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千年前之名!

第三十四章 千年前之名!

小胖子眉開眼笑,在那裏開心的不得了,他內心激動,彷彿孟浩成為內門弟子,就如他自己也成為了內門弟子一樣。

上官修在人群內沉默,半晌之後低下頭,轉身離去,離去時他臉上露出陰霜,但隱隱又無可奈何,孟浩成為了內門弟子,就算是他身為長老,也沒有資格去問詢什麼,畢竟內門,才算是靠山宗真正的弟子。

「三十歲以下,或凝氣七層,或內門試煉第一,可入內門……」上官修暗嘆,可內心又不甘心放棄,只能忍下。

此時此刻,無論是上官修還是歐陽大長老,就算是掌門何洛華,都沒有發現,在這靠山宗山門外,那片處於荒欒的黑山山頂,空空的洞穴外,站在一個全身血氣滔天的身影。

這身影很模糊,看不清面孔,但在此人的身上,卻是存在了一股與天地靈力截然不同的氣息,似乎這氣息被天地所排斥,隱約間四周風雲色變,一道道裂縫環繞,但這一幕……外人看去時,卻什麼都看不到,如一切正常。

「靠山宗……粗俗之名,可就算為避開天道輪迴的懲罰,千年前刻意改成此名,但這裏終究是……封妖宗!而封妖宗的弟子,竟敢吞下應龍之丹,更獲得了妖的傳承……有意思,也不枉我幫了你兩次。」沙啞的聲音從這血色的身影中緩緩傳出,那聲音帶着一絲妖異之感,回蕩時,天空轟鳴,一道道紅色的閃電瞬間降臨,可卻在這血色身影千丈之外,紛紛碎滅,如天都不可撼其絲毫。

「早晚,要逆了你這道天!」紅色身影似乎皺起眉頭,抬頭冷冷的看了眼天空,轉身向著南域一步邁去,身影剎那消失。

「本體還在沉睡,我這分神掃看天地,竟見了這一幕奇異,有趣,有趣。」笑聲回蕩,紅色身影已無影。

他的出現,他的離去,天空的捲動,雷霆的降臨,這一切外人都看不到!

時間匆匆,轉眼過去了七天。

這七天,外宗唯一的話題,就是孟浩成為了內門弟子,此事所有人親眼目睹,但帶給他們的震撼,哪怕是過去了七天也依舊存在,時而抬頭看向東峰時,也都露出羨慕之意。

也有人遺憾王騰飛,可卻無人開口提起,似乎王騰飛這個名字,從內門一戰後,就成為了過去。

之前與孟浩結仇的那些弟子,一個個更是忐忑,紛紛驚恐,但孟浩已不在外宗,於是只能去討好小胖子,以釋好感。

小胖子這幾天極為威風,成為了低階公開區內的攤主,完全接替了孟浩,非常享受身邊同門的追捧,就連磨牙時也都得意洋洋,更是搬到了外宗一處很是不錯的居所內。

這七天,孟浩也過的極為充實,靠山宗雖日落西山,但一些規矩還在,七天來孟浩沐浴更衣,叩拜靠山老祖畫像,叩拜靠山宗歷代祖先,諸如此事繁瑣至極。

期間他沒有看到閉關多月的許師姐,但卻看到了那位穿着銀袍的陳凡師兄,這位師兄在孟浩於外宗時,印象里少見言笑,似頗為古板,但如今孟浩接觸后發現,自己無論什麼疑問只要開口,對方都會不厭其煩極為詳細的解答,讓孟浩升起好感,想到了平日裏關於這位陳凡師兄的傳言,大都是說此人一心向道,不問凡塵,一身正氣。

