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撲朔迷離

第二十六章 撲朔迷離

「回王師兄,我暗自去查了很多地方,也問了不少宗門弟子,幾乎沒有遺漏,即便是雜役處也都探尋,尤其留意了周凱、韓宗等人,當時沒在宗門者共有三十七人,這三十七人我每一個都仔細排查,排除了二十九人。

餘下者,有六人沒辦法證明自己不在黑山周圍,可以確定當時在黑山附近的,只有孟浩與韓宗二人。」這青年本也是靠山宗內聲名赫赫之輩,可在天驕王騰飛的面前,卻是始終恭敬,但他從未見過如此樣子的王騰飛,稍一遲疑,這才躬身開口。

王騰飛面色越加難看,抬頭時目光已帶着冷意,使得這青年內心一寒,低頭時內心有些緊張。

「韓宗也在黑山么……孟浩?」王騰飛皺起眉頭,孟浩的名字他似有些耳熟。

「孟浩就是……就是傷了陸師弟的那個人。」這青年連忙提醒。

王騰飛面色陰沉難看,內心火焰熊熊燃燒,他籌劃了那麼多年,花費了那麼大的精力,早已將此事看成了自己的一次天大的造化,更是自己日後呈現給家族的一份試煉之卷,可如今竟被人生生奪走,想到那把劍,王騰方心臟抽搐,那是他為自己準備的叱吒天地之物,想到那上古應龍的傳承,王騰飛更是幾乎再次泣血。

在這之前,他信心十足,他早就認定那是屬於他王騰飛的造化,唯有他王騰飛才配獲取這樣的氣運,也唯有他王騰飛,才有資格享受這樣的福澤,可這突如其來的失敗,那種從未想過的打擊,讓王騰飛難以承受,讓他此刻都有種彷彿這一切不真實的撕心裂肺之感。

呼吸急促,王騰飛正要開口,忽然他身子猛地一顫,右手臂瞬間浮現炙熱劇痛,他立刻低頭掀起衣袖,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那上面的血滴慢慢消散,直至完全消失,王騰飛想要阻止但卻無力,俊美的容顏此刻扭曲,憤怒與那種失敗的感覺以及傳承被抹去的血肉相連之感,讓他噴出一口鮮血。

他明白,這是那奪走他至寶之人,於這一刻,徹徹底底奪走了屬於他的傳承,這代表他再也無法用血滴去感應對方的所在,因為傳承,已經選擇了別人。

他面前那青年看到這一幕,立刻驚慌,正要上前時,王騰飛猛地抬頭,厲聲道。

「滾!」

一言出口轟轟回蕩,青年面色蒼白,王騰飛的一系列表情,是他之前從未見過的,此刻身體寒冷,連忙退後離開這裏。

洞府內,王騰飛雙眼通紅,腦海翻滾間全部都是韓宗、孟浩兩個人的名字,也自然想起了當日在廣場上那個被他無視的外宗螻蟻。

忽然王騰飛眉頭一皺,臉上起了更濃陰霜,他想到了血滴無法感應傳承的詭異,想到了那種如被人抹去的奇異,此事他自忖無論是韓宗還是孟浩,都決然無法做到。

「到底是誰!」王騰飛目帶血絲,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立刻從儲物袋內飛出一片銀光,化作了一道銀色的八角形陣法,漂浮在他的面前。

盯着此陣,王騰飛眼中露出果斷,這是他之前佈置在黑山四周幾個山峰的陣法,此陣用完后若想逆轉,需溫養幾個時辰,否則不會有任何收穫,此刻已過了時間,可以運轉。

王騰飛已然決定,哪怕逆轉陣法,自己要付出修為大損的代價,甚至意識都要有所損傷,也要感受一下,當日在黑山四周,到底還有誰存在。

此刻盯着眼前的銀色陣法,王騰飛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血液落在這陣法上時,他右手掐訣抬起,在上面猛的一點,瞬間他腦海轟的一聲,整個人意識混亂,可隱隱間,卻是從這陣法內,感受到了幾率氣息與波動。

「一、二……這九人是我請來相助者,這道氣息是屬於我的……」王騰飛面色蒼白,他身前那銀色陣法顫抖,咔咔之下已出現碎裂的痕迹,但他依舊沒有放棄,再次感受。

在他的腦海中,漸漸出現了一片模糊的輪廓,在這輪廓內存在了一些不動的光點,其中有十個光點他知曉是誰,此外還有一個光點,王騰飛在上面感受到了孟浩的氣息。

除了這些,還有一個光點,王騰飛感受了一下,可以確定就是韓宗。不過這陣法只能記錄當時踏入過黑山附近方圓七八座山內之人,無法準確定位每個人的具體位置。

王騰飛皺起眉頭,忽然間,他猛然的看到,在腦海的輪廓內,居然……還有一個光點!

