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追來受死

第三十章 追來受死

隨着這個爽朗的聲音,又是一陣急促的蹄聲傳來。

「讓爺吃了這個大虧,還想走?」繆文虹的聲音幾乎是吼出來的,可見他對寧城的恨意是多深了。

那正迎向寧城和安依想要吆喝生意的船夫,看見這疾奔而來的獨角石嘯獸和騎在獸上的繆文虹,頓時臉色大變。根本就沒有問寧城第二句,轉身就走,只是短短時間,就疾奔到了海邊礁石碼頭的船上,下一刻,那船已經起錨進入了茫茫海域中。

寧城沒有在意那個船工,他驚奇的是繆文虹竟然還敢追過來。繆文虹不但追過來了,還僅僅只是帶着那個聚氣六層的僕從,多一個人都沒有帶。

區區兩個人,就想吃定他和安依?他能殺了聚氣五層的修士,就不怕聚氣六層。

寧城當然不知道玄黃之氣洗滌經脈的逆天之處,一般的聚氣六層修士,要殺兩個聚氣四層的修士,還真的不費勁。更何況在繆文虹和他的僕從眼裏,寧城和安依都是待宰的羔羊,是沒有半分打鬥經驗的人。

「皮三,先廢了這混蛋,我再慢慢的讓這小子明白……」繆文虹還沒到近前,就切齒的盯着寧城說道。顯然在他看來,今天他在曼戈城丟的面子,全是因為寧城而起。

皮三倒是一個忠誠無比的僕人,他似乎也知道少爺的意思,還沒有到寧城面前,已經從獨角獸上飛身而起,同時一道匹練般的白色刀芒掃向了寧城。

這白芒掃向的是寧城的雙足,看樣子他確實是沒有想第一時間殺了寧城。

這是一件法器,寧城感受到這刀芒過來的同時,就已經明白。之前他和那個聚氣五層的水銹臉男子相鬥時,對方用的是一柄普通的武器,雖然檔次不低,但是武器和法器根本就不是同一個概念。

皮三隻是一個家僕,就有法器在身上,看樣子繆文虹身上的好東西更多。

寧城想都沒想,在這白芒劃過來的同時,他的飛劍就已經落在手中,同樣的一道劍芒劈了過去。

皮三完全沒有想到寧城還敢出手,區區一把凡劍竟敢用來阻攔自己的法器,這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皮三的想法被刺耳的撞擊聲完全碎裂了,寧城手中的劍不但沒有和他想像那樣,如豆腐一般的斷裂,而且巨大的真氣劍芒將他的刀芒完全擊潰。強大的真氣反噬傳來,皮三就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被一個巨大的鐵鎚轟了一下般。

不好,這小子隱匿了修為,這絕對是聚氣六層,而且根基深厚,真氣半分也不比自己差。皮三被強大的反噬轟退了數步,同時也明白了寧城不但不是聚氣四層,而且手中的法器比他的法器還要高擋一些。

皮三和寧城只是交手瞬間,就從寧城的出手狠厲和寧城主動撲上來看清楚了,今天如果他打不過,他和少爺絕對會被此人所殺。這是一個膽大包天的修士,似乎根本就沒有考慮殺了少爺的下場。

「冰……火……」皮三看見寧城半分影響都沒有,而且再次是一道劍芒過來,心裏頓時一懍。他再也顧不得別的,抬手就從身上拍出一張符籙,同時真氣鼓動之下,手中的刀器已帶起了兩道不同顏色的刀芒。

一邊是冰,一邊是火。兩道截然不同的刀芒將寧城的劍芒裹住,寧城頓時感覺到自己的真氣一滯。他感覺到自己無論將真氣聚集起來阻攔火芒還是阻攔冰芒,都只能擋住其中的一道刀芒,讓另外一道威勢更增。

不但是寧城,就是任何一個低級修士激發真氣攻敵的時候,都會自然而然因為對手的真氣屬性而產生一種相抗性。對方是火屬性修士,那阻攔對方的火屬性真氣攻擊時,勢必會產生相抗火屬性的真氣,而相對減弱了冰屬性的相抗。只不過一些戰鬥經驗豐富的低級修士,都有自己獨特的辦法而已。

