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

大结局下

透过车窗,看着眼前越来越清晰的那一大片美的如梦似幻的铃兰花花海,以及横贯花海中心延伸到铁壁山庄大门口的那一条被红色地毯铺就的大道,夏沐哪里会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身边这个总是出其不意给她惊喜的男人的动作。

只是就算心里清楚了,还是不免情不自禁脱口询问,并在得到他欢喜的肯定时,又再一次在心里掀起微颤的波澜。

转头,看着那张在被挤进车窗内明亮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轮廓分明的俊美脸庞,以及那张脸上此时轻佻眉梢下的那双惑人堪比黑色宝石透出的光芒的璀璨眼眸,她明澈如春水般的眼眸里,渐渐涌现湿润。

这一天,他们所在的这一路上所有的观客,一定不会懂,他们身边慢慢倒退的这一片让他们惊艳,惊叹的繁花似锦美如画的场景,就是再美也曾比不过某个人眼前的那张脸……那个人。

夏沐从来就不是个大胆开放的人,可是彼时,情难自禁,她哪里还会管的了这辆车里并不只有他们二人在,只想遵循着自己的本心,听脑海里那叫嚣着,已然控制了她理智的思维,倾身上前,紧紧的搂住闻人御玄精壮的腰,接着,仰头一个清柔的吻,落在他那有着完美弧线的下颚。

“谢谢。”

轻启薄唇,清雅若风的声音里微微带着哽咽。

谢谢,谢谢你给的浪漫,谢谢你给的幸福,也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为我带来这么幕美好的现在,以及……缀满幸福的未来。

难得看到怀里的小女人有这么感性热情的时候,作为享受福利的那一方,某男自然是心花怒放的。

只见他在感觉到脸颊那一抹清润的触感后,朱色的唇角边笑意渐渐扩散。

某些时候,两个相爱的人之间,除了昵侬软语,还有萦绕在他们周围,沉默的却能够让周围所有人感受到得氛围,甚至比语言,来的更动人。

闻人御玄满含宠溺的面容上,没有大的起伏勾勒,然而,他放在怀里小女人柔软的腰肢上的却那只手,明显握得紧了很多很多,多的好像,那力道要把他们之间所有的距离,都拉至为零。

或者按照他内心的独白来说:“真想就这样,把怀里的这个他爱如骨髓的女人,融进他的骨血里才好!”

而在他怀里的夏沐,尽管觉得腰间传来的力道,让她有些不适,却还是很体贴的微扬清丽如画的小脸,对着眼前那双好似缀满星辰的眼眸,路出一个幸福的笑靥,并轻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

这么醉人的时刻,沉浸在幸福中的二人也就没有发现,一直坐在前面把车开的安稳的司机,秉着超好的职业素养,全程都没有回头,然而他脸上那呈现出欣羡神情,无一不透露着,原来只是静静的感受着两个深爱的人相处,也是这么暖彻心扉的事!

和闻人御玄夫妇二人一起来的其他人,自是也不分先后的看见了某人布置的这些让人忍不住尖叫的浪漫的场景,好在在场大多数都是些见惯了大场面,泰山压顶也能不崩于前的淡定人士。

因此,当两家的车陆陆续续停在铁壁山庄的停车场时,尽管每一个人都不免为眼前的那美若坠入仙境的画面感到惊艳与咋舌,却也只有因今天穿了一身高级订制黑色印点点银色花变,精致又不失时尚的西装,把平时他那跳脱活泼性格给掩饰掉了一大半,显得格外具有贵族优雅气质的少年,正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旁边另一个,穿着价值不菲的白色衬衣和黑色时髦又不失贵气的黑色LV天鹅绒西装,配上同色系的裤子与领结,整个比平时雅痞打扮多了丝稳重大气,就算嘴角一抹噙着玩味似的笑,依旧俊美优雅的青年惊呼。

“我勒个去,这,这,姐夫这是把整个天朝的铃兰花都搬到了铁壁山庄了吗?QAQ……这画面简直亮瞎了我们这些单身狗的眼有木有?!”

