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大慶典(下)

第225章 大慶典(下)

迦佳回到神殿已經是深夜了。沒錯,她今天在台上坐了一整天,千年才會出現在大眾面前一次,要看錶演,還要接見自己的信仰臣民們,最後還賜福,一天能搞定,考慮到她那龐大到恐怖的信仰群體,這已經十分高效率了。

可是,在神殿裏,還有個難纏的呢。

「嚶嚶嚶——麻麻不愛我了~~~」七罪滿地打滾,又是哭又是鬧的到處亂滾。

「……」頓時覺得好想揍他腫么破!

「怎麼回事?」迦佳略頭痛的按住他滾來滾去的身子,有點嫌棄他在地上滾過的樣子,雖然知道這地板是絕對潔凈一塵不染的,但心理上還是比較反感的。

「那個金毛天使是腫么回事?!!」七罪鼓著腮幫子鬱悶着。

「……」迦佳立刻就明白了,嫌棄的看了七罪一眼,「先去洗澡,回頭再說。」

七罪看看自己因為在地毯上滾過而有點亂的衣服,再看看自家母親那眼裏明顯到不能忽視的嫌棄,更桑心了,麻麻你果然始亂終棄了啊!!

等七罪不情不願的在迦佳宮殿後面的溫泉池裏洗了個澡頂着一腦袋的水珠回來,迦佳正坐在後殿窗戶邊上彈琴。不是豎琴,而是那種七根弦的古琴。

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雖然迦佳沒有用心,但是本身境界太高,哪怕這般不甚用心的撥弄,依舊動聽悅耳,等到七罪赤腳跑過來,已經從最開始的暴躁轉為平和,聽着聽着,就懶洋洋的往迦佳懷裏一靠,昏昏欲睡起來。

迦佳不愛和別人靠的太近,七罪卻是例外。他是從她肚子裏生出來的,哪怕起初只是此世之惡的一場算計,也讓迦佳對他生不起厭惡感。即便七罪作為原罪的黑暗神,迦佳也對他沒有絲毫的反感。

一曲終了,七罪已經沉沉睡去,迦佳摸了摸他柔軟的短髮,把他送回了卧室里的那張由元素之心凝結而成的柔軟大床上,自己卻閉上了眼,龐大神識在亞特拉迪斯這一界巡遊,收集著信息,既然要轉生,自然要找個合適的轉生對象,父母家庭還有身體素質和屬性等等的,需要解決的事情卻是不少的。

等迦佳收回神識有了大概規劃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往寢宮看了一眼,七罪還在睡,而宮殿外,她的下屬們已經等候在那裏了。

迦佳起身朝着前殿王座而去,同時打開了神殿大門,等她出現在神座之上的時候,這些神座統領和身居要職的神界上位神們也都整齊的等候在殿前。

當然,還有那位被迦佳欽點的金髮美少年六翼天使賽利亞。

「吾神。」照例的行禮之後,迦佳依舊籠罩着一層淡淡的聖光,等着他們都站起來了,才將目光轉向賽利亞。

「賽利亞,過來。」迦佳一向十分直截了當。

賽利亞少年明顯有點反應不過來:「吾神?」

「到我身邊來。」迦佳平靜的道。

這個宮殿一時間靜寂下來,只有賽利亞帶着幾分惴惴不安的心情走了過去。但是在踏上階梯即將接近迦佳時,還是扛不住迦佳身上那股無形的威嚴壓迫而跪倒在地,垂頭下來。

迦佳看着就跪在自己腳面上的少年,還是伸手抬起了他的下巴,通過那雙水藍色的漂亮眼眸,直視靈魂,乾淨的,不帶一絲塵埃的純凈聖潔的信仰者。

不過和七罪一樣的年紀呢。迦佳唇角帶上一分笑意,隨即就淡了下去,鬆開手:「今日起,便留在我身側。」

「……是!」賽利亞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很快就大聲的應了聲。

神殿裏一時氣壓變得十分低,迦佳有點不明所以的掃了一圈,沒發現哪裏不對勁,帶着賽利亞,迦佳徑直朝着後殿而去,剩下的公務,就讓他們自個討論好了。

「母親~~」迦佳才踏入後殿,七罪就打着哈欠抱着枕頭出來了,頂着一頭亂糟糟的黑髮,那副懶洋洋的姿態顯得十分稚氣可愛。

「殿下!」賽利亞慌忙鞠躬行禮,雖然七罪是黑暗神祗,卻並不妨礙他在光明神界的地位,畢竟作為光明神的唯一神子,他的地位也是十分之高。

「唉!!!」七罪頓時就瞪大了眼睛,恨恨的瞪着賽利亞,「你這傢伙,怎麼敢到後殿來!」這可是私人領地耶!

