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拿來!

第十六章 拿來!

四周修士一個個面色蒼白,孟浩雷霆出手,果斷的狠辣之意,就連孟浩自己都沒有察覺,如今已微微露出苗頭。

但在四周之人看去,此刻的孟浩已是平頂山第一人,就算是在整個外宗,也定然會有其一列。

更有不少修士回首這大半個月,隱隱對孟浩彷彿更了解了一些,想到了孟浩居然如此修為,可依舊沒有強行搶奪,雖說雜貨鋪讓人鬱悶,但依舊算是柔和了很多,看向他時,一個個都露出敬畏。

這一天,整個平頂山都沒有出現打鬥之事,隨着孟浩的離開,有關他斷了陸烘修為之事,如風般被極快的傳播開來,尤其被陸烘喊出了王騰飛師兄的名字,立刻使得此事傳播更快更廣,當夜晚降臨時,外宗弟子已有不少都聽聞此事,對於孟浩的名字,立刻形成了強烈的印象。

東峰,整個靠山宗最高的山峰,其內彩霞繚繞,就算是靈氣也是其他三峰之首,此地山頂為靠山宗內門之巔,也是掌門何洛華的閉關之處。

當年靠山宗繁華之時,四大山峰內門都被住滿,凝氣七層以上弟子比比皆是,不像現在,唯有東峰居住了許、陳兩位內門弟子,至於其他山峰,內門空空。

此刻,在這東峰山下,存在了一處洞府,這洞府比孟浩居住之處好上太多,可以說是整個靠山宗內,外宗弟子的最好洞府,堪比內門弟子府衙。

其內也有一口靈泉,但卻不是半乾枯,而是汩汩而流,濃郁至極。

整個靠山宗外宗弟子,能有資格居住在這裏的,只有一人,他就是靠山宗天驕王騰飛。

此刻一身白衣的王騰飛,盤膝坐在其洞府內,神色平靜,看着前方跪在那裏的陸烘,陸烘面色蒼白,身子顫抖,已被孟浩徹底廢了修為。

「……還請王師兄主持公道,此人狡猾多端,沒有如王師兄預料,白天裏逃走。」陸烘跪地低聲開口,他每次看到王師兄,都有種對方完美的不像凡人之感,這種感覺隨着這兩年對方修為越來越高,於陸烘心中更為強烈。

「若他逃走,便是叛了宗門,我隨意安排個人就可請他殺了。」許久,俊朗如整個人完美的王騰飛,微笑開口,他笑容親和,讓人看了後會忍不住產生親切之感,話語中的輕描淡寫,更是投出一股說不出的高貴之意。

陸烘沒有說話,滿臉懇求,跪地磕頭,身子不斷顫抖。

「罷了,此人出手狠辣,的確該小做警告,就麻煩上官師兄走一趟,不過看在許師姐的情面上,莫要為難他了,讓他明日自行散了修為,送出玉寶,自斬一手一腳算是給陸烘你道歉,可好?」王騰飛溫和開口,彷彿靠山宗內的一切事情,他一言可定,孟浩的修為也好,手腳也罷,他只要開口,似乎就不屬於孟浩了,此刻笑容依舊親和,完美無瑕。

「多謝師兄,此人……此人心腸歹毒……」陸烘咬着牙,內心怨毒。

「那就逐出宗門吧,荒山野領,自生自滅。」王騰飛淡淡開口,搖頭微笑,彷彿這種小事,對而言微不足道。

此時此刻,在南峰洞府內,孟浩盤膝坐在那裏,望着手中的翠玉葫蘆,神色陰晴不定,自忖此戰結束,再加上為邁入凝氣四層,他耗費極大,如今已所剩無幾,索性得到這寶葫蘆。

他入靠山宗以來看似一路順利平坦,可實際上是他以聰睿換來,若是換了其他人,當初第一次發丹藥時,就有生命之危。

此後儘管有銅鏡護身,更有玄妙變化之法,可緊接着便有人貪心洞府,趙師兄若不死,孟浩處境堪憂,甚至身家性命都無法自主,那是他第一次殺人。

而後若沒有雜貨鋪的生意,孟浩也斷然無法走到如今的程度,順利風光的背後,藏着唯有孟浩自己知曉的艱辛。

但如今,這一切如暴雨欲來,眼前這個翠玉葫蘆,讓孟浩沉默了一天,想起身為外宗第一人的天驕王騰飛,想起那俊美超凡的師兄,孟浩覺得如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讓他喘不過氣。