美少年那一口的网络体一出,毫不例外,后脑勺立即得到了青年一个巴掌。

在旁边的青年看来,自家二货弟弟这一张嘴,立即让他那身拾掇了一上午,所捯饬出来的优雅气质破了功。“你才是单身狗一条呢,好了,赶紧下车吧你。”

他韵味十足的轻笑里带着些宠溺的哭笑不得。

“哥,为了夏沐姐姐这场订婚典礼,我这一头帅气十足的发型可是和发型师弄了好久的,你别一巴掌给我拍乱了,省的等下作为表弟的我,给沐沐姐姐丢了脸。”

寒湑美少年跟着自家二哥夏寒洆后面边下车,边伸手小心的拨弄着头发,生怕因刚刚自己二哥那大剌剌的一巴掌而毁了他从出生以来这套最完美的造型,还时不时的嘟囔着红润的嘴,给了不懂自己良苦用心的自家二哥一个不小的白眼。

只是,他内心的那些小秘密在他看来,在场的这么多“老人家”哪里会懂!

要知道最近他的微博账号因为发布了一些关于自家沐沐姐的消息,粉丝正呈直线长的厉害,评论里更是好多的妹纸为他争锋吃醋,互掐的厉害,为了得到更多自家女神大大的第一手消息,甚至不惜想要爬床给他森猴子……。嘿嘿,不管怎样,现在他也是有不少软妹粉哒。

而今天得他,除了参加自家沐沐姐的订婚宴,更是带着任务来的,尽管他的粉丝后援团不知道他和自家女神大大是开了外挂的关系,可是等下等自家女神大大订婚典礼过后,他总要凹个造型,给自己那一众望穿秋水的软妹纸们些些福利好吧?!

小王子再傲娇,也是要时不时出现在公众面前,才能有更多的人气不是?!

后他们一步走出来的夏寒洵和夏寒溪,在看到自家小弟独自一副,我的世界乃们不懂的神情,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

“小弟,不论你今天捯饬了多久,大哥敢给你保证,沐儿这场订婚典礼过后,你还是苦逼的单身狗一条。”

一个好天气,一片好风景,一场欢喜事,无疑造就了众人的好心情。

这不,就连平时生性严谨的夏家大公子夏寒洵,也跟着自家毒舌二弟后面打起自家小弟的趣来。

所以饶是你打扮的亮瞎所有人的眼,依然白瞎!

跟着自家大哥后面更毒舌的话,夏寒洆想到自家小弟大清早就乖乖起床没有睡懒觉的份上,很是厚道的没有说出来。

不过他那双和夏寒溪,夏寒洵三人一致“你死了这条心吧”的眼神,还是出卖了自认为很厚道的他们真实情绪,相继在寒湑美少年那颗脆弱的玻璃心面前,狠狠的补了一刀。

“……”

寒湑少年表示:QAQ,单身狗果然很苦逼,很可怜,沐沐姐姐求安慰,还能不能好好的一起玩耍了!

哼!果然还是天朝软软的妹纸们可爱!

差不多在后面下车的老一辈们,倒是各自会心一笑之余又不免抽了抽嘴角。

觉得现在年轻的人啊,比他们年轻那会可是懂得浪漫多了!

在场的几个青年相互打趣了一阵子后,就各自在心里轻笑了下,偷偷的吐槽某男,绝壁是土豪界最表里不一的闷骚男!

