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訓練場風波

第二十一章訓練場風波

北靈院,訓練場。

眾多學員揮汗如雨,清澈響亮的沉喝之聲,夾雜着濃濃的活力,遠遠的擴散開去。

牧塵坐在一顆大樹樹蔭下,懶洋洋的靠着樹榦,目光略顯懶散的望着場中的各種火熱切磋,這種切磋顯然提不起他太多的興趣。

「喂,雖然你現在成績不錯,但也不能這麼懶散吧?」纖細柔軟的倩影突然擋住了牧塵的目光,而後唐芊兒那嬌嗔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牧塵盯着面前那纖細的小蠻腰,然後目光緩緩的移上,少女身着杏黃衣裙,酥胸挺翹,身段修長,倒是頗為的誘人。

望着少女那嗔怪的俏美臉頰,牧塵不由得伸了一個懶腰,道:「不是懶散,是這種切磋對我沒用。」

在那靈路中,他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生死搏殺,在那裏無法動用絲毫的靈力,但卻必須將一個人的智慧以及心性催動到極致,稍有疏忽,便是淘汰出局的殘酷下場,然後只能在那安全區中,等待着歷練的結束。

與那裏比起來,北靈院這種學員間的溫和切磋,的確對牧塵而言沒什麼作用。

「哼,就會說大話。」唐芊兒輕哼了一聲,美目卻是忍不住的看向少年那令人感到相當舒服的臉龐,那一對含着溫和笑意的黑眸,有着一種這般年齡很難具備的從容深邃,讓人忍不住的有點沉侵在其中的味道。

唐芊兒也是在牧塵身旁坐下,而後她伸出纖細玉手將馬尾解開,青絲頓時如同瀑布般的傾灑了下來,這般動人一幕,頓時令得周圍不少目光都是投射了過來,最後艷羨的看了牧塵一眼,這傢伙的待遇,還真好啊。

「對了,你那森羅死印修鍊得怎麼樣了?沒出問題吧?」唐芊兒偏過頭,蹙著柳眉問道。

牧塵笑了笑,沖着唐芊兒伸出手掌,在其掌心中,有着一道若隱若現的黑印,一股森寒之氣,緩緩的散發出來。

「你修鍊成功了?」唐芊兒紅潤小嘴輕輕的張開,臉頰上佈滿著驚愕之色,旋即她忍不住的抓過牧塵的手掌,盯着那掌心的黑印,玉蔥指點了點那黑印,一種森寒之氣滲透而來,令得她嬌軀輕輕抖了抖。

「只能算是初步成功吧,還需要靈力不斷的溫養才行。」牧塵搖了搖頭,旋即他視線一轉,便是見到周圍不少目光熾熱起來,當即輕咳一聲,道:「你這樣會給我拉仇恨的。」

唐芊兒這才回過神來,俏臉頓時一紅,趕緊將牧塵的手給放開。

在那不遠處,羅統望着這一幕,眼神卻是略微有些陰沉,唐芊兒乃是東院院花,他自然也是喜歡,而且唐芊兒父親同樣是北靈境域主之一,他父親曾經說過,若是他能夠博得唐芊兒歡喜的話,那他們羅域與唐域聯手,實力必然能夠大漲。

只不過想法是美好的,羅統卻並沒有如同他父親希望的那般輕易的奪得少女芳心,後者反而是對他頗為的冷淡,這如何能令得他心中不惱怒,如今再見到牧塵與唐芊兒的親近,心中自然是嫉恨不已。

