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三个女人

第1806章 三个女人

脱离东神域范围后,无需再隐藏踪迹的黑暗玄舟皆是速度暴增,飞赴南神域。

南神域因此大起慌乱,人人自危。但这些黑暗玄舟最终都格外齐整的飞入了十方沧澜界,全然未如在东神域那般强攻侵占各大枢纽星界。

数日之后,北神域的力量依旧没有从十方沧澜界向外辐射的迹象,但这股几乎蔓延南神域全境的慌乱依旧没有散去。

北神域的力量核心从东神域转移至南神域,这对南神域的星界和玄者而言,就如头颅悬于恶虎齿间,谁都无法预料,它会何时发狂,一口咬下。

北神域这次的力量迁移可谓极为彻底,以焚月、劫魂、阎魔三王界为首,再到各上位星界、中位星界的中坚力量,依序尽数南迁,似是为了正面避开龙神界的暴怒而选择直接将已俯首臣服的东神域舍弃。

池妩仸最后到来,身后紧随劫心劫灵婳锦三魔女。

她踏入沧澜神域之时,不止是北域魔族,十方沧澜界的玄者也都仓惶拜下,只是前者是敬崇,后者则是惊魂而拜。

北域魔后池妩仸,这可是将第一龙神打的狼狈而逃的恐怖女人!

她身后那两个神情冷淡,又美的出尘的女子,是凭两人之力便败退了素心龙神的双子魔女。

如今无论东西南哪个神域,谁还敢不牢牢铭记这三个女子身姿。

“十方沧澜界界王苍释天,恭迎魔后大驾。”

一声带着激动与急促的大喊,苍释天带着众海神一马当先迎上,隔着很远就恭敬拜下,高喊道:“魔后天威震世,释天万年前便如雷贯耳。数日前终见魔后真姿,强如绯灭龙神,在魔后面前也不过一区区蝼虫。”

“能为魔主之帝后,天下唯魔后一人;能得魔后之委身,当世也唯有魔主!魔后魔主双骄合璧,当是天地变色之机,规则颠覆之时!”

黑雾下的媚眸淡淡扫了苍释天一眼,池妩仸悠然道:“早闻南神域释天神帝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就连这恭维之语,都是神帝层面。”

苍释天俯首道:“魔后谬赞,释天愧不敢当。沧澜之地如今能得魔主驻足,已是万幸之至。如今又得魔后降临,实为百世难……”

话未说完,忽然感知到后方一股极为沉重压抑的气息临近,他想也不想的折身拜道:“恭迎魔主!”

云澈从空而落,身侧是千叶影儿,后方远远跟随着三阎祖。

“魔主大人,”池妩仸微笑浅浅,娇绵的声音浮荡空中,让所有入耳之人都灵魂一颤,身体几乎要失力软倒:“一次应邀而临时定下的南行,居然就此踏灭南溟,震慑南神域,真是给了我一个好大的惊喜呢。”

云澈的目光在她身上定了一小会儿,原本想说的话被他吞下,神情平淡的道:“你不也一定,给了我一个大惊喜。”

池妩仸挪步,袅娜身姿近到云澈身前:“绯灭龙神之事,是我临时起意,自作主张。魔主若要当众责罚,我也是无话可说的。”

听似是讨罚之语,却字字媚心撩魂。旁侧的苍释天体内仿佛忽有狂火燃起……他迅速凝神聚心,猛咬舌尖,直咬的满口咸腥,才缓缓的压下绮念,没有露出任何丑态。

全身燥热依旧,苍释天眼眸深处却满是惊骇。

不愧是一战毁绯灭龙神二十万年威名的魔后,寥寥几语,竟恐怖至此!

而更让他震惊的,是云澈的反应。

自己只受余威便险些露出不堪,池妩仸的唇瓣几乎就近到云澈的耳侧,每一个字音都能直接撩拨至他的心魂,他的神情却几乎看不到明显的动荡,只是眸光稍稍避开了一些。

“你亲自出手的事,还从来没有失败的时候。”云澈道:“这次当然也一样。不过以后还是不要如此擅作主张,因为……并无必要。”

池妩仸:“……”

千叶影儿眯了眯眸……说到喜欢“擅作主张”,没人比得过云澈。

但,谁让他是魔主呢。

但这句“并无必要”,本意或是不想池妩仸再冒险,只是……着实有些伤人。

云澈向前几步,避开视线与池妩仸的直接对视,道:“十方沧澜界的景致独具一格,不妨到处转转。三个时辰后去主殿那边,我有大事要宣布。”

说完,云澈直接离开。

大事?

