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不願意!

第三十五章 我不願意!

時間慢慢流逝,不知何時,陳凡已離去,孟浩是他的師弟,儘管剛剛進入內門,但他身為師兄,他應該,也有義務去讓孟浩明白,什麼是修真,什麼是一條不進則退,你死我活的修行之路。

因,一入內門,則代表此生算是半隻腳踏入到了修真界的門檻,另外半隻腳,便是築基。

孟浩一個人坐在大石上,看着夜空,看着繁星,看着明月,沉默不語,他想來很多,腦子裏有些亂。

時間慢慢流逝,深夜時,與此刻的孟浩一樣,王騰飛盤膝坐在他的洞府中,看着沒有食指的右手,神色露出茫然,在他的面前有一枚碎成兩半的玉簡,那是他蘇醒後作出的第一件事情。

沒有進入內門,也就失去了他所謀圖的第二件事情,幾近萬念俱灰,這才慘笑中,蘇醒時捏碎了他本以為永遠不會拿出的玉簡。

他敗了,敗的徹徹底底,敗在了他看不起的螻蟻手中,敗在了修為不如他的孟浩劍下,甚至若非是何洛華出手,他已身亡。

這一敗,斷了他在靠山宗的路,甚至他從蘇醒后就沒有外出,一個人在這裏默默的發獃。

他是天之驕子,他的家族在整個南域聲名赫赫,他自幼驕傲,心有鯤鵬之志,這才毅然決定不留在家宗,而是來到了趙國,來到了靠山宗,為了至寶傳承,為了無暇築基,這兩件事情是他志在必得,可如今,這一切都風吹散了。

王騰飛慘笑,笑聲越來越大,到了最後,回蕩整個洞府,他笑着笑着,死死的握住了拳頭,只是沒有鋒利指甲的他,體會不到孟浩當初的血與痛。

他不甘心,若是敗在了天驕手中,他可以忍受,但搶走他內門資格的,將他踩在腳下的,竟是一個他看不起,甚至當日連名字都沒記住的螻蟻,這一點他無法承受。

就在這時,忽然的,王騰飛所在洞府的大門,無聲無息的粉碎,沒有半點聲音傳出,整個洞府的門就成為了飛灰,灑落在了地面上。

一個穿着青袍的中年男子,背着手,站在那裏,他容顏消瘦,但卻有一股傲意隱含,月光落在這男子身上,彷彿都顫抖,化作了扭曲,似乎此人的存在,可以讓這四周的山巒都要為之一震。

在這中年男子的身邊,有一個少女,這少女看起來十*歲,容色絕美,欣長苗條,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垂首燕尾形的發簪,優美的嬌軀玉體,身着淺綠色的羅衣長褂,在月光中似瀰漫着仙氣,淡然自若,清逸脫俗,猶如不食煙火,天界下凡的美麗仙女。

「王家,是南域三大靈修家族之一,凌駕於諸多宗門之上,存在南域萬年之久。」中年男子淡淡開口,聲音中帶着一股說不出的冷漠與威嚴。

「而你,是王家天驕之一,從你出生開始就註定這一生不會平凡,註定了這一生將凌駕於九天之上,註定了你這一輩子,必將邁入爭仙之路。」中年男子的話語字字落入王騰飛的耳中,讓他緩緩地抬起了頭,不再去看右手的斷指。

「小小的挫折算得了什麼,這等偏僻小國,繁華比不上南域絲毫,遍地都是螻蟻,我王家出一個元嬰族叔,就可以將此地盡數屠殺的乾乾淨淨。」中年男子聲音斬釘截鐵,帶着不容置疑之意,王騰飛握緊了拳頭,眼中如有火苗出現。

「你的敵人,是家族內的其他天驕,是南域其他兩大家族的傳人,是南域五宗的當今弟子,只有他們才配成為你的敵人,若他們看到你如今萎靡的樣子,你還有什麼資格姓王!」

「告訴老夫,你姓什麼。」中年男子大袖一甩,冷聲喝道。

「我姓王!」王騰飛身子站起,雙目內露出強烈的光芒,一字一字的開口。

中年男子望着王騰飛許久,神色露出一抹柔和。

「你是王家鯤鵬,用不了幾年就可以築基,日後結丹大道有你未婚妻宗門的紫氣東來之術,結丹指日可成,就算是元嬰也並非不可,到了那時,你會發現這小小趙國內敗你之人,依舊還是如今的凝氣。」

「你那時俯視他,他就是螻蟻。」中年男子大有深意的看了王騰飛一眼,轉身不再去看。

「騰飛。」此刻,那絕美的女子輕聲開口,她聲音很是動聽,與那美麗的讓人怦然心動的容顏融合,給人一種與王騰飛同樣的完美之感,似乎他們在一起,就必定會成為一對讓人羨慕的神仙道侶。

