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家有狐妖

第一章 家有狐妖

建武國,齊王府。

齊王府是建武國歷史最悠久的世家大閥,開府齊王早年追隨武帝開創家國大業,打下萬里江山,封妻蔭子,王位代代相傳,是建武國最為顯赫的王門貴胄!

建武國以武立國,齊家以武起家,祖上齊國公一雙肉掌,打遍五十一州無對手,甚至跳出武道的極限,修成神輪,煉成神通,因此才能得到先皇器重,封為齊王、國公!

齊王府自然對武道倍加重視,齊家子弟習武不綴,常有傑齣子弟入朝為官,拜為上將,齊家也因此愈發屹立不倒,無人可以動搖。

齊王府子弟每rì都要起五更習武,直到rì上三竿這才休息,因此每當到了五更天,王府內便支起油壇,烈火熊熊,照耀得光明如晝。

這rì,諸多齊家子弟習武完畢,四散而去,過了片刻,兩個打雜的小廝上前,將雜亂的器械擺放整齊。

「子川,剛才那些少爺修習武學,我偷看了一些,甚至學到了兩招!」

一個身如鐵塔孔武有力的壯漢使了兩招散手,手掌掀起風聲,呼呼作響,招大力猛,頗有根基,正是齊王府的兩式絕學,被他有意無意中偷窺,學來兩式,在同伴面前賣弄。

他口中的「子川」正是他的夥伴,旁邊眉清目秀的少年,齊王府打雜的青衣小廝,姓江名南,字子川,十四五歲的年紀,清秀俊逸,氣度不像是一個下人,反倒像是大戶人家的公子。

「柱子,你不要命了!」

江南jǐng覺的向四周望了望,低聲道:「咱們做下人的,最多可以學一些外府的低等武學,剛才你使的是王府的高深武學,上次劉黑達被人發現偷學了王府高深武學,被內府高手打死之後曝屍三天!」

「子川,你太小心了。我學的不過是招式而已,又不是心法。」

鐵柱重重拍了拍他的肩頭,笑道:「上次劉黑達之所以被打死,我聽說他是偷了王府四大神功之一的江月破浪訣!」

江南見他不以為然,勸誡道:「小心駛得萬年船……」

「子川,雖然現在我是打雜的下人,但並不代表我一輩子都做個下人!我若是練好了一身本領,將來也可以登朝拜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鐵柱豪氣干雲,突然想起一事,正sè道:「子川,我聽說你在菜市買了一條狐狸?狐狸這種東西,最是邪魅,你若是想養活,做哥哥的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當心被狐狸吸幹了陽氣。齊王府的貧民窟是最容易招妖怪的地方,我聽說有狐狸、野狼修鍊成妖,出沒在貧民窟中,專吸少男陽氣,你這種俊俏少男,又是個讀書人,絕對是妖jīng們的最愛……」

江南啞然,笑道:「哪裏來的這麼多妖怪?我只是見那條狐狸被燒焦了皮毛,獵戶要將它剝皮吃掉,着實可憐,一時心軟才買了它。待它養好傷,我便任由它離開。」

「我聽我娘說,妖jīng們還喜歡吃少男的心肝和腎,有像我這樣的壯漢在貧民窟里和女妖jīng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起來就發現自己的兩顆腎被吃掉了,有的還被啃掉了腦袋,吃空了肚子裏的心肝……」鐵柱繼續道。

江南向他怒目而視,鐵柱視而不見,繼續嘮叨:「我還聽說有些女妖jīng還喜歡采陽補yīn,有像我這樣的壯漢在貧民窟里和女妖jīng睡覺,第二天就被採光了陽氣,變成了人干……」

江南忙活了一整天,回到自己的住所,鐵柱口中的貧民窟。王府的奴僕下人也分三六九等,上等的下人住在王府之中,最受恩寵,工錢也高,時常能得到賞賜,衣食無憂,待遇比得上尋常富貴人家的公子少爺。下等的奴僕住在府外,是打雜的苦力,乾的是臟活重活,工錢也少得可憐,上了上頓沒下頓,而且時常受到責打辱罵,被人打死也是常有的事情。

江南呼喚一聲,只見一隻皮毛斑駁的狐狸從房裏懶洋洋的走了出來,少年抱起這隻狐狸,向城外的落霞山走去。

亂世災民,賤不如狗!

他並非建武國的子民,而是逃難來的難民,他的故鄉遭遇大難,數千里水火連天,據說是兩尊天神大戰,殃及凡人。

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千里逃難,一路餓殍遍地,屍骨盈野,到了晚上時,荒原之上遍地鬼火,有野狗、野狼吃人的屍體修鍊成jīng,駕馭滾滾黑霧屍氣而來,半夜裏闖入難民堆里找活人吃。

江南一家原本也是大家族,書香門第,但這場大災導致偌大的家族分崩離析,主僕四散逃命,江南從混亂中逃到建武國,迫於生計,不得已,只得把自己賣身給齊王府做奴。

落霞山中,江南定了定神,吸了口氣,胸腔漸漸鼓起,如同胸腔中藏着一口大鼓,心臟躍動,如同鼓聲,咚咚作響。

只聽噼里啪啦的爆響聲從他體內傳來,一根根大筋在皮膚下漸漸縮緊,如同勁弩一般,輕輕一動,便發出嘣嘣的拉弓之聲!

啪!

他一掌向空中拍去,如同鞭子狠狠抽在空氣中,發出清脆的聲響!

他這一式赫然與鐵柱偷學的齊王府武學一模一樣,只是要比鐵柱嫻熟大氣了許多倍!

