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斬殺

第二十三章 斬殺

太陽落山,山林中光線變暗,顯得很幽森,暗中有一雙雙眼睛盯着。血氣散發,引來了一些猛獸,還好是在外圍區域,沒有特別可怕的凶獸。

「嗷……」

一頭斑紋虎蟲竄來,花紋的軀體像只染了色的大蠶,能有五六米長,長著一個虎頭,兇猛而猙獰,這條大蟲聞到了太古真血的氣味,想對狻猊的寶體咬上一口。

噗!

小不點擲出鐵矛,直接沒入了它的頭顱中,一聲慘叫,血液濺起,斑紋虎蟲滿地翻滾,不久后絕了性命。

無聲無息,一條水桶粗的飛蟒從一座石崖上撲殺了下來,展開雙翅,腥風撲鼻,快要到近前時張開血盆巨口就咬。

「鏘!」

面對這條兇悍的大蛇,小不點不敢大意,直接祭出銀月,匹練如虹,一劃而過,將它斬成了兩段,血雨噴灑。

這才一段時間而已,石昊就已經斬殺了六七頭怪物,他寸步不離,守護在青鱗鷹的身邊,可再這樣下去,必會引來山脈較深處的凶獸。

「狽村的人要來了,族長爺爺難道並沒有聽到這裏的鷹啼聲嗎?」小不點擔憂,他能夠逃走,但是舍不下青鱗鷹。

野鳥驚飛,小不點霍的抬頭,在這一刻一片冰冷的鐵箭如暴雨一般傾瀉而下,全部集中向他的身體。

殺氣瀰漫,林葉都被絞碎了,密密麻麻的鐵箭,就是一頭龐大的龍角象擋在前頭,也要被射成篩子。

小不點吐氣開聲,口鼻間噴出一股精氣,渾身都在發光,符文交織,銀月如刀,擋在身前,鏗鏘作響。

鐵箭不斷墜落,箭頭全部折斷,密密麻麻,眨眼在地上積了一堆,金屬光澤冷冽,很是驚人。

「狽村的人,你們不要逼我!」小不點眼睛紅了,因為有一些鐵箭射在了青鱗鷹的傷口上。

狂風暴雨般的鐵箭止住,四面八方,足有上百人出現,遠遠地將他圍住,盯着狻猊與赤紅的寶角,呼吸急促。

即便從來沒有見到過,但只要生活在大荒中,沒有人不知道,太古遺種其蘊含的真血有多麼的寶貴,價值連城。

「小娃兒,這頭狻猊的遺體乃是至寶,你保不住,聽話的話就乖乖離開吧,我們也不為難你。」一個老者和顏悅色的說道。

小不點憤怒,他與青鱗鷹九死一生,才將狻猊的寶體得到,眼看就快要運到石村了,卻被這群人半路截殺,要搶走太古遺種,怎能甘心?

他用力攥緊白嫩的小拳頭,道:「你們太過分了!」

「孩子,生活就是如此,我們都是在這片大荒中抗爭,對別人不殘忍一點,那麼對自己就會很殘忍。」狽村的老族長嘆了一口氣,勸道:「還是趕緊離開吧。」

小不點瞪着他,一言不發,他在等石村的人趕來。

「唔,真是讓人吃驚啊,這竟然是一頭真正的青鱗鷹,初時我還以為是斑麟鳥呢,想不到啊,這樣一頭空中霸主會歸順石村,讓人吃驚!」狽村的老族長並非虛言,驚異是發自內心的,道:「可惜,它中毒已深,就要死了。」

