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擊敗

第二十六章 擊敗

山林搖動,龍角象、火犀、彪、夔獸、豹輟…成群的巨獸衝擊而來,許多大樹被撞斷,像是山洪奔涌,黑壓壓一大片。

亂葉紛飛,巨石翻滾,這個地方地動山搖,景象恐怖。

「啊……」

狽村的人竟先遭到衝擊,由於方位的原因,轉眼間就有十幾人被數米高的猛獸撞飛,而後踏在腳下,骨斷筋折,化成肉醬。

那數十頭巨狼轉身就逃,端坐在上面的狽村人臉色發白,剛才死去的人中都是他們再熟悉不過的親人,轉眼間生死永隔。

「準備!」石雲峰大喝。

如洪潮般的巨獸到了,沖着石雲峰他們衝擊而來,摧枯拉朽,巨樹折斷,沒有什麼能阻擋它們的腳步。

「殺!」

石林虎大叫,取出一塊沒有光澤的獸骨,左臂符文閃爍,而後他猛地將此骨按了上去,與手臂相合,頓時光芒大盛,獸骨其與臂膀血肉交融,化作一體,不分彼此。

轟的一聲巨響,像是一頭太古遺種復活,一股滔天的凶氣衝起,震動的這片山林劇烈抖動,像是發生了大地震。

所有巨獸都被驚住了,它們發自本能的顫慄,像是在面對一頭萬獸王,不敢冒犯,迅速止步,從旁邊繞道而行。

「嗚……」天空中,那隻狽在長鳴,如一頭厲鬼在哭嚎,聲音嚇人,它在驅動巨獸攻擊,要剷除石村眾人。有些巨獸被壓迫,遲疑了,有幾頭猛然人立而起,向前踏來,要衝擊石村眾人。

「開!」

石林虎大叫,左臂紋絡閃爍,密集而璀璨,最後化成了一個符號,凝結成古代獸王的的原始印記,宛如一道門戶,一頭巨大的凶獸要竄出來。

「吼!」

沉悶的吼聲震動山脈,石林虎的身體一下子拔高了一大截,撐破了衣服,古銅色的肌體能有三米多高,立在那裏。

他一拳砸出,轟隆一聲,前方一頭巨獸當即慘叫,整具身體都炸開了,血肉橫飛,碎骨四濺,場面極其血腥。

最為重要的是,一種蠻荒獸王的氣息鋪天蓋地,壓迫的這些巨獸顫慄,簌簌發抖,再也不敢攻擊與前進。

「嗚……」

天空中的老狽眼中閃過異色,有驚也有貪婪,更有狡詐,它弄明白了石村的底氣所在,的確讓它忌憚不已,但是它絕不會放棄,狻猊的寶體對它來說事關重大,可令其脫胎換骨。

老狽發動了攻擊,不過並不是沖向石林虎,而是直接對石村的其他人出手,它狡詐而兇殘,想讓石林虎空有寶具而疲於應付,勞累其神。

「可恨!」

石林虎三米高的軀體,產生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肌腱隆起,左臂那裏光芒大盛,他向天轟去,嗡的一聲,一頭凶獸的虛影衝起,化成一股颶風,沖霄而上,將周圍所有草木都卷的折斷了。

老狽吃驚,迅速躲避,嘴裏符文閃爍,凝聚成一片霞光,噴吐而出,轟的一聲與那隻模糊的凶獸撞在了一起。

石林虎一個踉蹌,嘴裏溢出一口血,祖器很驚人,但是他卻沒有那麼強大的骨文造詣,駕馭不了,只能發揮出部分力量而已。

但即便這樣也夠驚人,令那隻老狽身形一滯,噴出的霞光被阻住了,它露出驚色,眼神更加熾熱了。

現在,不僅狻猊、赤紅的寶角等吸引它,就是這祖器也成為了它所渴望的目標,要奪過來。一雙狽眼閃動陰冷而狠毒的光芒,嗷的一聲大叫,四野的巨狼再次出現,聽從它的命令衝來,配合它攻擊。