这么一大群人中,要说能够对闻人御玄如此浪漫的行为报以羡慕和惊叹的,最莫过于永远都藏有一颗想要被男人珍爱,取悦心灵的女士们了。

奶奶柳玉罗和婆婆童萧雅自是对自家(孙)儿子在(孙)儿媳妇面前各种示爱免疫。

只不过算是第一次和夏沐正式见面的两个舅妈们,倒是从下车后就一直手挽手不时咬耳朵,对于自家这个宝贝外甥女的另一半本事惊叹不已。

等两家人一路轻笑着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到铁壁山庄的大门前时,今天这场订婚典礼的男主角的几位好兄弟,除了刚好要忙一个紧急外科手术还来不及到场的尹二少,宋濂,苏漠,仲洺已经都在门口等着他们的到来。

这样的态度,不难看出,对于闻人御玄夫妇二人的结合,他们报以了多大的祝福。

这三位名满云城上流社会的贵公子,平时就各个品味不俗,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长相身材,又或是自身的气质,个顶个都属于男神级别的,在加上今天又因为要出席自家好兄弟的订婚典礼,更是好好的捯饬了一番。

真还别说,无论是谁,看见这样的一幕,都会觉得这样三个各具特色的极品帅哥杵在铁壁山庄的大门口当门神,绝对有着和眼前那一片花海一样闪花眼的别样效果,妥妥的锦上添花!

好在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人也都很是明白,在整个n城,或者说整个z国,也只有闻人御玄才有这么大的颜面与自信,让这样颜值爆表的三位帅哥亲自出门迎接儿半点都不怕抢了风头。

否则今天这要来参加订婚典礼的宾客们见到这样的一幕,还不在这一场订婚宴还没有开席,各个就都醉倒在一片春光下的男色里。

作为三位男神中的主角们,这时候各自倒是没什么心思去想,彼此今天为自己好兄弟这场订婚宴贡献了多少美色,而是各个都忙着在心里疑惑着,闻人家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门他们看着陌生,却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来人身份的一大门亲戚,或者是好友?

好在在见了面之后,闻人御玄就适时,语言简练的给他们解了心里的疑惑。

于是众位本来都处在食物链顶端的各路男神们,再也不能控制的有些无力的抬头望天,心中憋出点羡慕嫉妒恨……

你妹的闻人御玄,人生赢家要不要酱oon”的岛屿,就这样被他敲定为他自己的新婚地点。

九月的N城热的连狗都不愿意上路,闻人御玄的结婚地点被敲定为amoon那么清风怡人的好地方,当下是所有知道的亲朋好友没有不叫好的。

当然了,少少的几个年纪大的宾客有些为难的说,在太平洋上的某个小岛上举行婚礼什么的,是不是有点远?

什么,什么?

你说远?

别搞笑了好咩?如今这样的年代,能够出席闻人集团少总裁和三月小姐婚礼的,哪个不是土豪中的土豪,直升飞机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方便哦?!

更何况,据某些知情人士称,那个小岛被闻人家买来的时候,它以前的主人是欧洲皇室的某个贵族。

这个小岛本来就是作为前主人度假用的,尽管这个岛屿不大,但是在岛的中心地区,前主人可是建了一个极富艺术气息,又优雅精致的庄园呢。

这样的一个欧洲贵族式庄园,拿来装扮一下,举办婚礼,在闻人御玄看来,式再适合不过的,而他的小女人肯定也会喜欢。

嗯,某人当时还在想,“amoon”前主人虽然有点脑残,但那几百年融入骨子里的贵族血液,还是让他继承了些些好品味。

而那个前主人遗留下来的庄园,在小岛有名字之后,它也顺势从一个极具西方气息名字,变成了一个任何人一听就很东方也很有爱的名字——“慕月山庄”。

慕月山庄地处“amoon”的拱背上,后面离海洋很近,有个浅滩,很适合来到这里的宾客们游泳玩耍,山庄的正前方则是一大片碧绿碧绿的草地,草地四周就是郁郁葱葱的树林。

这一天,来到慕月山庄的宾客们发现,慕月草地和他们见到的草地有很多不同,这不知道是和它的前主人品味有关,还是因为后来被闻人集团少总裁敲定为自己新婚地点而大肆改造了一番有关。

总之,在婚礼的前一天,当宾客们陆陆续续抵达后,一直都发现慕月草地有着一种自然流露的艺术气质。

尤其是第二天举行婚礼的当天,宾客们发现他们他们眼前,昨天还是空荡的草地,经过一晚上婚庆公司的装点,很好的把这对新人的新婚场地设计方面结合了和新娘身份极为相称的油画,画框等元素。