寧城的戰鬥經驗根本就談不上豐富,這種又是火又是冰屬性的刀芒,立即就讓他顧此失彼。

寧城擋住了其中的火芒,那道冰芒卻無法完全擋住。好在他的真氣絲毫都不比對方弱,甚至真氣純度比對方還要強數倍。在急切之下,寧城腦海中閃現出幾道扭曲動作,就是那水銹臉修士的扭曲動作。當時他發了六到火刃,對方也只是擋住了他的三道火刃,另外三道他沒有擋住,卻扭曲著躲過去了。

那種扭曲的身法,在寧城腦海中瞬息間就清晰過來,皮三的這道冰芒過來之是,寧城已經學着這種扭曲的方法,將自己的身體扭成了一個傾斜的麻花。

「噗……」一道血光噴出,寧城心裏反而鬆了下來,剛才那道冰芒他雖然沒有完全躲過去,卻避過了要害,只是受了點輕傷而已。

皮三劈出這冰火兩刀后,臉色頓時蒼白起來,可見這兩刀對他的消耗絕對不小。

只是不等他回過神來,寧城的劍芒再次劈了過來,同時還夾雜着數道火刃。寧城的攻擊手段很簡單,除了用飛劍攻擊外只有火刃有威脅。他剛剛靈光一閃的扭曲躲避,現在還沒有完全成型。

皮三為了儘快殺了寧城,真氣消耗太大,此刻明知道寧城的劍芒過來,只能硬生生的躲過要害。寧城的劍芒從皮三的肩膀劈了過去,躲過要害的皮三直接被寧城后劈出的幾道火刃撕開。

在一邊發獃的繆文虹看見皮三被殺,這才知道戰鬥已經結束了。被殺的不是寧城,而是皮三。

「你竟然殺了皮三……」繆文虹依然不敢相信的看着寧城,皮三告訴他寧城只有聚氣四層,一個聚氣四層怎麼能夠殺了聚氣六層?而且還是在皮三施展了絕技冰火雙刃的情況下。

寧城感覺到他的真氣恢復很快,他哪裏會和繆文虹去啰嗦。殺了繆文虹后,他就要逃亡到曼戈海域裏面去,留在這個地方那就是找死。

「你還是為你自己自求多福吧。」寧城說完,手中的飛劍已經劈出。

繆文虹張開嘴,連求饒的話都沒有說出來,就直接被寧城的劍芒劈開,臨死前他還不敢相信,在曼戈海域還真的有人敢殺他。

寧城是極為熟練的火焚了兩具屍體,收起這兩人的東西,對安依說道,「安依,我們趕緊騎着這兩頭獨角獸遠走。」

「寧大哥,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安依和寧城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知道寧城極為有主見,對寧城殺了繆文虹和他的僕人並不覺得奇怪。

「出海,之前不是有人叫我們坐船嗎?既然有一條船,就會有第二條。」寧城肯定的說道。他在殺繆文虹兩人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既然有一條船出海,就會有第二條船出海。曼戈海域漫漫無邊,來這裏的人也多,絕對不是一兩條船就可以滿足的。

安依嗯了一聲,遲疑了一會才有些疑惑的問道,「寧大哥,我聽我師父說,任何人修鍊都需要修鍊一個主屬性。這也是要有主靈根才行,就算是沒有主靈根的,也要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屬性支靈根當成主屬性。」

寧城不等安依說完,就明白了安依的意思,隨即問道,「安依,你是想問那個皮三為什麼可以同時施展冰火兩種屬性的功法,對么?」

寧城現在也不是個一無所知的人,他修鍊到了聚氣四層,在修鍊上,也懂了一些道理。火球術,水球術等,這些屬於最基本的法術,任何屬性的靈根也可以施展。但是成就有限,不能用來戰鬥。

之前皮三的冰火兩刀,已經是極為強悍的法術了,這可不是簡單用基本法術可以解釋的。

「是的,我一直在疑惑那個皮三怎麼可能同時發出兩種不同屬性的刀芒。如果是我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抵擋。莫非那個皮三有兩種主屬性靈根?雙系同修?」安依點頭道。

寧城笑道,「你現在可能不知道,等你修為高了,你就會了。皮三如果有兩種主屬性靈根,還能雙系同修,那今天死的就不是他了。他在施展冰火雙刃的時候,用了一張符籙,應該是一張輔助符籙。」

(第二章送上,請求收藏支持!朋友們晚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追來受死

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