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殺韓宗、戰騰飛!

第三十章 殺韓宗、戰騰飛!

高台下的上官修,嘴角露出一縷陰沉之笑,他不在乎孟浩的生死,只在乎孟浩儲物袋內的某種法寶。

甚至他之前在孟浩報名晉陞內門試煉后,他去找了周、尹二人,詳細的了解了黑山之戰孟浩惹動群獸的所謂妖術。

在上官修看來,那不是妖術,那是一個至寶。

孟浩雙眼微微一縮,眼看那兩色霧魂嘶吼而來,孟浩左手驀然抬起,向前猛地一甩,頓時一道無形的風刃剎那間出現,帶着極快的速度直奔那兩色霧魂而去。

與此同時孟浩取出幾枚妖丹快速扔入口中,隨後一拍儲物,大袖一揮,在這一剎那,一道道劍光從孟浩多個儲物袋內急速飛起,轉眼竟是二十把,數量之多鋪天蓋地,氣勢驚人,齊齊向著前方兩色霧魂呼嘯。

這些飛劍有不少樣子看似殘破,顏色雜亂。

這一幕,立刻讓四周修士全部駭然起來,但他們的議論還沒等傳出,立刻風刃已與兩色霧魂碰觸,轟鳴回蕩間,那兩色霧魂齊齊一震,就在這時,鋪天蓋地驚人的飛劍,剎那臨近,慘叫立刻傳出,那兩色霧魂儘管不凡,但孟浩的飛劍太多。

這些飛劍齊齊而過,直接將這兩色霧魂撕的支離破碎,更是穿透之下,轟在那五彩幡旗上,巨響回蕩間,這幡旗立刻粉碎,二十把飛劍之消耗了大半,餘下化作劍芒,在韓宗的目瞪口呆下,孟浩一拍儲物袋,取出妖丹吞下,隨後竟從儲物袋內再次飛出十多把飛劍,瞬間而去。

韓宗怎麼也沒想到孟浩的飛劍竟如此之多,此刻駭然中身子立刻退後,右手抬起一揮,頓時身前的光幕多了一層,一共兩層光幕環繞,可韓宗還是不放心,他此刻有種汗毛聳立頭皮發麻之感,一股生死危機強烈存在,右手抬起時,身前更是出現了一塊玉佩,使得他身體外的光幕再次多了一層,三層光幕內,韓宗這才放下心來。

就在這時,劍雨臨近,劍光無數,碰到了第一層光幕,砰砰之聲連綿不絕,那光幕直接粉碎,彷彿脆弱的不堪一擊,緊接着,第二層光幕砰砰碎裂開來,竟無法阻擋這劍雨絲毫。

「怎麼會這麼多飛劍!」韓宗雙眼收縮,神情驚恐,身子正要退後。

眨眼間,第三層光幕轟然崩潰,那玉簡在群劍連續碰撞之下,頓時四分五裂,使得劍雨瞬息一閃,在韓宗凄厲的慘叫下,全部刺入到了韓宗身上,密密麻麻一片,帶着韓宗的難以置信的屍體飛起,砰的一聲落在高台上,抽搐了幾下后,韓宗氣絕身亡,他此刻的屍體看起來如同刺蝟,讓四周眾人一個個全部倒吸口氣,露出強烈的駭然。天上掉下個殺生丸

「這……這……怎麼這麼多飛劍!」

「不愧是開雜貨鋪的,這些飛劍多麼,頭幾日我可是看到此人拿出十多把販賣,他最近這幾個月,早就不是主要賣丹藥,而是變成了收售法寶。」

「我覺得這孟浩必有大奇遇,不然他修為也不能提升這麼快,想來是在大奇遇中獲得了不少寶貝。」議論之聲剎那轟鳴,眾人全在議論紛紛,上官修那裏皺起眉頭,一臉陰沉。

孟浩站在高台上,面色略蒼白,體內靈氣還剩一些,之前的出手,尤其是最後二十把飛劍齊出,即便他是凝氣六層的修士,也依舊感受到體內靈氣如絕提一般急速的消耗,好在他出手過程中不斷吞下妖丹補充,使其出手越加犀利,這就是孟浩總結出的,適合他的戰鬥方式,也被他經常練習,已然熟練。

孟浩右手一揮,立刻韓宗身上的飛劍齊齊飛起,帶着鮮血剎那回到孟浩身邊,繞着他身體轉了一圈,這次被孟浩收回儲物袋內。

退下高台,孟浩立刻盤膝坐在小胖子身邊,吞丹補充,妖丹在口急速融化,此刻他不在乎當着眾人面吞丹,畢竟黑山一戰,他有足夠的理由去獲得不少妖丹。

而且,孟浩對於下一戰極為執著,當日的屈辱,來自王騰飛的四指,今日孟浩要連本帶利全部要回。

他等這一天,已等了很久!

