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暗紅色院牆

第三十七章 暗紅色院牆

寧城心裏頓時大驚,安依在這個地方丟失了哪裏還能找的回來,那是九死一生啊。

「寧大哥……」一個驚恐的聲音傳來,寧城一聽就知道這聲音是安依的。

這一刻寧城甚至沒有去想這聲音是真是假,直接向那聲音撲了過去。隨即他就在隱約的霧霾之中看見了驚恐不安的安依,安依距離他連兩米都不到。

寧城一步衝到安依面前,抬手再次抓住了安依的手,「怎麼回事,安依?我先前明明抓住你手的,你怎麼到這裏來了?」

安依的手很冰涼,不過寧城抓到她的手后,玄黃珠內的氣息自動將那些冰涼驅逐的乾乾淨淨。此時寧城才有時間去想安依為什麼突然從他身邊消失,又沒有任何事情的被他找到了。

按理說這種詭異的消失,就不可能這麼容易被他找到。

安依被寧城抓着后,蒼白的臉色總算是恢復了一些紅潤,她下意識的靠近了寧城一些,這才說道,「我剛才從那彎曲小路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你已經不在身邊了。然後我看見了一個巨大的漆黑手爪抓向了我,我竟然無法說話。就在我要被那漆黑手爪抓走的時候,我胸口忽然出現了一道黃芒擋住了那道漆黑的手爪,我才叫出聲來。」

「胸口的黃芒?」寧城立刻就想起了安依師父臨死之前留給安依的那個犁黃-色的玉佩來,那個玉佩就掛在了安依的胸口。難道就是這個玉佩護住了安依?

無論是不是,這個地方都有些怪異。

寧城取出一根細繩將安依的手腕和他的手腕綁在了一起,「安依,你和我並排走,免得我看不到你。」

「這是……」寧城剛剛叮囑了安依一句,就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

在他和安依面前突兀的多出了一片暗紅色的圍牆,圍牆似乎無邊無際,根本就看不到盡頭。至於圍牆裏面是什麼東西,一樣也是看不見。此時他和安依正處於圍牆大門前面的一條青石路上。

青石路通往這個暗紅色圍牆大門,圍牆的大門虛掩著。好久不出現的金蟬果香味,再次散發出來,這次寧城感受的很是清晰,金蟬果的香味就是這圍牆裏面飄出來的。

「寧大哥,金蟬果在那紅色的牆院裏面,這大圍牆是不是一個前輩曾經居住的地方啊?」安依小聲的在寧城耳邊問道。

「不對啊……」寧城頭腦此刻卻清晰無比,他發現眼前這個暗紅色的前院他看的清清楚楚,眼前這條小路他也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周圍的景象,和後面的景象他看起來卻模模糊糊。

寧城強行運轉自己的神念,他沒有修鍊過如意玄木訣,卻在這個修鍊功法中知道,聚氣修士如果神念足夠強大,能夠外放神念,將比用眼睛去看更清晰直觀。

此時他強行運轉神念,就是想要看看他是不是能看見周圍的東西。下一刻,周圍一米之內的景象就模糊的出現在了他的意識當中。

這就是神念外放?寧城剛剛想到外放,那一米之內的景象,就再次消失不見。

「我們要進去嗎?」安依小聲的問道,她忽然有些不大想進這個暗紅色的圍牆,她總是感覺這個圍牆有些詭異。

寧城擺擺手,神念再次強行外放出去,這次他查看的範圍似乎更大了一些,已經到了一米五左右。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神念當中,這個身影似乎正盯着他和安依兩人,而且毫無生機。

寧城嚇了一跳,他想都沒有想,直接就是一個火刃劈了過去。一聲尖銳的叫聲過後,那個模糊的身影在寧城的火球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寧城鬆了口氣,這些身影雖然無法用眼睛看不見,可是一旦被神念覺察到了,只要一個火球就可以解決。由此可見,神念的作用比目光要強大太多了。這一刻寧城已經下定決心,以後修鍊,一定不能忽視自己的神念。

「怎麼回事?寧大哥?」安依就算是不明白寧城為什麼突然劈出火刃,可是那一聲尖銳的叫聲她還是聽的很清楚。

寧城擺擺手,神念再次施展了出去。又是幾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神念當中,寧城從這幾道身影當中感受到了生機氣息。他立即就知道,這幾個身影和剛才那個不同,這應該是有別的人進入了這個地方。只是這些人還沒有看到他。寧城趕緊帶着安依再次偏移了幾步,躲在了一片枯草的後面。

