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懵了

第三十五章 懵了

一群人都石化,說不出話來,這太讓人吃驚了。

「啊……」

蛟鵬的手臂在輕顫,感覺像是撞了一頭甑納砩希如骨折般疼痛,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嘴角還殘留着奶漬的孩子,差點間他給掄趴下。

所有人都心驚,這真的只是一個荒村嗎?多半真的為上古遺存下來的隱世家族!

很多人都忌憚了,如果是真的,那可就非常可怕了,隱世家族獨自隱居深山大荒中,人口雖然不多,但個個都是恐怖的強者。

那兩個如同精靈的小姑娘上前,眸波流轉,瓜子臉帶着笑容,額頭瑩白,有一種慧光,其中小姑娘問道:「小弟弟你幾歲了?」

「快四歲了。」小不點大眼有神,很清澈,認真的回應,同時快速擦了一下嘴角的奶漬,還在掩飾呢。

啥,一個三歲多、還不到四歲的娃?這未免太驚人了,這讓所有人都沉不住氣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發出。

蛟鵬眼中發出野獸般的光束,神色極其不善,恨不得立刻動用族中的至強寶術,將小不點一巴掌按進地里。

「再來!」他沒有祭出蛟族寶術,依舊動用肉身之力,瘋狂向前衝去,拳風呼嘯,附近的大樹劇烈搖動,所有葉子皆簌簌墜墜落了下來。

像是蒼莽山脈中的大型凶獸出行,帶起一股狂風,蛟鵬聲勢驚人,撲向小不點!

「大哥哥,為什麼要欺負我?」小不點不解,大眼黑白分明,很純凈也很無辜,盯着蛟鵬,手臂一展,向前拍去。

「轟!」

這一次,眾人看的分明,這個可愛的孩子動用的果真是純肉體的力量,並未摻雜寶術的秘力,就是那麼橫推了出去。然而,力道之強大,勁氣之狂猛,令人咋舌,嗡隆一聲將蛟鵬震退。

來自羅浮大澤的天才,不斷倒退,腳步落下,地面上的大裂縫一道接着一道的崩開,他的那條手臂在痙攣,劇痛讓他發出一聲悶哼。

「好強!」蛟鵬咬牙,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這次真的太丟臉了,居然被一個還在吃奶的娃給鎮住了,臉上火辣辣。

「哈哈……」雷明遠六歲多,幸災樂禍,笑的前仰後合。

可除卻他外,其他人都沒有一絲笑意,如果說蛟鵬是天才,那麼這個還沒斷的娃是什麼呢?

「這個孩子潛質驚人啊,如果上了各大種族對決的大戰場,說不定真能……」有人輕語。

一群孩子聞言都一震,盯着小不點看個不停,他們這樣的天才註定要上那個可怕戰場,早晚有一天要面對。

「咳……」紫山侯的族叔紫山壽咳嗽,他輩分很高,擁有莫大的權勢,而此時卻慈眉善目,開口,道:「孩子,這個村叫什麼名字?」

「石村。」小不點脆聲回應道。

「能讓我們進去休息會兒,喝口水嗎?」紫山壽和顏悅色的問道。

此時蛟鵬被羅浮大澤的那個中年人拉住了,不讓他衝動,而其他各族強者也都上前,想將這個古怪的村子探清楚。

「真可愛。」兩個如同精靈般的小姑娘,早已跟小不點站在了一起,喜歡的不得了,揉捏他的小臉。

「小姐姐你們在幹嗎?」小石昊躲閃。

「帶我們進村去看看行嗎?」兩個小姑娘問道。

「小不點怎麼了?」村中大人出現,向山林走來。

最終,來自紫山族、羅浮大澤等大勢力的強者進入了石村,四處觀看,尤其是對老柳樹重點關注。

然而,焦黑的柳木並無一絲波動,即便有人暗中傳念,它也不曾理會。

走進村中,這些強者疑惑,石屋、青石街道這些看起來很普通,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與平常的荒村區別不大。

「咦,這幾口鼎很古,多半經歷過漫長的歲月,有很長的年頭了。」紫山壽來自王侯領地,身為一代王侯的族叔,自然見識廣博。

村中的幾口鼎,古意盎然,銘刻有鳥獸魚蟲等,古樸而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這些鼎好像不凡啊,平日你們做什麼用?」來自羅浮大澤的中年人蛟蒼開口問道。

「哦,這些是練力氣用的。」二猛回應道,邊說邊將一隻千斤重的銅鼎抓了起來,舉過頭頂。

眾人心頭一跳,一個歲的孩子輕鬆舉起千斤銅鼎,在大族中雖然不算什麼,但是在小山村那就了不得了。

而且,看樣子這群孩子都不簡單。

這群強者再次懷疑,這難道真是一個隱世家族?很神秘!

