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官修

第二十八章 上官修

時間容不得孟浩多想,閣樓大門無聲無息打開,其內一片漆黑,隱隱露出陰寒之感。

「還不進來。」隨着上官修冷漠的聲音,孟浩遲疑了一下,眼中精芒微不可查一閃,知曉自己沒有退路,但思索一番便放心了,邁步踏入閣樓中。

閣樓內,漸氣光線,雖說黯淡,可也能看清四周,穿着金袍的上官修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裏,冷漠的看着走入的孟浩。

幾乎在孟浩踏入進來的剎那,上官修雙眼驀然一閃,右手直接抬起,立刻有一根針剎那飛出,在孟浩手指上刺了一下,瞬間飛回時,孟浩所有的儲物袋不受控制的飛走,落在上官修的面前。

那根飛針上有一滴鮮血,被上官修拿住後放在嘴角添了一下。

「沒有天材地寶的味道……」上官修皺起眉頭,雙目掃向孟浩,如可以看清孟浩的體內一切秘密,可孟浩體內妖丹此刻一動,便將這目光在對方無法察覺中輕易瞞過。

孟浩面色一變,臉上露出惶恐,張開口諾諾似不知該說什麼的樣子。

上官修皺着眉頭打開一個又一個儲物袋,找了一圈,對於其內的大量飛劍看都沒看一眼,就算是銅鏡也都只是一掃就移開目光,直至最後也沒發現什麼出奇之處,眉頭皺的更緊。

「上官師叔,您……您要找什麼?」孟浩表面惶恐,可內心冷笑,他早就提防這一點,木劍與大個靈石以及丹藥等物,以防萬一,都放在了小胖子的那裏,藏了起來。

「我問你,你修為為何提升如此之快。」上官修雙目如電,盯向孟浩。

「是許師姐與歐陽大長老照顧,給了我一些丹藥……」孟浩身子顫抖,強作鎮定,但內心卻略有放心,猜測對方應不是為了王騰飛之事而來,只是察覺到自己修為提升太快,故而有所猜測。

上官修眉頭再次皺起,歐陽大長老賞識這孟浩之事,他自然知曉,不然如今搜尋就不會是如此溫和了。

就在這時,閣樓外傳進韓宗的聲音。

「回稟上官師叔,孟浩洞府內一無所有。」

「下去吧。」上官修沉思片刻,讓韓宗離去,又看了看孟浩,沉默不語。

時間慢慢流逝,直至快要黃昏時,孟浩神色越來越緊張,更有害怕之意,顫聲開口。

「師叔……」

「行了,你也退下吧。」上官修一臉不耐煩,揮手開口。

孟浩連忙起身,抱拳一拜,心中如釋重負,轉身離開了閣樓下了山後,他速度突然暴增,直奔南峰而去。

與此同時,在孟浩離開不久,上官修忽然神色一變,猛地拿起一旁的銀針,仔細的看了幾眼后,再次添了下上面乾枯的血液,雙眼立刻露出精芒。

「不對,他血液里有大量低階妖丹的氣息,這氣息之前被他以歐陽大長老迷惑過去,此刻乾枯后極為明顯,他應是吞了不下數百妖丹,他如何得到這麼多低階妖丹,這孟浩身上有秘密!」上官修雙眼殺機一閃,身子一躍而去,向著孟浩急速追擊。

孟浩速度飛快,內心雖有如釋重負之意,但卻不知為何依舊心驚肉跳,有種似不妙之感,此刻疾馳間到了南峰洞府外,剛一臨近,就看到遠處山林內小胖子露頭,發現了孟浩后,小胖子立刻跑來。

「嚇死我了,孟浩你被帶走了一下午……」小胖子明顯鬆了口氣,話語間從身上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孟浩。

「好在我將這儲物袋藏了起來,沒被人發現。」

孟浩神色凝重,點頭時接過儲物袋,可就在他碰到這儲物袋的剎那,突然的,遠處山峰有呼嘯驟然傳來,隱隱可見一道長虹以極快的速度正向這裏瞬間臨近,長虹內有一個老者,穿着金色長袍,正是上官修。

他竟然在飛!要知道只有築基修士才可以飛行,沒有到築基,就算是有法寶相助,也只是滑行而已,難以長久,如許師姐就是如此。

這一幕看的孟浩心頭一震,但很快他就看出對方不是真正飛行,而是從山頂滑行而來,在原理是與自己踏劍借力一樣。

上官修一眼就看到了小胖子遞給孟浩的儲物袋,雙眼剎那露出精芒,沒有任何廢話,直奔孟浩這瞬間而來,他有十足的自信,這孟浩今日絕難逃出自己手掌,今日自己必定可以知曉此人的秘密,說不定對自己未來的大計會有不少幫助。

孟浩面色一變,心神瞬間千轉,可時間緊迫,來不及思索太多,他毫不猶豫的收起儲物袋,一把抓住小胖子,身子一躍而起,頓有飛劍環繞落在腳下,帶着他剎那直奔遠處。

這一幕速度之快,就算是上官修也是雙眼瞳孔一縮,冷哼一聲,直奔孟浩追來。

小胖子嚇的面色蒼白,但卻一動不動,生怕影響了孟浩,他更是相信孟浩絕不會把自己扔下獨自逃走。

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孟浩絕非那種性格之人,他明白若自己扔下小胖子,或許速度能快一些,可上官修必定會遷怒小胖子。

