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奇葩考试第十步

第33章 奇葩考试第十步

迦佳是绝对没有狩猎其他考生的自觉的,一来她就是个菜鸟,弱的不行了,自保如果没有迪卢木多都很成问题,去找别人麻烦更是难。二来已经和西索做好了交易,就算是为了最后能够顺利畅快的战斗,西索也会护着她进入最后考试的。这点迦佳倒是十分清楚,而西索更是心甘情愿。

这场考试开始第一天晚上,西索完全没有狩猎的意思,迦佳也自然很老实的不提这回事,拜托西索帮忙挂了帘子,她就憋憋屈屈的打了一桶河水,躲在不透光的帘子下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洗完生平第一个凉水澡的迦佳泪流满面,十分感动,尼玛一个多星期啊,她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是误掉了粪坑后好不容易才找到水洗干净的感觉,这种解脱了的心情哪怕洗的是可怜的凉水澡,洗完还被傍晚的森林凉风吹得打了好几个喷嚏都没能止住她的激动心情。

又换了一套运动服的迦佳收拾收拾善后,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从帘子里出来被风一吹就更冷了,她连忙包住脑袋,生怕这么吹下去不光偏头痛还有发烧的节奏啊。

叹口气迦佳禁不住感慨,这年头,做女人可真难。

将自己裹好了,迦佳揉着鼻子看着完全没动弹过的西索:“已经晚了,你不睡吗?”

西索没说话,只是幽幽的瞄了她一眼,迦佳立马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位的心情似乎很不好的样子,她立马就缩了。

“对不起,那我先睡了……”她哆哆嗦嗦的飞快跑进帐篷里,把帘子拉上,这才松了口气,躺在柔软的垫子上,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嘎吱嘎吱作响,禁不住内牛,次奥,猎人考试什么的,最讨厌了啊。

把自己塞到被子里,迦佳还忍不住偷偷往外看了一眼,西索还坐在那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扑克牌,夜色深沉,星光在这野外显得格外的璀璨闪亮,虽然陪在身边的是个男人,还是个个性扭曲变态的蛇精病,但是迦佳还是本能的放下心来,拿出手机瞄了眼信号,本世界买的那个手机只有弱弱的两格信号,迦佳咬着下唇,想了好一会,才给库洛洛发了一条短信。

【一切顺利,已经到了第四场考试了。】

看着短信发送的信封带着小翅膀飞啊飞了好久才显示发送成功,她才松了口气,握着手机闭上了眼。

“哈啾!”迦佳没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弱宅人士的体质果然也是柔弱的,她打喷嚏打的泪眼朦胧,一觉睡醒不但没有觉得轻松反而更累了,浑身上下酸痛不已脑门还晕的不行,呆呆的坐起来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先吃药才对。

迦佳在手链里翻了翻,发现自己准备的居然只有瓶装的矿泉水!全是冷的有木有!

而在这海上小岛的夏天,清晨海风也是很凉的耶!迦佳裹着毛毯泪目的瞅着呜呜响的帐篷,觉得人生简直悲催的不能再悲催了。

为什么她不能在家安安心心的吹空调吃冷饮上网而是要在这个遍地会死人的地方冒险,整日整夜战战兢兢的害怕和一群蛇精病变态外星人打交道,被这异世界那神一般的生存法则惊吓受累。

一想到人头飘飞的场景,迦佳又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抱着自己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一面哭一面还暗自自嘲自己实在太矫情了,不就是死人吗,值得她这么哭吗?不就是感冒发烧吗,人生在世,又有谁能不生病的,值得哭的这么惨吗?

迦佳虽然还是不断的安慰自己,但是眼泪就像是那止不住的泉水,哗啦啦的往下掉。

哭着迦佳还不忘把感冒药找出来,就着冰凉的矿泉水一口一口的把苦涩的药丸咽下肚,抹抹眼泪,还抽抽搭搭的掩饰掉用湿巾把脸擦干净,虽然红肿的眼睛不能遮掩,但是至少也要让自己看上去不要那么狼狈。弄好了,这才把医疗箱里的温度计拿出来,含在嘴里。在这里,可没人会安慰她,她得自己照顾自己。

把衣服拉拉整齐迦佳还套了一件外套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帐篷里出来,才抬头,她整个人就傻掉了,尼玛要不要这么刺激啊,一大早的西索你洗个什么澡啊!

不对,昨晚你不是刚刚洗过吗,为什么大清早的不睡觉在这里洗澡啊魂淡!就算你洗澡也要不要这么掉下限的脱得这么光啊!知道你八块腹肌腰细腿长臀翘肤白,但她爱的着的是韩版美少年而不是这种妖孽蛇精病啊!

迦佳麻木的看着那无限美好的背影,阳光下背脊上的水滴都像是钻石似的闪闪发光,那头耀眼的红发显得背后那肌肤更是白皙过人,没有一点杂质和多余脂肪的光滑皮肤简直要让大天.朝的老少爷们羡慕到死啊!只是,他背上那只黑乎乎的蜘蛛纹身肿么这样眼熟呢?

狰狞的蜘蛛纹身看上去一点也好看,迦佳也只是飘过这个念头很快的就红着脸扭过头去了,她哥都没这么光溜溜的在她面前溜达过呢!变态暴露狂,果然神经不正常!

