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唯一獨苗!

第四十三章 唯一獨苗!

此刻,在這靠山宗的地宮內,靠山老祖的閉關密室里,靠山老祖披頭散髮,雙眼赤紅,露出瘋狂之意,他不甘心計劃失敗,眼看眾人要離去,怕是從此之後此地偏僻,無人還會回來,頓時悲從心來,又看到那金寒宗的修士要對唯一的內門弟子出手,更是怒極,不惜動用所剩無幾的修為,這才發出了那一聲如開天闢地般的轟鳴巨響。

這聲響震動蒼天,掀起一股風暴向著八方橫掃,使得靠山宗四周的荒山,無數樹木連根拔起,整個天地在這一剎那,如被一股連接蒼穹的颶風呼嘯捲動,大量的樹木在其內直接粉碎,使得這颶風成為了青黑色,陣陣閃電轟鳴,半空中那些趙國強者一個個面色大變,神色露出駭然。

就算是一劍宗的周言云,也都是雙目猛地一縮,夾着昏迷的陳凡,身子立刻倒退,腳下大劍嗡鳴間,他的四周立刻出現了無數劍光。

還有那青羅宗的中年美婦,同樣在這一刻面色急速的變化,毫不遲疑體的一拍羅盤,頓時羅盤砰的一聲膨脹開來,足足大了一倍有餘。

至於金寒宗的趙山凌,他倒吸口氣,身子急速倒退,右手抬起掐訣之下,立刻身後金劍飛出,頓時他身體外金光萬丈,看起來如同天將。

三人如臨大敵,死死的盯着靠山宗。

此刻在東峰上的孟浩,看着這一幕變化,那轟鳴巨響讓他震耳欲聾,天空的颶風青黑捲動九天,如同天威一樣,讓孟浩呼吸都困難起來,他睜大了雙眼,身子不斷地後退,全身衣服被狂風捲動,若非是一把抓住旁邊的大石,身體都要被狂風吹走,但他的雙眼卻是明亮,靠山老祖的話語,讓他一下子想到了當年第一次來到靠山宗時,看到的開卷語。

何洛華、歐陽大長老,二人此刻也是面色大變,這一幕太突然,讓他二人心神震撼,似乎在這狂風下,他們的修為都要崩潰。

「我要讓他們知道老祖我還在這裏,更不能讓他們去動這孟姓小娃,就剩他一個內門弟子沒被帶走,他若被滅殺,我的希望就沒了!!」地宮內,靠山老祖一咬牙,大吼一聲,右手抬起猛地拍在額頭,整個人一震,噴出鮮血,但他沒有停止,繼續狠狠的又拍了自己一下,鮮血噴出時身子都倒卷開來。

他目中露出狠色,竟一連向自己的額頭拍了七八下,每一下都噴出鮮血,這些鮮血剎那凝聚在一起,直奔前方石壁而去,轟鳴滔天間,那些鮮血在耗費了大半后,終於再次強行的衝出了一些。

靠山老祖做完這些,腦袋一歪,直接倒地昏迷,意識更是陷入假死,唯獨那精血內蘊含了一絲神識。

與此同時,這一口精血突破了密室,直接穿透了地宮,以極快的速度蔓延看來,剎那間,在天空上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整個靠山宗立刻掀起了滾滾紅霧,這些霧氣翻滾間雷霆之聲驚天動地,紅霧更是不斷地膨脹,也就是剎那的功夫,竟擴散到了方圓數百萬里範圍,使得此地遠遠一看,如成為了紅霧之海!

霧氣滾動,轟鳴滔天,這一幕直接震撼了天空上的所有修士,讓這些人面色徹底大變,就算是周言云等人,也是在這一瞬,紛紛駭然。

紅霧內,靠山宗的外宗弟子全部昏迷,他們沒有受傷,但掌門何洛華與歐陽大長老,卻是被直接推出了紅霧,在半空中面色蒼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

霧氣不斷地捲動,轟鳴之聲讓這天地在這一刻似乎只剩下了巨響,大地如海,蒼穹失色,緊接着,霧氣猛地轉動,竟有一張巨大的面孔,赫然在霧氣內凝聚出來!

這面孔之大,讓人看去時,頓時心神剎那被驚恐完全佔據。

可以看出那是一個老者,一個不怒自威,充滿了無上霸氣的老者,他閉着眼沒有睜開,但他的樣子落在何洛華與歐陽目中,二人腦海頓時轟鳴,他們立刻認出,這……正是靠山老祖!

「老祖……」歐陽睜大了眼,神色頓時激動。

「靠山……老祖!!」

「他……他居然還沒死!!」天空上的趙國眾修,全部驚呼失色,一個個快速的倒退,心神顫抖至極。

就在這時,突然的,紅霧組成的龐大面孔,靠山老祖閉着的雙眼,驀然睜開了一道縫隙,僅僅是一道縫隙,就爆發出了讓蒼穹轟鳴如要碎裂的驚世紅芒。

這一眼,看了天,天空成為了紅色,倒映了那面孔目中的紅芒,瀰漫八方,那青黑色的颶風更是碎裂落入紅色的霧海內,這一幕若入畫,彷彿成為了靠山老祖被風捲起的黑髮!

這一眼,看了周言云,周言云面色蒼白,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蹬蹬蹬退後數步,他腳下大劍驟然碎裂,只剩下了斷劍,他目中露出強烈的恐懼,他心神轟鳴,他修為元嬰初期,可就算是這樣,此刻竟在這目光的注視中,體內元嬰都萎靡起來,驚恐之下毫不遲疑的急速倒退,更是取出一張藍色的符?瞬間燃燒覆蓋身軀,帶着昏迷的陳凡瞬間遠去。內心如有一個聲音在咆哮,告訴他,對方絕不是元嬰,那是……斬靈大能!