「羅哥,那傢伙還真是張狂。」姜立滕勇二人簇擁在羅統身旁,嫉妒的望着牧塵,撇了撇嘴,道。

不過雖然看不爽歸看不爽,但他們也知道牧塵不好惹,所以也不敢像平常那般囂張的去找茬。

「一個剛進入天屆的新人,也敢在我面前裝腔作勢。」

羅統眼神陰沉,旋即他目光一轉,卻是看向了不遠處正在揮汗如雨的訓練著的譚青山,冷笑道:「姜立,你去找譚青山切磋一下吧,記得,好好照顧一下新人。」

姜立一愣,旋即猶豫的道:「那譚青山與牧塵關係好,我若是去找譚青山的麻煩,那牧塵恐怕...」

「有我在呢,你怕個什麼?」羅統皺眉道。

姜立見到羅統不滿,也不敢再多說什麼,當即起身,快步的走向了譚青山。

正在訓練中的譚青山見到姜立對着他而來,眉頭也是一皺,不過不善言談的他也沒有說什麼,依舊在修鍊著一套拳法。

「譚青山,我來跟你切磋一下吧,這樣你的修鍊進展也能加快一些,我身為老人,總要照顧一下你們這些新人的。」姜立沖着譚青山不懷好意的一笑,道。

周圍的那些學員見狀,也是明白了這姜立想要幹什麼,不過礙於不遠處羅統那陰沉的目光,卻沒人敢說什麼,而且這種切磋,可的確算是正常。

「這些傢伙還真是欺人太甚!」唐芊兒也是見到了這一幕,當即柳眉微豎,就欲起身,不過卻是被牧塵拉住了光滑皓腕。

「怎麼了?」唐芊兒疑惑的看向牧塵,羅統他們找譚青山的麻煩,顯然是想要做給牧塵看的,算是敲山震虎。

「譚青山雖然沉默,但也是倔強的性子,有時候他並不需要這種幫忙,不要小看了一個男人的自尊心。」牧塵淡淡的道。

「這種老人欺負新人的事,哪裏都會有,如果我出面幫他出頭,或許能夠讓他少一些這種麻煩,但這不是他需要的,甚至若是心裏偏激點的話,還會因此與我疏遠,所以想要避免這種麻煩,他需要以自己的能力來告訴其他人,他並不是任誰都能夠欺負的。」

「可他不是姜立的對手啊。」唐芊兒道。

「不一定要打敗對方才是勝利。」牧塵微微一笑,道:「只要讓人知道,他不是軟柿子,誰要捏他,即便把他捏爆了,但也需要付出一些代價就足夠了。」

唐芊兒想了想,覺得牧塵說得似乎有些道理,不過猶自還嘴硬的道:「哼,明明比我還小一歲,偏偏還裝得老氣橫秋的樣子。」

牧塵笑着,他看向面色有些變幻的譚青山,後者雙掌在緊握與鬆緩之間徘徊著,他心中似是有點掙扎,然後他看向了牧塵。

牧塵沖着譚青山笑了笑,輕輕點頭。

見到牧塵的笑容,譚青山那雙掌陡然緊握起來,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兇狠之色,聲音冰冷的道:「那就請姜立學長指教了!」

姜立見到譚青山竟然真敢答應,也是一愣,旋即冷笑一聲,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

兩人緩緩退後,周圍眾多學員也是圍了上來,不過顯然很多人都覺得譚青山這一次是要倒霉了。

切磋在眾人注視下,瞬間展開。

也的確如眾人所料,這場實力不在同一層次的切磋根本是一面倒,不過眾人的同情之色在持續了片刻后便是逐漸的改變。

因為他們見到,被姜立屢屢踢翻的譚青山,不僅沒有半點認輸的跡象,反而是悍不畏死的繼續沖向牧塵,那紅着眼睛的瘋狂氣勢,連那姜立都是被駭了一跳。

砰砰砰!

場中兩道人影交纏在一起,譚青山雖然狼狽異常,但卻是冒着被姜立打上幾拳,都要拚命的咬上姜立一口。

當姜立再度一拳將譚青山震退,但卻被後者繼續撲上來將其手臂咬出一個血印后,終於是受不了他這種瘋狼般的氣勢,急退了數步,厲聲道:「你這個瘋子!」

譚青山充耳不聞,紅着眼睛再度撲過去。

「不打了!」姜立急忙避讓,他望着譚青山那通紅的眼睛,心中有點發粟,怒道。

周圍也急忙有學員衝上來,將譚青山給拉了下來,但後者太過瘋狂,一時間竟是拉扯不住,這一幕更是讓得不少學員心頭泛寒,這個譚青山,真是夠瘋的。

在周圍學員的喝聲中,譚青山也逐漸的冷靜了下來,然後他裂了裂嘴,渾身劇痛,臉龐上更是一片青腫,但其眼中,卻是佈滿著亢奮之色。

在他前方,姜立衣衫被撕得破碎了不少,雖然沒什麼傷勢,但卻是灰頭土臉,而且那臉龐上的驚懼之色,卻是人人可見。

譚青山雖然輸了實力,卻是贏了氣勢,這足以讓得其他的那些天屆學員對他刮目相看。

譚青山抹去嘴角的血跡,然後看向牧塵的方向,此時的後者正笑容滿面的沖着他豎起大拇指:「厲害。」

譚青山捎著腦袋嘿嘿一笑,心中忍不住的對牧塵有些感激,後者給了他用自己的本事贏得尊重的機會,想來以後,應該不會再有其他的老人來欺負他了。

「這傢伙倒是有點瘋性的。」唐芊兒也是笑道,先前譚青山那股子瘋勁看得她都有點膽顫心驚的。

牧塵笑着點了點頭,然後站起身來。

「你做什麼?」唐芊兒疑惑的問道。

「譚青山該做的都做了,後面的就該我來了,別人要敲山震虎,我總得還回去,不然來來回回的,總是麻煩。」牧塵一笑,右手緩緩握攏:「而且我也正想要找人試試這「森羅死印」有多厲害。」

牧塵緩步上前,然後在那一道道視線的注視下走入場中,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眼神陰沉的羅統。

「羅統學長,我剛修鍊了一部靈訣,想請學長指點一番,還望賜教。」

(還差一千收藏就五萬了,沒收藏的讀者,請幫襯一把,感謝。

再求推薦票,要被追上了,好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主宰 大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訓練場風波

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