白天裏他也想過逃出宗門,可他很清楚自己不是雜役,已晉陞外宗弟子,也明白一旦逃離等若叛門,定會引出宗門長老出手,必死無疑。

「若我早就知曉陸烘背後有王騰飛……」孟浩喃喃,但很快目中露出堅毅。

「我一樣會對此人出手,我若不出手,他也定會殺我,不是我逼他,而是他逼我,無論如何這仇怨都會結下,除非我孟浩最早遇到曹陽時就甘願被他搶奪不敢還手,否則的話依舊如此。就算殺人,最終因雜貨鋪的生意被人眼紅,都會如此結果。」孟浩眼中精光一閃,默默的看着洞府,神色露出陰沉。

「可惜許師姐已閉關……」孟浩沉默,他廢了陸烘修為後第一時間去尋許師姐,結果被內宗告知對方閉關不便打擾。

「這翠玉葫蘆……」此葫蘆威力極大,尤其是孟浩嘗試之下,以自己修為催發,竟可爆發出讓他砰然心動之力,看其樣子,似可撼動凝氣五層,但卻不知為何無法放入儲物袋內,只能掛着身上,唯獨可惜的是孟浩如今靈石不夠,都耗費在了突破凝氣三層之時,難以將這葫蘆複製。

「此地宗門不是凡塵,動輒生死,這葫蘆交出若可免於一劫,也只能交出……」孟浩有些不甘心,可卻沒有辦法,內心沉吟之時,外界夜深,可突然的,從關閉的洞府外,驀然間有陰森森的聲音,幽幽傳入洞府內。

「本人上官宋,持王師兄法令,孟浩你速速打開洞府跪拜相迎。」

這聲音極為陰柔,使得洞府內彷彿都一下子陰寒起來,孟浩雙眼一閃,抬起頭,神色沒有絲毫意外,顯然早就料到會有人來。

「夜深不便,師兄有話直說就是。」孟浩沉默片刻,緩緩開口,聲音傳入洞府外。

「好大的架子。」府外冷哼之聲帶着明顯的不悅。

孟浩沒有說話,保持沉默。

「不開洞府也罷,傳王師兄口諭,孟浩你身為外宗弟子,不一心修行,擾亂低階公開區,同門怨聲載道,為人更心腸歹毒,但念你年幼,死罪可免。

交出玉寶,自廢修為,自斬一臂一腳,逐出宗門,從此不再是靠山宗弟子。」陰森的聲音落入孟浩耳中,尤其是後半段話,一字一字落入孟浩耳中,他的面色隨着話語越來越陰沉,到了最後孟浩抬起頭,目中露出憤怒。

「王師兄法令,可比門規不成。」孟浩忍着怒意,沉聲開口。

「王師兄的口諭,就是門規,明日清晨正是放丹之日,你於廣場內向陸烘跪叩道歉,聽候發落。」洞府外之人根本就不在意孟浩的思緒,話語說完大袖一甩,轉身離去。

孟浩沉默,隨着時間的流逝,直至凌晨之後,他雙眼已瀰漫了血絲,想不到絲毫辦法,顯然對方不但是為了那翠玉葫蘆,更是要將自己殘忍滅殺,只不過披着仁慈之皮,但廢了修為,又斷去手腳,逐出師門后外界荒山一片,自己沒有絲毫生機。

「怎麼辦……」孟浩握緊了拳頭,目中血絲更多,隱隱間一股自身弱小的感覺強烈的浮現在了他的心神,讓他第一次如此渴望自身強大起來,只有自身強大,才可以不被如此欺辱,沉默了許久。