形勢危急,老狽總是不靠近,虎視眈眈,在天空中進行襲殺。

「瘸腿老狼,有種你下來?」石林虎點指。

身為一個祭靈,原本會令大荒中的人族恐懼,而現在卻被輕視,老狽倒也不怒,眸光陰冷,始終不急不躁。

它這般強大,若是平日可以輕易摧毀一個村子,現在卻這般謹慎,令人無奈。

四野,巨狼嚎叫,不斷偷襲,村人很危險,疲於應付。

「轟!」

老狽動了,符文閃爍,它那短小的前爪金色霞光一閃,原始寶符凝聚,轟了下來,可以清晰的見到一隻金色的大爪子化形而成,橫空而來。

石村眾人悚然,這是原始印記的體現,化成了金色的爪子,衝出其肉身,鎮殺所有人。

「瘸腿老狼去死!」石林虎大叫,竭盡所能,促動骨文的力量,令其左臂共鳴,一個原始符號閃爍,凶獸再現,凝實了不少,像極了一頭輳從符中竄出,凶威滔天。

「吼……」大吼聲驚天動地,它撞在了金色的大爪子上,電閃雷鳴,照亮了黑暗的天空,景象駭人。

金色的大爪子沒有能落下來,從半空劃過,喀嚓一聲將遠處一座低矮的石山擊斷了,隆隆作響,巨石翻滾。

眾人目瞪口呆,老狽果然可怕!

石林虎大口喘氣,他有些承受不住,祖器太強大,難以催動起來。

「嗚……」

老狽嚎叫,群狼振奮,全力衝殺,同時那些巨獸也都動了,見到石林虎落在下風,再次開始聽命於老狽。

形勢極其危急,石村眾人性命隨時會全部葬送。

至此,老狽放下心來,得悉了石村的底氣所在,它不再驚疑,開始肆無忌憚的俯衝下來,不時發動攻擊。

「哧」

小不點出手,祭出那串獸牙,寶具發光,每一粒都如星辰一般璀璨,沖霄而上,要穿透老狽的肉身。

這頭狽第一次動怒,這是它脫落下來的牙齒,百般祭煉,是專屬於它的強大寶具,現在卻被一個娃子掌控了。

它猛地俯衝了過來,念動密咒,準備強行將晶瑩雪白的獸牙收回。

突然,小不點渾身絢爛,骨文如蛛網,將他纏繞,全部亮起,他迅速將一張血跡斑駁的古獸皮按在胸口上。

在那裏星辰閃耀,獸皮與胸部血肉交融,烙印在上,成為了一個整體,一股恐怖的氣息散發出,如一股颶風一般席捲天地間。

長嚎聲不絕於耳,許多巨獸都驚的渾身哆嗦,更有不少跪伏了下來。

獸皮化成了小不點的肉皮,光華璀璨,形成一個圖案,化作一個古符,令他的整具小軀體都晶瑩絢爛了起來,如火焰在燃燒,有一種滔天的凶威瀰漫,震懾十方。

這是石村的第二件祖器,原本應為石飛蛟掌握,但是小不點骨文造詣更深,暗中交給了他使用,此時成為殺手鐧。

一聲蠻獸的吼嘯起,震動大荒,小不點的胸口那裏,符文化成了一道門戶,一條恐怖的凶獸沖了出來,像極了狴犴,對上了正好俯衝下來的狽。

老狽吃驚,這太突然了,想躲避已經來不及,唯有揮動利爪,一隻金色的大爪子再次化形而出,鎮壓了下來。

喀嚓一聲,如山體崩碎了般,那金色的大爪子碎裂,那頭模糊的太古遺種抱住了它的真身,猛力絞殺,天空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狠辣而狡詐的老狽,兩米長的軀體差點被抓斷成兩截,艱難掙脫出,但還是被一隻利爪擊中後足,喀嚓一聲,那條腿當時就扭曲了,徹底變形。

