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森羅死印

第十九章森羅死印

靈訣室,乃是北靈院收藏靈訣之所,這靈訣室同樣也分為天地天層,地屆的學員,只能進入地層來翻閱靈訣,想要進入天層,則是必須升入天屆方才可以。

牧塵想要的那部靈訣,正是收藏在天層之中,半年之前他曾經在莫師的帶領下去過天層一次,然後便是發現了那部他所中意的靈訣,但最後因為條件不符,只能暫時的放下。

而現在,達到條件的牧塵,自然是第一時間將這部攻擊靈訣給想了起來。

牧塵與唐芊兒去了靈訣室,譚青山倒並未跟過來,說是還想再修鍊一會,這少年沉默寡言,但性子也是有點倔強好強,以前在地屆他也算是相當的優秀,但如今一進入天屆,卻是變成了墊底的,這種落差,也是成為了激勵他的動力。

寬敞的靈訣室中,有着不少北靈院的學員在此翻閱靈訣,畢竟不是每個人的父親都是北靈境的域主,所以絕大多數的學員都只能從靈訣室中來獲取靈訣,只不過這與牧塵他們這種能夠獲得各自家裏精心準備的靈訣相比,自然是要差一些。

當然,這也並不是說北靈院的收藏比不上北靈境的這些域主,而且事實正好相反,據牧塵所知,北靈院真正收藏的靈訣,恐怕連他父親的收藏都是及不上,只不過那種等級的靈訣,尋常學員根本不可能見到罷了。

靈訣室地層中熙熙攘攘,牧塵二人一進來便是引來了不少的目光,當日院試一戰,牧塵顯然已經被所有北靈院的學員所認識。

「牧哥!」

西院的學員見到牧塵倒還好,眼神有些好奇而忌憚,東院的學員則是滿臉的激動,不少少年都是興奮的打着招呼,一些嬌俏少女更是在翻閱靈訣時偷偷的打量著那有着一頭黑髮黑瞳,面龐俊逸,笑容陽光得令人心中都是散發着暖意的少年,而後俏臉悄悄泛紅。

牧塵也是沖着那些東院的學員溫和的笑了笑,但卻並未多留,與唐芊兒直接穿過地層,進了靈訣室的第二層,天層。

而隨着兩人的離去,地層之中也是陡然爆發出一陣竊竊私語聲。

「牧哥果然升入天屆了啊,竟然都能進靈訣室天層了。」

「哈哈,牧哥在院試上表現那麼完美,要進入天屆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嗎。」

「天屆裏面牛人可不少,據說今天那天屆的羅統就想要找牧哥的麻煩,那傢伙可是靈動境後期的實力啊。」

「羅統?一個仗着他老爹的名頭耀武揚威的傢伙而已,哪有資格跟牧哥比,而且那傢伙現在連晉入五大院的資格都沒了。」

「是啊,這北靈院最有資格與柳慕白抗衡的,恐怕就是牧哥了,呵呵,我想等日後爭奪五大院名額時,可是有好戲看了。」

「......」

...

「沒想到你在地屆還挺受歡迎的啊。」兩人走入天層,唐芊兒美目瞥了一眼樓下,而後嬌笑道。

牧塵也是笑了笑,倒並未在這上面多說什麼,而是將目光投向天層,這裏並沒有地層那麼寬敞,其中的人員也是少了許多,不過也是時不時的能夠見到一些駐步的身影。

「你想要什麼靈訣?我想以牧域少主的眼光,凡級的靈訣,應該不入您的法眼吧?」唐芊兒掃視了一下天層,俏皮的問道。

「不過如果是靈級靈訣的話,據我所知,這天層僅有六部,都是靈級下品的靈訣,你是看上哪一部了?而且如果是要翻閱靈級靈訣的話,那你還得取得莫師的同意才可以。」

「看來你對這裏倒是了如指掌,不過我要的,可不是你說的那些靈訣。」牧塵神秘一笑,然後徑直走向靈訣室的西邊角落。

唐芊兒有些疑惑的跟了上去,那個方向並不是靈訣室擺放高級靈訣的地方,而是一些凡級的靈訣,雖然其中不乏一些厲害的靈訣,但以牧塵的眼光,若是要凡級的靈訣,牧域應該有不少才是吧?

牧塵不乏穿梭過靈訣室,最後在最西邊的偏僻角落停了下來,此時在他面前有着一方石櫃,柜子之上零零散散的擺放着一些玉簡,有着淡淡的光芒自其中散發出來。

「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凡級靈訣,你不會真要這些靈訣吧?」唐芊兒玉手取過一到玉簡,柳眉微微一簇,道。

牧塵面龐含笑,修長的手指劃過冰涼的石面,然後對着那石櫃裏面陰影處伸去,而待得其手指再度伸出來時,在其指間,已是夾住了一道暗紅色的玉簡。

「這是?」

唐芊兒見狀,先是一怔,旋即當她看見那玉簡的顏色時,眼神便是有些凝重起來,因為在靈訣室中,這種顏色的靈訣,都是有着一種特殊的稱謂,叫做危險性靈訣。

所謂危險性靈訣,意思就是修鍊這種靈訣,會有着不小的危險,一些甚至還會對修鍊者造成傷害。

「我看看。」

唐芊兒伸手自牧塵手中將那暗紅色的玉簡搶過來,美目一掃,只見得在那玉簡表面,有着一些散發着森森寒氣的字跡。

凡級上品,森羅死印。

「森羅死印?」

唐芊兒的俏臉終於是變了變,美目也是瞪圓了一些,怒視着牧塵,道:「你搞什麼呢?這靈訣也敢修鍊?」

這森羅死拳的名頭,她自然是聽說過,雖然只是凡級上品的靈訣,但在北靈院,這靈訣可謂是凶名赫赫,不是因為它有多厲害,而是因為之前曾經有兩位頗有天賦的優秀學員修鍊了它,結果卻是將自身修鍊得經脈寸斷,差點變成廢人,從此以後,再不敢有任何人來打這靈訣的主意。

