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強與弱

第三十九章 強與弱

小不點控制力道,並沒有取蛟鵬的性命,不然羅浮大澤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也許會血洗石村,惹來一場大禍。

這就是現實,想在大荒中活下去,除了要抵抗各種洪荒猛獸外,有時還不得不低頭,否則可能會有滅族大禍。

小石昊第一次這般渴望力量!

「一起上!」

雷明遠低喝,發動攻擊,紫山昆也再次出手向前衝來。

小不點將蛟鵬像丟破罐子一般扔了出去,再祭寶術,迎擊另外兩人,一時間光芒熾盛,電光霍霍,紫氣蒸騰,凶禽鳴叫,戰的很激烈。

雷明遠十指齊張,在刺目的電光中一頭凶禽飛出,挾黑色閃電,攻向小不點。

可惜,未能奏效。石昊祭寶術,太古凶禽張開了那恐怖的巨口,竟然一口將那雷禽吞了下去,直接從根本上瓦解。

這看的眾人大驚,好強的寶術!

「咻!」

突然,冷光如閃電般極速飛來,襲向小不點的後腦!

蛟鵬狠辣而果斷,從地上爬起,不領石昊放過他的恩情,直接再祭寶術,將凶蛟演化成「凶箭」,搭在弓弦上射出,進行襲殺,光束驚人,鋒芒冷冽。

這讓石村許多人驚叫,臉色一下子白了。

「哎呀!」來自雲天宮的那對小姑娘也驚呼。

小不點心有所感,霍的轉身,眸子清輝點點,非常純凈,他手臂一震,符文熾盛,第二輪明月出現,一手一個,用力一合,嗡隆一聲,兩輪明月交融,化成了潔白的磨盤。

凶蛟箭射來,他輕輕轉動銀白而鋥亮的磨盤,頓時傳來「喀嚓喀嚓」聲,竟將那戾氣極重的符箭磨碎,點滴不剩。

眾人都露出驚容,雲天宮的老人輕嘆,道:「真是了不起啊,這麼小就已經開始琢磨如何演化寶術了,天縱之資!」

這不是他第一次誇讚了,諸強難以反駁。

事實上,無論是雷族,還是紫山一脈,亦或是羅浮大澤,他們的鎮族寶術都極富盛名,只是三個孩子施展的不到位,這才大敗。

蛟鵬神色發白,從開始到現在,數次大戰這個山村的孩子,他一直被壓制,從來就沒有佔據過上風,對他的打擊是巨大的,重挫了他的自信心。

「你再不知進退,後果自負!」石昊只有這樣一句話。

蛟鵬聞言,臉色一白,但是緊接着眸光可怖,神色陰狠,他再次沖了上來。

三個天才一起大戰小不點,這個地方雷鳴伴隨着麟吼,以及凶蛟的咆哮,震耳欲聾。

太古魔禽長鳴,雙翅拍擊,壓蓋滿了整片天穹,投下大片的陰影,恐怖氣息瀰漫,讓人陣陣心悸與壓抑。

它力壓火麟、雷鳥、凶蛟,無情鎮殺,凶威不可阻擋!

太古魔禽殺氣滔天,那水缸粗的灰蛟被它撕裂成三截,而那雷鳥則被它一口吞下,那火麟更是被其雙翅拍碎!

「轟」

蛟鵬、紫山昆、雷明遠被擊飛了出去,全都大口咳血,化作了滾地葫蘆,滿身煙塵。

諸強驚異,這可是三個天才啊,是方圓五萬里內天賦最好的幾個孩子,他們聯手出擊,竟然被一個山村的娃兒打趴下了。

這……實在令人心驚,難以置信。

此時,蛟鵬、紫山昆、雷明遠羞怒交加,平日間他們的身上籠罩着天才的光環,無論走到哪裏都會得到讚揚,現在卻灰頭土臉,成為滾地葫蘆,這般的難堪,巨大的落差讓他們恨欲狂,忍不住想仰天長嘯。