「別亂說。」迦佳坐在窗底下,「他將會是我轉生之後的守護天使,待我轉生回來便可依這份功德和信仰成神,做我的侍神。」

七罪呆愣愣的,很快就暴怒的道:「不要!我可以保護母親的!才不要這個金毛呢!」

「我已經決定了。」迦佳雖然縱容七罪,但那也是有限度的。

七罪頓時泄了氣:「母親。」

迦佳摸了摸七罪的腦袋,想了下,還是給了解釋:「你是黑暗神祗。」

七罪更鬱悶了:「這不對勁,明明母親是光明神來着,為什麼我卻是黑暗神祗呢?」

迦佳從浩瀚如海的記憶里拖出了當初那段經歷,卻沒有告訴七罪,只是平淡道:「你的出生已經是意外了,論階層,遠比死神要高的多。」

「那當然!那個蠢女人不過空佔了一個神子的名頭,可她的孕育只是來自一個普通的下位神,父親也是在之後才成神王的!」七罪對這段歷史還是很了解的,驕傲的抬了抬小鼻子,「她永遠也不是我的對手。」

迦佳只是斜眼看他一眼,轉頭對賽利亞道:「這段時間就留在我這殿內修鍊,等候我的吩咐。」

「是,吾神!」賽利亞鞠躬,最後看了迦佳的裙角一眼,就飛快的退下了。

七罪這才稍稍滿意一點,摟着迦佳的腰撒嬌:「母親只能愛我一個哦,別的天使神馬的都不行哦。」

迦佳忍不住有點囧,最後還是順着七罪的撒嬌應了聲:「嗯。」

七罪心滿意足了,喜滋滋的去換衣服梳頭髮,堅決要和母親出去玩,外面慶典活動對他這種幼崽的吸引力還是很大的,要知道,在這種大慶典上,可是可以見到很多尋常不能見到的有趣玩意的。新鮮感和神秘感十足的小攤子,才是七罪每每期待這千年一次的大慶典的最大理由。

酷愛珠寶首飾比迦佳這個女人還要熱衷收集珠寶的七罪光是挑選珠寶首飾就費了好一番功夫,等到迦佳都喝了好幾杯茶了,總算打扮好的七罪這才愉快的跑出來。

迦佳在他的頭飾耳飾項鏈手環臂扣腳鏈上掃了一遍:「你換新的了。」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

前段時間這小子痴迷黑珍珠,還要那種極品的。而這裏最極品的黑珍珠大概就數人魚mm死亡前流下的那滴留戀眼淚吧。人魚一向崇尚自然,對於生或死都並無太大追求,自然的,這種因死亡前的留戀而落下眼淚凝結而成的黑珍珠是少之又少,而七罪要的又是小指頭大小的圓潤款,單單是湊齊那一套黑珍珠首飾的材料,就足足在海邊守了好幾十年,但是這會看看他滿腦袋都是碧綠碧綠的寶石鑲嵌的首飾,顯然那套黑珍珠的已經被他戴膩歪了,這會還不知道埋在哪個首飾盒裏沾灰呢。

「怎麼樣,精靈之樹萬年樹液凝結的生命之石,海辰精金的輔料,款式是維埃爾新設計的,全神界就這一套!」七罪得意洋洋的展示起自己身上的首飾來。

迦佳漫不經心的,也懶得評價:「喜新厭舊。」

「母親,這不過是對美的追求而已。」七罪倒不覺得自己有這麼個小愛好有什麼大不了的,他掌控的原罪之一就是貪婪,有時候情緒小爆發神馬的也是正常現象。

「總比吉爾叔叔那暴發富的金閃閃模樣要好吧。」七罪最後拉個墊背的對比。

迦佳很誠實的潑冷水:「但他看着比你這樣舒服。」雖然人家是黃金控,但是人家會搭配啊,而且本身顏值高,氣場強,哪怕土的傷眼的黃金粗項鏈人家戴起來都是另類美感,看習慣了的迦佳覺得,其實這麼看起來只用黃金色搭配也挺好看的唉。

