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風雲再起

第十九章 風雲再起

孟浩睜開眼,一眼就看到被小胖子激動的抓住跑來的一個少年,這少年面黃肌瘦,個子矮小,與白白胖胖的小胖子站在一起,反差極大。

這少年孟浩認識,正是當初與他一起被帶入靠山宗的幾人之一,而後與王有材一同被送入其他山峰雜役處。

原本虎頭虎腦的模樣,可如今神色黯淡,狼狽不堪,但眉目間卻有一股狠意,顯然在靠山宗內,有了不少讓他刻骨銘心的記憶。

不然也不能凝氣一層居然敢來這公開區。

「見過孟師兄。」少年看到孟浩后,神色露出一抹激動,可很快就消散,向著孟浩恭恭敬敬的抱拳一拜。

「剛入宗門?」孟浩望着眼前這個少年,想到了當初的一幕幕,輕嘆一聲。

「已有月余。」少年低頭。

「王有材呢?」

「死了。」少年神色麻木,但說出這兩個字時,目中閃過一抹悲傷。

「王有材死了?」小胖子在旁邊愣了一下,孟浩沉默。

「雜役處時,我們負責挑水,有材大哥看我年幼,大都幫我挑着,一次在山路上不知怎麼起了一陣風,他被風吹下了山崖,我去找屍體兩個月,什麼也沒找到,只看到一些碎骨……應是被野獸吃了。」少年輕聲開口。

小胖子神色露出悲傷,孟浩嘆了口氣,當年一同上山的四人,這還不到一年就聽聞死去一個,他內心也很不好受,尤其想到木匠鋪的王伯只有這一子,心裏更為難受起來。

「小虎你以後就跟着我們吧,有孟浩在,這裏沒人敢欺負你。」小胖子拍著少年瘦弱的肩膀,一臉傷感。

「不用了,我……自己挺好。」少年遲疑了一下,孟浩可以看出他的心動,但很快這少年就搖了搖頭,拒絕了小胖子的好意,向孟浩與小胖子一抱拳,轉身離開了平頂山。

「這人怎麼了?」小胖子怔了一下。

「人人都有一些不想讓外人知曉的秘密,或許他有什麼造化也說不定,不然不會凝氣一層,就敢來這裏。」孟浩若有所思,望着少年快速離去的背影,緩緩開口。

「能有什麼秘密,我們還能窺探不成,這小虎看不起人。」小胖子耿耿於懷,他性格直爽,沒有什麼心機,覺得自己滿腔好意對方居然如此,不由得氣憤起來。

南贍大地的南域,冬季一向短暫,轉眼冬季流逝,春暖花開,又到了一年的四月,孟浩來到靠山宗,已整整一年的時間。

低階公開區內,有小胖子的配合,孟浩積累的靈石已不少,丹藥法寶更是眾多,期間他時常去荒山尋妖獸,唯有一次靠近黑山時尋到滅殺,其餘都一無所獲,且黑山內咆哮之聲越加強烈,讓孟浩不敢靠近。

只是一粒堪比凝氣三層的妖丹,哪怕孟浩用銅鏡複製了不少,可修為到了凝氣四層的中段后,就始終無法寸進一絲,吃再多的丹藥,也只是讓靈氣精純罷了。

如遇到了瓶頸,難以突破,達不到五層,就無法修行讓孟浩頗為心動的風行術。

反倒是小胖子在孟浩的幫助下,到了凝氣二層,自覺威風的不得了。

這一年四月,外宗內所有凝氣五層以上的弟子,都被宗門派出,包括內門的許師姐與陳師兄也是如此,他們歸來時,各自都帶着三兩個少年,都是具備不多的資質,成為了雜役。

一年一次,這是靠山宗如今的規矩,只有如此才可以維持宗門的長久。

春風吹過大地,送走了寒冬,迎來了烈日,盼來了秋意,已到了十月,這段日子,靠山宗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宗門內除了修為傳聞已結丹的掌門外,僅有的兩個築基大長老,其中一人壽元枯竭,於一百五十歲坐化而亡,此事孟浩聽聞后打探,才知曉坐化者並非當日的歐陽大長老。

修士築基,可增壽元,能活到一百五十歲,看似很長,可實際上對於修士而言,卻極為緊迫,若無法到結丹,只能晚年坐看壽元枯竭,氣血衰敗。

若能結丹,徒增一倍,壽元三百年。

隨着一位築基大長老的坐化,靠山宗整體的實力頓時下降大截,本就處於趙國弱勢,如今更是岌岌可危,偏偏此時,靠山宗四周,頻頻出沒外宗修士。

彷彿在尋找什麼似的,靠山宗更是開啟了守山大陣,方圓數百里內,全部都籠罩在這陣法之中,一陣風雨欲來的感覺,如沉甸甸的烏雲,壓在了靠山宗的上方。

外宗弟子大都猜測這些異常,也有不少消息靈通之輩,不知從什麼地方得到了殘缺的消息,漸漸傳開,據說這一次之所以引起趙國修真界的關注,與四百年前消失的靠山老祖有些關聯。

