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兆頭

第四十五章 兆頭

柳樹太強了,超乎所有人的想像,綠色的漩渦通達天穹,撕裂一切,那麼龐大的一個紫色巨人都被磨滅了,直接化成了齏粉。

從羅浮大澤的主人斃命,到雷侯被吊起,再到金色狼皮寶具被毀,又到紫山侯化出的巨人崩潰,全都發生在瞬間。

「嗷……」

在這個過程中,神狼反應迅疾,在羅浮大澤的主人被殺時它就動了,一躍而起,掉頭就逃,留下一片金色殘影。

狼性奸狡,它敏銳的感覺到了不對頭,黃金般的軀體撞碎石山,摧毀山林,速度達到了極致,沖向密林中。

事實上,在那張金色狼皮顯威、發動攻擊時,它就已經化成了一道金色的光束,開始在原始山脈中逃亡了。

號稱方圓五萬里內第一祭靈,其本能與靈覺超級強大,此時它沒有了強橫的氣勢,有的只是悚然,片刻也不敢停留。

金狼部落的老人雖然實力強大,統御浩瀚疆土,但實力終究還是比不上神狼,反映稍慢,他醒悟過來后,也趕忙逃遁。

「放箭!」

同時,他下了命令,讓部落中的強者阻擊,為他爭取時間。一時間萬箭齊發,破空聲不絕於耳,鐵箭密密麻麻,一起向著石村那裏飛去。

然而,這根本無用,綠色漩渦擴散,將所有箭羽都絞了進去,一根根鐵箭寸寸折斷,而後爆碎。這個場面驚呆了所有人,他們從頭涼到腳,這種景象太恐怖了,柳木實在是驚天,如何去對抗?

「嗚……」

龍捲風呼嘯,像是太古凶獸在吼,震動了這片山脈,金狼部落的族主一聲大叫,身形不由自主倒飛了起來,向著風眼而去。

「不!」他驚悚大叫,這要是進去,必死無疑啊,任他天大的本領也抵擋不住柳樹的攻擊。

「刷」

一道金光衝起,波動如海潮起伏,極其驚人,而光芒之璀璨更令人心顫,若一縷金色的太陽炸開,劈向龍捲風。

「祖器!」

「族主將祖器帶來了!」

金狼部落的人驚呼,而後帶着一種興奮,期待破開龍捲風,斬傷那株柳木。

然而,他們才開始激動,一切就都變了,那道金色的光束相遇綠色漩渦時,脫離了金狼族主的掌控,且光澤變暗,遁了出去。

「啊……」

金狼部落的首領一聲大叫,自身寸寸斷裂,血霧飄起,在那龍捲風中成為血泥,不復存在。

眾人發毛,陣陣恐懼。

「啪」

逃離出來的祖器,墜落在金狼部落眾人的眼前。它是一柄匕首,長達一尺,通體流動金色光澤,其符文遭遇綠色漩渦后變得暗淡了,但總算掙脫了出來。

細看可以發覺,它由一顆金色的獸牙打磨而成,蘊有一種神秘而懾人的力量。金狼部落諸強顫慄,一個族老顫抖著,將它捧起,心都在滴血,沒有想到連它都擋不住柳樹。

這並不是族中祭靈脫落下的牙齒,而是來自一個古國。

當年,金狼部落未曾遷移前,年年歲歲都要朝貢一個古國,而其祖先更是在那裏立過不世大功,被賜予了一件寶具――狼牙匕。

那個時候,金狼部落極其強大,輝煌無比。直到後來逐漸沒落,經過漫長歲月,一個分支遷移到了這裏,形成了而今的部落。

這件寶具則落在了他們這一脈的手中。

狼牙匕是古國的一頭祭靈脫落下的牙齒,雖然先天神精被古國取走了,但是即便這樣,化成寶具后,其威也不可想像,而現在竟難抵柳樹,光澤暗淡地遁了回來。

「紫山侯也逃了!」

直到這時人們才發現,號稱方圓五萬里內第一強者的紫山侯,早已化成一輪紫色的太陽貼着地面,沖向了原始山脈中。

他是與那頭金狼同時逃離的,在原地留下一件寶具,散發霞光,凝聚成人身,替他受死。

柳枝畢竟只有一條,橫掃四方后,再來追擊時只來得及將這件寶具洞穿,汲取了其神性精華,沒有去追第一強者。通天的龍捲風縮小,迅速消失,這裏恢復寧靜,四大強者的攻擊都被瓦解,讓眾雄感到一種深深的恐懼!

四大族一片寂靜,興師動眾而來,結果四大族主只逃出來一個,或被鎮殺,或被吊起,這個耳光太響亮了。

他們自認為統御這片大地,無人可敵,每次出行時都號令各部族,來這裏時更是揚言剷平石村,可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現在回頭看一看,他們的強勢與滅族行動淪為了一個笑話,在這株恐怖的柳樹面前,根本算不得什麼。

現在四族強者驚、懼、恐、憤,心情複雜,族長被擊斃了,這種恥辱讓他們懼怕而又憤怒,攥緊了拳頭。

「我父親不能這樣白死,要討一個說法!」金狼部落一個雄壯的青年吼道,眸子像狼一般,閃動兇悍的光芒。

「少族長息怒,我們根本無法對抗那頭魔柳,去多少人都得死啊,連族長都殞落了。」

「狼牙匕墜落在這裏,魔柳並沒有追擊而來,我推測它只能伸展一里多地,而不能到達更遠的地方。」青年寒聲道,眸子轉動,準備進行部署。

經他一說,所有人都一怔。

「砰」

就在這時,吊在柳樹上的雷侯,終於耗盡了精氣神,難以再祭雷光,渾身乾枯,像是個破茶壺般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啊……」

