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芥子鐲【求收藏!】

第三十九章芥子鐲【求收藏!】

牧塵的雙手摸索在血屠的屍體上,對於血屠本身,他並不太感興趣,但他卻是對於血屠從柳域手中搶來的東西很感興趣。

血屠團在北靈境也算是頗有名氣的勢力,雖然比不上九域,但也有着幾分能耐,平日裏他們行事跋扈,但卻並不會將注意打到九大域頭上去,因為他們很明白,血屠團根本不是九大域的對手,所以,牧塵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能夠令得血屠團去冒這麼大的風險,對柳域出手。

而且之後柳域的反應,也是讓得牧塵有些詫異,他們竟然直接將血團團給血洗了,並且將這血屠追殺得逃進北靈之原依然不肯罷休。

顯然,那被血屠搶走的東西,他們極其的在意。

能夠在柳域這麼重視的東西,會普通嗎?

北靈境內,九域之中,當屬柳域實力最強,而柳域也一直想成為北靈境真正的老大,這些年來拉攏威脅各種手段齊出,也是令得他們在北靈境的聲勢越來越大,很多時候,儼然一副北靈境最強勢力的姿態,而對於柳域的這種肌肉顯擺,其他域主,倒也有些不太買賬,牧塵的老爹牧鋒,便是其中之最。

牧鋒早年便已柳域域主柳擎天有間隙,這些年兩域之間也是頗多摩擦,雙方更是誰都看不順眼誰,雖然面上笑言相對,但或許一逮到機會,就絕對會對對方下狠手。

因為這種關係,再加上柳慕白兩兄弟對他的針對,牧塵自然也對柳域沒半點的好感,這種能夠破壞柳域好事的事,他也相當樂意去做。

牧塵心中轉動着這些念頭,手上卻是不慢,不過他在那血屠懷中搜了半天,卻是發現根本就沒什麼奇怪的東西,當即眉頭便是皺了起來,這傢伙莫非把東西藏起來了不成?

牧塵猶自有些不死心,直接是將血屠的衣服盡數的扒了下來,而在當牧塵將其最後一件衣服扯下來時,一個東西終於是順着衣服掉落了下來。

牧塵的目光立即望去,只見得一個類似手鐲般的灰色銀圈,落到草地上,閃爍著淡淡的銀光。

牧塵連忙彎身將這灰色銀圈給撿了起來,來回翻看一下,卻並未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他微微沉吟,旋即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這,難道是芥子鐲?」

所謂芥子鐲,是一種奇特的靈器,所謂須彌藏芥子,芥子納須彌,這種靈器,有着構建空間的力量,是一種頗為珍稀的儲物之器,不過這東西頗為的昂貴,牧塵也只是在他老爹手中見過,沒想到眼下這血屠竟然也有。

牧塵把玩著這灰色的芥子鐲,據說這東西上面能夠留有其主人的靈力烙印,這樣若是有旁人觸動,其主人能夠立即有所察覺,不過現在這血屠已經死了,想來那種靈力烙印也是消除了才是。

牧塵手握著芥子鐲,心神一動,便是有着靈力順着掌心湧入那芥子鐲中,頓時有着一小片空間出現在牧塵的感知中,那是芥子鐲內的儲存空間。

在那芥子鐲內,牧塵倒的確是發現了不少的東西,不過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牧塵粗略的翻了翻,卻沒發現什麼比較奇特之物。

「這傢伙哪裏搞來的這麼多垃圾,怎麼說也是血屠團的團長啊。」牧塵納悶的道,只能一次次的仔細的搜尋着。

這般搜尋持續了半晌,牧塵神色突然一動,手掌中光芒一閃,一塊古舊的銅片,閃現而出,牧塵的靈力掃過芥子鐲內時,其他的東西,或多或少的都會因為靈力而出現一點反應,唯有這玩意,毫無動靜...

而這種極端的平常,反而是引起了牧塵的注意。

牧塵盯着這塊古舊的銅片,只見得在那銅片上,佈滿著一些極為晦澀的銅紋,那種紋路,複雜的讓他看上去就有點暈眩。

銅紋的背面,紋路倒是清晰了一些,粗略看去似乎是一頭振翅高飛的黑色巨鳥,在那巨鳥下方,有着山嶽河流,但這些山嶽河流,彷彿都是被那巨鳥雙翼所囊括。

翼遮山嶽。

「這是什麼靈獸?」

牧塵有些訝異,雖然銅片上面有些模糊,但他依舊是從那圖紋上面感覺到一些莫名的震懾,這令得他格外的驚奇,什麼靈獸,光是一個圖紋,就能讓他感到震懾?

莫非是天獸不成?