歐陽大長老看着孟浩,眼中讚賞之意格外明顯,從孟浩初入外門開始,他就一直對孟浩欣賞有加,甚至對此後的一切事情,越看越是讚賞,此刻眼看孟浩成長起來,他神色露出開懷之意。

他不在乎孟浩是否有什麼奇遇,身為修士,有機緣是造化使然,尤其是這獲得奇遇之人還是自己讚賞之輩,歐陽大長老笑容更為和藹,但更多的則是遺憾與擔憂。狼行三國

「內門試煉,出戰者生死不論,王騰飛資質百年難遇,小小年紀修為不俗,日後定可築基成功,就算是宗門鼎盛時也很是少見,孟浩不是此人的對手……」歐陽大長輕嘆一聲。

此刻人群內的上官修,他神色極為陰沉,雙目更是收縮起來。

他怎麼也沒想到孟浩這裏居然可以勝過韓宗,尤其是他賜予了韓宗不少寶貝,更是將一桿五彩幡旗也都借給對方,能展開霧魂,此術他本以為滅殺孟浩輕而易舉。

但竟被孟浩揮手間的數十把飛劍直接摧毀,想到孟浩的數十把飛劍,就算是他也都心驚不已,那些飛劍儘管都是低階,隨手可碎,但哪怕是廢鐵如果數量數十,也足以讓人震驚。

與此同時,在這靠山宗的東峰之上,有一個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衫,如一個文士般,正站在那裏,雙眼露出奇異之芒,正看着下方外宗的廣場,他的目光凝聚在了孟浩的身上。

「此子……我之前卻是忽略了,他資質一般,但顯然是具備大機緣之人。」這中年男子正是靠山宗如今的結丹強者,掌門何洛華。

「此番若沒有王騰飛,此子定是內門,但有王騰飛在,此子……難。」何洛華看向孟浩的目光帶着柔和,身為結丹修士,身為靠山宗掌門,他不會在意凝氣弟子的奇緣與造化,這點氣量自然具備。

弟子越是有氣運,他就越是欣慰,只是對孟浩那裏,因王騰飛在,就算是何洛華也都不看好孟浩能有機會取勝。

「可惜這一次斬玉只出了三份……已早就定下了王騰飛的名額,否則……」何洛華搖頭,琢磨一會若孟浩將死,自己是否要出手干預,半晌后輕嘆一聲。

時間慢慢流逝,歐陽大長老欣賞孟浩,也看出了孟浩體內靈氣正慢慢恢復,索性沒有開口繼續下一戰,這種明顯的偏袒,四周眾人也不敢說些什麼。

至於王騰飛,在他眼裏根本就沒有旁人,孟浩修為的突飛猛進他雖然有些驚疑,可想到歐陽大長老當日的阻攔,也就沒有過多思索,內心也根本就沒把孟浩與奪他至寶之人身上重疊,畢竟他已確定,那黯淡的光點,才是搶走他一切的罪魁禍首。

燃情仕途

想到此事,王騰飛內心再次抽痛,幾欲泣血,那傳承此刻與他沒有了絲毫關聯,再也感受不到絲毫,如他已成為了外人,就算是如今獲得傳承之人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察覺不出來。

「傳承不再屬於我,那把至寶……」王騰飛暗中握緊了拳頭,那把劍,他只是遙遙看過幾眼,除此之外就是從一卷古籍上看到簡單的描述,甚至連其作用都不知曉,可那古籍上說的清楚,此劍天下獨一無二,天地靈力,無堅不摧。

他本打算拿到手后仔細研究,可如今……已成為了昨日的痴心妄想。

王騰飛閉着眼,深吸口氣,使得外人看去時,他依舊是溫和平靜的盤膝坐在那裏,彷彿毫不在意身外一切事情。

「我是王騰飛,至寶傳承雖被人奪走,但這靠山宗的內門,依舊是屬於我,那是我籌劃的第二件事,就算沒有至寶傳承,我也依舊要來到這讓我厭惡的靠山宗內,一切,只為屬於我的第二場造化!」

「一次失敗又算得了什麼,我是王騰飛!」王騰飛內心默默開口,漸漸不但是外表平靜,內心也隨之平靜下來,如從失敗的打擊中走出。

他驕傲,因為他是王騰飛,他是天驕完美的化神,他是天地的寵兒。

他淡然,因為這一次內門試煉就是為他而開啟,而且這試煉根本就只是一個過場,是為符合宗門門規而已,從他進入靠山宗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不同,看似外宗,可實際上早就是內門弟子。

他平靜,因為他連靠山宗都沒有放在眼裏,這種小宗門在他看來,只要家族隨意出來一人,都可以直接摧毀雞犬不留,若非是自己執意選擇,以他的身份,他不會來到這偏僻的趙國,他應該是在南域的強大家族內,叱吒風雲。

所以他驕傲、淡然、平靜,任由時間流逝,任由那他此刻似又被他忘記名字之人恢復修為。

直至過去了一炷香,孟浩雙眼驀然睜開,其目中露出一抹精芒,更有戰意在其內燃燒,殺了那凝氣五層大漢,殺了韓宗,這一天,是孟浩殺人最多的一天,但此刻的他更期望的,是將王騰飛踩在腳下,將當初的屈辱盡數返還。

沉默中,孟浩緩緩的站起了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殺韓宗、戰騰飛!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