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譚青山

第十一章譚青山

清脆鍾吟回蕩在這片天空,而那下方熱鬧的氣氛,也是在此時達到了頂點。

在那場地的正北方向,三道身影端然而坐,左手一人,正是昨日那位莫師,右手者,是一名面容乾瘦的中年男子,他面龐緊繃,雙目微陷,顯得有些冷厲。

「呵呵,這一次的院試,比起以往更為的熱鬧啊。」在兩人中間的主位上,則是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他笑眯眯的望着下方那種火熱的氣氛,忍不住的笑道。

「以往的院試大多都是情況明了,今日這場,卻是有些難以意料。」那位莫師笑道。

「有何難以意料的?柳陽如今也是靈動境初期,再加上身懷人級靈脈,莫說是地屆學員,就算是天屆之中,恐怕都算頗為的靠前,那牧塵雖然也還算不錯,但跟柳陽比還是有點差距。」右手那位冷厲的中年男子撇撇嘴,他是西院最高級別的導師,自然是希望西院的學員能夠獲得最好的成績。

「席師,小瞧一位能夠獲得靈路資格的人,可是有些不太明智。」莫師淡淡的道。

「可惜那是說的能夠成功通過靈路歷練的人。」冷厲中年男子搖了搖頭,道。

那頭髮發白的老者聽得兩人的爭執卻是一笑,顯然早已習慣,他那有些渾濁的目光看向東院的席位,視線停留在那清瘦的少年身體上,道:「是有些可惜啊,我北靈境可已有十多年未曾出現獲得靈路資格的小傢伙了...這牧塵此次獲得資格,卻是中途被趕出來,未曾經歷靈路的最後一關,他那靈路一年的歷練也算是白費了,這樣反而白白耽擱了一年的修鍊時間。」

那莫師也是有點遺憾的點點頭,那靈路之中根本無法修鍊靈力,不過若是當成功的經歷了最後一場歷練,卻是能夠獲得靈力灌頂,若是天賦變態者,即便是一夜之間晉入靈輪境甚至神魄境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原本牧塵若是能夠通過歷練,恐怕現在早便是北靈境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那五大院的名額,也必定是妥妥噹噹的要送入他的手中,旁人根本無資格與其爭搶。

那時候,就連柳慕白這等人物,都只能屈居其下。

只不過,誰料到中途出了這般變故,牧塵不僅未能獲得那靈路最為寶貴的靈力灌頂,反而是中途被逐出,這樣一來,倒是白白耽擱了一年的修鍊時間。

「蕭院長,牧塵究竟在靈路中做了什麼?怎麼會被驅逐出來?這小傢伙的天賦我是知道的,而且心性也是極佳,絕不可能是因為成績差被驅逐的。」莫師皺了皺眉頭,忍不住的問道,他只知道牧塵似乎在靈路中搞出了不小的事情,具體的就不太知曉了。

聽得他這問題,就連那一臉冷厲的中年人也是看向了這位北靈院的院長,顯然對此同樣是有些好奇。

蕭院長聞言,輕撫著鬍鬚,苦笑着搖了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不過隱約的倒是聽說這小傢伙似乎在靈路中鬧的動靜不小...後面還驚動了五大院的高層。」

莫師以及那冷厲中年都是一愣,眼中滿是疑惑之色,顯然是想不到牧塵究竟是在那靈路中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算了,先不說這個了,鐘聲已響,宣佈院試開始吧。」蕭院長顯然不想多說,當即揮了揮手,道。

莫師聞言點點頭,站起身來,目光掃視全場,低沉雄渾的聲音,便是在每一個學員耳邊轟隆隆的回蕩起來。

「時辰已到,院試開始,同院之間,比試切磋,不得下殺手,切記!」

「規矩你們都已知曉,上台者,皆有一次挑戰對手的機會,不過,僅有一次,所以可得量力而行,挑選合適的對手。」

「是!」

場地之中,黑壓壓的人海皆是恭敬相應。

「既然如此...」莫師點點頭,然後一揮手:「那就開始吧。」

咚!

隨着他手掌揮下,又是一道嘹亮的鐘吟聲響起,幾乎傳遍了整個北靈院。

唰唰!

