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靠山老祖!

第三十九章 靠山老祖!

孟浩面色一變,猛地看去時,立刻看到霧氣翻滾間,不遠處十多丈外,有一道身影穿着殘破的長袍直奔自己呼嘯而來。

一股強烈的煞氣更是鋪天蓋地,化作了兇殘的殺機,眼看就要臨近時,孟浩身子急速退後,這一幕變故太突然,那身影速度之快,眨眼竟來到了孟浩身體三丈外,可卻猛地一頓,直勾勾的望着孟浩手中的斬玉,神色露出畏懼與害怕之意。

孟浩內心一動,體內靈力送入斬玉內,頓時此玉散發血光,將那穿着殘破長袍的身影映照,使得孟浩看清了此人的樣子,那是一個中年男子,但卻身體枯萎,如厲鬼一樣。

慘叫從這中年男子口中傳出,他身子急速退後,幾個閃落消失在了霧氣內。

孟浩額頭泌出汗水,他深呼口氣,方才那中年男子給他的感覺,猶如歐陽大長老般的磅礴。

「莫非這是一個築基修士?」孟浩遲疑了一下,內心警惕,隨着血光指引,向前小心的走去,一路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孟浩步步驚心,他看到了四周霧氣內時而出現一道身影,這些身影每一個都堪比歐陽大長老的修為,甚至還有幾個,竟讓孟浩覺得如掌門何洛華般的威壓。

「這些……難道都是傀儡?」孟浩看着那些身影,漸漸發現這些身影似乎沒有生機,好在他們只是環繞四周,沒有靠近,似被斬玉引來,又似畏懼斬玉。

直至又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四周的那些身影慢慢消失時,孟浩腳步猛地一頓,獃獃的前方,呼吸急促,雙眼發直。

「這……這……」孟浩喃喃,在他的前方,有一座山,此山足有百丈多高,若僅僅是山不會讓孟浩如此,可這卻是一座……靈石山!

無數靈石堆積在一起,組成的一座靈石山!

孟浩這輩子從未見過如此多的靈石,在這一刻他立刻腦海轟鳴,下意識的就要取走,但剛邁出一步就立刻停止,因為這座山是灰色的,如有一層霧氣遮蓋,那是禁制,是不可碰觸的禁制。

孟浩掙扎了很久,有心放棄卻不甘心,但剛剛靠近那靈石山也就是二十丈的位置,立刻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瀰漫心神,使得孟浩立刻止步,只能看着那座靈石山嘆息。

他明白,若再靠近,以自己的修為定會形神俱滅。

糾結了半晌,孟浩這才一步一回頭,戀戀不捨的離開這座靈石山。

又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隨着血光的指引,在孟浩的前方出現了一處朦朧的閣樓,這閣樓有院子,院子內一片乾枯,有不少雜草,一塊半人多高的石頭立在那裏,但這石頭卻是這四周孟浩所見,惟一的一處不是只有黑白兩色,且沒有霧氣存在,而是出現了其他色彩的區域。

斬玉自行漂在這大石上,停頓下來后血光立刻閃耀。

孟浩快走幾步,來到大石旁四下看了看,暗道這裏就應該是三個感悟地方之一,便盤膝坐在了石頭上,望着漂浮在上方的斬玉,眼中露出思索之芒。

「這麼多年來,在我之前也有不少人進入過此地,可卻從未有人感悟成功,斬玉血光燃燒結束,就代表感悟的時間到了。」孟浩皺起眉頭,他內心欲得到凝氣卷的想法極為強烈,可也知曉自己資質一般,畢竟這一次的機會原本是屬於王騰飛,自己這裏估計很難一次性成功。

他沒有立刻就讓斬玉燃燒,而是抬頭看着血光,雙目露出奇異之芒,半晌之後孟浩一咬牙,抬手將斬玉抓在手裏,眼中露出一股強烈的執著。

「這一次,我說什麼也一定要感悟到太靈經!」孟浩聲音透出堅決,一拍儲物袋立刻銅鏡飛出,取出不少靈石,準備複製。

孟浩進入內門已一個月,內門弟子的靈石發放要比外宗多了不少,在加上這一個月來他在外宗的雜貨鋪,被外宗弟子有意討好之下,使得如今儲物袋內靈石多了不少。

但他很快就面色難看起來,他發現自己拿出了所有宗門發放的靈石,竟都無法完成複製,不是銅鏡失效,而是靈石不夠,就連中品靈石也無用。

孟浩盯着斬玉,半晌之後忽然想到自己儲物袋內還有七八塊有些特殊的大個靈石,有些糾結,片刻后一咬牙,眼都紅了起來,取出一塊放在銅鏡上,還沒等孟浩取出第二塊,那銅鏡內竟光芒一閃,剎那間如有霞光刺目,緊接着居然出現了十五枚斬玉,這一幕讓孟浩一愣,他本以為需要更多的靈石才可,卻沒想到一枚大個靈石,竟複製了十五枚血晶。

這是血晶,是靠山老祖心血所化,可如今竟出現了十五枚,看的孟浩目瞪口呆。

「這……這到底是什麼靈石?」孟浩呆在那裏,許久再次想到自己耗費的那兩千枚大個靈石,立刻又心痛的不得了。

他再次強烈的感覺到,這大個靈石絕非等閑之物!

