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戰柳陽

第十三章戰柳陽

場台周圍,眾多目光都是聚集在了台上針鋒相對的兩道少年身影之上,眼中都是佈滿著期待,這才是如今北靈院地屆之中最強的兩人啊。

「那牧塵終於肯上場了啊,倒是很好奇他是不是柳陽的對手。」

在西院席位的一角,那些來自西院天屆的少年望着場中的兩道身影,不由得笑了起來,其實對於牧塵,就連他們都是有着不小的好奇心,畢竟不論如何,這可是北靈境中唯一一個能夠獲得進入靈路資格的人啊。

如果不是出了那種莫名其妙被驅逐出靈路的事,現在的牧塵,恐怕不是他們所能夠觸及的地步,甚至,或許連天才如柳慕白,都得差之一籌。

想到此處,他們偷偷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柳慕白,但卻不敢將這話給說出來。

而聽得他們的話語,那面容英俊的青年只是淡淡一笑,雙目盯着場中那清瘦的少年,眼神深處有着一抹極淡的冷芒。

「靈路的選拔本就有些偶然性,所以有時候也會出錯,說不定這次的名額本來該是柳哥的,結果搞錯了,弄到了那牧塵頭上去,不然的話,這傢伙怎麼會被攆出來?」一名顯然是極為親和柳慕白的少年撇了撇嘴,冷笑道。

一旁的那些西院天屆的學員聞言也是笑着點點頭,雖然心中對此不以為然,但為了一個被從靈路中驅逐的牧塵得罪如今在北靈院如日中天的柳慕白,顯然是一件不理智的事情。

「紅綾認為他們兩個誰勝面更大?」柳慕白微笑着看向身旁的那一身紅裙,狹長美目透著一絲嫵媚的少女,道。

名為紅綾的少女凝視着場中,美目在牧塵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下,此時的少年身軀欣長,筆直如槍,以往的那種懶散,似乎是在此時一點點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逐漸展露的鋒銳。

當初的那個小男孩,的確是變化了不少。

「他們都是靈動境初期,柳陽修鍊了你們柳域的炎陽功,那是靈級下品的靈訣,但牧塵父親也是一域之主,給他的靈訣想來也不會普通,兩人這上面倒是打平...」

紅綾眼波流動,有些慵懶的模樣反而顯得更為的動人:「不過柳陽身懷人級靈脈,若是動用的話,足以媲美靈動境中期的實力,牧塵的話,則是要吃不小的虧。」

柳慕白聞言也是一笑,他盯着場中的牧塵,道:「柳陽能力不錯,牧塵敗在他手中,也不冤,其實我倒也是挺好奇,為什麼他能夠獲得進入靈路的資格。」

紅綾看了他一眼,看來柳慕白對牧塵獲得靈路資格也是略有些芥蒂,驕傲的他一直都是認為他才是北靈境年輕一輩中最優秀的人,這北靈境的靈路資格,怎麼都應該落到他的身上才是,但那最後的結果,卻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若是他連柳陽這裏都過不了,那靈路的選拔,就真是讓我有些失望了。」

柳慕白輕聲說道,手掌緩緩緊握,精鐵所鑄的欄桿竟是被其生生的捏出了一個深深的掌印,其眼眸深處,也是有着寒意流淌。

他可容忍不了,一個沒本事的傢伙,搶奪了原本屬於他的名額。

...

「牧哥,加油!」

「牧哥,把我們東院地屆第一搶回來!」

場台周圍,東院的那些學員望着台上對恃的兩人,眼神皆是有些亢奮,這一兩年來,東院處處被西院壓制,不論是天屆還是地屆,都是被西院壓得抬不起頭,而現在,他們東院,也終於出了一個能夠與西院抗衡的人了。

「一群異想天開的傢伙。」

柳陽聽得那些聲音,唇角卻是勾起一抹充滿著戾氣的笑容,然後他盯着牧塵,有些嘲諷的道:「真想知道等會你輸了后他們的臉色會有多精彩。」

面對着他的嘲諷,牧塵面容卻並沒有絲毫的動怒,只是伸出手來,淺淺一笑,道:「你應該沒那能力。」

「不自量力!」

柳陽眼中怒火一閃,雙掌緊握,火紅的靈力猶如火焰般將其雙臂包裹,下一瞬,他一步跨出,細微的悶聲在其腳下傳出,而其身體,卻是猶如獵豹般暴射而出。

轟!

包裹着火紅靈力的拳頭,頃刻間逼近牧塵,靈力壓迫着空氣,發出嘎吱的古怪聲音。

牧塵身體斜側,而就在柳陽的拳風搽身而過的瞬間,他右手猛的劈出,指尖有着幽黑靈力纏繞,猶如鋒利手刀,毫不留情的砍向了柳陽手腕。

牧塵下手不留情,但這柳陽能夠成為西院地屆第一倒也的確是有着幾分本事,只見其立即變拳為掌,反手也是一記手刀與牧塵重重的砍在了一起。

嘭!

低沉的聲音響起,兩股靈力對碰,兩人皆是退了半步。

「你想跟我拼誰靈力更雄渾嗎?!」

柳陽冷笑一聲,腳掌一跺,只見得火紅靈力竟是將其雙腿也是包裹了進去,那種靈力的強橫程度,比起之前的譚青山,顯然是強橫了不少。

「唰!」

靈力灌注在柳陽雙腿,他速度也是瞬間提升,身形掠出,竟是令得人隱約的有些看不清他的身形,而他本身則是藉助著這種速度,在頃刻間,爆發出了極端兇猛的攻勢。

砰砰砰!

