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被迫組隊

第二十二章 被迫組隊

「當然,但是除非你運氣特別好,否則就算是你進了蘭沙島,找到了金蟬果,也別想能得到。」老者不容置疑的說道。

「為什麼?」叫田霏的女子實在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老者沉聲說道,「因為金蟬果樹被一個五級殺陣包圍了,任何想要覬覦金蟬果樹的修士,都會被殺陣斬殺,最後成為了金蟬果樹的養分。」

說完,老者看着馮飛章等人,「你們不用懷疑我騙你們的,我之所以透露這個消息,是因為進入蘭沙島的線路圖將會在月底的曼戈城拍賣會進行拍賣,而且是拍出一百份。我就算是不告訴你們,月底也會有許多人知道。」

幾人本來對這老者還有些懷疑的,現在都有些相信這老者的話了。曼戈拍賣會都要拍賣進入蘭沙島的陣法線路圖,這事情或者還真的存在。曼戈拍賣會在曼戈海域附近,勢力強大無比,他們拍賣一百份,那就是一百份,絕對沒有人敢用拍賣到的線路圖再去複製出售。

「請問朋友你是如何得到進入蘭沙島陣法線路圖的,而且比曼戈拍賣會還早?」馮飛章凝聲問道。

老者點點頭說道,「就算是你不問,我也要告訴你們。當初得到這圖的不是我一個人,還有另外一人,想必他也和我一樣,去過蘭沙島許多次了。他應該同樣無法得到金蟬果,這才選擇將圖出售被拍賣會。」

幾人都沒有說話,老者既然這樣說,肯定還有后話,果然老者說完后,繼續說道,「我自己本來就對低級陣法精通,這次又特意去詢問過一個陣法大師,那陣法大師說這殺陣至少需要一個五級陣法師才可以破去。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種辦法,那就是有八個人,同時按規律攻擊八處方位,也可以破去這個殺陣。只是這個方法破去殺陣后,不知道會不會破壞金蟬果。」

「朋友是想要邀請我們一起參加?」苗修明隨即問道。

老者答道,「確實是這樣,我只有聚氣三層,不會去邀請聚氣中期的修士參加。而且一株金蟬果至少有三十六枚果子,就算是八人全部參加,每人也可以得到四枚之多。我們這裏一共有六人了,到曼戈海域再找兩個,就可以湊齊八人去蘭沙島。自我介紹一下,我名蒲經業,大家都叫我業道人。而且,我會對我的話起海誓。」

聽了業道人的話,苗修明抱拳說道,「我和田霏也去,不過在去之前,還請蒲兄給我看看你的線路圖。否則,請恕我不同意。」

他對陣法有一些了解,而且蘭沙島他也去過,雖然沒有進去過,但是對外圍很清楚,一旦業道人給的線路圖他不滿意,就算是業道人有海誓,那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馮飛章猶豫了片刻之後,也抱拳說道,「蒲兄,也算我一個,我的要求和苗兄一般,需要在這之前看到入陣的線路圖。」

業道人哈哈一笑說道,「這是肯定的,我們去之前,我會將線路圖公開給大家看一下。就算是沒有那個拍賣會拍賣入陣線路圖的事情,我這入陣線路圖,大家也會滿意的。」

此時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寧城,他們想知道寧城的意思。安依緊跟寧城,明顯的以寧城的話為主,他們只要徵詢寧城的意思就可以了。

寧城微微一笑說道,「我當然要參加,這種好事,不參加才是吃虧。」

寧城表面在笑,心裏卻是鬱悶無比,只有傻瓜才會想去蘭沙島,去參加這個小隊。姑且不論業道人說的話是真是假,就算是他說的是真的,蘭沙島有金蟬果的事情,為何沒有高級陣法師過去?就算是高級陣法師不願意過去,想必拍賣方也會想辦法邀請高級陣法師去查看。

如果能得到了三十多枚金蟬果,那拍賣方絕對會幹這種事。

唯有的可能就是有高級陣法師進去過,裏面的情況並不是業道人說的這麼簡單。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業道人在胡扯。馮飛章和苗修明都是長年在曼戈海域邊生存,都是精明狡猾之輩。他們應該可以聽出業道人是否胡扯。他們選擇相信業道人,想必業道人胡扯的可能性不大。

但對寧城來說,就算是這件事完全真實,他也不願意參加。他在地球過,早就奉行一條真理,天上不會平白掉餡餅。誓言算個什麼?在地球上,一些人將誓言當成吃飯喝水一般簡單,也沒見誰應驗過。

再說了,他和安依剛剛出來,就遇見了這種好事情?就算是有這種好事情,也是聚氣後期的修士去打探的,關他一個聚氣三層什麼事情?

