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教會日常

第47章 教會日常

迦佳也偷偷摸摸的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去看了克勞迪婭一眼。克勞迪婭身體大概是真的不好了,躺在床上,臉色死白死白的,整個人掩在被下,如果不是還有一絲輕輕的呼吸,迦佳差點就以為她人已經死了。

那麼一個美人,就這麼被病痛折磨著,着實可憐的很。

迦佳聽綺禮說了一次,怕是克勞迪婭這次是真的不好了。她曾經想過偷偷用自己的能力治療克勞迪婭試試看,可是一想到就連璃正爺爺那出色的治療神術也不能讓克勞迪婭的身體好轉上半分她也就不敢嘗試了——對外傷比較有效的她的能力在這方面甚至還比不上璃正爺爺的治療神術。而克勞迪婭那鬼媒的體質,不是簡簡單單的治療就能治好的。一想到這個體系裏對鬼媒那完全當做工具的看法,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輕輕關上門,迦佳背靠着牆壁輕輕吐氣,覺得人生真是無常的可怕。

「今天你的功課做完了嗎?」熟悉的低沉聲音傳來。

迦佳幾乎是一下子就炸了:「綺……綺禮!!!」他什麼時候來這裏的啊!

綺禮皺着眉看她一眼:「父親說過,不要到這裏。」

「我只是想看看她。」迦佳有點心虛,聲音也小了很多。

「不要再過來了。」綺禮最後一句話定下了。

迦佳鼓著雙頰:「我只是想看看她,迪婭病的很重。」

綺禮面無表情:「你的接近只會讓她更不舒服。」

像是被迎頭狠擊了一鎚頭,迦佳整個人都不好了:「哈?」

「神眷者的體質完全就是鬼媒的另一個極端,之前只是你還小,她身體還好,所以沒有顯現,現在不行。」綺禮平靜的解釋。

迦佳獃滯的:「神眷者?那是什麼啊?!!!」她大天.朝的正常少女怎麼就變成這種神神叨叨的東西了啊!

「長大了你會知道的。」綺禮一想到這女娃那堪稱奇葩的神術修鍊速度,就完全不想解釋了,反正年齡一到,她肯定會被送到秘密會所,至於之後到底是擺到明面作為聖子還是放到暗地裏繼續培養作為教會的大殺器呢,他也接觸不到。

迦佳表示她根本不想知道這些,她只想知道,那個坑爹的完全找不到準確情報的聖杯戰爭到底要什麼時候才開始啊。

「大人總是用這句話敷衍小孩!」迦佳氣鼓鼓的瞪他,「這樣做是不對的!」

綺禮死魚眼:盯——

迦佳再次敗退:「我去做功課~~」

克勞迪婭病的越來越重了,迦佳被綺禮擺佈了一大堆的功課壓制,偶爾得空還被綺禮看的死死的,根本找不到空偷偷摸摸的去看她,就連自己那個剛出生的妹妹都無緣得見一面。問璃正爺爺,他只是笑着說妹妹能力特別,已經被送到其他地方單獨教養了。迦佳想了下那些狂信徒差不多都是從出生開始就輸灌各種信仰,也能夠理解,只是綺禮這個當爸爸的真的不在意嗎?

迦佳當綺禮的小尾巴盯了他好幾天,都沒從他的臉上看到一絲女兒被送走的難過情緒來,當然,這也不排除他難過是難過在心裏的。

咬着下唇,迦佳捏著羽毛筆費力的在紙卷上書寫歪歪扭扭的拉丁字母。重回小時候,她總算知道為什麼小時候的字寫的那麼丑了,不是沒學好,而是根本就捏不住筆啊!迦佳寫的腦袋都冒汗了,才寫完兩行拉丁字母,抬頭一看,簡直慘不忍睹。為神馬要用這種羽毛筆寫啊!迦佳懊惱的用力戳了戳紙卷,太不順手了啊。

