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都是血

第20章 都是血

「扣扣——」禮貌而有節奏的敲門聲響起,專心坐在遊戲機前打遊戲的飛坦頗為不耐的皺了皺眉,還是開口了。

「進來。」

俠客那金燦燦的腦袋就探了進來。

「什麼事?」飛坦面上表情格外的冷淡。

「庫洛洛叫你出來一下。」俠客笑眯眯的,「有事情喲。」

飛坦皺皺眉,還是走了出來。

客廳里,庫洛洛和迦佳坐在一起,肩並著肩,頭挨着頭的,迦佳似乎在一張紙上寫着什麼,而庫洛洛就在她耳側小聲的說着話,兩個人的姿勢十分親密,親密的讓飛坦都隱隱的有些暴躁起來,莫名的覺得十分礙眼。

迦佳雖然反應遲鈍,但也不至於等到人到了面前還不知道,她抬起腦袋看着出來的飛坦,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飛坦,湯已經在煲了,你要是餓的話先吃點別的墊墊吧。」

好歹也是呆在一起住了一點時間的,迦佳還是很了解這個孤僻宅男的,脾氣暴躁,不愛說話,性格陰沉,還是個狂熱的二次元遊戲愛好者,每天見面最多的時候就是他出來吃一日三餐的時間,其他時間基本上都窩在客房裏打遊戲,十分的不好接觸。

一起出去購物之後迦佳又默默的給他加上一個彆扭傲嬌的屬性,親近度蹭蹭蹭的拔高了不少,至少這樣的話在之前她是怎麼都不敢說的。

飛坦抿著唇,絲毫沒有回答的意思,就在一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拿着遙控器打開客廳那超大的顯示屏看電視。

俠客瞅瞅飛坦隱藏在藏藍色髮絲下隱隱有些發紅的耳根,禁不住有點想笑,這個妹紙還真是厲害,這麼快就能把飛坦的好感度刷的這麼高了啊,瞧瞧他這彆扭的姿態,真是少見吶。

「是我叫他出來的。」庫洛洛看着迦佳不甚明白的眼神,直接接過她已經寫好的字條,上面塗塗改改的痕迹讓他禁不住嘆氣,想起之前讓迦佳自己寫的條件,他覺得能找到自己不奇怪,這個笨蛋怎麼就不想想如果召喚出來的是那種心懷惡意的傢伙或者召喚來的對方來自武力值更為驚人的世界,她之後又該如何完成任務呢?

補充了一系列的限制條件之後,庫洛洛最後檢閱了一遍迦佳寫的交換條件的字條,這才算勉強滿意。

亡靈類,可隱身,忠誠守信,外表為人形或者類人形,戰鬥力限制在獵人世界裏出眾即可。

雖然還是不完全可靠,但是未知的才是最有趣的,庫洛洛將條件限制在最低限度之後,就讓迦佳開始準備召喚。

「唉?」迦佳不明所以。

「他很好奇我是怎麼被召喚去你的世界的,想看看你召喚異世界存在者的情況。」庫洛洛語氣低沉又溫和,帶着極強的說服力,明明是一件十分需要保密的事情,到了他嘴裏,就雲淡風輕的不過像是在喝個下午茶看場電影一樣。

「有什麼可看的。」迦佳嘟囔著抱怨,「嚇死人了,召喚成功之後就冒出來黑洞樣的東西,當初你從裏面出來的時候要不是看着和人一樣,我簡直要把你當成午夜凶鈴的男人版了!」

俠客歪了歪頭:「午夜凶鈴?」

「經典的恐怖電影!」迦佳眨了眨眼,「給你寄一卷錄像帶,只要看過,就會在午夜的時候從你家的電視機里爬出來的殺人女鬼,可嚇人了。」

俠客看着庫洛洛那溫柔微笑下的陰影,明智的住口沒再往下問下去。

抱怨歸抱怨,召喚還是進行了。

那個虛懸的召喚器很意外的庫洛洛三個人都看得見,迦佳把紙條從那個入口塞進去之後,召喚器就開始平靜的一閃,一閃起來。

迦佳十分淡定的端著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果汁,看着那召喚器平靜的閃爍著光芒,等了一會之後,那閃光就急促起來,化作迦佳熟悉的白光,中心再次裂出一道縫,一個人影就被裹在淡黃色的保護罩里硬生生的「擠」了出來,那種薄紙片樣的人形到恢復正常的感覺,讓俠客也禁不住瞄向庫洛洛,迦佳的形容還真是……貼切啊。

當保護罩的光芒黯淡下來之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這上面來了。

召喚出來在保護罩里的是個男人,一個俊美程度簡直能夠讓所有女人都為之臉紅心跳的超級大帥哥。

迦佳覺得自己眼睛都轉不動了,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十分花痴,但是沒辦法,她長這麼大,明星見過無數,帥哥也不是沒看過,當是這麼俊美這麼吸引人的超級大帥哥,真的是頭一次見啊!

