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回首凡塵已三年

第四十五章 回首凡塵已三年

趙國北方,大青山,秋風的季節,山上的藤條大都乾枯,落葉飄落山下大河,不知是否也會與當年的葫蘆一樣,納入天河海,飄到了東土大唐。

大青山下有三個縣城,其中雲傑縣最為繁華,縣城不大,但卻很是熱鬧,平日裏若到了趕集的日子,附近山村之人云集,使得這裏人聲鼎沸。

這一日,一個穿着乾淨的藍色文士長衫的青年,帶着感慨之意,默默的走入雲傑縣,熟悉的面孔還有,只是他的樣子卻有了陌生,他,正是孟浩。

走在熟悉的街頭,走過一間間屋舍店鋪,走在凡塵中,孟浩想到了太多的往事,此地有他兒時的記憶,有他少年時的孤苦,有他讀書時的執著,有他難忘的往事。

「這裏是孫家小姐的閨房……」孟浩走過一處大院外,看頭看去時,那裏曾經的高牆,如今似乎也有些矮了,他記得在這高牆后,是孫家小姐的住所,早些年在這裏,曾是他幻想的地方。

他很多次幻想,自己會不會有一天被孫員外看好,將那傳說美若天仙的孫家小姐許給自己做老婆。

此刻三年流逝,看似不長,可孟浩卻有恍如隔世之感。

他感慨的搖了搖頭,正要離開時,忽然間孫家的大門打開,一坐轎子被抬出,孟浩腳步一頓,他當年多次看這大院時,都有要一睹那位孫小姐芳容的衝動,此刻目光如電一眼看去,在那風吹蓋簾的起伏間,看到了其內坐着一個身子肥胖的女子,這女子臉上長著不少斑點,年紀不大,讓孟浩在看了后愣了一下。

若非這女子身邊的貼身丫鬟孟浩有些印象,他斷然不會相信對方就是孫家小姐。

許久,當那轎子遠去時,孟浩一頓足,內心已極為後悔。

「我自己親手將當年的夢中情人毀了……聖賢說的對,非禮勿視,不該看,不該看啊。」孟浩搖頭,神色帶着遺憾,向著遠處走去。

直至到了晌午,孟浩怔怔的望着不遠處一間不大的屋舍,那屋舍看起來很是破舊,裏面已住了人,陣陣吵鬧聲從屋舍內傳出。

這裏,曾經是孟浩的祖宅,可他當年實在無力生存,這才賣掉,在這祖宅里,記錄了他曾經的快樂與美好,還有父母失蹤后的苦澀與堅強。

這一幕幕往事浮現在孟浩腦海,讓孟浩站在那裏,直至黃昏。

沉默中,孟浩來到了祖屋門外,抬起手,敲著門。

砰砰的敲門聲,讓裏面吵了一下午的聲音停頓下來,不多時房門被猛地從裏面打開,一個滿臉風霜的中年漢子,皺着眉頭看向孟浩。

「找誰,什麼事。」

「是李叔么……」孟浩望着眼前這個中年漢子,輕聲開口。

「你……」中年漢子一愣,仔細的看了孟浩幾眼,忽然眼中露出不可思議。

「孟浩?你……你不是失蹤了么,快進來。」這中年漢子臉上露出驚喜,拽過孟浩進了屋內。

「老婆子,你看這是誰。」

屋舍內,一個中年的女子正坐在那裏,眼中抹著淚,可聽到聲音抬頭后,一眼看到了孟浩,也愣了一下,趕緊起身,目中露出驚喜。

「真的是孟浩……」

「你這孩子,當年話也不說怎麼就走了,快讓嬸嬸看看,這幾年沒見,長高了啊,唉,還是這麼瘦,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這女子連忙上前,看着孟浩,目中帶着喜悅,早就忘了一下午的爭吵。