柳陽有些模糊的身影猶如一陣火焰旋風包裹着牧塵,拳,腳,肘,一道道兇狠的攻擊,夾雜着狂暴的靈力,鋪天蓋地的對着牧塵籠罩而去。

嘩。

場台之外,眾多學員見到柳陽突然間爆發出來的猛烈攻勢,也是陣陣嘩然,之前被柳陽打敗的譚青山也是面目凝重,這柳陽的靈力雄渾程度,恐怕都要接近靈動境中期了,再加上他本身所修鍊的靈訣不是凡品,那等戰鬥力,更是有些令人吃驚。

蘇凌他們臉龐上的亢奮也是減弱了許多,眼中浮現一抹擔憂之色,他們此時方才回過神來,柳陽可是一個很厲害的傢伙啊。

「放心吧,牧塵可沒那麼容易輸。」

唐芊兒美目注視着場中,半晌后,卻是嫣然一笑,她本身是靈動境中期的實力,自然是能夠看清柳陽的速度,雖然此時後者攻勢如暴雨,但那暴雨之中,卻是自有一道青石屹立,巍然不動。

眾多的目光,都是緊緊的盯着那火焰旋風之中的一道身影,後者或避或接,竟是將柳陽的兇猛攻勢絲毫不落的盡數接了下來,那模樣,彷彿是看透了柳陽所有暗藏攻勢一般。

「不愧是經歷了靈路歷練的小傢伙啊...」首席上,蕭院長盯着這一幕,渾濁的眼中掠過一抹讚賞。

「牧塵眼力毒辣,遇敵冷靜,這份心性,可不遜色於身經百戰之人。」莫師也是點了點頭,言語中頗多欣賞,靈力孱弱,總歸能夠修鍊起來,但那種強者心性,卻不是那麼容易能夠磨練出來的。

「眼力的確不錯,知道挑選柳陽攻勢最弱的點,算得上是以巧破力,不過也有一句話叫做一力破十會,他這般避讓,顯然靈力強橫不及柳陽,只要柳陽聚力一擊,牧塵也難以討好。」一旁被稱為席師的乾瘦中年男子開口道,身為導師,他們不僅實力強橫,而且那眼力更是毒辣。

蕭院長以及莫師聞言也是點了點頭,正理的確是如此,只不過...現在的牧塵,真的是在避其鋒芒嗎?

火焰旋風之中,突然有着悶聲傳出,只見牧塵突然出手,凌厲雙指猶如一柄鋒利無匹的匕首,其上幽黑靈力纏繞,竟是穿透了那陣旋風,快若閃電般的點在了那道迅捷的身影之上。

嘭!

一道悶聲響起,那火焰旋風陡然靜止,一道身影略有些踉蹌的倒退了十數步,在其肩膀處的衣衫已是破碎,顯然是被牧塵先前凌厲一指所破。

場台周圍,嘩然聲瞬間加劇,不論是東院還是西院的學員都是一臉的驚色,顯然沒料到剛剛還攻勢兇猛的柳陽,竟然會突然被牧塵打退。

「你!」

柳陽的面龐,也是在此時陰沉得猶如要滴出水來一般,他死死的盯着牧塵,旋即深吸一口氣,右掌之上,火紅的靈力飛快的湧出來。

火紅靈力升騰,猶如火焰般在柳陽掌心凝聚,那些靈力迅速的收縮著,隱隱間,彷彿是化為一顆巴掌大小的火紅烈日。

一種狂暴的波動,緩緩的散發出來。

場外的喧嘩很快的開始減弱,不少學員心驚肉跳的望着這一幕,這柳陽,顯然是將體內靈力催動到極致了。

牧塵望着那傾力施展的柳陽,嘴唇輕輕一抿,眼神瞬間冷冽。

他雙掌一漩,運轉大浮屠訣,體內氣海之中,幽黑靈力在此時迅速的震動起來,一層層的增幅蕩漾而開。

一層...五層...十層...十三層...

幽黑的靈力,纏繞上牧塵的手掌,一種霸道的氣息,也是在此時蕩漾而開,竟是隱隱的有着將柳陽那狂暴靈力波動超越而去的跡象。

當靈力增幅到十三層時,牧塵卻並沒有將其停止,隨着這段時間對於大浮屠訣愈發的熟練,大浮屠訣的增幅極限,可不僅至於此!

牧塵雙目輕眯,眼神有種猶如刀鋒般的鋒利。

轟!

氣海之中,彷彿是有着細微的嗡鳴之聲傳出,牧塵身體猛的一震。

十八層!

幽黑的靈力,自牧塵體內暴涌而出,那種強大靈力所產生的壓迫,瞬間便是將柳陽的靈力徹底壓制。

「好強橫的靈力!」

蕭院長三人眼中掠過一抹驚訝之色,這種程度的靈力,已經直逼靈動境中期了,而且他們能夠感受到,那自牧塵體內湧出來的幽黑靈力,充斥着一種霸道之意,顯然不是普通靈訣所能具備的。

「牧塵,你是在自尋死路!」

靈力竟然被壓制,那柳陽臉龐上也是掠過一抹驚愕之色,但緊接着他便是怒吼出聲,一步跨出,然後眾人便是見到他身體之上,竟是亮了一道道的火紅光點,這些光點散佈在他身體各處,隱約看去,彷彿是一道奇特的經脈,猶如長蛇騰空。

「靈脈?!」

場台周圍,再度爆發出驚呼之聲,沒想到這柳陽竟然被逼得催動靈脈了,這下子,局面又該被他生生的逆轉回去了!

(今天收藏好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主宰 大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戰柳陽

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