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弃子

第一章弃子

天史星‘一笔春秋’司马迁知道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陈默也知道,如果再照这样下去,等到他死的那一刻肯定比鸿毛还要轻。

“又失败了。”

陈默盘腿坐在床上睁开眼,停止运转气血。按照星界的说法,人星武者以气血淬炼全身,超脱世俗,达到地仙之境。可是无论怎样,用各种办法,陈默都发现自己的气血如同水泵,无丝毫沸腾之意。

在星界,连最基础‘气血九转’都无法达到的武者注定这一生都将碌碌无为,灰灭如尘埃。

叹了口气,一天之际在于晨的奇迹没有出现,陈默也不沮丧。他重复这个修炼动作已经十余年了,十余年里该失望早就失望透了,只不过陈默不甘心平凡,因此从没放弃丝毫挣扎希望的可能。

陈默推开窗户,一片白茫雪景悠然出现在眼前,放眼望去,天地间白雪皑皑,冰花玉树。陈默不由想起**那句诗,脱口而出:“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好诗,少爷真是做得一手好诗。”

背后忽然传来女孩的赞叹。

不用回头,陈默都知道一定是自己贴身侍女小桃来照顾自己了,每个早晨,她总会准时端着一盆热水进屋,别看陈默连气血一转都达不到,但是生活放眼大重王朝就算气血九转武士都要艳羡嫉妒。

“少爷虽然不能练武,可是论文采,就是大重王朝那几个继承星名的星将都未必比的上呢。”小桃发自内心的说着。

“我哪有什么文采。”寒风一送,陈默打了个哆嗦。

小桃关心的说:“昨夜下了场大雪,少爷,小心着凉了。”说着让侍女在屋里几个火盆里添上了一些木炭,再将窗户关的严实,屋内气温立刻上升,暖和如春。

“少爷,今天还要去晨跑吗?”小桃端来热水为陈默漱洗。

闻鸡起舞是陈默一直以来的习惯,虽然这么多年没办法运转气血,但是陈默相信每天这么锻炼体质,总有一天能有变化的。

草草漱洗了一番,陈默又吩咐小桃几名侍女注意保暖,这才和衣出了门。

几名侍女看着陈默如此严寒天气还这么努力,都叹了口气。

“陈默少爷可真是好呢,被发配到青龙镇这么多年,也没怨言,对我们还这么关心。”

“是啊,其他家族的姐妹动不动会受到责骂呢。”

“可惜少爷人这么好,却是不能练武,以后怎么办呢。”

“不要说了,好好做事。”小桃吩咐道,默默望着陈默背影,又想起那首随兴的诗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呢喃了几句,小桃摇摇头,这句诗是发自少爷内心的壮志豪言,可惜在大重王朝,任何豪言壮志都要匹配的实力,否则不过是沦为他人笑谈。

就像眼下陈默少爷的处境……

陈默打了个哆嗦,缩了缩肩膀,在小道上徐徐慢跑,天气酷寒,朔风如刀,寸寸刮着骨肉,一个字,疼。

此时天色未亮,街上行人稀少,即使是起的最早的农户还没有出门。不过陈默并不是起的最早的人。

青龙镇,演武场。

一群十五六岁少年少女已经在广场上打拳,练着气血。

大重王朝乃至整个星界,将星者分为紫微星,天星,地星和人星。地星属于星少女且不谈,人星是每名初入星道武者的极限。

人星有气血九转,顶上三花,大小雷劫,人中龙风四个境界,其中气血九转是所有武者的根本,修士以气血修炼全身,能将气血运转全身各处为一转,其后以气血练皮膜,肌肉,纤维,毛孔,脏器,骨骼,经络,方寸,每练到一个阶段为一转。

这些少年少女衣衫单薄,可完全不惧严寒,身上气血旺盛,宛若一团燃烧的火焰,即使老远,都觉得灼热迎面,从里到外发出一股子霸道血气,一看就是将气血炼到脏器,骨髓俨然气血六,七转级的武者。

拳如火炮,甩得空气噼啪作响。

在这群少年少女为首一名少女更是出众,一袭青衣,乌丝蛇盘,体态苗条,凸出少女柔美,眼神冰冷如同凛凛寒冬。比起气血六七转的其他武者,少女拳法更为轻盈,空灵,有一种飘然灵动之美。

看见这名少女,陈默眉头一皱。

少女名叫青宛,青龙镇青家的千金,和陈家不同,青家在青龙镇根深蒂固百年,可谓地头蛇一条。当初来到青龙镇时,陈默和她发生过一点摩擦,所以特不想见到对方。

“陈默,你不在家好好休息,又跑出来丢人现眼吗?”