「難道真的只有逃走一途……」孟浩猛地抬頭,眼中露出果斷。他起身走出洞府,可就在出了洞府外時,孟浩腳步忽然一頓,臉上露出遲疑。

「不對……」孟浩低頭沉思片刻,目中露出決然,轉身重新回了洞府,盤膝打坐閉目不語。

第二天清晨,孟浩睜開眼,眼中帶着血絲,這一夜他沒有吐納,而是在思索,只是修為的低弱,使得孟浩想不出任何辦法,除非是叛宗逃走,離開靠山宗,但這個方法,孟浩不相信對方想不到,一旦逃走,一樣是死,且死後還要背着叛宗之名。

隨着洞府外傳來陣陣鐘鳴之聲,這一次放丹之日到來,孟浩明白就算是不去,就算是躲在洞府內,依舊躲不過這一次的浩劫。

「弱肉強食,一切的錯,是我修為太低,但此事我不後悔,男兒在世,不可忍時就絕不能忍!」沉默中,孟浩輕嘆,他已被逼到了極致,沒有任何退路,此刻神色反倒是鎮定下來,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看了看四周洞府,默默的打開了洞府大門,看着外界的藍天碧海。

半晌后,孟浩邁步走出,可還沒等走出幾步,他似有所察,回頭看到身後叢林,那裏此刻走出一人,正冷冷的望着自己。

「沒有逃走,倒也不傻。」此人一說話,孟浩就認出是昨日的上官宋,他沒有離去,而是在這四周等待。

且此人孟浩見過,正是當初在東峰看到的,王騰飛身邊同門之一,其祖是宗門某個長老,顯然昨日一夜,他就在等著自己逃走,一旦逃走,背叛師門,沒有絲毫活路。

孟浩轉身,向著外宗走去。

上官宋冷笑,目中露出譏諷,昨日夜裏他的確沒離開,且已暗中拜見了其祖上官修,一旦孟浩夜裏要逃走,就落入到了他的全套之內,到時對方會死的極為難看。

一路上官宋跟隨孟浩,所過之處外宗弟子一個個在看到后,都露出不同神情,隱隱都彷彿料到了什麼,不但沒有什麼憐憫,反而大都是看向孟浩時,帶着嘲笑之意。

不多時,孟浩來到了外宗廣場,這裏九根柱子光芒繚繞,四周外宗弟子全部到來,孟浩一眼就看到了在遠處,被人群環繞簇擁的白衣男子王騰飛。

他站在那裏,陽光落在身上,使得白衣勝雪,一頭長發披肩,如畫中仙人,完美無暇,讓人忍不住升起向其親近之意,如天地寵兒。

他此刻正溫和的向四周弟子說話,無論對方是什麼修為,他都滿是親和,時而點頭,時而還指點修行,使得四周弟子看向他時,都露出尊敬。

尤其是那些女弟子,更是一個個痴情的望着,彷彿恨不能永遠的站在王騰飛的身邊,在她們眼中,王騰飛的一舉一動,都可以讓她們痴狂。

就連高台上如今已到的宗門長輩,都是含笑望着王騰飛,神色滿是讚賞。

可以說,王騰飛所在之處,無論是哪裏,他都永遠會必不可少的成為中心,他的俊朗,他的溫和,他的完美,在這一瞬,化作了刺目的光芒,灼燒着孟浩的雙眼,讓他死死的握緊了拳頭。

隨着所有弟子都已到來,隨着這一次的放丹結束,至始至終溫和親切的王騰飛,沒有去看孟浩一眼,即便他知道孟浩在望着自己,可依舊如此,如大象被螻蟻凝望,自不會去低頭對視一樣。

直至放丹結束,四周九根柱子光芒漸漸消散,王騰飛溫和的聲音,在這一瞬,瀰漫在了四周。

「拿來。」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可在傳出的剎那,立刻四周之人紛紛一愣,看去時,立刻注意到王騰飛的目光,淡淡的落在了人群內的孟浩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拿來!

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