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上 眼見為虛

序章上 眼見為虛

在一條並不寬闊的水泥路上,一輛路虎卻開的極為平穩。兩邊的村民看見這輛路虎,都有些畏縮的站在水泥路的外面,讓路虎車過去。這些村民認不出來這是什麼車,卻能感覺的出來坐這車的人肯定不一般。

對於東合村來說,如果不是村村通工程,這並不寬的水泥路都不會存在。

路虎車在距離東合村還有一百多米的村外就停了下來,開車的人很細心,將車停在了水泥路外面的一塊凸起的荒地裏面。

司機停車后快速的下車打開後車門,在後座裏面走出來了兩名少女。

先下車的是一名身穿青色碎花裙,頭髮隨意紮起來落在後肩的少女。過膝的長裙,更是襯托出了她亭亭玉立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膚。

她只是隨意的站在路邊,卻好像已經融入了整個原野,猶如畫中走出一般,脫俗出塵。

跟着下車的是個身穿藍色牛仔褲,白色蝴蝶衫的少女。略微有些發白的牛仔褲將她纖細的腰身和挺翹的臀部包裹的更是顯眼,再加上那一頭短髮,顯得青春氣息逼人。如果不是嘴唇稍微薄了一些,這絕對是一個讓人移不開目光的美女。就算是這樣,她也是一個極美的少女。

後下車的這名短髮少女看了一眼站在路邊青裙少女絕美的容顏,眼角閃過一絲根本就覺察不到的嫉妒。

「霽芸,這裏就是東合村嗎?」那青裙少女看了看遠處凌亂、毫無規劃的瓦房,和一些單家獨戶的樓房問道。

那叫霽芸的短髮少女咯咯一笑,「當然了,絕對不會有錯的,我已經來過一次了。走吧,慕琬,我帶你去寧小城家裏去看看。對了,站在這裏也可以看見,你看見最東邊角落處的那個土基瓦房了吧?那就是寧小城的家。」

田慕琬順着霽芸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當她看見一個低矮的土基瓦房的時候,立即就皺起了眉頭。這個村看起來並不富裕,可是土基的房子也少見,就算是最差的也是青磚瓦房。她皺眉不是因為寧小城家的房子是土基的,而是因為寧小城家裏這麼窮,他出手卻太大方了點。

「慕琬,我們過去看看吧。」霽芸看見田慕琬皺眉,立即就在一邊說道。

田慕琬點點頭,回頭對那司機說道,「孟叔,你就在這裏等我們好了。」

「是。」司機回答的極為恭謹。

……

土基瓦房遠處看着還有些樣子,可是到了近前,田慕琬才知道這個住處是多麼破舊。兩扇殘破的木門被一根自行車鏈條鎖鎖住,稍微推一下,就可以露出一道很大的縫隙,如果長得瘦一些,就可以從這縫隙中鑽進去了。如此大的縫隙,站在門外就可以清楚的看見家裏的情況。

如果說之前站在遠處看,還不能很清晰的明白這個家的貧困,現在慕琬站在這房子的大門口,這才明白這個家到底有多窮了。家裏除了幾件破舊的農具外,只有一個破舊的小木桌,廚房就是角落處搭建的一個土灶。

「這是寧小城的家?」田慕琬顫聲的再問了一句。

霽芸點點頭,「是的,他還有一個妹妹,不過他妹妹現在應該在地里幹活。寧小城上學的費用,聽說是他妹妹提供的。我來過一次,要不我帶你去看看他妹妹?」

田慕琬似乎根本就沒有聽見霽芸的話,她的腦海中浮現出寧小城真摯自然的笑容。還有寧小城大手一揮,『今天我請你吃飯』的話語。

如果不是寧小城,田慕琬是絕對不會去那種蒼蠅館子吃飯的。因為她怕去好點的飯館吃飯,寧小城請不起。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和女人一起吃飯付不起錢,那是極丟面子的事情。既然和寧小城在一起,她就不想讓寧小城丟面子。

可是她想不到寧小城家裏竟然貧困到這種地步,而且還有一個妹妹在家務農供寧小城讀書。

她心裏忽然升起一種憤怒,任憑自己的妹妹在家裏務農讓他讀書,竟然還敢如此揮霍金錢。這寧小城陽光的笑容背後,竟然藏着這種不知恥的內心。

再想到和寧小城一起的點點滴滴,寧小城對她的那種真摯情感和愛護,田慕琬就感覺到心口一陣的絞痛。她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人是這樣一個自私之人,一個對自己妹妹都是這樣的人,將來對她豈能好到哪裏去?曾經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回去吧,我不想去看了。」田慕琬反應過來了霽芸的話,心裏忽然意興闌珊起來。

她此刻只有一種深深的悲哀,也不知道是為寧小城還是為她自己,她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喜歡的人是這樣。直到此時,她才明白家裏的人為什麼會反對她和寧小城在一起了,或者她真的錯了。