池妩仸停留原地,若有所思。

难道是……

“受伤了?”千叶影儿道。

“无关紧要的小伤而已。”池妩仸随意道。

“是不是小伤,连我都看得出来,何况他。”

千叶影儿直视着池妩仸黑雾后的眼眸:“绯灭龙神的实力如何,我要比你清楚的多。你的特殊魔魂的确世间无双,但终究过于薄弱,何况还有一缕一直劫持于宙虚子的身上,面对绯灭龙神,我绝不认为你有十成的胜算。”

“如此冒险,可不是你的风格。”

“胜算……唔。”这两个字,引来池妩仸一声叹息。

千叶影儿:“……?”

“云千影,还记得我们踏出北神域时,最担心的是什么吗?”池妩仸忽然道。

“龙神界。”千叶影儿直接回答。

当初,他们以报复宙天界为理由进攻东神域时,最担忧的,便是龙神界不按常理出牌,强行干涉。

这种担心绝非多余。云澈遭厄的那段时间,龙皇对云澈表现出的杀念,强盛到有些异常。尤其在蓝极星外,向云澈,向沐玄音出手时,都是以龙皇最为狠重决绝。

原因她们在之后也已知晓……那圣洁如无尘天莲的“龙后”居然也~被云澈给睡了!

龙皇杀他一万次都不一定能解恨。

不过,这种担心,却从未出现于云澈的身上。很多次,他所表现出的,甚至是巴不得直接对上龙神界。

仿佛在他的眼里,龙神界的威胁,尚不及东神域和南神域的一众王界。

这种诡异的笃定,无论池妩仸还是千叶影儿,都感知的清清楚楚。

“他为何如此不惧龙神界,这几个月来,我总是在不断的思虑这个问题。”池妩仸缓缓说道。

尤其方才云澈一句“并无必要”,将他对龙神界的淡视表达的更为直接。

“你知道答案吗?”她向千叶影儿问道。

“龙魂压制?”千叶影儿用疑问的语气回答。

池妩仸微笑摇头:“果然你也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如此简单。”

千叶影儿双手抱胸,淡淡道:“我说过不止一次,他早已不是当年的云澈。如今的他无论对谁都会有所保留,哼,包括他刚捡回来的那个小媳妇。”

“另外,他那句‘并无必要’,不是为了故意刺你。”千叶影儿很淡的笑了一下:“在得到你去独面绯灭龙神的消息,一直到东神域的投影传至,他一直都处在焦躁之中。”

“是吗?”黑雾的萦绕变得轻缓迷离,魔后的唇角有了轻微的翘动:“不过让本后更惊讶的,是这番话居然出自你的口中。”

“毕竟,我也一直在变。”千叶影儿眸光上仰:“继续说你所在意的‘胜算’吧。能让你不惜冒险,看来你对与西神域之战,并不是那么有信心。”

“是。”池妩仸没有否认:“踏出北神域后,我越是了解龙神界以及在其引领下的西神域,越是觉得忧心。这段时间通过宙虚子,我更直接的窥视着龙神界的核心。很快,我得出结论,若是与西神域正面交战,剥离云澈的存在,综合如今我们所能调动的所有力量……毫无胜算。”

“……”对于池妩仸的这个结论,千叶影儿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这次和绯灭龙神的交手,虽然对方狼狈不堪,但我也受到不小的震动。坦白说,绯灭龙神的实力超出了我最高的预估,居然能在被我噬魂的状态下,将我伤到这个程度。”

池妩仸神色郑重,眼眸幽暗,绝非在自谦或开玩笑:“我曾以为绯灭龙神实力再强,也不至于强过阎一。而事实,他竟犹在阎一之上。”

“劫心劫灵在黑暗永劫下脱胎换骨,两人合璧,堪比阎天枭。但与素心龙神交战,也只能在对方频繁分心之下勉强将其浅伤。”

“如此,我不得不重新评估其他龙神的实力。”