总之,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符合新娘的喜好,也让大家觉得眼前一亮。

这场婚礼,闻人家从挑选地点,婚庆公司,礼服设计,请帖的设计,又或者是来宾的质量,那绝对都是经过了和苏家以及两个新人仔细商定过的。

首先不说这时间,就是这用心,也足以在任何的细节处,体现出两家对新人抱以最大的祝福。

呵呵……不过,以某男越来越无底线的妻奴特性,这场婚礼的筹划,无论两家的长辈是什么样的想法。

总之一切,只要新娘喜欢就皆大欢喜!

夏沐喜欢白绿色调,闻人御玄亲自挑选的婚庆团队策划,就为了能全部迎合她的喜好,于是整个婚礼现场,用的鲜花,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珍贵的白绿色花朵,白色玫瑰,白雪公主,白色百合,白色桔梗,白色铃兰,满天星、小雏菊、跳舞兰、麻绳等等,等等一切小清新的元素被大量的运用到了婚礼现场。

慕月山庄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场地,给人一种很舒畅的安静环境氛围。

为了不破环场地本身给人的自然恬静舒畅的感觉,婚礼策划师在布置上,这些白绿搭配,清新、干净而又简单的色彩,让人一见就有种远离都市的喧闹与浮躁。

当然,秉着职业修养与艺术眼光,婚礼的策划师为了你能在慕月的大草地间显得更有层次,让花艺师特意加入了些许淡紫色的点缀提亮。

考虑到慕月草坪很大,场景很干净,策划团对为了尽量体现通透感,在闻人御玄和夏沐的婚礼现场,他们完全避免了喷绘、背板等造型的硬体遮挡,在草坪间营造自然随性之感。

于是错落摆放的大型欧式画框满足了主题定位与场地的客观条件。自然穿插其间的画作、阳伞、大花朵、靠垫等元素既是情景区的布景元素,又是可以随手拾起的拍照道具,吸引了很多宾客在此合影、玩乐。

在甜品区,策划团队继续了整场的“艺术气质”,于是设计了犹如从花器中流泄出朵朵鲜花的背景造型,花雨间几只白鸽从枝头飞起,营造了不俗的画面感。

金色竹节椅的气质与色调,更是策划团队从特殊渠道知道新娘在她的订婚典礼上,穿了一件水墨印竹的裙子而惊艳众生,才想起的点子。当然,婚礼现场的那些精致优雅又脱俗的竹节椅和策划团队运用到的欧式画框的质感也十分吻合,比起一些传统的套着白色椅套的宴会椅更加衬托场地的气场。

楠楠是在婚礼的前一天和南家的人坐着自家私人飞机一起来的,夏沐和闻人家众人,以及小包子早在三天前就赶到了慕月山庄。

对于这一场婚礼,不说闻人家和苏家两家长辈们心心念念了多久,就是淡定如闻人御玄和夏沐夫妇都是很期待的。

在这之前,夏沐曾想着,以她和御两个人的感情,婚礼只是个形式而已。

然而,当她坐完月子,被奶奶和婆婆以及舅妈他们拉着询问细节及意见后,在这离婚礼越来越近的日子里,她也变的越来越期待,也越来越紧张。

九月九号早上四点刚过,慕月山庄的窗外,天际繁星点点,藏蓝的犹如梵高的星空,今天的新娘,夏沐小姐就醒了过来,睡不安稳。

后来还是她身边那个重新爬床成功没几天的男人,在感觉到她的动作后,立即收紧了手臂,接着一个翻身,火热的吻随之而来遏制了她准备起床的举动,并狠狠的折腾了一番,直到把她累的又重新睡了一觉才放过她。

说到这个,直到早上七点多被门外一阵敲门声吵醒的夏沐,就恼的狠狠的咬了还抱着她半点不慌张的男人一口,接着就掀开被子朝房间的盥洗室跑去。

当然来到慕月山庄的宾客们也不会知道,他们眼前那么美犹如梦中仙女一般,温柔典雅又清贵的让人不忍逼视的新娘子,在早上刷牙的时候,还在咬着牙,心里悔恨的泪水差点没有流到太平洋……

该死的闻人御玄,她昨天晚上怎么就没有让他去睡书房!

