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破靈珠

第十五章破靈珠

場台上的變化,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待得眾人回過神來時,已是見到柳慕白出現在了台上,當即都是滿臉的驚愕,這是個什麼情況?

牧塵卻並未理會那面無表情的柳慕白,只是低頭望着手中,那裏紅光散去,露出了一顆龍眼大小的火紅珠子,珠體表面佈滿著晦澀的銘紋,在那其中,有着極為狂暴的靈力如潮水般涌動。

「破靈珠...」

牧塵修長手指磨挲著光滑的火紅珠子,淡淡一笑,只是那笑容有些冷,這種破靈珠可不是用來修鍊的,而是一種破壞力極大的靈器,一些實力達到某種程度的強者,能夠將強大的靈力壓縮在這種小小的珠子之中,而使用者只需要將其催動,就能夠爆發出相當強大的靈力攻擊。

製造破靈珠需要一種名為靈金的特殊金屬,這種金屬價格頗為的昂貴,再加上製造破靈珠需要對靈力極為精確的控制,而且失敗率極高,所以也是導致破靈珠相當的珍稀,眼下牧塵手中這顆,觀其靈力凝聚程度,恐怕就算是靈輪境實力的人,都得受到不小的重創。

這柳陽,是想殺了他啊。

「還給我!」

柳陽此時也是清醒過來,面色蒼白更甚,他可知道這般行為乃是犯了規矩,一旦受罰的話,可不會輕鬆的,當即他也是狠狠的盯着牧塵,伸出手掌。

「大哥,把東西搶過來,別讓他有證據!」

聽到柳陽的話,柳慕白眼中神光也是一閃,他們畢竟身份不低,只要牧塵手中沒證據,這事也能夠混過去。

「你再亂動的話,這顆破靈珠或許就要在你身上爆炸了。」然而他剛欲有所動作,牧塵卻是微微一笑,雙指夾着那顆破靈珠,笑吟吟的道。

「這件事是柳陽莽撞了一些,你把破靈珠還給他,做人留一線,對誰都好,不是嗎?」柳慕白眼神一凝,他望着牧塵,緩緩的道。

牧塵不置可否的笑笑。

「怎麼回事?」此時那莫師也是掠至台上,他望着三人,沉聲喝道。

柳陽見到莫師出現,面色頓時一白,然後狠狠的盯着牧塵,試圖藉此威脅牧塵閉嘴。

然而對於他的這種威脅,牧塵卻是未曾理會,舉起手中的破靈珠沖着莫師揚了揚。

莫師望着牧塵手中的破靈珠,臉龐神色也是迅速陰沉了下來,視線轉向柳陽,聲音之中多了一些怒火:「你竟敢在比試中用破靈珠?」

「破靈珠?」

周圍不少學員都是注意到了這邊,而現在一聽到破靈珠三字,頓時轟然起來。

「真不要臉,竟然連破靈珠都拿出來了!」

「真不愧是北靈境第一大域的少主啊,手筆真不小啊,呵呵。」

「...」

聽得周圍傳來的眾多憤怒聲以及冷笑,柳陽面色也是異常的難看,這次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蕭院長以及那西院的席師也是在此時掠來,莫師也是走過去,將事情說了一下,然後眾人便是見到蕭院長的面色有點難看起來。

「院長,柳陽一時衝動,不過畢竟沒有造成什麼傷害,情有可原。」柳慕白見狀,也是連忙出聲道。

「柳學長的意思是,一定要我被他這破靈珠打成重傷后,才算是正常?」牧塵微微一笑,道。

柳慕白眼神微冷的看了牧塵一眼,道:「你想怎麼樣?」

「不是我想怎麼樣,北靈院有北靈院的規矩,這種事情按照規矩處理就好了。」牧塵漫不經心的一笑,道。

柳慕白眼中寒芒一閃,剛欲說話,卻是被蕭院長揮手打斷,他看向莫師二人,道:「此事如何處理?」

「按照規矩的話,柳陽將會被取消這次升入天屆的資格。」莫師想了想,道。

柳陽面色劇變,不能升入天屆,就沒資格爭奪五大院的名額,這對於他而言,將會是致命的打擊。

「會不會太重了點?我們北靈院有資格爭奪五大院名額的人本就少...」那席師沉吟了一下,然後壓低聲音,道:「而且若是如此的話,柳陽父親怕也不會善罷甘休,雖然我們北靈院也不懼,但與北靈境第一大域交惡,也有些麻煩。」