……

在一片灰濛濛的灰塵中,寧小城加快了速度沖了出來,在他的身後,水泥攪拌機還在歇斯底里的嘶吼著。

雖然渾身上下都粘了一層灰塵和泥漿,但是寧小城的心情是極為愉快的。今天是他領工資的日子,他已經和工頭斐叔說好了,今天做完就可以將大半個月的工資領了。

工頭斐為新人很不錯,其實今天並不是發工資的日子,但是寧小城依然領到了一千三百塊錢。這些錢大部分都是他曠課,還有周末來工地做出來的。

拿着一千多塊錢,寧小城幾乎有些急切的回到了學校,然後匆匆在洗手間用冷水沖了一把澡,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就再次衝出了學校。

他是去看小妹寧若蘭,在這個世界,小妹寧若蘭才是他唯一的親人。若蘭比他小了兩歲,卻比他聰明多了,不但上的學校比他好,而且他讀書大三的時候,小妹已經是大四了。

唯一讓他能感覺到自己是個哥哥的,就是他可以負責小妹的生活費和學費。

「哥……」

寧小城剛剛從公交車上下來,站在江州外語學院門口的一名女生就興奮的叫了一句沖了過來。

「若蘭,你怎麼知道今天我會來?」寧小城看見小妹竟然在校門口等著,反而有些奇怪的問道。

「本來我想要去找你的,去之前我打了個電話給斐叔,聽斐叔說你已經領了工資走了,我就猜你肯定會來這裏。等等,你洗澡臉都不洗的啊……」寧若蘭嘰嘰喳喳,看見哥哥寧小城后,開心的猶如一隻小鳥一般。

寧若蘭說着,已經取出了一塊手帕將寧小城鼻翼兩側下沒有洗掉的灰塵擦去。她和寧小城一樣,根本就沒有看見一輛路虎從旁邊開了過去。

「是寧小城……」霽芸說這話的時候,她已經知道田慕琬也看見了寧小城。

田慕琬沒有說話,她看着寧若蘭親密撫摸寧小城的臉,整個心房都猶如被裂開了一般。哪怕她已經對寧小城失望到了極點,依然沒有想到靠自己妹妹讀書的寧小城不但大手大腳,還腳踏兩隻船。

而且這個和寧小城親熱的女生絲毫都不比她差,長發披肩,穿着一件淺藍色的短袖襯衫,顯示出一點都不遜色她的身材。白凈的臉上,面對着寧小城只有如盛夏陽光一般燦爛的笑容。

「慕琬,我們要下去問問嗎?」霽芸看着臉色有些蒼白的田慕琬問了一句。

田慕琬搖了搖頭,然後無力的靠在了後座上沒有再說一個字。有些事情豈能說忘就忘掉的,兩年來,她所有的快樂和開心都是寧小城帶給她的。和寧小城一起只有兩年,她收穫了之前十幾年都沒有的開心和幸福。收穫了無數的感動和執著,她一直認為,是寧城為她詮釋了愛。

可是今天,她竟然發現寧小城並不是和她想的那樣,同樣是包裹了一層虛偽的面具,甚至連最基本的東西都沒了。她很想說,這些都是假的,可是她知道這些是真的,因為是她親眼看見的。

「這些給你。」寧小城不知道田慕琬已經看見他,依然開心的取出一千塊錢遞給寧若蘭。

寧若蘭將寧小城的手推了回去,「哥,我馬上就要畢業了,身上的錢夠用。你不是談了一個女朋友嗎,買點東西給人家。」

寧小城根本就不介意的將錢再次塞給寧若蘭說道,「我身上還有,再說了,慕琬家裏很有錢,她和我在一起不是為了錢。等你畢業的時候,我帶你去見見慕琬,我還沒有和她提起過你呢。」

「嗯。」寧若蘭這次沒有拒絕,她知道哥哥的意思。哥哥之所以不提起她,是怕慕琬偷偷的在她身上花錢。

她從不認為哥哥寧小城配不上別人,這個世界上任何優秀的女人,哥哥都配的上。但是她知道,能愛上哥哥的女人肯定是知道哥哥的優秀。

看見若蘭將錢收起,寧小城再次取出一枚雪花形狀的珠花遞給她說道,「這個也送給你。我買了兩個,一個給你,還有一個給慕琬。」

(老五的新書造化之門已經開始連載了,喜歡老五書的讀者朋友,請投一張推薦票和幫我們的造化之門來一個收藏吧。這個時候,每一張推薦票,每一個收藏,都是我們迫切需要的。時隔大半個月後,老五要再戰江湖,沒有誰能阻攔我們前進的腳步!!!

再告之朋友們一個好消息,我們的造化之門,將和之前的書不同。配合情節進展,將有同步場景和人物畫像出來,第一個場景,將在明晚發佈在鵝是老五的公眾威信(eslw26)中。請朋友們關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序章上 眼見為虛

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