牧塵緊皺着眉頭,翻看着這銅片,卻是毫無結果,當下只能搖了搖頭,直覺告訴他,恐怕有很大的可能,這就是血屠從柳域手中搶來的東西。

但至於這東西究竟有什麼用,恐怕還得讓他老爹來看看才能知道。

牧塵聳聳肩,剛欲再度搜一下這芥子鐲,神色突然一動,在那遠處,有着破風之聲傳來,而且看這方向,顯然是對着他這邊來的。

牧塵飛快的將銅片收入芥子鐲,然後將那芥子鐲帶上手腕上,用衣袖將其掩蓋,接着又是迅速的將那血屠的衣服給穿回去。

等到他做完這些的時候,那不遠處也是有着人影浮現,短短數息間,那些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這片空地上,牧塵目光看去,這才鬆了一口氣,是莫師他們。

「牧塵!」

莫師一現身,便是見到立在不遠處的牧塵,那原本緊繃的臉龐猛的浮現一抹喜色,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後者身旁,道:「你沒事吧?」

牧塵笑着搖了搖頭,雖然他面色也是有點蒼白,但顯然狀態還行。

「我聽到芊兒說你們遇見了血屠,這才立即一路追了過來,終於在這裏遇見你了。」莫師見到牧塵平安,顯然也是有些如釋重負,旋即他皺着眉頭看了看四周,道:「對了,血屠呢?這傢伙真是吃了豹子膽,竟然敢對我們北靈院的學生出手!」

牧塵乾笑了一聲,然後指了指前方的草叢中,道:「那傢伙死了。」

莫師的神情顯然是在這一瞬間頓了頓,他身後的席師也是一愣,然後袖袍一揮,雄渾靈力直接將那草叢掀飛而去,接着便是露出了其中那一具已經冰涼的屍體。

「這...」

莫師以及席師望着那冰涼的屍體,面色都是微微變了變,旋即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牧塵:「究竟怎麼回事?」

牧塵剛欲說話,那後方又是有着破風聲傳來,只見得柳暝帶着大批的人馬飛速的趕來,在其身後,還跟着柳慕白以及柳陽,而他們見到竟然安然無恙的牧塵,顯然眼中都是露出了一些驚愕之色。

「血屠?」

柳暝第一時間便是見到了地面上那具屍體,當即神色便是有些變化,急聲道:「怎麼回事?」

在說着話的同時,他那銳利的目光也是看向了牧塵,那視線令得後者相當的不舒服。

「是你做的?」

牧塵瞧得他那目光,搖了搖頭,道:「之前我被他追殺,差點就要喪命,不過剛好遇見一位老人家,然後他便出手將這血屠殺了。」

「老人家?」

柳暝雙目微眯,有些懷疑的看了牧塵一眼,然後手掌一揮,立即有着兩名手下接近那血屠的屍體,一陣搜索,半晌后,他們沖着柳暝搖了搖頭。

柳暝見狀,眼角頓時抽搐了一下,他再度看向牧塵,臉龐上有着柔和的笑容浮現出來:「牧塵,血屠身上的東西,你可見過?」

「什麼東西?」牧塵眨了眨眼睛,笑道:「剛才那位老先生在解決掉他后倒是摸索了一陣,不過我躲得遠遠的沒敢過來,也不知道他拿走了什麼。」

柳暝面色頓時一寒。

「牧塵,你少胡說,血屠身上的東西一定是你拿了,那什麼老先生,恐怕也是你編出來的吧!」柳陽怒聲道。

「你的意思是...」牧塵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這血屠,是我殺的?」

柳陽一滯,吶吶無語,這血屠可是靈輪境後期的實力,距神魄境都只有一步之遙,而牧塵想要殺他,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柳慕白倒是冷冷的盯着牧塵,眼神深處有着陰冷之火涌動着。

「呵呵,牧塵啊,你就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如果你真的拿了東西,只要你能交給我,我必定重謝,而且來日還親自上牧域,與你父親說說此事。」柳暝努力的讓得自己的表情和善一些,笑着說道。

「柳三爺,我是真沒看見他身上有什麼東西,之前被他追殺得怕都怕死了,我哪敢主動湊上去。」牧塵搖了搖頭,少年的臉龐,顯得格外的認真與誠實。

柳暝眼角一跳,終於是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雖然他也是不相信牧塵能夠真的將血屠給殺了,但這裏畢竟他的嫌疑最大,當即一步跨出,大手抓向牧塵,冷聲道:「既然你不肯說實話,那就讓我親自來搜搜你的身!」

牧塵見到這柳暝大手伸來,手掌一握,幽黑匕首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不過就在那柳暝大手即將抓到牧塵時,另外一隻手掌卻是伸了過來,一把將其擋住,莫師瞥了柳暝一眼,淡淡的聲音,讓得那柳暝身體僵了僵。

「柳暝,你過分了。」

(新的一天,推薦票,大家準備好了嗎?!

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主宰 大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芥子鐲【求收藏!】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