千叶影儿道:“既然如此担心,为何刚才不告诉他?还可以借此向他问清楚他对付龙神界的依仗是什么,也好宽心。”

池妩仸却是微笑摇头。

“你该清楚,我从不愿做无把握之事。如果我是他,我会选择继续在北神域蛰伏至少千年,而他,连五年都等不下去。”

“不过,也因为是他,无论多么任性都有资格。所以,他认定的事,我都不会反对。他不想说的,我也不愿意逼问。而我需要做的,唯有以自己的方式,来提高些许的胜算而已。”

“你与我,又何尝不是一样。”

“倒是没错。”千叶影儿眸光流转:“但还是有些许的不同。他是冲动还是冷静,是任性还是暗谋,将来又是败是胜,是死是生……我有担心,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因为无论何种结果和未来,我都跟随于他。”

“哪怕最终葬身深渊,被写在神界编年史最腐臭的一页,我也要和他的名字并在一起。”

“而你不同,你的肩上,还有整个北神域的命运。所以你需要考虑的,也必须考虑的比我多得多。”

池妩仸螓首转过,看了千叶影儿好一会儿,意味深长的道:“云千影,当年那个为了自己之利可不惜任何阴毒手段的梵帝神女,居然如此彻底的甘心沦为一个男人的附属,这简直是东神域最让人惊叹的‘奇迹’。”

“何止附属,现在就算有人当面说我是他的玩物、女奴,我都不会生气,说不定还会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千叶影儿金眸凝雾,用很是幽淡的声音说着在任何人听来都是自辱的言语:“你说,是我的本性就是如此之贱,还是被他偷偷下了某种魔蛊呢?”

池妩仸微微而笑:“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而且……是那种最奢侈的幸运。”

“……总之,相信他吧。”千叶影儿道:“以他那么强烈的复仇之心,没有足够的把握,不会踏出北神域的。相比于担心,我更多的反而是期待。当面对龙皇所引领的西神域时,他祭出的到底是哪一张牌呢?”

这时,一股灰暗的威压从天而降,引得两女同时侧目。

彩脂的身影缓缓落下,即使在千叶影儿和池妩仸两个女子身前,她的身躯依然显得格外玲珑娇小。

她的裙裳从来都是七彩之色,仿佛象征着她某种不肯释下的执念。唯有腰间的系带和裙畔的流苏都换成了漆黑色,脸儿依旧是过于粉莹无暇的奶白色,一如云澈当年的初见。

只是,相比于曾经那个宛若精雕细琢的洋娃娃,如今这个“洋娃娃”沐浴着一种灰暗的危险色彩,无形之中更添几分妖异的魅力。

“受伤了?”彩脂看着池妩仸,隐约带着关心。

“小伤而已,不需要在意。”池妩仸唇间轻轻吐息,连小彩脂都能一眼看出来,看来自己的元气这次损的的确有些厉害。

“哦?”千叶影儿眸光轻掠,面露些许的讶异:“你们应该没见过才对,为何一幅很熟的样子?”

“滚开!”彩脂冷冷道,一股杀气也直迫千叶影儿。

池妩仸悄无声息的退后一步,一幅事不关己的姿态。

“唉,小天狼。”千叶影儿这次没有马上避离,而是幽幽一叹,无奈的神情浮现于她的雪颜上,依旧美得勾魂摄魄:“我和魔后刚才的话,你应该也都偷~听~到了,我这辈子无论生死,都会粘在云澈身上,就算是他自己,也别想赶走我,你更不能。”

“所以,要不要试着想个办法,和平共处呢?”她金眸轻转,涟漪轻荡:“念在你是他还算正式的妻子,只要你愿意和平共处,我可以退步,多退几步都无妨。哪怕让我喊你姐姐……也不是不可以。”

“做梦!”彩脂双眸凝煞,直接压灭千叶影儿那怎么想怎么奇怪的话:“你害我姑母,害我哥哥,害我姐姐!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你!击败龙神界后,你再无可用价值后,我一定马上宰了你!”