這光點很黯淡,若不仔細去看都看不出來,甚至可以說若不是王騰飛不惜將這陣法崩潰,逼出其最後的陣法之力,他也不可能察覺這個黯淡的幾乎不可察覺的光點。

「這是……」王騰飛內心猛地震動,頓時凝神看去,可就在他凝神看向這黯淡光點的剎那,他面色驀然大變,身體如被轟擊,直接噴出一口鮮血,身前的陣法頓時崩潰開來,卷着他的身體撞在了一旁的洞府牆壁上。

王騰飛面色瞬間蒼白,鮮血又一次噴出,可他的目中卻是露出駭然與前所未有的驚恐,那個光點給他的感覺,讓他心神顫抖,似乎對方一個念頭就可以讓自己直接崩潰死亡。

要知道王騰飛的陣法感應,只能察覺大致氣息,無法看出具體修為,可哪怕是大致的氣息竟能讓他有如此感覺,這讓王騰飛驚恐至極。

「那是誰!!」王騰飛身體顫抖,眼中的驚恐讓他立刻就確定,拿走自己至寶的,正是這讓他恐怖之人,也唯有此人,才能輕描淡寫的,就將自己之前血液的感應斬斷。

他更是內心一陣虛寒,抬頭時王騰飛呼吸急促,好半晌才恢復過來,可想到那黯淡的光點,他如有大山壓在心頭。

「此人是如何知曉黑山之事……莫非他一路跟隨我探尋到了這裏……那麼,此人究竟是誰……」

=====

許久,夢才結束,孟浩睜開了茫然的雙眼,他不知時間過去了幾天,也不知自己修為的變化,只覺得這夢很長很長。

夢雖結束,但在孟浩的腦海里,似乎多了一些記憶,只是這些記憶很模糊古老,他有些想不起來,但那在天空上飛行的渴望,卻是在這一瞬,強烈無比的從孟浩的記憶里浮現出來。

他甚至有種很清晰的感覺,如果自己有一天可以飛行在蒼穹之間,那麼腦海中那些模糊的記憶,定然可以清楚無比的一一浮現出來。

半晌之後,孟浩深深的呼吸口氣,雙目漸漸恢復,神采重新出現時,他在感受到修為的一瞬,愣在那裏。

「凝氣……六層?」孟浩呼吸剎那急促,雙眼露出強烈的光芒,仔細的體會了一些修為後,頓時狂喜,他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磅礴的丹湖,甚至也都感受到了丹湖內的米粒妖丹,一種血濃於水的感覺立刻瀰漫心間。

「我竟然到了……凝氣六層!」孟浩身子顫抖,猛地站起身子,立刻大笑起來,笑聲回蕩洞府內,傳出無盡迴音。

帶着激動,孟浩重新盤膝坐在那裏,閉上眼時他彷彿耳朵一下子靈敏了不少,甚至在感官上,彷彿這四周的一切都存在了與以往的不同,一種難以形容的興奮,讓孟浩心神愉悅,直至他聽到了在洞府外,小胖子的聲音。

「孟浩啊,你命苦,是你自己要拿走丹藥的,不是我害你啊,你別來害我……」

「可憐胖爺我比你命還苦,你不知道,這幾天咱們雜貨鋪的生意都沒了,讓人給搶了。」此刻小胖子正蹲在那裏洞府外,一臉愁眉苦臉,面前有火堆,正在燒着黃紙。

「孟浩啊,你變成鬼要來幫幫我啊,我給你燒了這麼多紙。」小胖子眼中流下淚水,哭哭啼啼的燒着紙。

「你家裏窮,但你有胖爺這個朋友,你放心孟浩,我會每天都給你燒紙,讓你在下面可以娶房媳婦,讓你成為有錢人的願望能達成。」

「孟浩啊,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小胖子哭聲越來越大,滿臉傷心。

這一幕幕被孟浩聽在耳中,頓時神色古怪,盤膝中睜開雙目,他這是第一次遇到有人給自己燒紙,哭笑不得,起身時右手一按洞府的大門,此門立刻轟鳴打開,他緩緩走出。

剛一走出,小胖子凄厲的哭聲就落入耳中,這哭聲更是剎那消失,小胖子詫異的回頭,當他看到孟浩的一瞬,忽然整個人頭髮都豎了起來,眼中露出駭然與驚恐,身子竟一下子跳起,認出了孟浩,愣在那裏。

孟浩表情古怪,看了小胖子一眼,也不說話只是乾咳一聲,走到了旁邊的小河旁,開始清洗。漸漸將身體上從未有過的如此濃厚污垢慢慢都清洗乾淨,又取出一套綠袍換在了身上,將長了一些的頭髮用飛劍斬斷,恢復了原本的樣子后,精神振奮后,轉過身,笑眯眯的看向小胖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撲朔迷離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