小不點向前衝去,將那剛想起來的蛟鵬凌空一腳踢飛,像是個皮球一般撞在旁邊的一塊巨石上。蛟鵬慘叫,從來沒有像今日這般凄慘過。

紫山昆與雷明遠想逃,可也失敗了,小不點追擊上去,同樣是兩腳,踏的他們口鼻竄血,渾身劇痛,滿地翻滾。

最後,小石昊一衝而過,將他們全部拎了起來,並排放在一起,再次抓起一個石碾子,直接拍擊。

「啊……」

紫山昆與雷明遠被砸的慘叫,即便他們肉身強大,但是也架不住更厲害的小不點折騰,當場就癱軟了,痛徹心扉。

「你敢,若是再對我出手,我血洗你們石村!」蛟鵬怒斥,見到石昊拎着幾百斤的石碾子,也沖着他來了。

「砰!」

小不點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直接將石碾子蓋在了他的臉上。

「嗷……」蛟鵬發出的聲音都有點不像人類了,嘴歪眼斜,鼻樑骨折,而這次滿嘴牙齒更是全部斷落,都是被那石碾子生生給砸下來的。

別說他自己,就是其他人看着都覺得疼,羅浮大澤的中年男子蛟蒼臉皮抽搐,騰的一聲邁步,向前而去,殺氣衝天!

「蛟蒼兄弟弟,這是要做什麼,之前不是說幾個孩子鬧脾氣嗎,較量一番就好了,大人沒有必要參合。」來自雲天宮的老人開口。

「就是啊,幾個孩子較量而已,何必動怒呢。」金狼部落的頭領也開口,進行勸解。

這令人詫異,要知道場中很多人都想得到狻猊寶骨,欲對石村不利,苦思借口,金狼部落一直很積極,現在怎麼改變了口風?

「孩子,你天資之高,實數罕見,讓人驚嘆。可你一直生活在這片大荒中,會被埋沒的,我金狼部落欲收徒,不知你是否願拜進門來?倒時候會教你最強的骨文,還有一種至強寶術讓你參悟。」這個頭領如此說道。

很多人一怔,而後暗罵,真是奸狡,這樣不僅得到了一個奇才,還非常平和的將石村的狻猊寶骨納入了自己的囊中。

「小不點來我們雲天宮吧,到時候我們帶你去看雪海,喝最香醇的獸奶。」兩個小姑娘開口,沖小石昊眨動眼睛。

「我最喜歡喝獸奶了。」小不點撲閃著大眼說道。

金狼部落的人聞言蹙眉,這個小傢伙是故意的吧,想借勢拒絕他們,雖然看起來很單純,但做出的選擇卻不差。

「孩子,拜師很重要,一定要選對傳承啊,我們這一脈駕馭雷電,可化身成為雷神,不知你是否願意加入?」連雷族的那個老僕人都開口了,儘管他們的天才被揍趴下了,但他還是進行勸說。

眾人露出異色,收一個奇才為徒,還可以帶走太古魔禽的後裔,更能得到狻猊寶骨,這筆帳太划算了。故此,又有幾股勢力開口。

「小兄弟要走出這大荒啊,不能一輩子悶在山中,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而我族有至強寶術可讓你一躍衝天。」

「我族有離火寶術,一念間熔煉山川為火海,燃盡世間諸敵。孩子,加入我族吧,將來說不定可以繼承上古神明――火神的道統。。」

……

並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也有人暗中冷笑,道:「諸位過於做作了,我們都是為了得狻猊寶骨,即便帶走這個孩子,最後也多半會殺掉,以除後患。」