等夏沐从房间出来后,就被站在门外的童萧雅和一众造型师,帮佣们拥着朝化妆间走去了。

一般的新娘在结婚那天,都会很早起床的,像夏沐这样需要造型师恳求着自家婆婆来叫门的,还,真是少有。

对于这一点,心越来越偏的童萧雅,是不会对自家从来都准时守时的好媳妇有什么怨言的,然而那眼刀子,可没少对跟在夏沐身后的臭小子飞去。

……

“……好,现在有请我们的新人入场。”

九月九号正午十一点零八分,当慕月草地上那个被绿白色花墙半包围的舞台上作为这次这对新人婚礼的主持人,优雅的宋家大少宋濂优雅又幽默的说完一长串让大家不时轻笑的主持词后。

那围坐在舞台旁边的世界最著名歌剧院的乐队,立即奏响众人耳熟能详的婚礼进行曲时,本还轻笑着坐在竹节椅上被美得好似坠入仙境的慕月山庄吸引的不时挂着惊叹表情和旁边的朋友相交谈的宾客们先是,眼前一亮看着前方那个穿着一身高级黑色定制礼服,打着法兰西结在金色的阳光下,帅出新高度差点没闪瞎众人眼球的新郎从花墙一个隐形的门中走上台,接着又立即一致转头看向后方。

看着那穿着一身象牙白婚纱,美得瞬间让周围所有的美景都成了陪衬的新娘,挽着一个步履缓慢却很稳健,神情激动却满是慈爱的白发老人缓缓朝众人走来。

当她出现在现场的刹那,现场那高昂的婚礼进行曲都有刹那的停顿,周围所有的声音也好似禁止了一般,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朝他们走来的新娘,美的就像是上帝造出来的一个完美无瑕的梦。

新娘着含泪送她上红毯的外公的手,嘴角轻勾出一抹浅淡的弧度,深深的看着正前方那个站在台上,眼眸深邃却在太阳底下璀璨如钻石般的男人,心里不断倒带,重复播放着他们两人自相遇后的一幕幕,那些已镌刻在她心尖上画面。

台上的新郎在夏沐出现得那一刻,或许说,在他上台后,他那灼热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即将要站在他身边的小女人所要出现的方向半点。

无论这一天,慕月山庄有多美,慕月草地有多迷人,闻人御玄夫妇的婚礼现场又是布置的有多让人惊奇,惊艳。

在婚礼结束后,或者说,在这场世纪婚礼结束很多年后,在场的所有人谈论起它与他们时,依然忍不住露出痴迷的神色。

只因,那天那条横铺在他们中间那条碧绿的地毯上,那渐渐靠近的两个人,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色彩,而当那个含着泪却依旧笑容满面的老人,把手里紧紧牵着的那只在太阳底下美若羊脂白玉雕琢出来的小手放到他面前那个,承诺会爱一辈子他心爱的外孙女的男人的大手时,那两个深情相望,眼里只存在在对方的新人,就算他们笑容浅淡,一直无言沉默着,依旧成了所有人心中最难以超越的绝世画卷。

等到夏老爷子功成身退,圆圆满满的把自己的心肝宝贝送到了能给她幸福的男人身边。

这对就算没有言语,只凭两人清浅笑容就足以俘获众生的新人,终于在这场婚礼过后,被所有宾客公认为有史以来他们所见过的最帅又最有气质的司仪帅先拍着巴掌,用着清和好听的声音换回了些些众人的注意力。

等主婚人夏沐的大舅舅夏风峤致词完毕,证婚人娄大力念完证词结婚证书完毕,男方代表闻人越夫妇,以及女方代表新娘二舅夏风闫夫妇上台后,一直站在台上,全程都只是淡笑,确眼角眉梢都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的新人就准备相互交换信物了。

