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此劍,也是你的?

第三十三章 此劍,也是你的?

王騰飛盯着孟浩,眼中露出冷芒,身子驀然向前邁出一步,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立刻在他的儲物袋內瞬間飛出兩道光芒,寶色晶瑩剔透,是一隻石虎與一條石蛟。這兩樣法寶一出,頓時光芒炫麗,在出現的剎那,一聲虎咆回蕩,一聲蛟吼擴散,那兩樣法寶竟直接化作了一隻數丈白虎與一條十丈蛟龍,環繞在王騰飛身邊,使得王騰飛看起來氣勢不俗,龍虎相伴。「你可以不承認,但此劍是我的,我不同意,你拿不走。」王騰飛陰森話語剛一傳出,隨着他右手抬起掐訣一指,立刻白虎咆哮,直奔孟浩而去,蛟龍嘶吼,如一道長虹沖向孟浩。孟浩身體退後,右手抬起一揮,立刻木劍化作長虹飛出,與此同時風刃術,火蛇術剎那瀰漫。轟鳴之聲擴散八方,孟浩噴出一口鮮血,身子疾馳倒退,望着從轟鳴中邁步走出,白衣勝雪,頭髮飛揚,俊美的容顏一眼殺機的王騰飛,目中露出一抹譏諷之意。「荒謬,說我搶你至寶,你分明是見此劍不俗,要在這內門試煉強搶!」「多說無用,今日殺你,讓你知曉屬於我王騰飛之物,你沒資格取走。」王騰飛眼中冰冷,邁步走出時右手一揮,立刻白虎與蛟龍咆哮,再次直奔孟浩而去。「獨一無二?世間只有一把?」孟浩笑了起來,目中譏諷越加強烈,毫不掩飾,只是在他嘲諷的深處,卻是帶着冷漠的寒光。「那你看看,這把是否也是你所說的獨一無二的至寶。」孟浩話語傳出的同時,他左手一拍儲物袋,立刻一道烏光剎那飛出,環繞孟浩身邊,傳出陣陣嗡嗡劍鳴。這把劍,正是孟浩複製的第二把木劍!此劍一出,頓時在孟浩的身邊,兩把一模一樣的木劍,剎那間呼嘯而動,劍光四溢,氣勢磅礴。在看到第二把木劍的剎那,王騰飛前行的身子猛地一震,睜大了眼,露出無法置信之意,心神更是轟鳴,整個人如被一把無形的大山轟在了身上,使得白虎與蛟龍與他的聯繫都有所中斷。「這不可能……這……這……」王騰飛腦海轟轟,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措手不及,如顛覆了他的思緒,讓他腦海頓時混亂。「此劍,也是你的?」孟浩眼中寒光乍現,向前邁出一步,氣勢驟然而起,修為驀然散開。「此劍,是你的獨一無二?」孟浩再次邁出一步,隨着話語的傳出,隨着他氣勢的掀起,王騰飛那裏被問的,被這氣勢壓迫,竟不由自主的退後兩步,面色蒼白,眼中帶着茫然與無法置信。「此劍,是你的天地唯一一把?」孟浩雙目如電,身子又一步邁出時,如凝聚了一切的氣勢在身,這一刻的他,竟給人一種磅礴之感,王騰飛面色蒼白,身子一退再退。「王騰飛,此劍子母一對,是我孟浩的天地劍!」孟浩目光如電,身子一躍而起,雙手掐訣,立刻兩把木劍掀起滔天之芒,直奔那白虎與蛟龍。轟鳴回蕩,白虎碎,蛟龍裂,兩把木劍夾雜着孟浩的氣勢,化作一道似可摧毀一切的衝擊,直奔王騰飛。眼看臨近,王騰飛猛地抬頭,右手抬起向著大地一按,頓時一根燃燒的香支瞬間出現,點燃后煙絲繚繞,直奔孟浩,那些煙絲化作一個個身影,與兩把木劍碰觸,一時之間轟鳴之聲回蕩廣場。