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強大能力

第二十四章 強大能力

安依一直在關注寧城,寧城臉色一變,她就看見了,趕緊問道,「出了什麼問題?」

「我剛才周天運氣的時候,突然發現身上好像……」寧城的話並沒有說完,就再次說道,「我明白了。」

說完他將上衣直接脫了下來,安依本來瞪大眼睛盯着寧城,看見寧城突然脫衣服,立即紅著臉將頭轉了過去。

她心思單純,是一個小尼姑不假,卻並不代表她不知道男女有別。不過她很快就再次將頭轉了過來,和寧城在一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很相信寧城。寧城現在脫下衣服,肯定有什麼事情。

「果然。」寧城看着前胸處的一塊淡淡的黑疤,切齒的說道。

「這是符籙記號?」安依雖然沒有見過這東西,但是她師父告訴過她,她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一種符籙帶來的記號。只要有這個記號在,哪怕走多遠,下記號的人也能根據記號找到。

寧城是從寧家的那個皮卷中見過符籙記號一事,他剛才進行周天運轉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種不舒服。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一塊不屬於他的東西存在,這東西讓他根本就無法安心修鍊。

「果然是符籙記號。」寧城聽了安依的話,更是確信了自己沒有判斷錯誤。

符籙記號是一種符籙上帶的,也叫着符記。只要將這種符籙拿到手,就可能會觸發符籙,記號神不知鬼不覺的附在自己的身上,普通人根本就發現不了。

寧城立即運轉真氣,這一道符籙記號直接被他從胸口沖開,形成了一道淡淡的黑色。幾乎是在符記被沖開的同時,寧城就是一道火球過去,將這符籙記號燒的無影無蹤。

寧城發出的火球等級很低,能燒掉這個符記,說明這符記等級很低。

「幸虧我剛才進行了周天運氣,否則那個業道人找來了,還真逃不掉。」寧城見記號已經被他燒了,依然心有餘悸。

安依這才驚異的看着寧城說道,「寧大哥,我師父說過,符籙記號是沒有辦法通過周天運轉發現的。如果是聚氣七層以上的修士,會通過身體的自我反應發現。普通的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發現啊,而且符籙記號也不是可以逼出來的,你怎麼做到的?」

寧城立即就想到了被自己修改過的功法,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或者我的功法比較特殊。還好,我幸虧沒有將那張圖給你看,如果給你看了,那就完了。我現在肯定那記號是通過陣法線路圖來的,這業道人好陰險啊,他肯定有什麼圖謀。」

安依也點頭說道,「是的寧大哥,如果我也中了符籙記號,肯定不能和你一樣找出來。說不定還要脫光衣服讓你幫忙慢慢找。」

寧城聽到安依口無遮攔,雖然明知道安依說話的時候並沒有多想,依然感覺到有些好笑。他怎麼可能讓安依脫光衣服,自己幫忙慢慢找符記?但是隨即寧城就感覺到安依說的話並不好笑,如果安依真的中了符記,她絕對要脫光衣服讓自己找,否則能逃過那個業道人?

安依見寧城要穿衣服,之前的尷尬早已過去,主動過來,再次幫寧城敷上了藥粉。

將衣服穿上后,寧城心裏也是無奈,他修為不能提升,也不知道選擇來曼戈海域是對還是錯?他之所以選擇來曼戈海域,也有部分原因是他的父母就在這裏失蹤。

還沒有重生的時候,他就經常做一個夢,好像他本來就生活在蒼秦國一般。如今這個夢真的變成了現實,讓寧城很是懷疑現在他重生的身體並不是一個陌生人,而是他的前世。

也正因為這樣,他對這一世父母並非沒有感情。

寧城知道自己從那男子身上得到的袋子是儲物袋,他很迫切的想要看看儲物袋裏面是什麼,然後研究一下儲物袋,但他依然忍住了自己想法,先拿起了那塊玉牌。

礁石洞中的光亮很微弱,可玉牌上的字卻很清晰,蒼炎四星學院第三長老,薛泰初。

第三長老地位高不高寧城不知道,四星學院的地位寧城再清楚不過了。四星學院可是相當於一個真國,而蒼秦國只是一個普通真國下面的小諸侯國,就逼的他無處可逃,現在他又殺了一個四星學院的長老,這一旦被發現,他哪裏還有活命的機會?