在交换戒指的环节,台上台下一些细心的观众发现,不同于以往婚礼中呈送信物时所使用到得戒枕,这次新郎提前为新娘定制了一个BellflowerOnly的永生桔梗花盒,用来盛放两人的信物,正如永生花盒所言:“一生只送一人”。

当这个永生花盒出现在台上那刹那,这些都只是宾客们看的到得意义。

而那些他们看不到的,只有新娘在后来才知道的,就他们新婚那天,无论是那个白色桔梗花的永生花盒,还是他们二人在婚礼上所佩戴的戒指,都是某男亲自动手做出来的。

闻人御玄和夏沐的婚礼,无论是哪个细节,都是经过仔细设定和推敲定了的。

他们的婚礼总体来说,较之一般人有些不同,但在流程上却是相同的,婚礼进行到这里,一切堪称完美。

然而,再完美的故事在现场直播的时候,也免不了出现些意外的状况,只不过在这样云淡风轻,绿草如茵,新郎新娘都绝色,伴娘伴郎美如画毫无下限刷颜值,让台下一众宾客全场双眼冒泡的好日子里,有些意外,注定会让这场完美的故事更添几分让人感动又幸福的色彩。

本来按照正常的婚礼流程,等到闻人御玄和夏沐交换完戒指,就是该两位新人三鞠躬感谢一众亲朋好友,然后撒由那拉下台了。

只是,意外就发生在那位站在新郎新娘身边从来都斯文优雅的最新登榜最帅婚庆司仪的宋大少身上了。

眼看着夏沐和闻人御玄双双相识一眼,准备鞠躬下台的时候,我们的宋大少那别有深意的眼神往新郎身后二个风姿绰约的伴郎身上一扫后,接着他就拿着话筒朝前走了一步,随后他那轻笑诙谐的声音也适时伴着音乐响在了慕月山庄的草地上。

“各位亲爱的亲朋好友们,按理说,两位新人的婚礼到了这里,也该功成身退了,可是,介于今天的新郎新娘特别的吸引人,所以我想,新郎新娘之间的爱情故事应该也会和他们一样,特别的吸引人,那么,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众位亲朋好友们,你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对这对举世无双的新人之间的爱情赶到好奇了呢,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想在这样美好的时刻,听到他们对彼此的爱的告白?”

宋濂这话一出,以楠楠为女方代表的伴娘团和以尹二少为代表的伴郎团为首的亲朋好友可是炸开了锅。

只见他话落,台下本还能安稳的坐在椅子上观看这场美绝人寰的婚礼的众人立即鼓起了掌欢呼了起来,甚至以寒湑少年和苏洛为代表的一众年轻真爱粉们还大声嘶吼出身,争相要求新郎新娘对对方说一段爱的宣言。

接着,这场婚礼策划团队更是派出两个兴奋的红着脸的代表给闻人御玄和夏沐这对新人一人送上了一只话筒。

当手里的重量增加时,夏沐还有些愣神,好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站在一旁的闻人御玄倒是在眸光深沉的看了眼这场意外的始作俑者宋濂,以及他的伴郎们一眼后,就立即伸手把她旁边还处在意外中美得他心神荡漾的新娘子的小手握在手里,接着就转身,对她对露出一个从婚礼开始到现在为止弧度最大的笑颜。

下一面,他那极具磁性又充满爱意的声音清晰的从他的唇齿间飘出,如云彩般绚烂的飘到了众人的耳底,如一抹春泉流到了他面前人儿的心底。

然后,在蓝天的俯瞰下,众人依偎着笑脸,任时光流淌,听着他们醉人的告白。

他说:“当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决定和你度过下半辈子,当我决定和你度过下半辈子时,我希望我的下半生赶快开始。和你今生的相遇,唯美了我的一生!”