七日後,孟浩這才輕閑下來,被賜予了東峰一處內門洞府,其內靈泉濃郁,靈氣瀰漫,超出他之前洞府太多。

只是原本的好心情,隨着孟浩第一次領取到了內門弟子的靈石與丹藥后,卻是傻在了那裏,獃獃的看着手中的靈石。

這靈石明顯超出了他在外門獲得,個頭略大了一些,裏面不再是完全通透,而是有些如霧般的絮狀模糊,雖說不多,可卻讓孟浩面色漸漸慘白。

「這就是中品靈石?內門弟子一年發一塊……一塊這樣的靈石,可換外宗所賜下品靈石百塊……」孟浩喃喃,腦海不斷地嗡鳴,在他的身邊還有一枚古玉,裏面專門介紹了凝氣修士對靈石的辨認與區別。

「中品靈石之上,就是傳說中整個趙國都沒有一塊的……上品靈石,一枚最少可換下品靈石萬塊……但卻有市無價。」孟浩心臟抽搐,他趕緊拿出儲物袋內不多的幾塊大個靈石,對比之後面色越來越難看。

「靈石根據大小,根據其內絮狀的飽滿結構,可以看出品階,上品靈石個頭更大一些,裏面如霧般的絮狀之物覆蓋了大半……靈氣不會外散流失,想要吸收,則需築基修士才可做到。」孟浩喃喃,獃獃的看着手中的大個靈石,此靈石超出中品靈石三倍大小,其內霧般絮狀之物近乎佔據了全部,看起來眼花繚亂,可卻沒有什麼靈氣散出。

「這……這不會是上品靈石吧,我……我居然揮霍了兩千塊上品靈石!」孟浩心在滴血,不斷地安慰自己,可想到那木劍的不俗,想到王騰飛的在意,想到銅鏡等價交換的複製,他如今豈能不明白自己花費了多少價值的靈石……

「可我怎麼覺得,我手裏的這大個靈石,要比描述的上品靈石,還要大一些?裏面的霧般絮狀之物,還要多不少?」孟浩內心咯噔一聲,他不敢繼續想下去,面色蒼白,內心已肉痛到了極致。

好半晌才壓下,趕緊將那幾塊大個靈石收走。

「區區兩千塊上品靈石,不算什麼,不算什麼。」孟浩咬牙喃喃,區區兩個字,說的極為糾結。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數日。

「小師弟,我觀你當日一戰,多用法寶之物,但若法寶沒了,很是吃虧,你應多去一下法閣,那裏有靠山宗千年來的很多典籍,要多看看學習才是。」

「小師弟,我觀你近日總獵小獸烹食,此事不對啊,我等修士吞吐天地靈氣,本就是要蛻去凡身,可你若還吃凡獸,豈不是糟蹋了靈氣?」

「小師弟,你身上儲物袋太多,不可如此,應將所有物品放在一個儲物袋內,這樣才方便取出。」

這幾日,孟浩強迫自己不去想靈石之事,而是跟着陳凡師兄,隨着越加的了解對方后,幾乎每天都會聽到陳凡師兄的教導,他漸漸發現這位師兄與外宗傳言有些不大一樣,雖然的確是一心向道,可卻並非是沉默少言,而是不說則罷,一旦說起少則幾個時辰,多則一整天。

甚至最後不是他去找陳凡,而是對方一大早就會來他的洞府內,高談起來。

孟浩又不能拒絕,只能苦笑聽着,很多時候聽着聽着睡了一覺,醒了后居然還能聽到陳凡師兄的話語,不由得有些可憐自己的這位師兄。

「內門弟子太少了,所以陳師兄沒有人說話,就養成了這樣的怪癖……」同樣的,孟浩忽然有些明白為何許師姐經常閉關,因為就算是他,也都很多次的升起要閉關的念頭,只有如此才可擺脫折磨。

就算是走出了洞府,陳凡也會一邊走着,一邊在孟浩身旁開口。

「不知道許師姐什麼時候出關,看到我后又是什麼表情。」孟浩穿着銀色的長袍,咧嘴一笑,坐在東峰的山石上,一頭長發飄搖,迎著微風看着遠處的夕陽,耳邊自動忽略了身旁陳師兄的話語。