「不過牧塵父親也是牧域之主,這事就這樣放下的話,怕牧域也有怨氣。」莫師也是說道。

蕭院長無奈的搖搖頭,此事若只是普通學員的話倒不用如此的頭疼,但現在這兩人,都是北靈境域主之子,偏向誰都不好。

「呵呵,牧塵啊。」

蕭院長突然看向了一旁的牧塵,笑眯眯的道:「眼下這個事情,你說...」

牧塵見到蕭院長的笑容,心中卻是明白他想要說什麼,當即笑道:「院長,這事倒的確只是柳陽莽撞了一些,我也沒傷到什麼,情有可原也是可以...」

聽得牧塵此話,不僅蕭院長他們愣了下,就連柳陽都是有些愕然,顯然沒料到牧塵會這樣放過他,不過當他在見到牧塵嘴角的笑容時,心又是涼了下,這小子平日看上去溫和,但其實手段極狠,先前後者奪取他破靈珠的那種以命搏命的狠辣,他可還記得清清楚楚。

「不過他畢竟違反了規矩,這樣吧,這破靈珠我就不還了,就當是他賠罪之物吧,這事我也不計較了。」牧塵笑眯眯的道。

他知道蕭院長他們的為難,這事情糾纏下去也沒太大的效果,既然如此的話,還不如趁機占些便宜,也順便賣蕭院長一個人情。

「你!」

柳陽聽到牧塵竟然要吞下那破靈珠,眼睛頓時怒瞪了起來,那破靈珠可是他父親親自製作,留給他保命所用,價值極為的不菲。

「你不願意?那還是照規矩處罰吧。」牧塵看了柳陽一眼,似是有點無奈的道。

柳陽眼角直跳,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裏咽,破靈珠雖然珍貴,但與五大院名額相比,還是不算什麼的。

「呵呵,既然你看上了這破靈珠,那便送給你吧。」柳慕白心機顯然要比柳陽更為的深沉,他深深的看了牧塵一眼,淡笑道。

牧塵笑着瞥了瞥他,雖然這柳慕白隱藏得挺好,但他還是從其眼中看見了一抹陰沉之色,這傢伙比起柳陽,倒的確是要麻煩一點。

「既然牧塵不計較,那此事便放下吧,不過以後柳陽若是再敢如此,不論你父親是誰,我北靈院都要照規矩處理了!」蕭院長見到牧塵肯息事寧人,讓得他不用頭疼,心中也是微鬆了一口氣,對牧塵也是多了一分好感,旋即他看向柳陽,口氣嚴厲。

柳陽面色青紅交替,不敢再多說什麼,北靈院雖然在北靈境保持中立,但也不怕他們柳域。

「多謝院長了。」

柳慕白微笑着,然後他對着牧塵伸出手來,道:「也多謝牧塵學弟,哦,以後你也是天屆的學員了,我對你很感興趣,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夠交流一下。」

他英俊的臉龐上有着笑容,只不過那眼神深處流動的陰沉冰寒,卻只是少數的人能夠察覺。

「柳學長說笑了。」

牧塵望着柳慕白,清瘦而俊逸的臉龐上也是有着陽光般的笑容浮現出來,伸手與柳慕白握了一下,然後收回,眼神深處,依舊平靜如深潭。

柳慕白的確挺優秀,而且也懂得隱忍,只不過,與靈路之中的那些笑意融融,然後毫不猶豫就能下狠手的變態們相比,還是差了一點火候。

場台之上,兩人握手,雖然都是面帶笑容,但一些敏感之人還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平和之下涌動的一種針鋒相對。

「這牧塵...還真是有點厲害啊,面對着柳哥竟然都能絲毫不讓。」

不遠處,那些西院天屆的學長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說道,不說牧塵實力如何,光是這份敢站在柳慕白面前的氣魄,就足以讓得他們咂舌。

「以後咱們北靈院天屆有了這號人物升上來,怕是要有些熱鬧咯...」

紅綾玉指挽起一縷青絲,狹長的美目望着場台上那站在柳慕白面前的少年,少年身軀欣長,面龐俊逸,那種氣質,與多年之前那懶散的小男孩截然不同,那種落差,令得她微微的有點恍惚。

不知不覺,那曾經被她忽視的人,竟然也出色到了這種地步。

柳陽之事被平息而下,蕭院長便是當場宣佈此次院試結果,自然東院出了大風頭,而牧塵,柳陽,譚青山等晉入了靈動境的地屆學員,也是順利升入天屆。

牧塵望着落幕的院試,也是伸了一個懶腰,五大院,距離越來越近了啊,靈路中那些沒了結的恩怨,我們就在五大院中來解決吧。

牧塵抬頭,望着蔚藍的天際,抿嘴微笑。

姬玄...這一次,我們就好好的來鬥上一斗吧。

(差兩百收藏到三萬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主宰 大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破靈珠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