~~(>_<)~~~個子好高,皮膚好白,腿也長胳膊也長的,穿着緊身的讓迦佳十分不習慣的深綠色軟甲的模樣也帥氣到爆,妥妥的八塊腹肌完全無法被衣服遮蓋住,尤其是那張臉那顆眼角下的小痣……媽媽,她覺得她好像戀愛了呢~~

淡黃色的保護罩淡下去,保護罩里的美男也睜開了眼睛,在第一時間的習慣性緊繃身體之後,他那雙琥珀般的清透眼眸安靜的轉到了迦佳的身上,專註的眼神彷彿像是帶着電光一般,俊美的美男在微微怔了一刻之後,便在迦佳面前單膝跪下,以古代騎士的習慣對着迦佳優雅行禮,再抬頭,聲音輕快的發問出來。

「是您,請求與我結下契約嗎?」那個俊美的好像整個人都在發光一般的騎士聲音也十分的好聽,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讓迦佳禁不住紅了臉,心跳的都不規律了,天啊,腫么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啊!她簡直都要無措的暈過去了。

完全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做出回答的迦佳微微愣了起來,神色恍惚了下,再看那個單膝跪在她面前的騎士,覺得這個帥哥好像……沒那麼帥的沒天理了呢,難道自己這麼快就看膩歪了?

迦佳腦袋裏的神經歪到天邊去了,嘴巴卻老實的應聲:「是的,我是這麼請求的,你……答應了?」

「我將在這期間奉你為主,絕不背叛。」沉默了一瞬,這個俊美的出奇的男人這般道。

「哦……唉?!!」迦佳完全轉不過來彎,腦袋僵了好一會,才在對方的誠懇眼神下乖乖點頭,「我明白了,好的。」

「迪盧木多·奧迪那,願為您獻上忠誠。」這個帥氣騎士單膝跪地,握拳置在心口處,恭敬的垂下那挺直的背脊和高昂的頭顱。

迦佳覺得自己現在連話都不會說了,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看向庫洛洛,庫洛洛臉上的笑容不知怎麼的……有點僵硬?

迪盧木多站了起來,他個子很高,靠的近了迦佳得仰著頭才能看得到他的臉,迪盧木多微微彎腰,握住了迦佳的右手,隨即在她手背上按了一按,迦佳只覺得體內那股只有在治療時候才會流動的能量竟然主動的轉動起來,朝着右手背而來。

迪盧木多鬆了手,迦佳就傻傻的看到自己的右手背上多出一個花紋繁複的血色印記,三朵完全認不出來是什麼花的圖案形成三角形,像是紋身一樣死死的巴在她的手背上,迦佳忍不住上手摸了摸,絲毫沒有異樣感,但是那細微流失的能量卻不是作假的。

這是怎麼回事?迦佳忍不住疑惑的看着迪盧木多。

迪盧木多似乎很了解迦佳的疑惑,微微一笑就解釋道:「迪盧木多身為英靈,雖然下界的只是部分分.身,但是想要存世得依靠master的魔力。這是我與您結下的契約,依靠這個,我所消耗的魔力才能從您身上提取。」

「還有這樣的事情啊。」迦佳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背花紋,她還以為自己體內的能量只能用來治療呢,原來還能做魔力,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她是不是也可以像那些小說漫畫里的魔法師一樣學會各種神奇的法術呢?迦佳禁不住腦洞大開,開始幻想起自己左手冰箭右手火龍的美好景象了。

迪盧木多是個帥的人神共憤的大帥哥,在查閱了他的來歷資料之後,迦佳總算知道一向對西方人的外觀有點臉盲的她為什麼會覺得迪盧木多這麼帥,原因還是在他那顆淚痣上,據說那是有魔力的,如果抗魔力不夠的話,只要是女人,都會被他迷的七暈八素的。

自然的,面對女性簡直無往而不利,但是相對的,面對男性的時候,拉仇恨也是拉的妥妥的。

有的時候,長得太帥真的是一種罪過,單看着打從迪盧木多出現之後這幾個男人相處的情形,迦佳簡直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了。

原來不管是美女面對美女同性相斥,就是帥哥們呆在一起,也會有同性相斥的現象嗎?