那幾道身影從彎曲小路上下來,走到暗紅牆院前面的青石板路上時,寧城才看的清晰起來。這來的一共有八人,這八個人,寧城竟然認識其中四個。業道人、馮飛章、苗修明和田霏。

這八人走到這青石板路上后,立即就看見了暗紅色牆院,同時也看見了那虛掩著的門。

「沒錯,這就是金蟬果的香味,真的在這裏,還有一個牆院圍着。剛才沒有香味的時候,我還以為我們走錯了。」一個眯縫眼的聚氣三層修士一踏上青石板路后,就驚喜的叫了出來。

業道人冷笑一聲說道,「薛思年,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在這個地方就算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八個人之間有一個燃真陣符,否則你一下來說不定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是是,蒲兄說的對,這次不是蒲兄的陣法指示圖,我們根本就走不到這裏來。蒲兄的警告,我已經知道。」這眯縫眼修士以為業道人想要重申他的作用,連忙將之前說過許多次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業道人也懶得提醒這個傢伙燃真陣符的作用了,不是這個陣符,一下陣法線路圖的小路,就會莫名其妙的失蹤。好在現在已經到了牆院之前,就算是失去了陣符,問題應該也不會大。

「薛兄,我想蒲兄提醒你的不是他的陣法線路圖起了作用,而是提醒你那個燃真陣符不要丟了。」馮飛章已經明白了業道人的意思。

業道人也沒有繼續去解釋,只是說道,「等會我們進入那牆院后不要急着往裏面沖,聽我的吩咐,我們八個人一個人佔據一個角,一起破開金蟬果的防禦陣。」

「我們當然聽蒲兄的吩咐,蒲兄只管說就好了。」苗修明立即就附和說道,表明了他堅持站在業道人這邊。

業道人點點頭說道,「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得到蘭沙島的線路圖了,但是他們都以為只有十五才可以進來。他們絕對不知道,金蟬果是初十就成熟了。可惜他們沒有燃真陣符,就算是知道,進來也是受死。今天初九,正是適合破陣的時候,等我們將金蟬果拿走的時候,他們也該來了。」

寧城心裏暗罵業道人的無恥,之前他和自己說的也是十五,幸好他先來到了蘭沙島。而且這傢伙還有什麼燃真符?,也絲毫沒有透露出來。害的安依差點消失了。

業道人帶頭走到那虛掩著的大門口,小心的推開大門。虛掩著的大門發出一聲『吱呀』響,聲音不大,卻好像刺入了心臟一般難受。

看着八人一個個的閃身進入了那虛掩著的大門,寧城已經打消了進去的想法。還沒有進入牆院,就有這麼多的詭異事情,一旦進去,那還有好事?他倒不是怕事,而是因為他的修為實在是太差了,只有聚氣四層。金蟬果是好,那也是在可能的情況下去拼搶,他也犯不着用命去搏。

寧城也沒有打算走,金蟬果就在面前,他不是那種禮讓的人。而且寧城隱約感覺業道人有些問題,進來的圖和陣符都是業道人提供的,東西卻平分,他相信業道人也不是那種高尚的傢伙。只是現在八個人一起進去,他想不到業道人出什麼蛾子才可以讓其餘七個人為他所用。

寧城不走還有另外兩個原因,一個是他根本就不認識如何離開這裏,還有一個就是他想幹掉業道人。

之前在獸車上,業道人就要要挾他組隊,現在這個仇不報,那也不是他寧城了。更何況,業道人如果從這牆院裏面出來,肯定會得到好東西。

……

時間在等待和守候中流逝,第一天寧城和安依只能聽到一陣陣的悶響從那暗紅色的牆院裏面發出來。悶響開始很大而且間隔時間也很短,隨着時間延續悶響的間隙越來越長,聲音也越來越小。

第二天寧城和安依是半分聲音也沒有聽到了,進入牆院的八個人,就好像泥入大海一般,毫無聲息。

寧城心裏越來越沒有底,如果繼續留在這裏等,過幾天說不定有很多人都會登上這個島。而且他總是有一種隱約的感覺,這迷霧之中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盯着他和安依。

「寧大哥,我總是感覺到有人在呼喚我,讓我也進那個紅色的牆院。如果不是你抓住我,我恐怕都忍不住了。」安依小聲的在寧城耳邊說道。

寧城剛想說話,那牆院的大門再次發出一聲『吱呀』,業道人瘋狂的從裏面沖了出來。此時的業道人披頭散髮,哪裏還有剛剛進去的那種淡定模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暗紅色院牆

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