「該死,在此人心中外宗弟子如螻蟻,只有內門弟子才算是真正的靠山宗之修。」

此刻咬牙疾馳間,眼看身後上官修越來越近,孟浩已重新落地,短時間難以繼續,此刻疾馳奔跑,額頭泌出冷汗,心神快速轉動,猛然間看到了外宗,他忽然神色一動,想出了一個辦法。

他雙眼一亮,身子一躍之下,在上官修臨近的瞬間,直接踏入到了外宗,疾馳間也不顧修為之力,咬牙再次以飛劍前行,呼嘯之聲頓時回蕩,使得外宗內的弟子,一個個在看到后立刻目瞪口呆。

上官修面色陰沉,大袖一甩直奔孟浩,二人之間距離越來越近,就在不足十丈的一瞬,忽然上官修面色一變,他猛然間反應過來孟浩的目的,可卻來不及阻止。

孟浩已臨近外宗廣場,此地九根石柱環繞,高台上歐陽大長老閉目打坐,下方廣場內,只有王騰飛一人盤膝坐在那裏。

此處,正是晉陞內宗弟子試煉的報名之地!

「我報名!」孟浩剎那邁入廣場內,直接大喊一聲。

「我也報名!」小胖子面無血色,但反應不慢,此刻也扯著嗓子大吼。

上官修瞬間止步,停留在了廣場外,眼中露出一抹陰沉的殺機,可卻很快消散,化作了微笑,與此同時,高台上的歐陽大長老睜開眼,看向孟浩時,雖驚訝孟浩的修為,可目中還是帶着一如既往的讚賞。

廣場內,王騰飛始終閉目,對來臨此地的孟浩,彷彿毫不在意。

「既然報名,就留在此地不要外出,等待兩日後試煉開啟。」歐陽大長老淡淡開口時,目光似有若無的掃了一眼上官修,這一眼看去,立刻讓上官修內心一沉,但臉上笑容更為和藹,看着孟浩,似頗為讚賞一樣。

孟浩也轉頭望着上官修,二人目光對視片刻,上官修內心怒意瀰漫,可偏偏卻只能忍着,半晌之後乾笑幾聲,轉身離去。

時間不長,韓宗邁著大步,走入廣場內,雙眼帶着殺機掃了掃孟浩,嘴角帶着冷笑,選擇了報名。

「得罪了上官師叔,有本事就一直別離開,內門試煉之刻,就是你受死之時。」路過孟浩身邊時,韓宗低聲開口。

孟浩雙眼精芒一閃,冷冷的看着韓宗離去的背影。

緊接着,隨着報名截止的臨近,原本在孟浩來臨之前此地只有王騰飛一人,可如今竟在韓宗之後,又踏入四人。

這四人孟浩不陌生,除了尹天龍與周凱外,餘下兩人都是三十多歲,其中一人極為魁梧,另一人雖然瘦弱,但臉上有猙獰疤痕,二人身上都充滿蕭殺之意,正是凝氣五層的另外二位。

這四人踏入廣場后,都神色不善的看向孟浩與小胖子,目中的殺機毫不隱藏,咄咄逼人。

小胖子立刻緊張起來,孟浩雙眼眯起,內心對於上官修的影響力有了判斷。

時間慢慢流逝,兩天過去,眼看距離報名截止只剩下半個時辰,四周廣場外已經密密麻麻來了不少的外宗弟子,這些人自然不會去報名,而是準備觀摩這一次的晉陞內門試煉里,王騰飛的風采。

他們立刻就看到了廣場內如今的八人,更是注意到了修為最低的小胖子。

陣陣議論回蕩時,時限到來,一聲鐘鳴回蕩整個靠山宗,連續九下,餘音連綿,歐陽大長老雙目緩緩睜開,看了一眼廣場內的八人。大袖一甩,立刻他身下平台七彩光芒閃耀,竟瞬間擴大了了數倍之多,足有百丈大小。

隨後他右手一甩,立刻八道玉簡飛出,直奔下方八人而去,一一落在眾人面前時,可以看到玉簡上標着數字,分別從一至八。

「不允許棄權,晉陞內門之爭,生死有命,但登台不敵可認輸,第一戰,一八。」歐陽大長老淡淡開口時,卻見王騰飛睜開了眼,拿起身前標著一字的玉簡,身子一晃輕飄飄的踏上高台,站在那裏時清風吹來掀起長發,一身白衣勝雪,看起來完美至極,俊朗的容顏,溫和的氣質,還有那帶着親和的微笑,這一切的一切,立刻讓四周的修士紛紛歡呼,只是無人看得到,王騰飛如今這完美氣息下,那對失敗的打擊與刺痛。

此時此刻,上官修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之中,陰冷的望着孟浩。

----------

諸位道友太給力了,雙榜第一,謝謝諸位道友,可恨耳根不能爆發,起點規則不允許,兩個月的公眾期已是極限。

但我保證,上架那個月,我會爆發出耳根寫書以來的最多更!今天三月十三日,承諾在這第二十八章后,他日諸位道友來翻閱此章,看耳根是否食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上官修

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