晚餐的氣氛十分詭異,迦佳吃到了久違的大米飯,雖然在口感上略有差異,但是對於吃了一個星期牛排的迦佳而言,這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啊!

眼淚汪汪的迦佳埋頭吃着米飯,喝着自己熬出來的鮮美牛肉湯,啃著紅燒排骨,簡直不要太美妙了哦。以至於,完全無視了桌子上其他四個人之間分外詭異冷場的氣氛。

「一個死人也要吃東西?」飛坦語氣陰測測的,手下的叉子插在排骨堅硬的骨頭上,在盤子裏劃過,刺啦的十分刺耳。

迪盧木多皺了皺眉,他雖然對於身為他的主人的迦佳十分友善,態度恭敬,但是本身身為騎士的他還是很有傲氣的,禮貌的開口:「在下可以將食物轉化為魔力,減少master的消耗。」

「真沒用。」飛坦嗤笑一聲,語氣里的嘲諷十足十的。

迪盧木多看了他一眼,雖然被鄙視了他也挺窩火的,但是對方顯然是master的朋友,所以他忍了。

庫洛洛倒沒那麼直接,他記憶力一向很好,之前搜颳了迦佳那邊不少書籍,尤其是歷史傳記類的,其中有本凱爾特神話就提到過這個人。在他看來,信封騎士精神簡直就是狗屁,帶着公主私奔成功,回來居然還傻乎乎的繼續給情敵當手下,不被殺那才叫怪事呢,明明武力無雙,又有着絕佳後台的,握著這樣一手好牌還能那樣窩窩囊囊的被一頭野豬撞死,實在沒什麼值得擔心的。

至於迦佳,在最開始被愛情淚痣影響到的感覺在契約成立之後就淡去了,原本那種愛情來臨的感覺消失之後,她的神經粗壯的完全沒把迪盧木多當做/愛慕對象看了,太多的差距讓她根本不會往戀愛的方向想,對於這點,庫洛洛還是很放心的。

「迪盧木多的武器就是那對長短槍嗎?」庫洛洛語氣溫和,「在神話里很有名氣呢。」

迪盧木多怔了下,不太明白庫洛洛的意思。可是庫洛洛的下一句話,就讓他的疑惑全解,也對這三個人的感官降到了最谷底。

「手持這般利器,最後竟然死在了野獸的攻擊之下……真令人驚奇。」

迪盧木多的呼吸頓時停了下來,餐桌上的氣氛變得詭秘起來。就連沒心沒肺聽他們說話的迦佳都怔了怔,吐出嘴裏啃得差不多的排骨,轉移話題道:「迪盧木多,怎麼不吃呢,我覺得我做的菜味道還好啊~~」

「……是,master。」迪盧木多應了一聲,也不再開口,埋頭吃飯。

迦佳對着庫洛洛撇撇嘴,拜託,不要對人家惡意這麼滿好不好,挖人痛腳什麼的簡直不要太惡劣啊。

一頓讓人吃得胃疼的飯結束之後,迪盧木多就靈體化去休息了。

迦佳看到迪盧木多消失,知道他靈體化除非自己叫他就等於休眠,完全沒有知覺的,立馬雙手叉腰換了一副兇巴巴的嘴臉:「庫洛洛!!」

「嗯?」庫洛洛看着裝着一副兇惡表情的迦佳,她這幅跳腳的樣子絲毫沒有威脅感,反而有着炸毛的可愛。

「迪盧木多人那麼好,你幹嘛老揭人傷疤啊!」迦佳指尖戳啊戳的,十分氣憤,「這也太不禮貌了。」

庫洛洛捂著半張嘴,微微笑:「我只是好奇。」

「好奇個毛啊!」迦佳恨恨的吐氣,「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絕對是嫉妒啦!迪盧木多就是長得超帥的,又溫柔又禮貌的,你嫉妒也學不來。」

庫洛洛笑容都破碎了,次奧,知道你還說的這麼直接,真是不怕死啊藍迦佳。

「別老是和人家作對啊。」迦佳最後警告了一句,就去收拾碗筷了,她做的不多,但是吃飯的幾個人都挺捧場的,哪怕是那樣惡劣的餐桌氣氛下還是把所有的菜都清空了,她做的米飯都沒剩下一粒,這對於初掌大廚的迦佳而言實在是個最好不過的讚美了,迦佳暗自握了握拳,嗯,一定再找找其他的食譜,做點其他花樣的美食出來。

