至越走越快。這種彎曲小路,他應該走過無數次了。

寧城暗暗鬆了口氣,他知道這次應該是走對路了。在這種到處都是山脈環繞的地方,沒有一個熟悉路的人帶路,想要走出去,實在太難。

「這位大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這次多虧你了。」雖然寧城知道現在還處於危險當中,依然對這個趕車的中年男子很感激。

(請求收藏和推薦票)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大恩不謝之人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