「快坐着,嬸嬸給你燒幾個菜,回來了就別走了,你雖然將這祖屋賣給了你李叔,但這裏就是你家。」這女子臉上帶着開心的笑容,慈祥的看着孟浩,瞪了那漢子一眼,去了廚房。

不多時,一桌子菜肴就端了上來,孟浩看着眼前的夫妻二人,看到了他們神色中的慈祥,想到了當年父母失蹤后,若非是李叔李嬸的幫襯,自己定會更加艱難。

「這幾年收成不好,家裏的屋子給了我家小子娶媳婦用,你這裏空着,我們就搬來了。」李嬸為孟浩夾着菜,和藹的看着孟浩說道。

「你這幾年去哪了,我和你叔在附近都找了,始終沒找到你。」

孟浩聽着眼前夫婦二人的話語,心裏很是溫暖,只說自己去了外地學藝,沒有細說,直至這頓飯吃完,孟浩起身向著二人深深一拜。

「李叔,李嬸,這祖屋我想買回來,畢竟是爹娘留給我的,這裏是銀子,你們可以先住着,幫我打理。」孟浩從懷裏取出銀兩,放在了一旁。

「這……」李叔遲疑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婆娘,李嬸沉默,半晌后一點頭。

「你說得對,這是你爹娘留給你的,這屋子就是你的,可你李叔和我年紀大了,既然你說了,我們就住在這裏。

銀子就不要了,我們看着你長大,和自己孩子一樣,怎麼能要你的銀子。」李嬸將銀兩放在孟浩手裏,果斷的說道。

孟浩沉默,再次抱拳深深一拜。

他沒有住在這裏,而是取了一些記憶里的家中之物,在深夜向這對夫妻告別,轉身走入到了黑夜中,銀子他沒有拿走,放在了床鋪上。

在雲傑縣的客棧內,孟浩盤膝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夜空,許久之後輕嘆一聲。

「我已不再是凡塵之人,可卻有難以斬斷的思緒,既然斬不斷,就留下吧……」孟浩沉默中,閉上了眼。

翌日清晨,孟浩在這雲傑縣,找到了王家的木匠鋪,看着裏面已經年老的王伯,滿臉的皺紋,正坐在那裏發獃,他的面前有一個木雕,雕刻的正是王有材,可以看到在王伯的神色內,藏着封塵不住的悲傷。

孟浩沉默,他不知道王有材是否真的死了,成為內門弟子后,他再次找到了小虎,去了王有材失足落下的山崖,沒有看到什麼線索。

此刻輕嘆,孟浩走入木匠鋪內。

察覺到有人來,王伯抬起頭,可看到孟浩后他一愣,仔細的揉了揉眼睛,立刻身子顫抖猛地站起。

「你……你是……孟浩?」

「王伯,是我。」孟浩望着眼前這個老者,連忙上前將其扶住。

「有材在哪,當年是不是你們一起失蹤的,他在哪……」王伯始終記得王有材失蹤的那幾天,雲傑縣的孟浩也失蹤了,此刻看到孟浩,立刻激動。

「有材哥如今還回不來,讓我捎信告訴您,他再過幾年就會回來了,您老放心吧,有材哥生活的可好了。」孟浩笑着開口,扶著王伯坐在椅子上,陪着他說這話,期間說起當年,只說被人帶走學藝,只不過王有材很聰明,學藝更深這才沒有回來。

王伯眼中流下激動的淚水,聽着孟浩的話語連連點頭,就連臉上的皺紋似乎都散開了一些,尤其是孟浩說着一切趣事,更是讓他有了笑容。

「那孩子打小就聰明,不願和我學木匠手藝,整天琢磨著其他事,好好好,他能外出學藝,這是好事。」王伯笑容越加的開懷,到了晌午時,孟浩沒有留下,在王伯的親自送出中,離開了這裏。

小虎與小胖子,他們不是雲傑縣之人,而是在附近的兩個縣城,小虎那裏孟浩不太熟悉,且對方應該無恙,可小胖子那裏,孟浩必須要去一趟對方的家中報平安。

想到小胖子如今怕是已到了南域,孟浩內心有些感慨。

在這天的晌午,孟浩去尋了周員外,可卻沒有找到,打探才知周員外一家大半年前已離開這裏,據說是遷移到了趙國的都城,孟浩也就沒有繼續尋找,離開了雲傑縣。

這裏有他曾經的記憶,可孟浩知曉,從踏入靠山宗的那一刻起,自己的路,在整個趙國,在整個南域。

默默的離去,只帶着儲物袋內的一些鍋碗被褥,那些鍋碗是父親當年買來,那些被褥是母親往日縫補,這些對孟浩而言,珍貴無比。

大青山下三個縣城,除了雲傑縣外,還有雲海縣以及雲開縣,小胖子的家,就在雲開縣內。

此縣比之雲傑要小一些,雖說繁華也不如,但因其四周地多,故而財主不少,尤其是幾個大家財主,更是在其他縣內也財產頗多。

小胖子的父親,就是雲開縣內有名的李大財主,按照小胖子曾經得意洋洋的說法,他家的長工就有幾百人那麼多,家裏的院子要走一個時辰才可以走完,丫鬟僕從更是不少。

他夜壺都是銀子做的,被褥那都是從趙國都城買來,且從小就有丫鬟暖床,直至大了后依舊如此,都記不清期間摸了多少丫鬟,總之從來沒缺少過,至於他念念不忘的親事,按他的說法那是雲開縣有名的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漂亮的不得了,是他爹不知費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大的代價,這才成功的說了下來。

想到小胖子當年的得意表情,孟浩臉上露出微笑,走入雲開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回首凡塵已三年

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