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奇葩考試第七步

第30章 奇葩考試第七步

三人行,少數服從多數,真理之路。

這就是通往陷阱塔底層的管卡考試了。

三人行和少數服從多數這個迦佳明白,真理之路她卻不太明白了。但是很快的,她就懂了。

轉過一個彎,走過一個長直通道,面前出現了兩道門,門中間掛着指示牌,上面閃爍了下,就自動開機了,現出了這裏特有的那種圈圈叉叉點點的字體。

迦佳認真的分辨了下,才認出這上面寫得是什麼。

問題:穆羅嘉微民族,信奉的是哪位神靈?

a:火神b:太陽神

迦佳:……誰能告訴她這個穆羅嘉微民族到底是這個世界哪片大陸的特產啊!

「哦~~完全沒聽說呢~~~」西索愉快的彎起眼睛,笑容十分燦爛,聲音一如既往的九曲十八彎,迦佳覺得自己完全能夠在他吐出的話語里找到撲克符號了,「那就選a吧~~你覺得呢,可愛的小果實醬~~」

迦佳被他突然湊到面前的那張刷滿了白漆的臉嚇了一跳,連忙後退躲到迪盧木多身邊:「我,我知道啦。」

她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統一了一下意見之後,戴上了選擇手錶的三位都選擇了a,火神。

然後,門上的顯示牌上跳出了選擇,下面還補充了一句,真理之路就在面前,請親身驗證吧。

左邊的門緩緩打開,四個人這麼緩步走進去,然後一路飛奔出來,迦佳還是被迪盧木多抱着逃出來了,裏面刀山火海各種陷阱,簡直慘不忍睹的誇張,就算這個釘子怪和西索的實力都非同一般,居然也十分狼狽的才能跑出來,由此可見,真理之路的艱難。

接下來兩道門,他們答對了一道,答錯了一道,答對了走的那條路十分順暢,完全沒有機關,而答錯的那道,後面又和第一次的那個通道一樣,陷阱誇張到嚇死人,就算有迪盧木多護著,迦佳還被迎面而來擦著頭皮飛過的鐵箭嚇去半條命。迦佳內牛滿面的對着萬能搜索器事後搜索出來的答案囧囧,再感覺了體內不多的魔力,覺得再這麼消耗下去,肯定撐不到考試結束了。

早知道的話還不如放棄獵人考試呢。迦佳恨恨的磨牙。

不能再這樣了。迦佳默默的站在第四道門前,眼看那兩個腦袋長草的武夫就要隨便蒙答案,她果斷開口。

「選b。」

西索愣了下,隨即笑眯眯的聳聳肩:「隨便喲,反正都一樣呢,小可愛。」按下了按鈕。

釘子怪機械的把腦袋轉過來看了迦佳一眼,也按下了按鈕。

三個人都選的是b。

這次的通道也是一路暢通到下道門前。

走了一會,迦佳就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她果斷扭頭對迪盧木多道:「你先休息。」

迪盧木多有些擔憂的看着迦佳:「master,會不會太危險了?」

「不,只要答案正確就不會有危險。」迦佳表示在這條路上她毫無壓力。

迪盧木多也能感受的到迦佳那即將見底的魔力,只能憂心忡忡的點了點頭,轉了下手中的長槍消失在走廊里。

西索饒有興緻的第一次這麼認真的打量迦佳,通道不夠寬,為了警戒,釘子頭走在最前面,迦佳走在中間,西索就在最後面,打從迪盧木多消失,西索那感興趣的眼神就在迦佳的背後掃過。

迦佳真心感覺到一股莫名的被鬼壓的感覺,脖子那裏總是涼颼颼的,抬頭望了望比西索再高了一個頭部的頂部,果然還是走廊太矮又不見光造成的異樣感吧。

倒是釘子怪扭過頭來咔噠了下,背後西索又哼起了那同樣彆扭的小調,樣子十分輕鬆。

還是一道偏門到坑爹的問題。

迦佳飛快的掃了一眼,天知道那個啥啥大帝的有多少個兒子,一百零八個跟一百一十個能有什麼差別啊,反正不還是全掛掉了嘛!

「a,一百零八個。」查詢完畢,迦佳飛快的說出正確答案。

兩個大男人再次無所謂的按著迦佳的答案選了a。

迦佳走的實在是累,天知道這個據說高達108米的陷阱塔怎麼會有這麼多層啊,他們不斷的轉圈,下樓梯,還走了很久,迦佳面無表情的一次次的解答不斷出現的門上的問題,覺得自己人都要累傻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迦佳實在累得走不動了,她覺得自己這輩子就沒這麼累過,腳步越來越慢,終於停了下來,又累又餓又渴的迦佳扁著的小嘴都扭成了波浪線,覺得委屈的要命,可是前後都是陌生人,她也只能眨巴眨眼眼睛,將眼底漫起的水霧眨下去,這才假裝從背包實則從手鏈里拿出一瓶汽水來喝。

「啊諾……可不可以休息一下?」迦佳的聲音在只有腳步聲的走廊里自然顯得非常突兀。

走在前面的釘子朋克男停下來了,扭頭看着迦佳,明明就是一張鐵青的面部表情完全被釘子釘死的臉,但是迦佳卻不知到怎麼滴硬是從那張臉上看出疑問來——尼瑪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弱的人?