「我之前研究過這靈訣,它其實挺厲害的,不過要修鍊這靈訣有一個要求,那便是需要一種霸道的靈力,以前修鍊它的那兩位學長,本身靈力並未達到那種霸道層次,所以方才會失敗。」牧塵解釋道。

他如今修鍊的大浮屠訣,那種幽黑靈力絕對不是尋常靈力可比,那種霸道性,應該是可以勝任這森羅死印的修鍊。

「不行!」唐芊兒俏臉一板,然後白了牧塵一眼,道:「而且你也根本沒有足夠資歷翻閱這部靈訣。」

翻閱靈訣室的靈訣也是有着規矩,若只是尋常的凡級靈訣,任何學員都可以,可若是靈訣的靈訣,則需要導師的許可。

雖然這森羅死印看起來只是凡級上品,但它卻是被列為危險性靈訣,想要翻閱這種靈訣,那就必須是在天屆待了半年的老資歷學員,牧塵這種剛剛才升上來的,顯然不夠。

牧塵漆黑雙眸泛著笑意的望着唐芊兒,戲謔的道:「所以我帶你來啊,你幫我把這靈訣借出去。」

唐芊兒一對美目忍不住的瞪圓了起來,她望着牧塵,銀牙一咬,偏過頭去:「想我幫你,沒門!」

「芊兒姐,幫幫忙啊。」

牧塵身體微微前傾,俊逸的臉龐便是靠近了少女那氣鼓鼓的俏臉,鼻息間呼出來的熱氣扑打在那吹彈可破的臉頰上。

唐芊兒被他嚇了一跳,急忙退後了一步,俏臉猶如晚霞般,羞惱的道:「你無賴!」

牧塵聳了聳肩膀,黑眸盯着唐芊兒,柔聲道:「我真想要修鍊一下這靈訣,相信我,不會有事的,好嗎?」

唐芊兒貝齒輕咬着紅唇,顯得有些猶豫不決,畢竟這靈訣凶名太盛了,如果牧塵也是如同以前那兩位學長一般,她實在是有些無法想像那是多麼可怕的後果...

「咦?牧塵你也在這裏啊?」

而就在唐芊兒猶豫間,突然有着一道柔膩的聲音在後面響起,牧塵二人抬頭一看,只見得一身紅裙,顯得格外鮮艷動人的紅綾正俏立在那裏。

牧塵見到紅綾也是一愣,這貌似還是他進入北靈院之後,紅綾第一次主動與他打招呼,雖說小時候曾經有些親近,但後來卻疏遠了許多,現在的話,更是有種陌路的感覺。

「你好啊,紅綾學姐。」

牧塵也微笑着道,一聲紅綾學姐,卻是讓得唐芊兒板著的俏臉微微鬆緩下來,這聲稱呼與牧塵對她之間,顯然少了很多的親近,多了一種客套的禮貌。

紅綾美目也是微微一閃,旋即柔媚的看了唐芊兒玉手緊握的紅色玉簡,似是明白了什麼,笑道:「怎麼?你是要借閱危險性靈訣?需要我幫忙嗎?」

牧塵看了唐芊兒一眼,這兩女素來不對眼,果不其然後者俏臉微寒的轉過頭去,當即他笑了笑,道:「多謝學姐好意了,芊兒姐已經答應幫我了。」

紅綾點點頭,她望着少年那柔和的笑容,俊逸的面龐,欣長的身軀,心中略微的有點不是滋味,當年那個平平無奇,並不被她怎麼注意的小男孩,不知不覺間,竟是變得這般的出色了。

「那好吧,我就不打擾了。」

紅綾沖着牧塵一笑,然後便是不再停留,轉身而去,窈窕柔媚的嬌軀,引得周圍不少翻閱靈訣的少年忍不住的將目光投射而去,最後又是嫉妒的看了牧塵一眼,這傢伙還真是好艷福,北靈院兩朵最美麗的院花都與他有些關係。

「我什麼時候答應幫你了?」見到紅綾遠去,唐芊兒這才輕哼一聲,道。

「那我只好去找紅綾學姐了。」牧塵無奈的道。

「你敢!」唐芊兒急忙出聲,但在見到牧塵那戲謔的神色后,這才俏臉通紅,恨恨的咬着銀牙,道:「幫你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立刻停止修鍊!」

牧塵笑眯眯的點了點頭。

「還有。」

唐芊兒漂亮的大眼睛掃了牧塵一眼,那俏美的臉頰上露出一抹甜甜笑容。

「半個月後的北靈之原修行,你得跟我組隊。」

(大家看完更新不要忘記投票哦,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主宰 大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森羅死印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