小不點早已停手,三個孩子分別被各自的族人扶起,帶了回去。他們鼻青臉腫,血跡斑斑,又羞又怒,丟人到家。

羅浮大澤的強者蛟蒼冷笑,開口道:「何必這麼虛偽呢,我羅浮大澤的人就是想得到狻猊寶骨而已,這個村子肯定保不住。」

「嗯,確實,狻猊骨不是一個村子能守護住的,留給他們只能是一場滅族大禍,我等可以商量如何處置。」

「不錯,當如此。而且,三頭幼小的異禽也不是一個村子所能擁有的,也該交出來。」

……

不少強者附和,他們完全將石村眾人忽視了,根本不會去詢問他們是否同意,如何處置都由在場的人做主,而非擁有者。

石村眾人聽到最後全都憤怒,這太過分了,弱小就這般沒有地位嗎?連招呼一聲、連詢問一句都沒有,這是赤裸裸的蔑視。

「叔叔,伯伯,狻猊寶骨是我們的,為此付出了生命還有血的代價。還有大鵬、小青、紫雲是我的夥伴。」小不點眼睛清澈,聲音清脆,認真地說道,頓時讓現場一片寂靜。

三隻幼鳥依在他身邊,大眼閃動慧光,用頭蹭他的手臂,表達親昵。

「不想滅族的話,還是交出來吧,無論是這三頭幼鳥還是狻猊寶骨都不是你們能擁有的。」一位大部族的強者開口。

「你們的?等一會兒石村不復存在了,就是無主之物了!」緩過神來、擦凈血跡的蛟鵬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太欺負人了!」鼻涕娃帶着哭腔,明白了眼前的局勢,石村擋不住這些人。

蛟鵬身上出現一股戾氣,看向盤旋在空中的那條二十幾米長的飛蛟,道:「蛟叔,去把那幾個野孩子吞掉,特別是那個嘴角有奶漬的小崽子,抓裂他的骨頭,留下一口氣,給我送過來!」

「嗷吼……」

一聲沉悶的咆哮傳來,那條飛蛟在空中探下碩大的頭顱,盯着村頭的幾個孩子凝視,眸光森然,殺氣瀰漫。

「你們太欺負人了!」石大壯氣憤到顫抖。

「欺負你們怎麼了,敢反抗的話,立刻血洗你們的村子。」蛟鵬一躍而起,坐在飛蛟的脊背上,俯視着下方,眼神冰冷,盯着小不點。

羅浮大澤的中年強者蛟蒼並沒有阻止,神色冷漠,道:「交出狻猊寶骨,獻上三頭幼鳥,不然這個村子可能會除名。」

這是一個山村,民風淳樸,但是村人卻也不缺乏血性,石林虎等人怒吼,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真要逼我們,那就血戰到底,直到我們流盡最後一滴血!」

他們知道,即便交出狻猊寶骨,這些強者多半也會殺人滅口,畢竟這種事情做的很不光彩,沒有人希望透露出去。

「你們真想村子被血洗嗎?」羅浮大澤的強者蛟蒼冷淡的問道。

「蛟叔,立刻行動,給我撕碎他們!」蛟鵬坐在上面,指向小不點那裏。

「柳神,我知道你一定能聽到我的話,也相信你可以庇護村子,請你守護這裏。」小不點大眼純凈,對着焦黑的柳木輕語。

「還真想冒充神靈?蛟叔,給我血洗此地,另外將石村的祭靈的嫩枝給我折下來!」蛟鵬肆無忌憚,大聲喝道。

羅浮大澤的蛟蒼不語,冰冷的看着這一切,任事態發展。

「吼……」

飛蛟動了,龐大的軀體俯衝下來,帶起一股狂風,沖向石村眾人。

「爺爺快阻止他們!」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姑娘大急,出言請自己的爺爺相助石村。

「別急!」來自雲天宮的老者低聲道,此時他一陣心悸,渾身寒毛倒豎。

「哧!」

突然,一道璀璨的亮光衝起,一條碧綠的柳枝,如神玉雕琢而成,通體晶瑩,散發出燦爛霞光,洞穿了天空。

那張開血盆大口、俯衝過來、要血洗石村的飛蛟眼睛猛地睜到最大,驚悚到了極點,發出一聲恐懼的咆哮聲。

「嗷……」

然而,緊接着聲音戛然而止,一根碧綠的柳條,如秩序神鏈一般,綠霞熾盛,噗的一聲洞穿了其軀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強與弱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