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銅鏡的快樂

第六章 銅鏡的快樂

許師姐的名頭在靠山宗內不小,可以說無人不知,因如今的靠山宗內門弟子,實際上只有兩人。

除了許師姐外,便是上官修身邊的男子。

如此一來,許師姐的借出洞府之事,起到的震懾作用,使得孟浩安全的帶着靈石與凝靈丹,在眾目睽睽之下退出了這片廣場。

直至退出了老遠,孟浩背後已被冷汗浸濕,來自身後的一道道目光他儘管看不到,可卻能強烈的感受彷彿有一把把無形的刀子,正隨着自己快速遠去漸漸消散。

三炷香后,孟浩一路沒有絲毫停頓,甚至都沒回外宗住所,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按照許師姐玉簡內的標示,去了靠山宗南峰,在此峰的山腳下,找到了許師姐所說的洞府。

這洞府外有一處兩丈左右的石台,盡頭處山體間青石門聳立,四周有藤枝纏繞,看起來就明顯不俗,超出孟浩之前兩處居所。

這裏頗為安靜,四周望去滿是綠意,不遠處一條山泉流淌,山風吹來帶走炎熱,給人一種清爽之感。

孟浩站在洞府口半晌,神色漸漸露出滿足,這處洞府他非常滿意,此刻他也已明白所謂的洞府,實際上要比那些居所珍貴太多,難怪之前那些外宗同門聽到許師姐借出洞府後,大都露出羨慕嫉妒之意。

「這才應該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孟浩右手一揮,立刻那白色的玉簡直奔洞府青石門而去,啪的一聲落在上面,頓時嗡嗡之聲傳出,這洞府的大門緩緩打開。

洞府不大,只有兩間石室,一個是作息修行之地,另外一個被石門封死,孟浩踏入洞府時,青石門緩緩閉合,直至砰的一聲完全關閉后,白色玉簡飛來,落入孟浩手中,與此同時在這洞府頂端,有柔和光芒從岩壁散出。

在這洞府內看了一圈,孟浩越加滿意,最後目光落在那封閉的石室前,略一沉吟,孟浩將手中玉簡按在上面,立刻這石室的石門緩緩開闔,在這一剎那,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孟浩看着石室內之物,目瞪口呆。

「許師姐這座洞府,這禮……太大了。」許久,孟浩才恢復過來,怔怔的看着石室中心,那裏有一個如泉眼之物,陣陣靈氣汩汩而出,斑斕光暈繚繞,有種炫目之感,不知在這石室內積累了多久,使得之前石門一開,立刻湧出,落入口鼻間化作甘甜,讓人聞之精神一振。混沌事務所

「居然是靈泉……」孟浩喃喃,他就算是從未見過此物,但在凝氣卷里也看過描述,天地間有靈泉,此泉非水,而是靈氣的一處天然噴發點,世間存在不多,大都被修士佔據,根據靈泉散出靈氣的多少來定珍惜的程度。

此地的靈泉很小,已露出枯竭之跡,靈氣散出只是比外面濃郁一些,對凝氣三四層以上用處不大,畢竟超過了三層,因所需靈氣太多,故而用處甚微。

但即便如此,孟浩也知對自己而言,此地珍貴的程度難以形容,絕對超越了一顆旱靈丹。有了這樣的發現,孟浩心中狂喜。

來不及多想,孟浩立刻盤膝坐下,閉目趕緊吐納,數個時辰后,此地積累的靈氣散了大半,孟浩睜開了眼,他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

「僅僅幾個時辰的打坐,就相當於平日裏約莫一個月的修行,雖說這是因石室內靈氣天長日久的積累,此後便不會如此,可對我來說,在這裏修行的速度要快出外界不少。」孟浩深吸口氣,目光落在了四周的牆壁上,漸漸看到了四周刻着一些他看不懂的印記。

「此地靈氣之所以可以積累而不外散,想來必定是因這些印記的原因,許師姐應是用這個方法來積累靈氣,方便一次性吐納。」孟浩沉思少頃有了猜測,神色振奮,在內又打坐吐納起來。

很快一夜過去,第二天清晨時,孟浩睜開了眼,石室內靈氣已稀薄,可有靈泉在,估計過一段日子這裏的靈氣又會濃郁。

孟浩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為,已相當於近兩個月的修行。

「若能再這麼修行幾次,我就可以突破凝氣一層,邁入凝氣二層!」孟浩深吸口氣,內心興奮,他渴望突破成為凝氣二層,因只有到了二層,才可以展開凝氣卷里的第一個仙術。

想着仙術,孟浩退出石室后視若珍寶般將石門關閉,等待其內靈氣積累,他已決定採用許師姐曾經的方法,不是時刻守在靈泉旁,而是等其積攢足夠。侯爺當娶,一等嫡女

坐在洞府內,孟浩摸了摸肚子,琢磨著有些日子沒有看到小胖子,就連野味也都有大半個月沒吃,儘是一些野果,暗道成為外宗弟子后,反倒不如雜役處吃的飽,除非是有足夠的靈石去宗門的養丹坊換些辟穀丹或是御食丹等據說吃一粒數日不餓的靈藥,否則的話,大都要自己去想辦法解決溫飽。