可具體是什麼關聯,外宗弟子少有知曉。

這些日子以來,孟浩的修為,始終卡在了凝氣四層的中段,用盡了一切辦法都沒有絲毫作用,漸漸孟浩也明白了,這是瓶頸。

「按照許師姐的說法,凝氣四層巔峰衝擊五層時,會有瓶頸,可為何我的瓶頸提前了……莫非與我吞下的妖丹太多有關?」孟浩盤膝坐在洞府內,皺着眉頭沉吟起來。

「若真是瓶頸,就需要一些專門突破瓶頸的丹藥,又或者是高階的妖獸內丹。」孟浩暗嘆,他此刻靈石大把,可唯獨缺少適合的丹藥,若有丹藥在手,他有把握自己可以幾天之內就突破到凝氣第五層。

對於這段日子靠山宗內的緊張,孟浩感受很深,自己也同樣有些危機,宗門的不少弟子平日裏也都滿臉憂心,連帶着整體的氣氛都壓抑起來。

唯獨小胖子一向歡樂,比孟浩還熱衷平頂山的雜貨鋪聲音,平日裏哪怕孟浩不去,他也會扛着大旗進去叫賣。

又過去了三天,這一日鐘鳴回蕩,到了每月發丹之日,當孟浩與小胖子來到廣場時,孟浩一眼就看到了石柱高台上,霞光中的一個金袍老者,還有這老者身後的許師姐與那位陳師兄。

看到這一幕,孟浩立刻內心一動,雙眼竟有些火熱起來。

「上官師叔這一年半隻出現了三次,每次出現都有單獨丹藥送出,我修為卡在凝氣四層快一年,若有高階丹藥……」孟浩能想到這一點,四周的其他外宗弟子,自然也大都猜出,一個個立刻精神抖擻,當然也有不少則是暗自琢磨千萬別把丹藥給自己。

尤其是自從當初孟浩送丹藥后,宗門居然又添加了一個門規,不可將單獨發放的丹藥送給內門弟子,阻斷了其他人模仿之路。

「這……這是旱靈丹!」

「居然又是旱靈丹,去年發了一次,今年又是一次,此丹一年只有一粒,可見其珍貴!」

「我若拿到此丹,修為定可突破!」

很快,隨着金袍老者抬起右手,露出掌心內紫光閃閃的丹藥后,立刻外宗弟子間頓時傳出嗡鳴之聲。

幾乎在這旱靈丹出現的剎那,孟浩雙眼內頓時露出強烈的光芒,這是他前所未有的如此急切的想要獲得這枚丹藥,在他看來這不是丹藥,這是自己進入凝氣五層的希望。

他入宗門已時間不短,早就知曉如今整個宗門弟子中,以內宗許師姐與陳師兄最強,二人都是凝氣七層,據說都快要突破。

他們二人之下,就是王騰飛,此人被卡在凝氣六層巔峰的瓶頸中,就算是旱靈丹對他而言也沒有作用,除他之外,六層還有一人,便是外宗第二強者韓宗。

此人孟浩見過兩次,感覺頗為狂傲,目中無人,如今站在那裏,哪怕是看到了旱靈丹,也都毫不在意,顯然自持有不少更好丹藥,不屑一顧。

至於凝氣五層,整個外宗只有四人,這四人可謂一方霸主,平日裏少有看到,大都或是閉關,或是在荒山歷練。

四層人數也不多,包括孟浩在內也就七人,四層以下,則被視為螻蟻。

「好了,爾等安靜。」上官老者的聲音回蕩,一如既往的蘊含了奇異的威壓,可與一年多前比較,孟浩已不再有當初那般強烈的感覺,此刻目光炯炯,露出果斷之意。

「老夫這兩年主持放丹,一向喜歡新入宗門不久的弟子,因我靠山宗若能日月如此,興旺之日便不久遠。」上官老者微笑開口,目光掃過下方眾人,正要將手中丹藥扔向早就選好之人時,忽然看到了孟浩身邊正在拿着飛劍磨牙,一臉滿不在意,發出咔咔聲的小胖子。

這小胖子本就如圓球,磨牙的動作但凡被人第一次看到都會啼笑皆非,上官老者一愣,頓時樂了出來。

「罷了,這丹藥就給你了。」他說着,右手抬起一揮,紫光一閃間,這旱靈丹直奔小胖子而去,在小胖子明顯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抓在了手中,隨後立刻反應過來知道發生了什麼,頓時面色大變,險些尖叫起來,身子顫抖臉色蒼白,一副快要哭出的模樣。

「這……我……他奶奶的,怎麼給我了?」

--------

悄悄說聲,凌晨還有,求推薦票,求下周第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風雲再起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