迦佳又忍不住握了握拳:「我就是弱啦,一點都走不動!」迦佳很懷疑自己的腳底板現在是不是已經磨起泡了,好酸好麻,小腿都硬邦邦的完全腫起來了啊,淚目,這考試也太累人了啊。

「嘛~~既然漂亮的女士有要求,那麼就休息一下好了。」回答的是西索,他的聲音依舊扭曲吧啦的,但是卻意外的紳士,笑眯眯的伸手,「正好呢,我也想和這位漂亮的小姐好好的交流一下~~」

迦佳抱着背包鏘鏘鏘的往後退了好幾步,默默的轉過臉去,果然,指望一個蛇精病正常是不可能的,他只會把蛇精病精神發揚光大的。

「我叫西索喲~~」西索盤腿坐着,一手撐著下巴,一手轉動着撲克牌,鮮紅的紅桃a的紙牌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他的指尖轉動跳躍,時而出現,時而又消失不見,完全的魔術師手法。

迦佳即便戰戰兢兢的十分緊張,但還是忍不住被吸引了,這麼近距離的看着,都找不出手法,不得不說,就魔術師的資格而言,這個變態已經充分具備了。

「嗯哼~~親愛的,你不覺得你該自我介紹一下嗎?」西索用微妙的輕音上揚的慵倦語氣調笑着。

迦佳捏著背包帶子,壓根不敢去看他那雙狹長的灰藍色眼睛:「我姓藍,叫藍迦佳。」

「姓氏在前……名在後~~~少數民族呢~~」西索舔了舔嘴角,「所以,那個有趣的男人,是你們族特有的能力喲~~不,這麼稀有的能力,不可能全部都有……呵呵o(n_n)o~~~」

「獨特的,珍惜的,完美的大果實呢~~」西索語氣變得蕩漾起來,空氣里似乎都被他蕩漾的音符填滿了,迦佳又往後縮了縮,看着已經全然陷入了自我世界十分滿足的西索,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咔噠咔噠!」一邊的朋克釘子十分不滿的亮出一手夾着的有着尖銳細長金屬柄的圓頭釘子,帶着幾分威脅氣息的瞄向了蛇精病西索。

西索立馬就鼓起了包子臉,委委屈屈的哼了一聲:「知道了啊~~~唷,迦佳醬~~除了那個大蘋果,還能叫出其他的大果實嗎?」

迦佳默默扭頭,能叫出來又跟你有什麼關係啊,才不要說呢。

「不說的話就殺了你喲~~」西索笑眯眯的接着吐了一句話出來,尖銳的指甲眨眼之間就戳到了迦佳的眼前。

迦佳嚇得立刻就閉上了眼睛,老實回答:「可以。」

「我的能力是等價交換,想要叫出那樣的強者,就得付出同等的代價。」迦佳飛快的說道,同時在心裏鬆了口氣,暗暗慶幸還好有庫洛洛幫忙,他在考試前叫自己做的功課真心有用啊。

「沒說謊呢。」西索抵著下巴眯了眯眼,「但是,他還不夠強呢。」

迦佳暗自淚目,羞愧低頭:「是我太弱了。」

「可是,我想和那個大蘋果好好的打一場喲~~~」西索一提起戰鬥,整個人就完全不一樣了。

迦佳又暗暗的在注意事項上的其中一條上畫了個勾:「嗯,也不是沒有辦法……迪盧木多現世需要的力量全部來源於我,只是我能提供的力量有限……如果,如果……」

西索用讚許的眼神示意迦佳繼續說下去:「嗯……?」

「如果能讓他一直休眠,到最後一場考試的時候,他的力量就能積攢到足夠一戰的地步!」迦佳閉着眼乾脆的說完了。

迦佳說完了,這裏頓時就陷入了沉默。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西索那怪異獨特的笑聲就在走廊里飛揚起來,他笑的十分開懷,卻又在笑了一會之後夏然而止,眼神分外銳利的看着迦佳:「你是在利用我呢~~我答應了喲~」

「作為交換,最後讓我和那個漂亮的大果實大戰一場吧!」西索的回答十分蕩漾,他舔著唇,最後湊在迦佳耳邊,「你果然,還知道未知的秘密呢~~」

迦佳只覺得耳根一陣發麻,背脊冰涼,差點剋制不住的要淚奔了,媽媽這個人真的好可怕,快來120把這個蛇精病拉去治療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奇葩考試第七步

1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