—————————————我是時間飛速跳轉的分割線—————————————

開發了做美食的新愛好的迦佳就照着萬能的搜索器搜索出來的各類美食食譜實驗起來,什麼炒菜燉湯的都是小意思了,在發現這個頂級的套房廚房配備齊全之後,迦佳甚至還買了不少的原材料,照着食譜上的做小點心的方法做起了各類小點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迦佳在這方面的確很有天賦還是真的心靈手巧的,她做小點心的手藝是越發的好了,從一開始的外表慘不忍睹味道勉強不錯到後面的精緻的完全可以拿去賣,這也不過是短短十來天的發展。

捧場最多的就是迪盧木多了,沒有對比還不知道,有了對比之後迦佳才不由得感慨,真正的好男人就該是迪盧木多這樣的,上得廳堂下的廚房,出門幫着叫車提行李,還能戰鬥幫忙打架,同時舉止還能特別溫柔體貼處處以她的感受為先。

如果不是讓他一直處於實體化魔力實在供應不來的話,迦佳有時候真的覺得她這輩子有這麼個騎士英靈的守護者就足夠過了。

奈何迦佳實在廢柴,她試過的,如果讓迪盧木多實體化的話,哪怕他什麼都不幹,也就能能撐個三天半的時間,如果一旦開打……對此,迦佳只能苦逼臉的表示,廢柴少女的人生就是這麼挫。

所以在將近一半的時間裏,迦佳還是會讓他靈體化將魔力消耗降到最低,自己繼續苦逼的繼續按著這次獵人考試的突擊內容來進行鍛煉,比如說,第一關那幾十里路的長跑。

指望迦佳真的跑上幾十里路那是絕對沒可能的,庫洛洛想來想去,最後覺得迦佳也只能用點取巧的辦法了。

「滑輪?」庫洛洛試着問。

迦佳捧著臉:「幾公里是問題不大了,可是幾十里,呵呵……」殺了她也滑不動啊。

「那就自行車吧。」庫洛洛對迦佳的體力再次下降了一個評價,「這個總可以了吧。」

迦佳想着自己要騎上大半天,表情更鬱悶了,隨即想起另一個問題:「那還有好長好長一截往上爬的樓梯呢?」

「那麼一點距離你都爬不上去?」飛坦用看軟件趴趴蟲的眼神鄙視這個笨蛋。

「……爬不動。」上個五層樓就得歇一歇的迦佳覺得自己體力相比較這裏的人而言,的確廢柴到一定境界了。

飛坦徹底無語了。

「那就讓迪盧木多背着你上去。」庫洛洛也沒辦法,就那樓梯的坡度,哪怕讓迦佳騎着車,她也絕對爬不上去的。

「後面怎麼辦?」迦佳想起那霧氣里滿是殺機的濕原就覺得頭皮發麻,看文字介紹根本沒感覺,但是真正看到庫洛洛給她的那本失美樂濕原物種分析手冊她就覺得徹底不好了,尼瑪那麼多恐怖生物到底是腫么進化出來的啊,想想就覺得分外可怕啊,她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想去那個鬼地方了。

「迪盧木多的速度足夠快了,他可以帶着你到第二考場的,到時候你隨機應變,如果能找到人幫忙是最好了。」庫洛洛語氣十分平靜。

「……好難。」迦佳怨念的蹲在桌角畫圈圈,「我這樣的上哪找人幫忙啊。」

庫洛洛笑的從容淡定,語氣里也是滿滿的肯定:「西索。」

「啥?」迦佳傻眼的表示,不是之前讓她離那個變態遠遠的么?

「西索很執著於與強者戰鬥。」庫洛洛抓着迦佳的一縷頭髮捻了捻,「如果你與他交換條件,答應讓他與迪盧木多在最後考試的時候放開了戰鬥,那麼你絕對可以順利的進入到最後的考試。」

迦佳:「……這麼算計別人不太好吧。」總有種心虛的感覺腫么破?

