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柳神

第四十章 柳神

無法阻擋!

翠綠欲滴的柳條散發綠霞,看起來柔軟無比,但是真正衝來時卻比神鐵還堅硬,「噗」的一聲將飛蛟釘在半空,鮮血一縷縷,沿着綠光瑩瑩的嫩條淌落,妖異而神秘。

飛蛟已經發不出聲音,滿身鱗片一瞬間就失去了光澤,它恐懼到了極點,精氣神都在快速消失,渾身簌簌顫抖。

「發生了什麼,蛟叔!」騎坐在凶蛟身上的蛟鵬大叫,他心中惶恐。

這是一幅可怕的畫面,這頭蛟能有水缸那麼粗,長達數十米,渾身鱗片密佈,長有一對巨翅,雄壯而武猛,但是卻被一條纖細的柳枝釘在半空,一動不能動,很詭異!

「怎麼會這樣?!」諸強驚呼。

這是屬於一個山村的祭靈嗎?怎麼會如此恐怖,只才一擊而已啊,就洞穿了如此強大的一頭凶獸的軀體。

「快,救它下來!」羅浮大澤的中年男子蛟蒼大聲喝道。

林中出現十幾道身影,極速衝來,掌心都發光,有符文閃爍,一時間光束通天,將村頭籠罩,這些人一起攻殺柳木。

雷族、紫山家、金狼部落等都心中一凜,羅浮大澤表面看只來了幾個人,但暗中竟有一群人跟隨,準備充足。

然而,一切都晚了,僅一瞬間,天空中那粗大的飛蛟就已雙目無神,熠熠生輝的鱗片像是經歷了萬年那麼久遠,開始崩裂,整具軀體迅速老化,最後四分五裂,墜落了下來。

這種變故太可怕了,一個凶威極盛、堪與在場諸強比肩的飛蛟,就這麼歸於塵埃,像是老死了一般!

蛟鵬驚懼,跌落在地,他實在被嚇壞了,這得是多麼強大的一頭祭靈?他連滾帶爬向外逃,再也沒有了一絲狂傲,嚇的小臉煞白,通體顫抖。

綠瑩瑩的嫩枝上有一滴灰色的液體,輕輕滾動,散發着一股勃勃生機,這是自飛蛟體內提煉出來的,被其吸收。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火石花間,從飛蛟被洞穿,到快速四裂,再到墜地,都在一剎那間完成。

而從原始山林中躍出來的十幾名強者也正好沖至,各種光芒飛舞,符文漫天,有古禽虛影,有凶獸化形,繚繞着炫目的光芒,撲殺向焦黑的柳樹。

「咻!」

柳枝蔓延,化成一根碧綠的鏈條,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軌跡,看起來輕靈而又晶瑩,但是造成的可怕後果卻讓人膽寒!

「噗」

柳枝擺動而過,將一位高手攔腰斬斷,它看似柔弱,但是卻堪比一柄神刀,直接將人截斷,鮮血噴涌。

「那是?!」眾人驚呆了。

這才是開始,衝到近前的所有高手都在其瑩瑩碧光籠罩範圍內。

柳枝擺動,隨風而揚,綠霞一縷又一縷的綻放,橫過長空,它如神鞭,又似仙劍,將一位又一位高手或截成兩段,或直接劈成兩片。

這種攻擊太可怕了,明明是一根柳條,但造成的殺傷力卻相當於鋒銳的利器橫空,斬盡一切敵!

「噗」、「噗」……

血花濺起,響聲不絕,柳條輕靈的揮過,成片的屍體墜落在地,或被截斷,或被劈成兩片,血花一朵又一朵的綻放。

晚霞映紅天邊,將整座村子都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彩,在這夕陽下,一株焦黑的柳木上,一條嫩枝搖曳,晶瑩剔透,說不出的瑰美。而地上,一片的屍體,血跡斑斑。這個畫面映入了每一位強者的腦海,讓他們畢生難忘。

就是這樣的簡單,來自羅浮大澤的一群高手都在一息間被擊殺,沒有一點懸念,看的一群強者渾身發寒,嗖嗖冒涼氣。

「啊……」

蛟鵬慘叫,他被嚇壞了,有幾具屍體落在了他的身上,鮮血噴的他滿頭滿臉都是,他連爬帶滾,哭喊著逃了回來。

羅浮大澤的中年男子蛟蒼臉色雪白,早已沒有了一點血色,他出了一身冷汗,一股莫大的恐懼籠罩心頭。

這是怎樣強大的一頭祭靈?!

剛才還鎮定自若的諸強都懵了,就在片刻前他們還對石村蔑視,根本不予理會,旁若無人、欲自行處置狻猊寶骨,以及分配三頭幼鳥,而現在一個個都驚悚了。

石飛蛟等一群樸實的漢子,還有那一幫娃子,以及聞訊而來的婦女與老人們,也都張口結舌,獃獃的看着這一切,不敢相信!