這一眼,看了青羅門的中年美婦,立刻那美婦身下的羅盤,咔咔聲下瞬間出現了裂縫,更是直接爆開粉碎,使得這女子眼中第一次出現了恐懼,噴出鮮血身子毫不遲疑的夾着昏迷的許清倒退,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這一眼,也看了趙山凌,那魁梧的大漢整個身體如被山巒轟擊,身子不斷地退後,連續噴出了三口鮮血,身前的金色飛劍直接崩潰碎裂,他面色慘白,猛的轉身不顧一切的撕開裂縫就要逃走。

這一眼,更是看向了趙國的那些修士,一眼看去,眾人齊齊噴出鮮血,那些築基修士更是剎那間體內靈氣倒卷,居然傷了壽元,一個個面色直接蒼白。

孟浩在東峰山頂,紅霧繚繞四周,起伏在他的腰部區域,他面色蒼白,死死的抓着大石,可在眾人看去,孟浩的位置,竟是在靠山老祖的眉心正中。

「逼我靠山宗解散,還要滅我靠山宗獨苗,你們好大的膽子!」滄桑的聲音驀然間從靠山老祖的口中轟隆隆的傳遍八方,話語間,更有三道紅芒直接飛出,直奔周言云與美婦,還有那金寒宗的大漢而去。

「周某是一劍宗當代護道長老,靠山老祖你若殺我,一劍宗定來滅你!」

「靠山老祖息怒,晚輩是青羅宗弟子,家祖平三道,是老祖摯友!」

「晚輩知錯,還請老祖莫要動怒。」

三人不同話語傳出時,眼看就要被紅芒追上,一聲冷哼從靠山老祖那裏傳出。

「你三人給老夫滾,回去問問你們的宗門長輩,難道忘了當年的血約,趙國,是老夫的天下,再敢踏入趙國,休怪老夫出手滅殺,至於那三個弟子,你們可帶走,因為老夫不要。」隨着靠山老祖聲音轟鳴,那三道紅芒這才消散,三人面色慘白,毫不遲疑的急速遠去,沒入星空。

這一幕幕,看的四周趙國修士寒蟬若驚,一個個紛紛顫抖,元嬰修士都如此,他們之中最多只是結丹,此刻已恐懼至極。

靠山老祖千年前的傳說,再次從他們各個宗門的典籍中,浮現在了他們的心間。

滄桑的聲音霸氣的傳出時,下方的霧氣猛地翻滾,剎那間倒卷,竟是以孟浩為中心,瞬間霧氣凝聚,化作了一把長槍,猛然間,出現在了孟浩的身前。

此槍並非紅色,而是白光、銀光、金光交錯,其上更有複雜的?刻,看起來似極為不凡。

「靠山宗既然解散,也就罷了,但此子是唯一的內門獨苗,你等誰敢惹他,孟浩你直接以此槍滅殺……你們,還不給我滾!」靠山老祖的聲音在天地內回蕩,立刻讓那些趙國修士一個個趕緊倒退,但不是很明顯的,靠山老祖的聲音似乎虛弱了一些,雖說不是特別明顯,但若有心之下,日後回憶,定可察覺出來。

此刻就連宗門內那些靠山宗的外宗弟子,他們昏迷的身體也都飛起,向著四周拋飛,一道血色的光幕直接籠罩在了靠山宗內,一片渾濁,外人看不清晰,只有孟浩被留在裏面。

何洛華與歐陽怔怔的看着這一幕,漸漸何洛華臉上露出羞愧,低頭向著血色光幕深深一拜,輕嘆中轉身,遠去了。

歐陽沉默,將四周的外宗弟子一一找到,送他們出了荒山後,遠遠的望着靠山宗,長嘆一聲,轉身離去。

何洛華與他都明白,老祖已說靠山宗解散,那麼就真的沒有了靠山宗。

血色光圈內,孟浩神色激動,看着那桿白銀金三光閃耀的長槍,正要將其拿起時,忽然的,這長槍居然莫名其妙的自行爆開,成為了霧氣后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個穿着紅袍的老者,正是全身霸氣的靠山老祖。

「弟子孟浩拜見老祖,老祖之威震懾趙國,傳遍南域,弟子從入宗門起就一直敬仰,每日必頂膜拜凝氣卷老祖開卷語,每每都有收穫,老祖……」孟浩趕緊抱拳深深一拜,不假思索的口若懸河。

「停停停,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人拍馬屁,告訴你小子,老祖我當年像你這麼大時,這番話說的比你還順溜,聽起來比你說的自然多了,你這點本事就別和我來這套。」靠山老祖一瞪眼,但內心卻很是受用。

孟浩看着靠山老祖,尷尬的笑了笑。

「你就算是奉承老祖也沒用,老祖我……不提了。你且聽好,如今只是我一縷神識,好不容易嚇走了那三個該死的元嬰修士,如今快要消散,我本體會沉睡一年,不管想什麼辦法,要把所有趙國修真界築基以上的強者在一年後都引到老祖的閉關之地,你若做到這點,老祖大大有賞!」靠山老祖話語間,身子已開始消散,他神色焦急右手抬起向著孟浩一指。

立刻一縷信息傳入孟浩心神,講訴了如何在外開啟閉關之地的入口。

「小子,你是我靠山宗的獨苗,可別死了,你要死了,老祖可就得給你陪葬……我……我恨啊……」靠山老祖的聲音還在回蕩,身體卻消散開來,不見蹤影。

孟浩愣在那裏半晌,這才反應過來,方才外界的一切變化,居然都是這靠山老祖在嚇唬所有人。

「難怪他沒殺那三人……可,給我的槍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唯一獨苗!

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