王騰飛沉默片刻,看向這女子,這是他的未婚妻楚玉嫣,是紫運宗的掌教之女,更是紫運宗的天驕之一,整個南域大地,聲名赫赫的四女之一。

「回去吧。」女子聲音輕柔,望着王騰飛,眼中露出柔情之意。

王騰飛點了點頭,走出洞府時,這女子跟隨在他身邊,隨着中年男子,三人邁步間,立刻夜空中轟鳴驚天,一道巨大的閃電霹下時,赫然在這三人身前化作了一艘足有百丈的戰舟,此舟通體黑色,看起來煞氣逼人,尤其是上面立着一桿大旗,迎風而動間綉著一個血色的王字。

在那舟船上,有不少面無表情的身影,一個個如同傀儡般站立不動,散發出陣陣冰寒氣息。

這一幕轟鳴與戰舟,立刻讓整個靠山宗的弟子紛紛心神震撼,一個個抬頭看去,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東峰山頂的孟浩,也在這一刻,從思緒中醒來,抬頭時一眼就看到了那驚人的黑色戰舟以及那舟船上的血色王旗,心神一震。

「當初就不該同意你來此地,偏野之地,就算是傳聞曾有太靈經出現,也都是幾百年前之事。」三人邁步間踏上舟船,中年男子的聲音傳出時,王騰飛站在那裏,看着靠山宗,腦海中這幾年的記憶浮現,但很快就消散的乾乾淨淨。

他的目光不再是溫和,他的笑容不再是親切,而是成為了冷漠,尤其是雙目內露出的狠戾之意,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與眾人心目中曾經的王師兄,截然不同。

他,同樣的看到了山頂上的孟浩,二人之間隔着天空,目光在這一瞬對望,但很快的,王騰飛的目中就移開了目光,依舊帶着無視之意,如孟浩在他的眼裏,還是螻蟻,因為他驕傲,因為他姓王!

與此同時,那中年男子似隨意的看了一眼山頂上的孟浩,這一眼看去,儘管他沒有露出修為之力,但以他的修為,哪怕只是一眼,都足以掀起轟鳴,整個東峰震動,他的目光如一把利劍,剎那直奔孟浩而去。

孟浩面色一變,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在這一瞬如置身萬古冰寒,一股在他身上從未如此強烈的生死危機,剎那間浮現在了心中,讓孟浩腦海轟鳴,似失去了思索的能力,脆弱的不堪一擊。

甚至他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死亡,他的身體如要枯萎,他的靈魂之火都要熄滅,他的眉心更是出現了血痕。

孤獨,無助,死亡,化作了一張大手,已經按在了孟浩的身上,要將他粉身碎骨,將他打入萬劫不復之地。

就在這時,一聲冷哼驀然回蕩整個靠山宗。

「結丹修為,凝結的不是雜丹,而是僅次於紫丹的赤丹,居然如此欺負一個凝氣小娃,這就是南域王家在外行走的第三脈護道者王錫范?」一道藍色的身影剎那出現,站在了孟浩前方的虛空,正是掌門何洛華,他右手抬起向前一揮,立刻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驚天動地而起。

四周的虛無彷彿要粉碎,化作了層層波紋猛地擴散開來,一股難以形容的強大氣息直接從何洛華身上爆發出來,他站在那裏,如天地間唯一的身影,冷冷的看向戰舟的中年男子王錫范。

「讓何兄見笑,王某來此,帶走騰飛,這些年多謝照顧。」王錫范溫和一笑,但神色中卻有說不出的傲然,大袖一甩,立刻身下戰舟嗡鳴,化作一道長虹剎那間沒入星空,消失不見,唯有星光閃爍,成為了遙遠。

孟浩再次噴出鮮血,但卻抬頭死死的盯着那戰舟遠去,目中露出至極的寒芒。

何洛華回頭看了孟浩一眼,沉默片刻,嘆息一聲離去了,唯有孟浩的目光如無邊無際,隨着那戰舟遠去。

「這就是結丹修士,一眼就可以讓我粉身碎骨,這僅僅是結丹,在其上還有元嬰,還有斬靈,還有其他境界……南域,王家!」孟浩死死的咬着牙,目中有火在燃燒。

「你若不強,就沒有生存的資格,你若不強,就沒有修行的資格,你若不強,也就沒有活下去的資格,只能任人宰割,這樣的人生……你願意么?」孟浩的腦海回蕩起陳凡師兄的話語,漸漸這聲音越來越強烈的回蕩,深深的烙印在了孟浩的心中,烙印在了他的骨頭裏,烙印在了他的靈魂中,不可磨滅。

「我不願意!」孟浩握緊了拳頭,一字一字的開口,這聲音在天地間很微弱,可在孟浩的心中卻是如雷霆,轟轟而鳴。

「我不願意任人宰割!」

「我不願意成為弱者!」

「我不願意連還手的資格都沒有!」

「我要,強大,我要變強!!」孟浩的理想,成為一個有錢人後去東土大唐,可如今,這個理想還在,可卻又多出了一個更為堅定的信念,他,要成為強者,因這條逆天修行之路,如不強,則必死!-----三章萬字,求推薦票,求會員點擊,求收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我不願意!

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