七罪被沉痛打擊,又認真的回憶起自家父親和一干叔叔們的裝扮,他們雖然各有喜好,但是形象卻基本上都是固定的,雖然穿衣款式總是在換,但周身的氣場特別獨特,哪怕就是蓋了臉七罪看一眼也能認出來誰是誰了。而身為神座統領的他們,手底下的仰慕者和崇拜者簡直不要太多哦。對比他呢?要不是佔了個重要非常的原罪先天法則,又有個身為神之王的母親,他可真心沒多少仰慕者。

作為一個自認已經長大了的神祗,七罪被這個慘痛的對比事實打擊的不清楚,明明他長得這麼好看,可為毛每次看順眼的妞只要一碰到爸爸或者叔叔們就立馬被勾搭走了呢?這不合理啊!

「母親?我真的這麼糟糕嗎?」七罪蔫噠噠的,瞪着一雙紅寶石樣的漂亮眼睛看着她,「我一次戀愛都沒有成功堅持過三天的,沒有女孩子喜歡我!明明我這麼好看,這麼會打扮的!」他也是高富帥級別的好吧!

迦佳別過頭去,很不想告訴七罪他那幾場差點就成功的戀愛到底失敗在哪裏。能夠看到除去黑暗神界的黑暗神本源之地的全部世界的雙眸,可是將七罪的種種都看在眼裏。

七罪其實真的挺不錯的,模樣好,出身高,資質優,作為光明神之子的他前途可以說是一片光明,做他的伴侶,可是相當劃得來的事情。剛開始,的確是有不少女神想着七罪經驗少,想來了誘拐嫩苗的。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架不住七罪是個隱性的精分抖s啊!

七罪的前身是此世之惡,那貨是什麼德性聽名字也知道。雖然落到迦佳的肚子裏轉了一圈拔高了再現世,卻也還是不改本質,成了黑暗屬性的神祗。可偏偏,孕育七罪的時候趕上迦佳融合神格最後的特殊時期。於是,迦佳所有的人性,被拋棄的拋棄,殘餘的差不多都進了七罪的身上,從而導致七罪雖然一出生就十分特殊,被法則青睞,給了黑暗神祗中位階十分重要的原罪神格。

在希伯來神話中需要七位惡魔君主來分擔的原罪,自然是非同一般,就算放在迦佳所在的這個世界,也是相當重要的組成部分。哪怕七罪雖然先天資質好,但是這枚融合了世間全部罪惡根源的神格還是讓七罪有點難以承受。沒辦法,迦佳只能封印了他大半神格之力,這才讓懵懂的七罪沒死在出生那會。

迦佳下的封印自然不會簡單,隨着七罪的修鍊,封印就會順應着他的承受能力一點點解開,可當封印解開的越多,七罪自然也被神格影響的越多,首當其衝的,就是他那日趨精分的性格。

世間罪惡何其多樣,就算籠統的追究根源,也要劃分成好多種。並不能完整的掌控好神格的未成年七罪,自然也會隨着世間罪惡的不均衡蔓延而跟着變化起來。喜新厭舊,就已經是精分的前兆了。

當七罪和那有預謀靠近的女神還在相互有點好感的時候,突然就變了性格,前一刻還溫柔羞澀下一刻就冷酷毒辣;昨天覺得自己喜歡的女神是臉好好看,身材也棒棒噠,第二天再看到那女神就左看覺得丑右看覺得做作;這會和你情意綿綿勾勾搭搭,待會就嫌棄你像是那啥,一腳把人踹出老遠……尼瑪這樣下來,就算是神也受不了啊!

至今單身的七罪,只能說你身上的神格屬性太光棍命了。

該說好在七罪不管哪個性格都對自家母親都抱着極大的好感嗎。迦佳摸了摸他的腦袋:「別想太多,走吧。」

前一刻還在沮喪傷心的七罪立馬就精神抖擻起來了,分外傲嬌的鼓了鼓腮幫子:「哼哼,那些沒眼光的女人果然不適合本大神,還是母親最好啦。」

迦佳禁不住勾了勾嘴角,有些好笑又有些無奈,罷了,七罪總歸是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想怎麼玩也不為過,她總歸是兜得住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大慶典(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