這太震撼了,一條柳枝,截斷天地,斬殺群雄,讓人顫慄。

數十年來,柳木從來就沒有與村人交流過,並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而現在卻造成了這等震撼性的結果,令人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也許,只有閉關的族長與有數的一兩人不會吃驚,因為數十年前,他們在那個大雨滂沱、電閃雷鳴的雨夜,見到了更為恐怖的場景。

「哇……」蛟鵬終於爬出了死人堆,逃到蛟蒼的近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腿,又哭又喊,他驚嚇過度。

直到這一刻平靜才被打破,諸強從驚悚中慢慢回過神來,帶着敬畏,帶着恐懼,不敢正視那株柳樹

羅浮大澤的強者蛟蒼有一種不甘,更有一種恐懼,站在村頭,開口道:「強大的祭靈,請原諒我的無知與冒犯……」

話音剛起,清風吹過,柳枝擺動,帶起一股蒙濛霧氣,垂落了下來,噗的一聲,柳條穿透了他的右臂。

「啊……」

一聲慘叫傳來,蛟蒼用儘力氣掙扎都沒用,體內神曦迅速流失,他的這條手臂在枯竭,而後乾裂,「噗」的一聲如朽木般折斷,墜落了下來。

蛟鵬慘嚎,他正在下方,抱着蛟蒼的雙腿,被這破裂而又乾枯的手臂砸中,再看到頭頂上的晶瑩枝條,一翻白眼,驚嚇過度,昏死了過去。

蛟蒼慘笑,不僅失去了一條手臂,修為也半廢了,他搖搖欲墜,心中苦澀無比,剛才還高高在上,俯視村民,生殺予奪,盡在一念間。不曾想,才片刻工夫他就被廢,成為了一個無用之人。

羅浮大澤另外兩個年齡稍大一些的少年上前,扶住蛟蒼,這兩個天才手在抖,心在顫,剛才所見到的一切永遠烙印在了心中,此生都難以磨滅了。

諸強噤若寒蟬,心中有一種大恐懼,這頭祭靈太可怕了,讓人渾身骨頭都發冷。

金狼部落、雷族、紫山家,這些人都心中生畏,剛才他們還在議論如何處置石村呢,還想奪狻猊寶骨,現在這個場面,讓他們發毛。

每一個人都後悔的要死,要是知道這株柳木如此驚人,就是送他們寶具都不會來此亂說一句話。

「喂,你們不是要搶我們的寶骨嗎?過來拿啊。」一群娃子非常不忿,情緒穩定下來后,全都發作了。

「金狼部落、羅浮大澤、還有雷族、紫山家,你們方才不是高高在上、完全無視我們嗎?怎麼現在臉色發白了?」二猛直愣愣的說道。

「還有,剛才不是有幾族強者說,要血洗我們石村嗎?」鼻涕娃也握緊小拳頭,翻舊賬。

一群強者聞言,全都是一個激靈,頭皮都發炸了,快速看向那株柳木,生怕它再次展現神威。

「小兄弟,那些都是玩笑話,當不得真,不要在心裏計較。」

一群強者流冷汗,他們的身份何等的高貴,平日間怎會在乎這些村民,無論走到哪裏都倍受尊敬,這等村落與山民,哪敢不從?可是現在,他們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向村人賠罪。

「大兄弟,你看這次的誤會是不是可以揭過去,他日我們會有厚報。」金狼部落的頭領開口,看向石林虎等壯漢。

哧!

一道綠霞閃過,柳樹在動,那根枝條迅速落下,將他的一個肩頭洞穿,當即讓他半邊身子血液枯竭,一條臂膀龜裂,脫落下來,此身半廢,癥狀與蛟蒼一模一樣。

而後,柳枝迅速動作,如一桿神矛,接連洞穿七八位強者,他們或者說過要血洗石村,或曾經發出過威脅,現在皆被嫩枝取走了大量的生命精氣。

「你們走吧。」石林虎開口。

一群強者顫慄,柳樹太可怕了,根本就對抗不了,除非稟告族主,親自而來,不然的話眾強在這裏純碎是送死。

一群人衝出石村,金狼部落的首領、羅浮大澤的蛟蒼帶着慘然的笑,紫山侯的族叔、雷族的老僕人一語不發,這一次他們徹底栽了。

只有來自雲天宮的人還能平靜,因為他們沒有任何損失,老人領着兩個漂亮的小姑娘,眯縫起了眼睛,沒有多說什麼。兩個小姑娘眨動大眼,看向石村,非常想說話,但是卻被他制止了。

晚霞早已消失,天色黑了下來,遠遠望去,石村那裏一株柳木散發朦朧的光暈,籠罩了整片村子。

「我們人口數千萬,部落領地浩瀚,它卻這樣對待我等,就不怕大難臨頭嗎?」遠離石村一里多地,有人憤憤不已。

「一定要稟告族主,親自出山,不說其他,狻猊寶骨,還有這頭祭靈,都不容錯過!」有人發狠。

然而,話音剛落,即便相隔這麼遠,祭靈亦有感應,一條鮮綠的柳條帶着霞光,竟蔓延一里多地,抽了過來。

「噗」、「噗」……

但凡發狠的人都被截斷了身軀,像是被一柄最鋒銳的魔刀橫空斬過,將他們劈斬的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離,血液噴涌。

各族的領軍人也遭了創傷,雷族的老僕人、紫山侯的族叔都丟掉了一隻手掌,齊腕斷落,被予以警告。

諸強頭皮發麻,再也不敢多說一句話,連夜逃遁,皆祭出寶具,光華璀璨,貼着地面沖向原始山林深處。

雙榜第一了,多謝兄弟姐妹,再請鞏固下,登錄帳號的點擊、推薦票、還有收藏,對本書都很重要,請支持。謝啦。

.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柳神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