想紀洛妃的姑姑只是五星學院的一個跑腿老師,在蒼秦學院就橫著走了,這薛泰初是一個長老,那地位如何,根本就不用去想。

安依也看見了這個牌子上面的字,她有些擔心的問道,「寧大哥,我們是不是闖禍了?」

寧城又看了一下玉牌,這才收起來搖了搖頭說道,「也沒什麼闖禍的,只要不被這個蒼炎四星學院知道就行了。最主要的還是要提升自己的修為,如果有一天我們甚至能超越築元境,四星學院也就如此罷了。」

寧城安慰了安依,自己心裏卻沒有底。四星學院的能力他並不知道,之前一個聚氣三層的業道人就差點在他身上下了記號,這四星學院和那業道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上的,要強悍千萬倍。這樣一個存在能不能找到他們兩個,寧城還真的不敢肯定。

抓起那個自己一直想要打開的袋子看了半天,寧城這才問道,「安依,這儲物袋怎麼打開?」

安依立即解釋道,「我們才聚氣還沒有產生神識,但是卻有神念。可以用神念去溝通儲物袋,如果打不開,可以慢慢煉化禁制。不過……」

安依說到煉化禁制,立即就想起了煉化禁制需要精通一些陣法禁制知識,而寧城懂不懂,她根本就不清楚。

寧城知道神念,不等安依將話說完,他就用自己的神念去溝通手中的儲物袋。但是寧城立即就知道,他這一番是白做了。這儲物袋根本就毫無反應,當他的神念溝通到一定的程度后,只能勉強觸摸到一些古怪的記號,而這些記號都猶如一個個鐵鎖一般,他一個都打不開。

安依看出來了寧城不懂禁制,她索性再取出一本書冊遞給寧城說道,「寧大哥,這是我師父傳給我的基礎陣法知識,你看看吧。」

如果是別的東西,寧城肯定會客氣一番,可是現在他不懂陣法,就打不開儲物袋,打不開儲物袋,就不能知道這儲物袋裏面到底是什麼。所以看見了安依遞過來陣法基礎,寧城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然後第一時間就打開了這本書冊。

……

安依獃獃的看着寧城,寧城已經連續看書三個時辰了,只看見他不斷的用手翻書,然後不停的做出一些手勢,表情也變化不斷。

這些都是陣法知識啊,自己第一次接觸陣法的時候,師父在一天之內教了她三頁。當她領悟的時候,師父都說她是天才,可是寧大哥,這是怎麼回事?

安依很想找寧城問問,但是她又怕打攪寧城。只能在一邊默默等待寧城從這陣法基礎中清醒過來,然後再問。

寧城可不知道安依在想什麼,從他翻開書的時候,各種陣法術語、方位介紹,各種陣旗煉製、陣法介紹,包括利用、破解……

這些自然而然的在他腦海中形成,固定,甚至之前從未出現的意識糾正也再次出現。讓他不但了解了這些東西,還自動對這些陣法知識進行糾正。

此時在他的腦海中已經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陣法模型,這些陣法模型都是這陣法基礎上原有的。但是這種陣法模型在他新掌握的陣法知識下,再次自動的被糾正、修改,最後形成了一個新的,更加全面的陣法。

龐大的陣法知識和寧城腦海中出現的自動糾正意識結合起來,讓寧城猶如一個吸水的海綿。

他那強大理解能力,和可怕的記憶能力在這個時候顯現的作用一覽無餘。

……

距離寧城數百里之遠的地方,四人正狼狽的聚在一起。這四人正是之前和寧城坐在一輛獸車上,準備一起組隊去蘭沙島的四人。

「那在空中打鬥的兩個人絕對是築元境後期,好可怕的威力。」馮飛章依然心有餘悸的說道。

苗修明和田霏也點點頭,很是贊同馮飛章的話。那一道溝壑,還有那戰鬥的威力,他們幾個都看見了。如果逃的慢一點,被那戰鬥的餘波卷上,說不定就會被殺。

「咦,他們兩個怎麼還沒來?難道沒逃出來?」苗修明已經發現寧城和安依沒有過來。如果寧城沒有逃出來就算了,可是安依那水靈靈的樣子,如果被殺了,會讓他感覺到萬分可惜。

業道人微微一笑說道,「那年輕人應該很機靈,我看見他第一個衝出來的,應該不會有問題。他逃走的方向我看見了,現在沒有來,估計是找不到我們了,我們沿着他逃走的方向尋找過去就行。」

馮飛章也點頭同意,這裏距離曼戈海域並不是很遠,他們找的寧城后,只要大半天時間,就可以到曼戈海域。

業道人說去尋找寧城,沒有人反對,倒不是他們怕寧城吃虧了。而是寧城有了蘭沙島的線路圖,如果不將寧城帶走,那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強大能力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