“不要说得那么绝嘛。”千叶影儿声音呈现着极其罕见的娇绵,一幅示弱的姿态:“天狼溪苏是甘愿为我而死,而且死的很满足,你明明很清楚。”

“至于天杀星神,我当年虽然借南万生之手将她逼入绝境,但最终未能如愿,反而促成她遇到了云澈,也才让你有了现在的丈夫。”

“这么说来的话,你似乎应该感谢我才对。”千叶影儿伸指撩动颈边的金发,唇间的低喃似在自言自语:“这边还勾着姐姐,那边就偷吃妹妹,果然他堕魔之前,就是个十足十的禽兽。”

“你……”千叶影儿一番奇怪的言语,让彩脂的煞气都乱了一下。

“你的姑母死于月无涯的愚蠢和星绝空的绝情;天狼溪苏是自愿为我而死;天杀星神则是死在宙虚子的手中。你恨我是应当,但还不至于到不死便无法化解的程度。”

“你要是始终无法解气,无法释怀……”千叶影儿似哀似怨的轻叹,纤指贴着胸脯的幻美曲线缓缓垂落:“大不了,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一顿。”

“……”彩脂的星眸一点点的眯起,星光也逐渐化作危险的暗芒:“你确定?”

“当然……是开玩笑的!”

呼!!

风暴卷动,千叶影儿的身影已远在数里之外,声音却是格外清晰的遥遥传来:“小天狼,这个身体要是被打坏掉了,最心疼的可是你的丈夫。毕竟对他来说,我可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玩物,是你这个长不大的小丫头永远都取代不了的,嘻嘻嘻!”

轰隆!

彩脂身上的魔气与杀气同时爆开,瞬间碎地千尺。但她刚要飞起,就被池妩仸抓着手腕,轻轻的给拽了回来。

“你又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何必追上去呢。”池妩仸微笑着摇头。论言语交锋,十个彩脂都不可能是千叶影儿的对手。

彩脂娇俏的胸脯一阵剧烈的起伏,但总算没有再追杀上去。

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平静下来,然后忽然转头,直直的盯着池妩仸。

她的肌肤像雪又像冰,皓白莹润。总是缭绕在她身周的,是当世最高层面的黑暗魔气,却在她傲雪流溢的肤光下显得一片黯淡……

而她的身躯,那是一种彩脂寻遍认知都找不到言语形容的玲珑浮凸,一种宛若来自魔鬼的侵魂诱惑。根本不需要刻意弄姿,甚至不需要她的眼眸和魔音,便足以一瞬引燃一个人的欲望……再焚尽他所有的理智。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

“……”彩脂螓首又猛的转回,好不容易平息的胸脯又开始阵阵的起伏,许久都没有平息。

“嗯?”池妩仸媚眸轻眨,惊奇的欣赏着少女雪颈上缓缓浮起一抹脂粉般的淡霞。

“魔后,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回答。”她看着前方,脸儿肃然,音调沉静。

“好,”池妩仸微笑:“你问吧。”

彩脂张了张唇,还未出口,脸儿便由淡粉迅速染红……直至温热的感觉的清晰从她的脸颊传至内心。

又连忙将脸颊别过一分,暗暗咬了咬唇瓣,少女才压着声线,用最认真,最严肃的语气道:“要怎样……怎样……才可以变得像你一样。”

最后半句话,她说的极快。声音落下,她的嫩唇也重新咬紧,死活不肯回身看池妩仸的眼睛。

“……”唇瓣微张,池妩仸浅笑嫣然,她身影向前,在彩脂的耳畔轻语道:“这个问题,你该去问他,他最懂了。”

“~!@#¥%……”彩脂紧绷的身躯出现了好一会儿的战栗,然后忽然撤身,恨恨的留下一句话:“你们这类女人……都是这么小气,哼!”

看着她逃也似远离的背影,池妩仸久久失笑,然后幽然自语道:“你们?其实,上次你问的,也是我呢。”

————

沧澜神域中心,遥远的高空之上。

天孤鹄声音急掠,以最快的速度赶至,目光碰触到云澈身影的刹那,便已恭敬的跪拜而下:“天孤鹄拜见魔主,请魔主吩咐。”

“传令所有上位、中位界王,”云澈双眸前所未有的幽暗:“三个时辰之内,全部于沧澜王殿待命,本魔主有大事宣布。”

天孤鹄的身躯剧烈震荡,然后发出激动的颤音:“孤鹄领命!告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逆天邪神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06章 三个女人

9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