「齊王府的公子少爺,多是蠢材,區區混元開碑手這麼簡單的武學,他們居然學了一個多月才能學會!」

他雖然看似清秀,但此刻招式卻大開大合,雙手如同兩把開山斧,連劈帶削,左切右割,幾個呼吸間便將齊王府的絕學混元開碑手使了一遍!

山林中呼呼的風聲響起,江南的掌風拳風捲起枯枝落葉,招式之猛,如同壯漢揮舞巨錘,簡直就是一個浸yín武道十餘年的高手!

他赫然與鐵柱一樣,也偷學了齊王府的武學,不過與鐵柱只學到皮毛不同,江南顯然學到的更多,學到了jīng髓,甚至齊王府的少爺公子尚未學會,他便已經融會貫通!

誰也不知道,一向溫文爾雅一幅柔弱書生模樣的江南,竟然會有如此霸道剛猛的一身本領!

「柱子不想做一輩子的下人,我同樣也不想!在亂世中出人頭地,靠的不是滿腹經綸,而是武力!」

他的拳腳陡然慢了下來,化作齊王府的另一種武學,雙手之間時而如抱明月,時而如牽引一條奔騰不休的長江大河,顯得無比沉重,沉重之中,又有明月從江中升起的明快!

大江出深谷!

明月掛長空!

大江伴cháo生!

這是齊王府的另一種武學,鎮府四大絕學之一的江月破浪訣中的三式,江月破浪訣遠超其他武學,甚至在建武國所有的武學之中都可以說數一數二,是齊王府武學的巔峰!

江月破浪訣共有十大式,每一式蘊藏一層的武道心法,對應武道十大境界,江南只得到其中三式。

他將這三式反反覆復來回演練,體內的真氣如同長江滾滾,大浪澎湃,翻騰不休,又有真氣凝聚,化作明月一輪,從腰間氣海處升起,有如明月出海,冉冉上升,最終升騰到眉心處,光明照耀。

月升月落,輪迴不休。

這是一種感覺,並非是氣海中真的升起一輪明月,而江月破浪訣引起的真氣感應。

他的這套破浪殘訣,正是得自劉黑達之手。

一年前,劉黑達盜取齊王府的心法,便是江月破浪訣,可惜只有其中三式。劉黑達目不識丁,雖然拿到心法卻不懂如何修鍊,於是拿着心法悄悄找到江南。

他卻也聰明,將心法中的段落打散,一句一句前來請教,讓江南講解字句中的奧義,免得被江南看出這是一門武學,待江南講解之後,他自己再將這些奧義連成一體,修成破浪訣。

江南很快便察覺到這裏面的貓膩,依舊不動聲sè替劉黑達解答,同時暗中將破浪訣記下來,慢慢整理推演,終於將這三式破浪訣還原。

劉黑達修鍊破浪訣的事情被齊王府發現,總管齊鏞將其擊殺,江南原本也有些忐忑,唯恐牽連到自己,後來這事不了了之,這才鬆了口氣。

一年時間的苦修,江南的真氣已經相當可觀,即便是在齊王府的諸多世家子弟中,也可以排到中游!

「武道共有十重,其中五重煉體,五重鍊氣。煉體五重境界分為皮、肉、筋、骨、膜!我修鍊江月破浪訣,已經煉筋成功,一舉一動,大筋如同張開硬功強弩,單純身體,比柱子這等天生神力的壯漢還要強橫數倍!」

他心中暗道:「我從劉黑達那裏得到的江月三式,最多只能讓我修鍊到武道第三重,煉筋的境界。想要再進一步,只能靠我自己推演後面的第四式第四層的心法!」

一年的時間,江南靠着這套江月破浪訣的殘訣,一路修成皮、肉、筋三大武道境界,修鍊速度即便比那些齊王府的子弟也絲毫不慢,甚至更快!

「至於鍊氣的五重境界,分為鍊氣、混元、內罡、外罡、神輪!我現在修鍊到煉骨巔峰,距離神輪還有六大境界,估計還需要許多年苦修才能辦到。」

齊王府高手眾多,但能夠修鍊到神輪的也沒有多少,煉體五重境界並不難,難的是鍊氣的五重境界。

江南閉目凝神,大腦飛速運轉,推演江月破浪訣的種種奧妙,突然身形一動,將自己想像中的第四式施展開來,隨即又站立不動,閉目繼續完善。

那隻皮毛斑駁的白狐焉巴巴趴在一株大樹下面打盹,偶爾睜開一道眼帘偷看江南習武,它雪白的皮毛被大火燒得參差不齊,黑一塊花一塊,尾巴也光禿禿的,有氣無力,如同陷入一場大病之中,不過眼眸卻有如女子一般嫵媚。

夜幕降臨,江南又偷偷回到齊王府外的貧民窟中,洗漱就餐,到了深夜,他困意湧來,躺在床上便沉沉睡去。

月亮升起,朦朧的光亮透著破爛的窗欞從外面投shè到房間里,灑在床頭。

白狐悉悉索索的角落裏鑽出,眨眨大眼睛看着熟睡中的江南,突然長長一吸,只見一股濃烈的陽氣從江南的鼻息中溢出,被它源源不斷吸入自己體內!

月光搖曳,房間內似乎yīn風吹來,讓人覺得一陣森寒的涼意。

白狐燒焦的皮毛開始慢慢脫落,新的雪白皮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來,而江南卻依舊昏睡,毫無所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帝尊 帝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家有狐妖

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