石昊聞言,眼中噙淚,他也看出來了,青鱗鷹情況很不妙。

狽村的族長見到他的表情,半眯縫着眼睛,道:「好可惜啊,不然它可以比肩祭靈。不如讓我們送它一程吧,免得它遭罪。」

「你敢?!」小不點立眉,握緊了小拳頭,擋在青鱗鷹身前。

「呵呵……」狽村的族長狽里青笑了,道:「看來你真是一個好孩子,心性善良,放不下這頭凶禽啊。」

說到這裏,他眸光變得有些冷了,一揮手,道:「射箭,先殺那頭青鱗鷹!」

狽村的人一怔,但並沒有遲疑,服從命令,箭如雨下,嗖嗖響個不停,射向青鱗鷹的幾處傷口。

小不點眼睛都紅了,竭盡全力阻擋,祭出那輪銀月,橫掃四方鐵箭,守護太古魔禽後裔。

然而,青鱗鷹體積太大了,有好幾處傷口,防不勝防,小不點來回騰挪,催動銀月格擋,累的汗水都流了出來。

至此,狽村人都看出來了,族長狽里青是用這凶禽栓住了石村的娃子,早晚會讓他精疲力竭,到時能輕易射殺。

「族長你剛才不是說要放走這個娃兒嗎?」

「我只是怕他逃走,說說而已,了解了他在乎什麼才好針對。潛力這麼大的娃子,如果長大了那還了得,自然要全力擊殺。」

鐵箭密集,寒光閃爍,嗖嗖作響,每一根都粗大無比,威力巨大,將青鱗鷹近前的株大樹都射的斷裂了。

小不點疲於應付,咬緊牙關,同時祭出兩輪月亮,但依舊難以護住青鱗鷹。

「噗!」

鐵箭沒入其傷口中,帶起一大片的血花,令太古魔禽後裔劇痛,身體輕微的痙攣,眼中有怒也有悲,它此時難以動彈,不然平日這些人豈敢臨近它!

「當」、「當」……

箭雨密集,小不點奮力阻擋,但依舊不行,青鱗鷹的傷口已經中了二十幾箭,全部深深沒入體內,血如泉涌。

「青鱗鷹大嬸!」小不點悲憤,帶着哭腔,眼中中噙滿淚水,竭盡所能阻擋。

「噗」

一支鐵箭透過枝椏,無聲無息的襲來,險些洞穿小不點的心臟,他反應極速,側身躲避,但還是穿過了他小手臂的肌肉,鮮血噴出。

「哎呀!」小不點痛的大叫,這是出生以來第一次受這樣重的箭傷。

不遠處,狽村狩獵隊伍中的頭領狽山冷笑,正是他一箭射穿了小不點的手臂,他臉色蒼白,不久前曾被銀月剖開肚腹。他再次彎弓,躲在灌木叢中,開始了新一輪的襲殺,不理會青鱗鷹,只瞄準小不點的心臟或咽喉。

小不點疼的小臉發白,撕下一截小衣服,裹住傷口,而軀體上亦是符文流轉,止住了傷口的血。

在這一瞬間青鱗鷹又中了十幾箭,傷口處都快被射爛了。小不點落淚,他守不住,大叫着:「我與你們拼了!」

他迅速朝前衝去,祭出兩輪銀月,不管不顧,要斬殺那些不斷射出鐵箭的人。

在大荒中生活,狽村人的箭術強大的驚人,一百多人同時瞄準一處放箭,所有箭羽集中,一起飛至,那簡直像是一柄巨大的鐵鎚擊在小不點的身上,他雖然以銀月擋在了前方,但是整個人還是口噴鮮血,橫飛了出去。