青宛停下打拳,见到长跑的陈默眸子里闪烁冷漠的光彩。

其他人见到陈默跑来,纷纷停止练拳练功,看到青宛讥笑他,也立刻附着女孩的话冷嘲热讽道。

“陈默少爷,我看你冻得全身发抖,难道太冷了?”

“想不到今天也坚持锻炼,我还打赌你不会出来了呢。”

“不错,虽然注定是废物,但还是挺努力的。”

“居然敢说长安君之子是废物,你就不怕长安君灭你九族吗?大虎,哈哈。”

“冤枉,我只是说事实。”

这些少年少女对陈默习惯早就非常清楚,这些人都是当地世家弟子,抱成一团。陈默只是外人,但是他一来到青龙镇,所有镇上长辈武者对他无不卑颜屈膝,让他们非常不满。不过这些小子也只是敢平日里仗着口舌,讨点优越,即使知道陈默连气血一转都达不到也不敢轻易动手。

原因太简单了。

陈默的背景他们惹不起。

陈默父亲是大重王朝鼎鼎大名的长安君,大重王朝的贵族除皇族以下有‘君,公,候’三个级别,赐‘君’者那是功高震主,当朝圣上都要客客气气的人物。大重王朝国都为长安,陈默父亲赐封长安君,俨然为国都之首,就可见其权势滔天。

陈默父亲有三子一女,陈默最小,年幼时母亲出走,不知所踪,而陈默在到了习武年龄时却是迟迟无法气血运转,淬炼筋骨,最终被断定无法习武,若是女孩倒也罢了,谁都知道星界中,女孩能孕育星名,能不能习武并不重要。

但对于身为男人的陈默可谓晴天霹雳。

于是即使是长安君的儿子,也被当做普通人送入青龙镇。

青龙镇是川州一个小镇,比不得繁华似锦川州中心长洛,也比不得兵家要塞刺荆,青龙镇充其量也就被些骚客赞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还有一座有名的青龙山,明眼人都看得出,陈默待在青龙镇无非就是养老到死罢了。

换一个世族间喜欢用的词在陈默身上。

两个粗暴的字。

弃子。

想想也理所当然,堂堂长安君,大重王朝皇帝每日邀请入宫喝酒的男人,他的子女哪一个不是在武道中出人头地,唯独陈默居然无法习武,沦为笑柄,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扔到山里喂狼了。

陈默对这些小屁孩嘲笑也不在意,开玩笑,他的心态好歹也是成年人,经过大风大浪,死而复生更是心如止水。

不过看到这些小屁孩每次挥拳,练功都练得威风八面,血气翻涌,还是让陈默心中觉得很不公平。想他七尺男儿之身,不能亲手给这些嘲笑的人一点教训,实在郁闷。

一言不发,陈默埋头长跑,他相信总有一天,这么锻炼下去可以激活气血的。

看到陈默没有理会,嘲笑的几人觉得没趣。

“好好当他的大少爷就是了,天天想着乱七八糟的法子来锻炼,真以为这样就可以吗?”

“被长安君都判定无法习武,他还幻想什么啊。”

“一个弃子而已。”

在陈默脸上没有看到任何慌张,惊恐,不安和愤怒让这些平日跋扈的几个高傲武者很不高兴,欺负可以和圣上相提并论长安君的儿子明明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怎么就是爽不起来呢。

太不爽了。

“你们抓紧锻炼,三个月后‘神武举’开始,到时有乡试,会试,殿试,这是你们出人头地,扬名大重的好机会,可不要懈怠了。”教武的中年人喝道。

一听到神武举,这些少年少女立刻变得严肃认真起来,练起拳法,功法更是用功。

陈默沿着小路跑到了郊外,最后在一片雪竹林里停下来。陈默接着站起了桩法,有模有样开始打拳。

其实陈默以前在地球也练过太极,八卦,心中不知道有多少绝招,可惜练不出‘气血周转’始终是一个花架子。

练了一阵,陈默依然觉得身上没有任何劲道,有些索然走上河堤,登高望远。眼前大江横越,辽阔壮丽,一下子让陈默心情宁静许多。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每每念念这些安慰的诗词也让陈默舒服许多。

突然,一声似笑非笑的优美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想不到,你年龄不小,却有这种领悟,不错,不错。可教也。”

陈默心中一跳,回头一看,在一棵雪竹上,一名少女正站在柔软竹条上面,她白袍如雪,长发飘飘,轻盈如羽,站在那片连只小鸟都托不起重量竹条上竟是游刃有余,写意自在。

“可教,我不过是弃子而已。”陈默自嘲道。

“弃子?”少女卷起嘴角的不屑。“姐姐的儿子,我陈庆之的侄子会是废物吗?”

陈庆之?!

小姨?

陈默张着嘴,傻眼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萌娘星纪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萌娘星纪 萌娘星纪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弃子

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