但此刻對孟浩而言,太靈經才是重點,孟浩咬牙不再去思索之前兩千靈石之事,取出一枚血晶立刻讓其燃燒,隨着其燃燒,血光擴散將孟浩覆蓋,陣陣模糊的聲音若隱若現,如一場夢般,讓孟浩沉迷進去,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此時此刻,許清與陳凡,也都在各自的區域內感悟,身影被血光繚繞,他們的資質不俗,獲得感悟的可能就相對大了一些,實際上在這靠山老祖的閉關之地,一切都要看資質,所謂的機緣也是如此。

不知過去了多久,孟浩身上的血光消失,他整個人蘇醒過來,神色有些茫然,許久才恢復,可腦海一片空空,沒有絲毫太靈經的內容。

孟浩嘆了口氣,此事他早有預料,取出血晶繼續感悟,時間流逝,直至十四枚血晶全部耗費都沒有成功,讓孟浩又心痛糾結起來,咬牙之下,又取出一枚大個靈石,帶着執着重新複製斬玉血晶,開始燃燒,血光立刻重新覆蓋身體,再次感悟起來。

此時許清與陳凡身上的血光早已散去,但他們沒有起身,而是繼續打坐,也不知是否得到了什麼感悟。

可孟浩這裏,卻是如發狂般,一枚又一枚血晶不斷地燃燒,一次又一次的感悟不斷地出現,這一幕若是讓外人知曉,定會抓狂,嫉妒至極。

直至第二十七枚血晶燃燒結束后,孟浩終於在那如夢的世界裏,耳邊聽到了模糊的聲音,如有人在耳邊喃喃,可他卻挺不清晰,只能聽到前兩個字。

「太……靈……」

孟浩睜開眼,露出執著之芒,毫不遲疑的取出第二十八枚斬玉血晶,再次感悟。

此刻,許清與陳凡已經相繼回到了祭壇處,可他二人始終沒等到孟浩,頓時有些詫異起來,但卻不知孟浩去了什麼地方,他們也無法準確尋找,只能盤膝坐在祭壇外等待。

這一等,就是三天,漸漸二人有些沉不住氣,神色露出擔憂之意,他們根本就沒去思索孟浩或許在感悟,而是立刻判斷,孟浩必定是出現了意外。

「孟師弟莫非是出了什麼事?」陳凡擔憂的開口。

許清沒有說話,但目中也有憂色。

二人商議之下,立刻開始尋找,但考慮到四周時常有傀儡身影出沒,尋找很是緩慢。

此時的孟浩,披頭散髮,雙目赤紅,口中喃喃低語,若仔細聽,可以聽到話語內都是胡言亂語,字字都是對太靈經的渴望,他取出第四十三枚血晶,將自己的身影籠罩在濃郁的紅芒內,可以說他所在的區域,這紅芒幾乎就沒有消散過,孟浩的執著讓他不顧一切的去感悟,沒有血晶就複製,然後再感悟。

直至如今,他已經可以聽清耳邊的聲音,但卻無法記住,只能繼續感悟。

在這靠山老祖的閉關之地,無論是陳凡許清,還是瘋狂的孟浩,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之前他們彼此血晶在燃燒結束后,都會化作一道他們看不清的血光,沉入地底,湧入這片地宮的下方,那裏有一處密室。

一個全身乾枯的死屍,盤膝坐在密室內,身上沒有生機,瀰漫了死氣,

每次有一道血光來臨,融入到這乾屍身上時,都會讓他的身體似乎出現一些不同,直至第三道血光融入他的身體后,才使得這乾屍似乎出現了一絲生機。

但這生機極為黯淡,只能保持他彌留,卻無法蘇醒。

他,就是靠山老祖,斬玉血晶是他的心血所化,蘊含了他的氣息,故而燃燒后才可以回歸,維持他的彌留,若這血不過來,他必死無疑。

原本,他還要這樣繼續彌留下去,直至最終生命之火完全熄滅,一道梟雄坐化在此,甚至他自己也都已經絕望,大多數沉睡的神識就算是偶然蘇醒,也都只是一瞬就立刻沉睡,沒有多餘的力氣做任何事情。

至於斬玉,那是他當年早就遺留下來,若非當年的這個舉動,怕是幾百年前他就已徹底死亡。

「這是最後三枚斬玉了……」這一刻的靠山老祖,藉著斬玉血晶回歸,意識勉強蘇醒,嘆息一聲,眼看就要再次沉睡,他明白,自己或許再沒有蘇醒的機會了。

可就在這時,突然的,第四道血光無聲無息的來到這間密室,落入到了他的身體內,這一幕立刻讓靠山老祖即將沉睡的意識再次蘇醒,他愣了一下。

「我……已經沒有斬玉才對,莫非是記錯……恩?」在靠山老祖意識自語時,忽然的,第五道血光出現,鑽入他的體內。

緊接着,在他的目瞪口呆之下,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在這連續的三天中,血光接二連三的出現,有些時候甚至都連成一片,不斷地湧入他的體內,靠山老祖內心掀起大浪,激動沸騰,他的心神在這一瞬,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希望,甚至他的雙眼都在這一刻,猛地睜開。

「這……他奶奶的,這些明明不是老子的心血,可偏偏正是老子的血晶,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靠山老祖!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