整個場地中都是在此時有些騷亂起來,只見到一道道身影掠上擂台,然後那吆喝之聲便是接連不斷的響了起來。

「劉熊,你給我滾下來,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陳通,你也出來,這次我一定要找回上次的場子!」

「......」

牧塵望着那場中混亂的一幕,也是忍不住的一笑,不過這些比試大多都是比較普通,因此他也沒太過的上心,只是目光偶爾的瞥向西院那邊柳陽所在的方向,此時的後者,也是正冷冷的將他給看着。

如今的北靈院誰都知道柳陽放出話來要在院試中挑選牧塵做對手,因此也沒人敢不長眼的率先去挑戰,當然,西院的那些學員也很明白,以牧塵的實力,他們西院地屆有資格與他做對手的,恐怕也就柳陽了。

而對於這兩位東西兩院地屆之中最為優秀的兩人的比試,他們也是相當的期待。

牧塵對於那柳陽冰冷的目光倒是並未在意,時不時的與身旁唐芊兒輕聲談笑,只不過他這般舉動,反而是更令得那柳陽有點咬牙切齒。

場中比試頗為的熱鬧,不過最能夠引起興趣的,無疑是那些在地屆排名靠前的學員,因為一般說來,只有這種層次的比試,方才能夠改變排名。

「那是我們東院的譚青山啊,他果然出手了...」

一旁的蘇凌突然有些興奮的出聲,牧塵視線也是隨之望去,只見得距他們不遠處,一名黑衣少年突然站起身子,對着一座擂台而去。

那少年看上去極為的乾瘦,面色有點蒼白,但那緊緊抿著的嘴唇卻是顯得有些堅毅,他不言苟笑,對於周圍的眾多聲音彷彿未聞。

「譚青山...」

牧塵見到這黑衣少年,也是微微一愣,他與後者也算是認識,在他來到北靈院東院之前,譚青山便算是東院地屆中最強的人,如今在整個地屆學員中,也能夠達到前五的排名。

譚青山也是察覺到牧塵的目光,身形頓了頓,然後抬頭與其對視了一眼,那不苟言笑的臉龐上露出一道淡淡笑容。

「加油。」

牧塵沖着他一笑,雖說他與譚青山並不是特別的熟悉,但畢竟都是東院的學員,而且對於譚青山,他也並不討厭。

譚青山點點頭,然後翻身上了擂台,頓時不少目光對着他投射了過來,在東院中,譚青山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名氣。

「不知道他要挑戰誰...」

一些人竊竊私語,眼中倒是略感好奇,能夠被譚青山視為對手的,整個西院怕也就是那寥寥可數的幾人了吧?

「柳陽。」

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中,譚青山目光卻是徑直看向西院前方的一道身影,平靜的聲音,卻是引起一大片的嘩然之聲。

「他竟然要挑戰柳陽?」

眾多學員面面相覷,譚青山雖然也算是地屆靠前的人,但與柳陽相比,顯然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啊,沒想到他竟然敢主動挑戰。

西院席位上,柳陽也是因此微愣了一下,旋即眼神有些陰沉下來,牧塵到現在都還沒人主動挑戰,他卻是被點到了頭上,這豈不是讓得人覺得他柳陽的震懾不如牧塵了?

「不自量力的東西。」

柳陽站起身來,那種陰沉的氣息令得周圍一些西院的學員噤惹寒蟬,這個時候的柳陽顯然是相當可怕的。

柳陽身形一躍,直接是掠上那擂台,他看了一眼譚青山,然後再看了看東院席位上的牧塵,面無表情的道:「你這是想找一個人先來試探我嗎?」

話音落下,他卻不待牧塵回答,低頭盯着譚青山,嘴角的笑容隱隱的有點陰森:「不開眼的玩意,你以為你還是東院地屆的第一人嗎?」

譚青山望着柳陽,眼神也是凝重了許多,他曾經身為東院地屆最強的學員,雖然這個頭銜後來轉到了牧塵的頭上,但驕傲的他卻也一直在努力修鍊,他與牧塵之間算是競爭關係,不過畢竟他們都是東院的學員,他也不想沒事去找牧塵的麻煩,但是只要能夠在這裏打敗柳陽,應該也就可以取回第一了。

譚青山雙掌猛的緊握,深黃色的靈力自其體內湧出來,最後將他的雙臂所包裹,一種凌厲的氣勢,緩緩的自其體內散發而出。

「那股靈力...」

蘇凌他們驚訝的望着譚青山雙臂之上的靈力。

「他竟然也晉入靈動境了!」

(今天,你收藏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主宰 大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譚青山

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