听着他的告白的新娘,就在新郎那样的声音里,那样绚烂的笑颜里,缓缓牵着他的手转身,笑的格外的满足而美好的看着台下所有的观众,清澈透亮的眼神里,在那一刻好似缀满了水晶般的光泽。

众人在见到她动作后,就立即全场静默下来,随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把她的话都听的仔细。

直到那一刻,他们才明白,原来闻人家少总裁那个神秘的,少言的新娘,也有笑的那么清甜的时刻。

原来,人在爱到深处,无论他们是什么身份,又是在多少人面前,他们都可以把情话说的比午夜情人间唇齿相依的昵侬软语来的还要动听。

她说:“去年的某一天,我遇上了一个能令我感动的男人。他俊美如神,才华横溢,温柔体贴,和他每一次相遇,每一次的相遇都让我对他的好感渐渐堆积。

在这个城市紫荆花开的季节,我们相遇、相知,相许。

其后,在我们共同拥有对方的日子,我深刻的明白,他对我的在乎和爱护,值得我放下一切顾虑,敞开胸怀,尽情的享受他对我的好!”

接着,众人又看见,那个在那一刻,有着和一般热恋中的小女生一般幸福清甜表情的新娘,像她身边的新郎开始对她那样,转身,看向他,然后那清脆的声音里带着哽咽的丝丝情动。

她对他说:“和你相遇后,当初温馨再涌现,心里边,童年稚气也未曾污染。”

不管这天新郎新娘的告白挑动了多少人的心弦,撼动了多少人对他们心底的认知,又有多少人在下面咬着牙,羡慕嫉妒恨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碰到这样的爱人。

至少夏沐话落后,全场静默了几分钟,接着全场宾客们都默契十足的起立,给了他们轰轰烈烈的掌声,甚至还有些人感动的落下了剔透的泪水。

就连一直被闻人家下人抱在手里全程参观了自家父母婚礼的闻人俟小包子都在抱着他的大妈怀里依依呀呀咧着嘴笑着,附和着全场的喧嚣。

而对于这对新人自己来说,新郎的告白给了新娘面对一切的明豁,新娘的告白却让新郎心底的喜悦泛滥成海。

直到那一刻,闻人御玄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那个他守护下的小女人有任何的心结了。

时光荏苒,岁月是把杀猪刀,杀去青春,杀去胶原蛋白,也杀去人们心底曾有的郁结。

闻人集团总裁夫妇二人的婚礼,因为是在他的私人小岛上举行,所以没有任何的新闻媒体到场,也没有任何现场视频流出。

不过,根据婚礼过后的一些年轻人剖在微博,微信或者一些交流平台上的照片,以及那天有幸参加了这场举世婚礼的宾客回忆。

那一天的新郎新娘,就如那天唯一的伴娘,以及伴郎代表笑着说的那样:他们本就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南楠)

仟僖年结千年缘,百年身伴百年眠。天生才子佳人配,只羡鸳鸯不羡仙。(宋濂)

甚至还有些媒体人在看过一些宾客们流出的照片笑称,闻人集团总裁和三月小姐这场世纪婚礼上的嘉宾,所有人的身价加起来,足以拯救欧洲的经济危机。

闻人御玄和夏沐的那场婚礼,要说最让人忍不住激动,除了那个被宋大少无耻的增加的诱惑他们对彼此的表白桥段,还有一个环节绝对是自从收到他们喜帖,就开始摩拳擦掌的未婚女孩们了紧紧放在心上的了。

没错,要说一场婚礼下来,有什么样的环节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婚礼现场所有千金名媛小姐秒从女神变女汉子或者女神经的,那么绝对非新娘抛礼花的环节莫属!

尼玛,更何况是那个幸福的让全世界女人连羡慕嫉妒恨的资格都没有的闻人总裁夫人,三月小姐的礼花呢?!