香支碎,木劍退,孟浩噴出鮮血身子連續退出數步,抬頭時看到了在這轟鳴中,王騰飛的身子飛起,不是在了此台,而是在了半空,他的腳下有幾縷煙絲,如將他托起,他複雜的看着孟浩,看着孟浩身邊的兩把木劍,此刻就連他自己也都茫然了,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之前的猜測。畢竟按照他所查的典籍,那把木劍的的確確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絕不可能出現第二把,但他無論怎麼看,孟浩的木劍都與自己記憶里之物一模一樣,可出現了兩把……孟浩看着天空上的王騰飛,冷哼中右手一揮,頓時儲物袋內飛出兩把尋常飛劍,隨着孟浩身子向前邁出一步,立刻就踏在了那兩把飛劍上,帶着他的身體直接飛起,這一幕頓時讓廣場四周修士一個個驚呼起來。「唯有築基修士才可而已飛,他們竟都飛了起來……」「王師兄有法寶,可以短時間飛起,這孟浩……他是不惜消耗靈氣,借飛劍之力而起。」王騰飛眼中殺機一閃,盯着孟浩,這一刻他不再去思索那木劍之事,不管這木劍是不是那至寶,就算不是,被他王騰飛看到,也要取走。隨着殺機的瀰漫,王騰飛一拍儲物袋,立刻在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張黃紙,這是符?,上面畫着複雜的圖案,散出陣陣靈壓,更有金光閃耀,比之韓宗的符?看起來就極為不同。「能讓我取出這件寶物,你可以自傲九泉了。」王騰飛盯着孟浩,內心極為心痛,這張符?是他儲物袋內最後一樣法寶,畢竟為了那把木劍,他之前付出了近乎全部。不但萬不得已,他絕不會取出這符?,此物只剩下三次施展,且以他的修為,只能施展一次,威力不俗,可滅殺八層以下凝氣修士。冷冷的看了孟浩一眼,王騰飛右手驀然抬起,向前一揮,與此同時他噴出一口體內靈氣,更是察覺到自己的靈氣在這一剎那竟直奔這符?而去,可眼看這符?金光剎那萬丈,僅僅是光芒就讓飛上天空的孟浩心神一震,全身刺痛。但就在這時,王騰飛突然面色大變,他猛然的察覺到,自己的靈力居然不夠……他更是感受到,自己靈氣之所以不夠,是因自己體內的靈氣正無時無刻的從被碎滅的右手手指的傷口處散發。只不過他之前被木劍的出現震怒,又被兩把木劍腦海轟鳴,這才沒有察覺到,使得此刻,竟使得這符?無法凝聚足夠的靈氣,就算是吞下丹藥也都來不及補充這瞬間的消耗。「哪怕這符?沒有完成,如今只具備滅殺凝氣六層的威力,殺你也易如反掌!」王騰飛毫不遲疑,猛地一甩符?,那符?如一個金色的太陽在轟鳴中直奔孟浩,一股生死危機剎那浮現孟浩心神,在這生死關頭,孟浩眼中露出奇異之芒,在這一刻他身在半空,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當日吞下應龍妖丹后的夢,那夢裏湖泊倒影中上古應龍的身軀,在這一瞬強烈的浮現孟浩的眼前。「天空的君主……」孟浩福靈心至,閉上了眼,在那符?所化金色太陽臨近的一瞬,他丹湖中的妖丹翻滾,竟在這一瞬爆發出了磅礴的靈力充斥孟浩全身,使得他他雙手向前猛地大袖一甩。立刻四周之前被卷飛,失去了聯繫的飛劍,剎那一個個顫抖,疾馳間直奔孟浩而開,與此同時孟浩的儲物袋內,此刻剩下的所有飛劍以及各種樣子的法寶都全部飛出,與那些飛劍凝聚在一起化作近百道寶光,在這一剎那飛來時,這不是孟浩自身的靈力,這是他丹湖內的妖丹之力!