二猛原本就幾乎能舉起千斤銅鼎,經過狻猊真血的洗禮,力量提升了一大截,再做這件事自然輕鬆了不少。

可是這些強者卻不知道,以為每個孩子都如此,要知道在他們的族中,天才是有數的,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如蛟鵬、紫山昆等。

大多數孩子遠不如二猛,歲的年齡,這麼大的力氣,算相當出色了。

「大叔,你帶着那條飛蛟是留着吃的,還是要煉真血用啊?」二猛傻乎乎的問道。

「你個瓜娃子懂什麼?不要亂說話!」二猛的父親「啪」的一聲在他頭上拍了一記,道:「這樣的凶蛟不常見,肯定剛馴服,要帶回去圈養起來,生一窩又一窩小蛟,這樣留着吃或者煉出真血,才是長遠之計。」

羅浮大澤的人鬱悶了,原本見這個粗獷的大漢教訓孩子,還以為他能說出什麼道理呢,結果卻是這樣一番蠻話,這村子的人難道都很變態嗎?

這可不是樹豬,也不是泥牛,並不是食物,而是一頭真正超級強大的凶獸,極其可怕,誰會捨得糟踐?

眾人眸光熾盛,盯着二猛的父親,想要看個仔細,可並沒有發現符文的力量,難道他在藏拙,隱藏了氣息?

「這幾口鼎凶氣好濃烈,剛染過太古遺種的血沒多久吧?!」

雷侯的四子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名為雷雲坤,雄姿挺拔,健碩高偉,眸子有黑色閃電浮現,想里走去,站在幾口葯鼎前,露出吃驚的神色。

一群人都跟了過來,閉上眼睛,仔細感應,而後全都驚地睜開了眼睛,絕對是一頭恐怖的獸王喋血了,居然死在了這裏!

「你們該不會熬煉了一頭太古遺種吧?」剛才吃癟、心中很憤懣的孩子蛟鵬,這個時候忍不住開口。

「嚇住了吧?」鼻涕娃年齡較小,對蛟鵬很不滿,聞言后動了孩子氣,這般說道。

「什麼凶獸?」天才紫山昆開口,露出奇異的神色。

「一頭狻猊,超級強大。」鼻涕娃順口說道。

「你這個瓜娃子!」他父親輕叱,可是已經晚了,被說了出來。

鼻涕娃這才響起族人的叮囑,太古遺種的事不能亂說,不然可能會有大禍,當時就有點懵了,小聲道:「我忘了,族長說,要低調。」

然而,聽到一群強者的耳中,這話可就意味深長了,這他媽的絕對是一個恐怖的隱世家族啊,人這是低調,不想炫耀。

不然,誰沒事吃狻猊啊,這種生物,血液稍純一些的就凶氣滔天,就更不要說是太古遺種了,讓一個大族都壓力巨大,忌憚不已。

「你確信,你們吃了一頭狻猊?」蛟鵬睜大了眼睛問道,一時間沒有了狂傲,露出了孩子應有的吃驚與好奇本色。

要知道,羅浮大澤一般情況下也不敢妄動狻猊這樣的強大遺種,他雖然沐浴過類似的血,但不代表可以常吃到這種肉。

因為,在大族中,越珍稀的太古遺種處理地越細緻,每一寸血肉甚至骨骼都會被熬煉成藥,哪有像這樣直接大口吃掉的。

一群強者徹底沒有了言語,這得有多麼厚實的底蘊才敢這般,直接就吃掉了一頭至寶狻猊的肉身?

到了這一刻,一群強者雖然來自大族,見識多廣,但是看每一處都疑神疑鬼了,心中已經認定,這是一個恐怖的隱世家族,很難惹!

「你們族長呢,老頭子想拜見。」紫山壽一身羽衣,頭戴金冠,通體紫氣一縷縷繚繞,有一種很強大的氣勢,但一直在內斂,不敢在此過於隨便。

「族長閉關了,短時間內不會出來了。」二猛如實說道。

「瓜娃子,話真多!」他的父親伸出蒲扇大手,啪的一聲又給了一下。

二猛很委屈,這不是事實嗎,又沒叮囑不讓說,族長飲了狻猊寶血后,感覺體內暗疾有所緩和,故此潛心修行去了。

紫山壽、蛟蒼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一副瞭然的表情,覺得這肯定是一個了不得的族長,實力越強大,閉關時間才會越長。

最後,一群人又望向了老柳樹,村落這麼神秘,這株柳樹紮根在這裏,也一定很非凡吧?

「這是一個祭靈嗎,怎麼稱呼它?」雷雲坤小心的問道。

「哦,就叫它祭靈,或者稱呼為柳神。」皮猴回應道,孩子的話最真,自然更容易讓人相信。

「啥,柳神?!」一群強者差點跳起來,就是紫山壽這種權勢極重、實力強大的王侯族叔也被驚了一個趔趄。

神秘的村子,恐怖的祭靈稱號……這讓一群人都懵了。

非常需要會員點擊,無論是普通號,還是vip號,請登陸帳號後點擊,這樣才能出現在首頁排行榜上,需要兄弟姐妹們的支持!還有,求推薦票啊!

.

.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懵了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