卧槽,就在夏沐背向宾客准备抛礼花的刹那,在场所有人都发现,那些平时优雅又娇气的名媛千金们,都疯了一般带着一副拼命的架势朝新娘奔去,那架势,吓得新郎立即脸黑,吓的伴郎们和唯一对礼花没有兴趣,却一改以往穿衣风格,穿着一身高级绿色订制礼服,好好的作了一次最美的绿叶,明媚又唯美的像是森林精灵般的伴娘,立即倾身挡在了新娘的后方,生怕出什么意外什么的,就不太好了。

有的时候,容不得人们不得不相信,命运与运气这种东西,还真不是你足够拼就能得到的。

例如,现在,那个在场唯一一位没有伸出手去接礼花的伴娘,就头脑空白,傻眼的看着半空中那团白色的捧花稳稳当当的落在她的怀里。

除了那转身看见捧花正被握在此生最好的朋友手上,笑的格外甜蜜新娘。

在场参与抢捧花的未婚少女们:“……”

台下的宾客们:“……”

台上的伴郎们:“……”

然而,这样哄闹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其实在新娘咧着嘴笑的开心的时候,台下的人群中,还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带着一副黑色墨镜,就是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存在感依然极其强烈的冷峻又邪魅的男子,看着那个站在太阳底下,美得艳光四射又愣神的可爱的伴娘,嘴角也轻轻的勾出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

接着,就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终于被无敌好运拿到新娘捧花的伴娘吸住了全部的眼光时,台上脸沉得还来不急转换的新郎,一个弯腰就把还笑的格外甜蜜的新娘拦腰抱起,直接朝停在慕月草地另一边的直升机走去。

等他们走远之后,率先回神的伴郎们相互看了一眼,接着翻白眼的翻白眼,吐槽的吐槽,还在凝望的,继续凝望那对新人好似踏着云彩远去的背影。

等看着承载着那对美得颠倒众生的新人渐行渐远的直升飞机踏入高空后,宾客们就都纷纷在闻人家礼宾的带动下,笑着打闹朝慕月草地上的甜品区走去。

还站在原地没有移动的宋濂,苏漠以及仲洺正准备随众人一道走时,发现他们身边那个今天看着格外俊美妖冶的尹二少,还在表情游离的看着直升飞机远去的天际。

接着,宋濂也抬头看向他视线所在的方向,轻叹了口气,并语带欣羡的道:“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白头偕老的梦。”

宋濂话落,刚吐槽完的仲洺也走到尹二少的身边撞了撞他的手臂轻笑着调侃:“斯,回神了,再看,那对无良夫妇也不会带上我们的,哎,要我说,你要真羡慕的话,就努力像玄一样,找个心爱的女人结婚呗。”

仲洺话一出口,尹斯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轻垂了眼帘,在他微微低头的那一刻,他那瑰红的唇,好似水彩墨染般,渐渐勾出一抹极其妖娆惑人的嗤笑。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羡慕了,你以为这个世上,谁都有他们那么好的运气?”

语气停顿了下,接着他就笑的更大声了:

“啧啧,我阿,还是算了吧,反正这个世界人山人海,我也边走边爱,让更多的美女感受这个世界对他们的仁慈。”

说完,他一个转身率先朝酒水区走去。

只是,或许这一刻,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转身的刹那,他的眼还是不轻易间扫了一下头顶那已经没有了那对新人的天空。

等尹斯走后,在场三人都相视而笑了一下,只是彼此沉静透亮的眼眸里,浅浅浮浮出些,只有他们彼此才懂的复杂。

接着,他们又默契的看了一下头顶的天空,就笑闹着跟在尹斯后面离去。

也许那一天,他们的心,在尹斯的话出口时,微微酸涩了一下。

然而,当他们曲终人散,在他们转身跟着大部队走去的那一刻,心底涌上的,还是这一天他们最心爱的兄弟和他心爱的女人这场给了他们此生最好的梦一般的婚礼。

他们想,就算最后的最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然而旋律最好的时候,想必,这一天在场的所有人,还是会感谢上天让他们是在一起,给了所有人一个真实而又美好的梦!

对不起,迟来的大结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总裁绝宠绝色佳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总裁绝宠绝色佳人
上一章下一章

大结局下

100%
目录
共23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