「這是合理交易。」庫洛洛一向是能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這種的厲害男人,他看着迦佳,眼睛裏都帶着一種十足的說服色彩,「相信我,只有這樣,你才能通過這場考試。」

「……我會告訴迪盧木多的。」迦佳點點頭,已經被說服大半了。

庫洛洛微微笑,果斷的轉移了話題:「昨天的那種綠色的糕點還有嗎?」

「啊?你是說綠豆糕嗎?」迦佳遲鈍的反應過來,「吃完了耶。你還想吃?」

「嗯。」庫洛洛毫不客氣的道,「如果可以的話,那種拔絲蘋果派也不錯。」

「哦。」迦佳點頭,「我這就去做,飛坦,你要吃點什麼?」

「春卷。」只記得這個鹹味點心的飛坦乾脆利落的道。

迦佳跳起來,就去廚房忙活了。

飛坦坐在一邊,停頓了會才問庫洛洛:「西索會被殺死嗎?」

「不會。」庫洛洛翻著書,「雖然迪盧木多的確很強,但是殺死西索,還是差了點。」

「切?」飛坦鄙視,語氣里滿滿的都是嘲笑,「真是繡花枕頭。」

「是佳佳做不到。」庫洛洛淡淡道,「她身上的力量不足以支撐西索與迪盧木多戰鬥到分出勝負。」

「那真是太可惜了。」對西索十分厭惡的飛坦皺了皺眉,語氣冷淡的很。

「西索還有用處,留他在旅團還是有用的。」庫洛洛看着飛坦,與其說是解釋倒不如說是警告。

飛坦沒說話。

迦佳從廚房跑出來,鬱悶道:「庫洛洛,食材不夠了,我要去超市買點回來……」

這個是要報備的,因為庫洛洛說過,外面不太安全,而迦佳又着實太弱了點,讓她出門都要提前告知。

庫洛洛笑着點頭,沒動。

飛坦看了看天色,這個點讓迦佳一個人單獨出去的確算不上安全:「我陪你。」

「嗯。」迦佳倒沒那麼害怕飛坦了,這些天的相處,認定對方只是一個不擅長表達的內向彆扭傲嬌的迦佳對飛坦還是很有好感的,不管怎麼說,一張好顏總是會加上不少印象分的,再者兩個人也一起去買了好幾次的東西了,迦佳還是指使的很順溜的。

但迦佳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只是買個東西而已,居然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喲,小妹妹,這是買的什麼呀~~」流里流氣的形容,邋邋遢遢的外表,不管是那像吸毒過量的消瘦臉色,還是帶着傷疤的臉,都昭示著這些人絕對不是什麼正直青年。

四五個流氓,竟將一條小路堵得死死的。

迦佳提着袋子,是真的有點害怕,她還真沒碰到過這種情況呢。

「嘖嘖,瞧瞧這小臉,嚇得都白了呢……別害怕,我們可不是壞人喲~~~」

幾個流氓笑的不懷好意,看着迦佳幾乎都要滴下口水了。

迦佳不由的往飛坦身邊縮了縮,本着破財消災的心思,交了錢被為難兩句應該就沒事了吧,張了張嘴,還沒開口,就聽着飛坦那一貫陰測測的聲音響起來了:「滾開。」

「喲,這小子,還挺凶的嘛!」最前頭那個掐著耳釘走朋克風的紅毛表情一變,猙獰萬分的捏著拳頭上前來了。

糟糕,惹怒他們了!

迦佳嚇得後退了一步,這裏人的武力值迦佳一直都覺得十分可怕,哪怕沒有庫洛洛那麼厲害也絕對夠嗆,她完全就是個拖油瓶,而飛坦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真的撐得住嗎?

「哼。」輕飄飄的冷哼之後,迦佳還沒回過神來,就發現飛坦抽出了他一直帶在身上的黑色雨傘,身影恍惚晃動了下,「走了。」

迦佳獃獃的,呃,誰能告訴她剛剛這傢伙做了什麼?

「飛坦……」迦佳才剛張嘴,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那些流氓的腦袋像是突然被什麼無形的斬頭刀砍斷了一樣,全部飛了起來,斷頭處像是噴泉一樣飛出米高的鮮血,飛濺在小路邊的牆上,地上,化作最原始罪惡的血腥之花。

飛起來的頭顱這才落地,那個剛剛叫囂的最凶的紅毛流氓死不瞑目的腦袋咕嚕嚕的滾到路邊的草叢裏,瞪大的眼睛裏還殘留着一絲猙獰和沒有反應過來卻本能透露出來的恐懼。

迦佳望着那個腦袋,整個人都傻了。她看着那個腦袋,又看着緩緩倒在血泊之中的斷頭屍體,再看看自己漸漸被蔓延過來的血漫過的鞋子,還有沾上血珠的手和方便袋。

都是……血。

飛坦走了兩步,才發現那個笨蛋還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他皺着眉看過去,聲音更不耐煩了:「走了!」

「啊——」迦佳終於反應過來了,她只能用尖叫來代替恐懼,隨即的腦袋一懵,整個人再也沒知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都是血

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