「射殺!」

狽村族長狽里青眼眸很冷,早已收斂了笑意,命令所有人急射箭,擊殺身在半空中的小不點。

「呀!」

小不點大叫,兩輪銀月旋轉,繞着他的身體,鏗鏘作響,將成片的箭羽斬斷,碎掉的箭頭堆了一地,寒光冷冽。

然而,他的一條小腿又挨了一箭,鮮血染紅了他的小褲管,他發出稚嫩的聲音,抗爭着。墜落在地,回頭看了一眼青鱗鷹,小不點踉蹌奔行,沖向狽村眾人。

銀月如刀,璀璨奪目,一下子飛出去兩輪,鮮血噴濺,他瘋狂斬殺,當場狽村就有十七八個人倒在了血泊中,引發一陣驚恐的大亂。

「繼續射殺那頭青鱗鷹,這一次別手軟,直接釘死!」狽村族長狽里青冷漠的下命令。

「嗚嗚……」異嘯震耳,成片的鐵箭飛向青鱗鷹,形勢危急到極點。

小不點大眼通紅,淚水早已淌滿小臉,他感覺一陣無力,不回去救援,青鱗鷹多半就要死了,可是這樣回頭,他又將陷入困境中,早晚會累死,或被射殺。

「你們……都是惡人!」這是一個孩子的稚嫩悲鳴。

「狽里青,你這個無恥的狗東西,連一個孩子都這樣算計,還是人嗎?!」一聲大喝傳來。

與此同時,箭如蝗蟲過境,飛矛似流星,密集的落下,狽村那裏傳來成片的慘叫聲。

石村的人到了,為首的正是老族長石雲峰,還有石林虎與石飛蛟等人,全都怒髮衝冠,射殺個不停。

「啾啾……」

大鵬、小青、紫雲撲棱著翅膀,踩着地面衝來,雖然還不能真正飛行,但是速度也極快,撲向青鱗鷹,全都在悲鳴。

三隻幼鳥,分別撲在一處傷口上,用自己的軀體阻擋鐵箭,哀鳴不已,用頭摩擦母鳥的軀體,聲聲如啼血。

狽村人的鐵箭射來,撞在它們的鱗甲上鏗鏘作響,但畢竟還幼小,它們的鱗片還沒有那麼堅硬,出現絲絲血跡。

「狽村的雜種你們全部去死吧!」石林虎怒吼。

「反擊,但別殺了那三隻幼鳥,活捉回村中,將來那會是堪比祭靈的異禽!」狽村族長眼睛光芒熾熱,盯着三隻幼鳥,恨不得立刻抓走。

混戰開始了,鐵矛飛舞,闊劍劈斬,雙方人沖向一起,激烈廝殺。

「族長爺爺!」小不點大叫。

一群大人看到小傢伙的手臂,還有小腿都被鐵箭洞穿,鮮血長流,全都很心疼,怒吼著,殺向前去。

「孩子不怕!」

「我沒事,族長爺爺快救青鱗鷹大嬸。」小不點擦了一把淚水,而後一聲大叫,沖向了狽村的人。銀月飛起,血花直接就飛起一大串,七八人慘叫,斷臂橫飛,非常血腥。

「狽里青,你這隻狽狼,難道要破壞大荒的規矩嗎,我們生存都不易,鄰村間從不開戰,你想做什麼?」族長石雲峰怒喝道。

當然,雖然口中這樣喝問,但是他早已下了命令,這次絕不容情,殺無赦,要一戰到底。

「怪不得我啊,狻猊寶體還有離火牛魔的犄角都是至寶,任誰不心動?而且,我族祭靈要突破了,也急需大量的真血。」

「什麼,祭靈要突破了?」石雲峰一驚,眸子半眯,四顧山林,一條手臂有符文隱現。他在迅速的動作著,取出玉罐,倒出葯散,幫青鱗鷹解毒。

小不點徹底殺紅了眼睛,這個時候,在其身邊都沒有狽村的人了,削斷了一地手臂,足有二十幾人被銀月劈中。

突然,一片燦爛的光點從一片灌木叢中浮現,極速衝來,將小不點這裏籠罩,噗噗聲傳來,石村的六七人當場被洞穿,倒在血泊中,痛地滾來滾去。

「當」

小不點雖然有銀月阻擋,但肩頭還是被擦中,出現一道可怕的血槽,血水長流。

「寶具!」有人驚呼。

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年,像是狼一般,一直隱伏在草木中,關鍵時刻襲殺小不點,其中一粒光點幾乎洞穿他的咽喉。

正是狽風,那個才不久前被石昊擊敗、並被石村人打斷了骨頭的天才少年,傷勢還沒有盡好,但是他卻很鎮靜,神色陰冷。

「不止你有寶具,我也有。」狽風根本不看一眼倒在血泊中翻滾的那些石村人,聽着他們嘶吼,他很從容與冷漠。

那一片光雨飛回,環繞在其手腕上,化成了一條獸牙串,顆顆雪白晶瑩,非常美麗。

不懂骨文也能動用寶具,怎會如此?很多人吃驚。

「大叔!」小不點焦急,去扶那幾個被光點洞穿的中年人,他們傷勢極重,臟腑都被撕開了,隨時會死掉。

「哧」

狽風手腕一揚,一片光雨再次飛出,如一片流星橫空而過,絢爛而又美麗,但是殺傷力極其驚人。

「我痛恨自己太善良,上次放過了你,這一次我絕不會寬恕你!」小不點稚嫩的小臉上滿是堅決與果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斬殺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