但是他又不得不同意,苗修明和那業道人眼裏的殺意明顯。很顯然,只要他拒絕,這兩個人都會在第一時間動手滅口。至於馮飛章,和他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寧城這樣想,也只能怪寧城不知道五級陣法師的尊貴。讓一個五級陣法師去曼戈海域查看金蟬果,那是痴人說夢。可是寧城不知道啊,他以為五級陣法師很好請。

看見寧城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馮飛章倒是愣了一下。他以為寧城剛剛出道,就算是要同意,也需要他解釋一番。他會告訴寧城,業道人沒有說謊。因為月底曼戈拍賣會確實有一樣關於蘭沙島的東西拍賣,只是他們不知道是進入蘭沙島的陣法線路圖而已。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業道人願意起海誓。在曼戈海域邊生存的修士都知道海誓的可怕,只要起了,那就必定會是真的,否則絕對會應驗誓言的。

「好,既然大家都相信我,那我就拿出進入蘭沙島的陣法線路圖給大家。」業道人說完,已經取出五份陣法線路圖,交給五人。

寧城只是拿了一份說道,「我和表妹有一份就可以了。」

他對陣法根本就是一竅不通,就算是要去,也只能跟在別人後面。拿一份線路圖,是等會給安依看的,他可看不懂。

「不用,我準備的有多,還是一人一份安全一些。萬一失散了,也有一個圖可供依據。」業道人又將線路圖遞給寧城。

寧城想想也是,順手將第二份線路圖接過來,卻並沒有給安依。兩份圖一份被他收進了自己的包裹中,另外一份拿在手中,準備先看看,如果看不懂順便問問安依。

業道人對寧城微微一笑說道,「你也可以將另外一份拿出來給你的同伴看看。如果有不懂的地方,還可以詢問我。」

寧城知道這外面不簡單,時時刻刻都小心謹慎著。本來他就對業道人心懷忌憚,現在業道人這句話更是讓寧城多了一絲警惕,業道人兩句話的意思都是讓他將線路圖給一份給安依。他要關心這事情幹嘛?

雖然感覺到有些不妥,寧城依然笑着說道,「沒關係,我表妹對陣法更是不懂,她現在也沒有心情看。等她心情好轉了些,我再給她看。」

安依對寧城的話當然不會反駁,要說陣法,她肯定比寧城懂的多,但是她卻不會來反駁寧城的話。

業道人眼角的冷光一閃而過,這次寧城卻清晰的撲捉到了,更是讓他感覺到這件事不尋常。

幾人都在看進入蘭沙島的陣法線路圖,寧城看了一會後,一點也看不懂,索性將手中的線路圖也收起來,放在了背後的包中。

「還沒請教朋友叫什麼?」業道人見寧城將線路圖收起來,反而笑着向寧城問道。

寧城淡聲說道,「我們只是合作去蘭沙島而已,別的就沒有必要打聽了。」

業道人竟然沒有發怒,只是笑着點了點頭,就不再說話。

賀姐的馬車趕的又快又穩,寧城懷疑如果這馬車有橡膠輪胎,會不會和商務車一般,沒有半分顛簸?

幾天的時間,除了到休息的時候,賀姐停下獸車,大家出來吃點東西,平時除了寧城和安依之外,都在研究陣法線路圖。或者是詢問業道人一些蘭沙島內的情況,或者是討論進入島后的做法。

對這些寧城都沒有參加,也沒有多一句話。也沒有人詢問寧城,到時候他們只要交給寧城任務就好。獸車越行走,海的腥味就越重。

業道人這幾天同樣沒有找寧城廢話,倒是田霏沒有繼續研究那線路圖,反而經常打量寧城和安依,卻並不找兩人說話。

獸車行走到第七天的時候,寧城正想着如何才能不參加這次的組隊,就聽見一聲嘶吼,隨即他們坐的車廂震動了一下,似乎要倒立過來。

寧城反應迅速,幾乎是在車廂震動的同時,就抱起還沒有醒悟過來的安依一拳轟開了車頂,從車頂中飛身出來。

和寧城同時出來的是那業道人,業道人出來后,立即就后遁,瞬間就離開馬車百米之遠了。此時馮飛章等三人也飛身出來一樣的後退。

寧城剛剛看見一道數十丈長的溝壑橫亘在獸車的前方,那獨角獸已經被劈成了兩半,另外一半根本就不知去向。不等寧城多想,又是一道呼嘯聲傳來,寧城急忙帶着安依橫著沖了出去,也不管自己沖向的是什麼地方。

在他剛剛衝出去的同時,就聽到後面傳來了一聲炸響。天空中似乎有兩道影子縱橫,寧城根本就沒有想那是什麼,立即帶着安凝以最瘋狂的速度向側邊急沖。

(第二更送到,新書求收藏和推薦票支持!)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被迫組隊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