小不點動用祖器,與石林虎還有石飛蛟不可同日而語,威力提升了一大截,當然他也無法發揮出祖器的真正威力。

顯然,石村曾有過一段輝煌的過去,這兩件祖器見不得光,不然可能會惹得某些大族覬覦,引來大禍。

老狽震怒,衝天而上,在高空中盤旋,不僅未將自己的寶具收回來,還遭受重創,對於狡詐陰狠、從來不肯吃虧的它來說,不能容忍。

它憤怒的嚎叫,在上空盤旋,但是其他巨獸還有凶狼卻不敢攻擊了,沒有立刻執行它的命令,對小不點手中的祖器驚懼。

老狽發狂,不斷盤旋,偶爾俯衝下來襲殺,速度極快,可惜難以捕捉到它的軌跡,用祖器幾次都沒有擊到。

「不好,他這是要耗光我們的力量,而後擊殺我們,催動祖器消耗實在太大了。」石雲峰皺眉。

小不點向他眨眼,有着一縷喜色。

這一次,凶狽再次襲來,險些將十幾人撕裂,那金色的巨爪太恐怖了,威力極大,幸好被石林虎擋住。

即便如此,還是有金色的光華落下,令七八人翻滾了出去,血肉模糊,看起來很慘。

「鏘!」

突然,伏在地上、重傷垂死的青鱗鷹,倏地睜開了眼睛,雙翅一振,狂風大作,衝天而起,半米多長的鳥喙青光刺目,一輪月亮成型,迅速飛出。

老狽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一頭半死的鳥突然活了,而且這般凌厲,它長嚎如鬼哭,極速躲避,但依舊慢了一步。

「噗」的一聲,血光迸濺,它的一條後腿被青月擊碎,血肉橫飛。

「砰」

與此同時,青鱗鷹衝到,一隻大爪子探出,同樣青光耀眼,鋒銳無比,抓住了它,頓時血液飛濺。

老狽驚怒,奮力一掙,差點將青鱗鷹的爪子震斷,它恢復了自由,渾身金色符文交織,要轟殺凶禽。

「轟!」

突然,驚變再次發生,石林虎藉助祖器的力量,將小不點拋上了高空,石昊眼神清亮,動用獸皮的神秘力量,擊殺凶狽。

一頭狴犴衝出,凶威震懾荒林,萬獸臣服,百鳥驚顫,天地都寂靜了下來。

「轟!」

凶獸擊在老狽的身上,符文交織,神輝綻放,如兩顆彗星撞在一起,在夜空中發出刺眼的強光。

大片的血雨灑落,老狽凄厲長嚎,肉身幾乎碎掉,後半截軀體消失了部分,慘不忍睹,它頭也不回的遠去。

青鱗鷹搖晃,接住了墜落下來的小不點,而後搖擺着,一頭扎向山林中,砰的一聲砸在了那裏。

「快,回村!」石雲峰大叫。

這次贏得僥倖,那頭凶狽大意,被突然恢復些精力的青鱗鷹重創,不然的話,所有人都得死在這裏。

他們怕老狽鎮定下來后發狠,掉頭殺回來,那樣的話眾人依舊危矣,那頭凶獸實力強大的驚人。

一群人浩浩蕩蕩,沖向石村,不敢停留半步。

至於狽村的人,死傷很多,在巨獸的衝擊下,有過半的人化成了肉醬。

現在不是清算的時候,石村人不理會他們,急速逃遁,避免發生意外。

然而,石村在望,可是就在這時,那頭失去了小半截軀體的老狽追了下來,它不能容忍失去狻猊寶體,若是得到,不僅可以治療傷體,還能再做突破。

「壞了,受傷的凶獸最恐怖,它要拚命了!」石村眾人心頭蒙上一片陰影。

距離村子還有一里地,但是卻像隔着一道天塹般,凶狽阻擋在前方,要全力攻擊了。

「祭靈,請守護你的族人,不要墨守陳規,請出村護佑我們吧。」有族人祈禱。

一株焦黑的大柳樹,只有一條嫩綠的枝條,在黑夜散發出一縷又一縷柔和的霞光,朦朧的光暈籠罩了整個村子。

突然,那條嫩芽動了,化成一條綠霞神鏈,竟然一直延伸出一里多地,迅如閃電般沖了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擊敗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