這妖丹此刻不知為何被引動,瞬間爆發之下,使得近百飛劍法寶嗡鳴,如有一股冥冥中的力量牽引,瞬間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條……上古應龍!只不過此龍樣子模糊,外人看不出來,就連王騰飛因失去了傳承之血,此刻也都沒有絲毫察覺,唯有孟浩知曉其神韻,尤其是那兩把木劍,成為了這條法寶組成的應龍的利牙,傳出無聲的咆哮,散發出陣陣天空之威,直奔符?。應龍之威初顯,凝聚近百法寶之力,在這一剎那沖向符?,二者瞬間碰觸到了一起,轟鳴之聲迴旋整個靠山宗,讓四周的外宗弟子一個個震耳欲聾,齊齊後退,有些修為低弱者更是被震頭暈眼花。無論是應龍還是符?,哪怕只是初顯,也都是在規模上超出了凝氣六層,尤其是雙方對撞的這一擊,即便是凝氣七層怕也都心驚,唯有凝氣八層,才可一爭。轟鳴之聲不斷地迴旋,化作金色太陽的符?急速的黯淡,可那近百法寶組成的應龍,也是在這一刻開始了崩潰,層層碎裂,一把、十把、百把……大量的飛劍粉碎成為了碎片,大量的雜樣法寶,也都紛紛成為飛灰。直至那符?所化的太陽完全的黯淡下來,符?緩緩落向下方高台的一刻,近百法寶組成的模糊應龍之形徹底的崩潰開來,但……那兩把如應龍之牙的木劍,卻是在這一刻猛烈的衝出,直奔面色蒼白的王騰飛而去。在王騰飛面無血色中,這兩把間眼看就要刺入他的胸口,就要將其心臟穿透,可就在這時,一聲輕嘆從東峰傳出。「好了,凡事莫做絕。」隨着嘆息的傳來,一股柔和之力出現在了王騰飛的身前,阻擋了木劍之力的同時,捲起王騰飛的身體倒退,直至退出了高台,直至推到了廣場,王騰飛噴出鮮血,眼中一片黯淡,在那黯淡中還帶着茫然,帶着不敢置信自己竟……輸了。與此同時,何洛華的身影,出現在了的高台之上,幾乎在他出現的剎那,歐陽大長老頓時抱拳深深一拜。「見過掌門。」四周外宗弟子紛紛心神震動,一個個立刻抱拳,齊齊一拜。孟浩一樣面色蒼白,他體內靈氣已經枯竭,若非最後關頭體內應龍妖丹不知為何迸發靈力,孟浩絕難堅持,此刻儲物袋內法寶也全部空空,這一戰對他而言,極為慘烈。雖說有些不甘心王騰飛沒死,但也知曉既然掌門出面,今日不可能擊殺王騰飛。此刻沉默中他身子落下高台,以其堅毅的性格維持身軀不倒,更走出幾步一把撿起之前落下的那張屬於王騰飛的符?,毫不猶豫的放在懷裏,這才抬頭看向何洛華。「此戰,孟浩勝,從此之後他就是我靠山宗,第三位內門弟子。」何洛華向著孟浩微笑點頭。這句話傳出四周,眾人紛紛沉默,此刻心神翻滾,腦海浮現的全部都是孟浩之前戰王騰飛的一幕幕。王騰飛那裏神色茫然,聽到此話之後他慘笑一聲,看着高台上的孟浩,又看了看四周彷彿已經將自己遺忘的眾人,他滿心不甘,慘笑中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昏迷過去。幾乎在他倒下的剎那,孟浩那裏狠狠的咬了下舌頭,向著何洛華抱拳一拜后,立刻盤膝打坐,歐陽大長老看着孟浩,讚賞之芒毫不掩飾,此刻更是一拍儲物的,飛出一粒丹藥落在孟浩身前,被孟浩一把抓住吞入口中,哪怕是此刻已經疲憊至極,眼前已花,但他依舊堅持吐納恢復。----今日三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此劍,也是你的?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