迦佳背着他,给昨天洗刷干净的小锅里倒上矿泉水,又拿出一袋红糖,切了两块姜片,拿着小勺子搅了搅这才关上,打火盖上盖子等着姜糖水煮出来。

“嗯哼~~~小果树这是生病了呢~~”西索笑的十分古怪,昨天迦佳看到他脱衣服在小河里洗澡尖叫声恨不得震破耳膜,而今天就淡定的装作没看到,这适应速度可真快。

迦佳用纸巾擦了擦不断淌清水的鼻子,傲娇的扭头,含糊的抱怨:“哼,暴露狂。”

“呼呼~~很多女人可是很爱看我脱衣服呢~~”西索十分自恋的撩了瞭头发,但是迦佳十分坚定的背对着他坐着,眼里只能看得到她的折叠锅。

西索哀怨的鼓起包子脸,对着一个完全没有成年女人审美爱好的少年展现身材肌肉神马的,完全就是朝着瞎子抛媚眼——白费功夫。亏得他还想从这个小丫头嘴里套点话呢。

迦佳听到背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就知道西索是在穿衣服了。

果然,等到西索也学着迦佳的样子坐在一边的时候,他身上又穿上了那身小丑服,只是这次脸上没画那另类的白粉装,脑袋也没有十分另类的弄成扫把状。单单那张脸来讲,真的还是蛮好看的——如果他不是变态的话。

迦佳抽着鼻子掏出手机转换到拍照模式,对着西索“咔嚓”拍了一张,决定带回去给一向对肌肉男有特别偏爱的自家闺蜜看。

西索完全不在意被拍照的事情,而是笑眯眯的撑着下巴,眼珠子转了转,对着神色低落的迦佳道:“小丫头~~你是怎么认识团长的哟?”

“团长?那是谁?”因为感冒发烧了的迦佳反应迟钝的反问了一句,看了看温度计的温度,果然是发烧了,不过好在是低烧,不太严重。迦佳把温度计揣口袋里,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你说的是……库洛洛?”

“是哟~~”西索笑眯眯的看着迦佳,“我很好奇呢~~”

迦佳没忍住又打了个喷嚏,眼睛都泛起了水雾,她努力的让自己别那么犯困,才迟钝的歪了歪头:“我遇到了坏蛋,是他救了我。”如果没有库洛洛的话,她现在还指不定被害成什么样呢。

……好普通的遭遇!而且,库洛洛像是会好心救人的人吗?西索上下打量着迦佳,她虽然长得不错,身材却消瘦了点,但是却弱的一掐就死,动不动就哭哭啼啼,胆子小的可怜,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有什么利用价值才会让那个无利不起早的团长这般费心,有那样神奇的召唤能力和那个全知能力,还能舍得放她一个人单独来参加猎人考试。

西索时候越想越好奇,迦佳却不以为然,她看到烧着的红糖姜水好了,就连忙倒到杯子里,捧着热气腾腾的杯子,闻着那呛鼻的味道,心情都好转了不少。

小口小口的抿着红糖姜茶,迦佳笑着看向西索:“后来他知道我要考猎人,帮了我很多呢。”

西索脑筋倒是转的很快,撑着下巴看着迦佳眼睛都不带眨的:“嗯哼~~教唆我保护你参加猎人考试?”

“……”迦佳用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西索,“库洛洛说哪怕你知道也没关系,有交换条件就绝对会答应的。”

西索十分哀怨的想起那个从里黑到外的库洛洛,打从加入了旅团,他被那个库洛洛坑了多少次啊,每次都打着团队活动的旗号,让他干最艰难的任务,可是为了那些优质的可以采摘的大苹果,他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后来他倒是学乖了,不管什么样的旅团任务,只要不是强制全体参加的,就绝对不参加!哪怕库洛洛用大苹果来诱惑他。

而现在……西索看着跟小兔子样的迦佳,想起那个使用双武器一看就是鲜美可口的成熟大苹果的召唤兽,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库洛洛,不带这么玩的啊!

送上门的裹着毒药的蜜糖啊,西索无比纠结又无比渴望,就好像是青春期想向学校校花告白的青涩少年,是告白呢还是不告白呢?告白成功多美好啊,告白失败多丢脸啊。

既想和迪卢木多放开了畅快淋漓大战一场又不愿被库洛洛坑的西索,真的纠结到家了。

迦佳默默的喝着她的姜茶,突然反应过来,古怪的看着西索:“不对,西索你是怎么知道我认识库洛洛的?”她根本没提过这件事情好吧!

西索怎么知道的迦佳不清楚,事实上西索也根本没有回答她的意思。

倒是身后草丛“刺啦刺啦”的发出被人踩过和布料摩擦的声音,迦佳呆呆的捧着杯子扭头,看着一张熟悉的钉子怪物脸从树林的阴影中走出来,木木的好半晌才抬起了手猫咪样的抓了抓打着招呼:“hi~~\\\\\\\\\\\\\\\\\\\\\\\\\\\\\\\\\\\\\\\\\\\\\\\\\\\\\\\\\\\\\\\"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女神预备役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女神预备役 女神预备役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奇葩考试第十步

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