「小師弟可是在想,許師妹何時出關么。」陳師兄微微一笑,看着孟浩開口。

「恩……啊?」孟浩被這從陳師兄口中傳出的不一樣的話語弄的一愣。

「小師弟不用害羞,許清師妹天生麗質,你偷偷喜歡也是正常。」陳凡師兄微笑說道,眼中露齣戲謔之意,他性格淡泊,極好相處,對於孟浩這裏也很有印象,接觸之後內心已認可對方是自己的師弟。

「許清?咳咳,沒有沒有,我才沒有……對了師兄,你之前說的修士凝氣大圓滿之後是什麼來着?」孟浩趕緊開口,乾咳幾聲,連忙轉開話題。

「凝氣之後是築基,蛻去凡體,才稱靈修,也叫修士。」陳凡師兄看着孟浩搖頭一笑,不再打趣,而是溫聲開口。

「築造靈基,于丹湖內升起九座道台,道台萬丈之光,流傳全身,此為築基,且築基也有區別,根據不同功法凝聚的道台,分九裂無暇築基,十八裂有缺築基以及超過十八道裂縫的磐碎築基,其中以無暇為最,有缺為佳,磐碎為廣。」

「我靠山宗內,曾經有一本無暇築基的功法,是靠山老祖當年獲得,也正是憑此功法,他老人家才在趙國聲名赫赫,傳遍南域,可惜……已隨老祖遠去而失傳。」陳凡不厭其煩的說着,極為詳細,他性格就是如此,孟浩這幾日也有些習慣了。

「築基之後有結丹大道,如掌門就是這個境界,此後元嬰長存,如陸地之仙。」

「元嬰之後呢?」孟浩此刻認真聽着,內心滿是憧憬。

「元嬰之後是斬靈,如當年的靠山老祖,他老人家就是這個境界,可惜此境極難,生死一線,一生要斬數次才可生生斬成,當年靠山老祖外出閉關,直至今日還沒有回來。」陳凡輕聲開口,目中看似平靜,可卻露出一抹對修行的執著。

「不知我孟浩有沒有一天,可以到了斬靈的境界,斬靈之後呢?」孟浩喃喃低語。

「斬靈之後境界太高,我也不知具體,要去一些南域大宗,才可以略知一二吧,但無論如何,都是為了成仙。」陳凡輕聲說道。

「成仙?」

「成仙。」

山風吹來,落在山頂,吹起這師兄弟二人的長發,將他們的話語吹走,越來越遠。

「小師弟你日後若外出試煉,不可局限於趙國,要知道趙國只是南贍大地南域的一處偏僻小國,靈氣不秀,修士不多。」陳凡轉頭看了孟浩一眼,溫和的說道。

「南域,那裏才是真正的修真界,儘管弱肉強食殘酷至極,可也代表了南贍大地南方的巔峰,群雄並起,天驕至多。

相比於那裏,趙國就平靜太多了,我輩修士,當踏一山山,我輩修士,當邁一骨骨。」陳凡目中露出奇異的神采,這句話似乎不是對孟浩去說,而是對他自己。

孟浩心神震動,這番話語他之前懵懂,如今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清晰的向他訴說,在孟浩的腦海中彷彿在這一瞬,鋪展開了一副浩瀚的地圖,那地圖上有東土大唐,有南域群雄。

「踏入靈途,等若遠離凡塵,從此不再是凡人,身為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你若不強,就沒有生存的資格,你若不強,就沒有修行的資格,你若不強,也就沒有活下去的資格,只能任人宰割,這樣的人生……你願意么?」陳凡望着孟浩,話語傳入孟浩耳中,一字字落在他的心裏,孟浩眼中露出茫然,默默的陷入思緒之中。

「我是雲傑縣的書生,自幼父母失蹤,我原本的夢想只是成為一個有錢人,不再過苦日子,只想有錢後去看一眼東土大唐……」夜風微涼,吹起他的頭髮,這一刻的孟浩,在思索自己的人生,如同當年於大青山上去思索未來之路一樣。-----第二更,這兩章字數加一起是7000,凌晨還有一更,今日萬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千年前之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