略一思索,孟浩索性走出洞府,清風吹撫中身影沒入山莽叢林間,一邊走着,孟浩習慣性的從儲物袋裏拿出了那面銅鏡。

如今他已確定自己被那寶閣的師兄矇騙,這鏡子根本就沒有絲毫用處,他這大半個月來時常研究,也沒有找出這鏡子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此刻把玩在手裏,時而看一眼,還是毫不出奇。

「可惜了儲物袋裏的半塊靈石,估計去寶閣換其他寶貝,怎麼也要賄賂一些才好。」孟浩伸手摸向懷裏的儲物袋,光芒一閃,拿出了那半塊靈石,頗為肉痛。

正行走時,忽然孟浩腳步一頓,猛地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山林,有一抹顏色在那裏一閃而過,速度不快,孟浩雙眼一亮,以他這幾個月抓野雞的經驗,這是一隻野雞。

沒有時間凝神將銅鏡與靈石放入儲物袋,孟浩順手扔入衣衫的口袋中,身子向前一躍而起,自從體內出現靈氣后,孟浩就發現身體比以往靈活了不少,雖說還是瘦弱,但似乎蘊含了一些爆發力。

尤其是如今修為到了凝氣一層,這一躍之下速度更快,也就是幾十息的時間,孟浩就一把抓住了那隻驚慌的野雞,這野雞隻要被抓住兩個翅膀提起來,便不會再撲騰。

「也不知小胖子如今怎麼樣。」孟浩提着野雞,想到了小胖子,琢磨著去找對方一起吃點野味,正轉身時,忽然孟浩感覺衣衫口袋裏有什麼東西熱了一下。

緊接着,他手中那隻被抓了翅膀安靜下來的野雞,突然間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身體更是瞬間掙扎,力氣大的讓孟浩險些抓持不住。

野雞的掙扎極為強烈,慘叫之聲凄厲無比,更是在這掙扎中,這野雞的屁股砰的一聲,竟直接爆開,鮮血四濺。靈魂密鑰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孟浩徹底愣在那裏,他上山近四個月,野雞抓了不少,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尤其是看着那此刻已經死去的野雞炸開的屁股,孟浩滿臉詫異,連忙四下看去,可四周很安靜,沒什麼身影出沒。

「怎麼回事?」孟浩身體哆嗦了一下,這野雞死的太凄慘,尤其是血肉模糊的屁股,可以想像它在死前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孟浩深吸口氣,壓下內心的緊張,這野雞死的太蹊蹺,太凄慘,孟浩這裏甚至有種身後腰部以下涼風陣陣的感覺。

「不對。」孟浩一把扔了手中屁股炸開的野雞,連忙將衣衫口袋中的鏡子和靈石取出,他想起了之前這野雞出現異常前,口袋裏有什麼東西熱了一下。

「不可能是靈石……」孟浩雙眼直勾勾的落在了銅鏡上,心跳加速,雙眼露出強烈的光芒。

「莫非……」孟浩拿着銅鏡的手顫抖了一下,此刻顧不得野雞與去尋找小胖子的事情,而是拿着鏡子用最快的速度直奔山林,他要再尋找一個山獸,去看看那爆開野雞屁股的兇手,是否正是此境。

正奔跑間,沒過多久,立刻在孟浩的前方,出現了一隻狍子,正獃頭獃腦的看着孟浩,很快就露出凶芒,孟浩臨近立刻用手中的鏡子一照。

那狍子原本獃滯的表情立刻大變,整個身子瞬間跳起,發出凄厲的慘叫就要逃跑,這慘叫的聲音難以形容,如撕心裂肺,讓人聽之就可以想像到那必定是至極的凄慘,可孟浩分明看到這狍子跳起時露出的屁股,此刻彷彿有無形的力量衝擊,連續兩下,這狍子的慘叫也是一波二起,身體還沒等落下,屁股就砰的一聲爆了開來,抽搐身亡。

孟浩獃獃的看着死去的狍子,又看了看手中的鏡子,半晌之後他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動與興奮。

「寶物,這一定是寶物!!」

「只是……這寶物怎麼有些怪異,喜歡爆掉野獸的屁股……」孟浩雖然有些費解,但此刻畢竟興奮居多,也不在乎這寶貝為何這般怪異,反倒有種躍躍欲試尋找其他野獸的衝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銅鏡的快樂

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