雷族中很多人長嚎,驚怒而又悲慟,雷侯的子嗣等眼睛都紅了,準備血拚,要不惜代價發動一場大戰。

「我羅浮大澤也不會退縮,既然他難以攻擊到這裏,我們遠距離放火燒了這個石村,進行血洗!」蛟族有人大喝,族主死在這裏,這個仇太大了。

只有紫山一脈的人沒有表示,因為紫山侯逃走了。

「退後,試探性攻擊!」

羅浮大澤、金狼部落、雷族三方人馬退到五裏外,留下部分人在原地,張開巨弓,射出一道道燃起火焰的箭,攻向石村。

這些都是臂力驚人的射手,準兒穩,全部集中射向石村。

果然,相距足夠遠,柳條並沒有發動攻擊,只有一層朦朧的光暈籠罩了整片村子,箭羽全部粉碎,射不進去。

村外燃起了大火,熊熊燃燒,不過卻難以蔓延進村中。

「不起作用啊。」眾人嘆息,同時有些害怕。

「圍困此地,這個村子的人不能出入,無法狩獵,早晚都會被餓死!」金狼部落的少族主惡狠狠的叫道。

「少族主我們還是退吧,不然會有滅族大禍。」有人勸道。

事實上,四族強者都心有恐懼,絕大多數人恨不得立刻逃走,根本不想在這裏再呆上片刻。可是,族主的子嗣、族叔等掌權人物,卻紅了眼睛,失去了理智,非要復仇不可。

「我羅浮大澤絕不會退縮,一定要為兄長復仇,圍困這裏,活活餓死那些山民!」羅浮大澤之主的親弟弟吼道。

蛟族人心中大懼,並不情願,有人站出反對。

「明知必死,還要去一戰,我們做不到,那是你的兄長,你可以去復仇,我們不想白白送死!」

「你說什麼,族主剛死,你們不思復仇,竟要逃走,還是我羅浮大澤的好男兒嗎?」

一瞬間,羅浮大澤差點發生暴動,自己先內亂起來。

同樣的情況發生了雷族、金狼部落,沒有人願意送死,都想遠離那株妖異的柳樹。

最終,一部分人逃了,另一部分人服從命令,圍困石村,準備斷絕他們的食物。

「吼……」

那頭金色的神狼沖了回來,徑直來到金狼部落少族長的面前,一巴掌將他扇飛了出去,而後一口咬住那件寶具――狼牙匕,轉身奔去,化成一道黃金光束,眨眼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一呆,而後驚叫了起來。

「少族長快退吧,不祥之兆啊,祭靈拋棄了我們,而且還奪了我族祖器!」一位族老驚恐地大叫。

不僅是他們這一族,就是羅浮大澤、雷族等人也都悚然,全都萌生了退意。至於紫山一族,早已開始奔逃,一個人都沒有停留,顯然得到了紫山侯的命令,不想繼續對抗了。

「咻!」

突然,那條柳枝再動了,這一次光芒大盛,比以前刺眼,瞬息拔長到四五里地,猛力一輪動,石山被削斷,峰頂滑落,隆隆而鳴,山林被掃平。

金狼部落的少族長大叫,人頭飛起,接着族中很多堅持在此一戰的人皆被攔腰斬為兩截,屍體成片的倒下,血液飛濺。

隨後,羅浮大澤、蛟族等亦如此,諸多掌權人物被擊殺,柳條掃過,一顆顆大好的頭顱飛起,帶起大片的血花。

這些人臨死前都恐懼到了極點,悔恨不已,柳樹並不是不能伸展到這裏,此前不過是不計較而已。

「噗」、「噗」……

斬了主要人物后,柳樹並沒有大肆屠殺,只是對那些鱗馬、異獸等發動了攻擊,柳枝接連洞穿一頭又一頭坐騎,在晶瑩的枝條上竟穿了一大串。

最後,數百頭坐騎,包括鱗馬、獨角獸、月犀等全部被穿在了柳條上,被卷回石村,而這一次它並沒有汲取生命精氣,直接甩落在街道上。

「逃啊!」

四族強者驚恐,亡命飛逃,再也不敢逗留。

石村眾人看的發獃,柳樹太強了。

很久后,石林虎等回過神來,心疼無比,道:「這可是獨角獸啊,能夠日行一萬里,是難得的寶駒。」

「這裏還有幾頭羽虎呢,是罕見的異獸!」有族老驚道。

村人對柳樹敬畏無比,發自真心的祭拜,是它守護住了石村,每一個人都在口中稱其為柳神,在這裏虔誠祈禱。

突然,一道神念響起,道:「這是食物,要準備充足,一場大禍要來了。」

「誰?」眾人都一驚。

「是祭靈,守護我們的柳神開口了。」小不點睜大眼睛,閃動出明亮的光芒,吃驚地盯着焦黑的柳樹。

看到有人計算方圓五萬里,說邊長只有一百三十公里,頓時瀑布汗,那可不是方圓的定義啊。這是一種估算,不是確切值,方圓五萬里,是指半徑五萬里、或邊長五萬里內的範圍,這麼廣闊的地域比地球陸地都大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兆頭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