「學習時候態度要端正!」額頭被不輕不重的敲了下,迦佳「嗷」了一聲捂著腦袋,仰頭就看着一向神出鬼沒的綺禮站在她的書桌面前,表情依舊冷硬。

「我也沒做什麼啊。」迦佳鼓著臉頰嘟囔了一句,卻總有點心虛。

綺禮也懶得揪迦佳的小辮子了,真要揪下去,這個小傢伙的毛病不要太多哦。

「明天早上開始,跟我學習八極拳。」言峰綺禮語氣平靜的道。

迦佳下意識的點點頭,隨即反應過來:「啥?」八極拳,是綺禮那可以一拳頭打穿厚厚的石牆一巴掌就能劈斷兩個成人拳頭粗大樹的八極拳嗎?!!!

綺禮面無表情:「因為男女的體質差異,雖然你不太可能達到我這種水平,但是也不能太差。」

「……最低標準吶?」迦佳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起來。

「撂倒兩三個成年人那樣。」綺禮皺了皺眉,看着迦佳目前的個頭以及她那軟糯的外表,「你這樣,太危險了。」

一點也不覺得啊有木有!迦佳內心瘋狂咆哮,作為一個正常的蘿莉,為什麼必須要有那麼狂暴的武力值啊,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需要這種bt的格鬥技好吧!

不管迦佳內心再怎麼不情願,在第二天清早五點多,綺禮這傢伙就完全不顧迦佳還是個貪睡孩子的年紀,把她從暖烘烘的被窩提溜起來了。

「嗚嗚……言峰綺禮!!!你就不覺得這個時間真的太早了嗎?!!!」迦佳一肚子起床氣,看到窗戶外面那還昏暗的天色,聲音頓時就尖了。

「一點也不。」綺禮盯着迦佳換好了修鍊裝,就伸手提着她出門去了。

迦佳表示一點都不歡樂了,尼瑪誰見過第一天鍛煉就是繞教堂外面那一圈大的離譜的花園跑三十圈啊!!就算是想要變成狂暴蘿莉這也是需要一個循序漸進過程的啊綺禮你這個死面癱!

第一天鍛煉之後迦佳是被綺禮抱回去的,回去她連吃早飯的力氣都沒有了,兩腿抖得比帕金森病人還厲害,胳膊更是抬都抬不起來,就連飯都是綺禮破例端到床邊餵給她吃的,吃完之後綺禮就弄了一桶味道極其恐怖的深綠藥水,把迦佳整個的扒光塞進去,還加上蓋了。

迦佳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她被扒光了啊啊!綺禮那個魂淡,難道不知道她是女的嗎?!!!作為一個理智的成年了的女性,迦佳知道自己現在外表不過是個前平后也平的軟萌蘿莉,但是,蘿莉也是有尊嚴的礙!

「你就不能讓別人幫我脫衣服嗎?」迦佳恨恨不平的抱怨起來,手指都抬不起來的她自然沒辦法報複眼前這個面癱臉了。

綺禮淡定的將手按在剛好塞得下迦佳這個小蘿莉的木桶邊上,淡淡的神術光芒正在手心綻放,他平靜的道:「整個教堂就十個人,除了克勞迪婭,全是男性。」

迦佳頓時石化了,是的,整個教堂,包括做飯的,能幫她換衣服的都是染色體xy的男性啊,陌生人根本不可能接觸到迦佳,為數不多能幫迦佳換衣服的……算來算去就只有綺禮一個人。

何等的……卧槽。

「教會也太窮了吧!」迦佳十分鬱悶的看着綺禮,這樣一來,她每天換下來的衣服包括內衣都是誰在洗的啊?

綺禮垂頭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掛着的黃金十字架,再看着恨恨磨牙嘟囔著小嘴抱怨教會這麼窮連個多餘的廚娘都招不到的小蘿莉,沒說話了。

迦佳恨恨的從沒有女性的教堂抱怨到難吃單調的教堂的飯菜,一點也不萌的食堂大爺煮的菜十分具有英國特色(黑暗料理),再到總是黑漆漆的超級難看的衣服,綺禮一言不發的聽着,期間又掀開那蓋子,往裏面加了一小瓶黑漆漆的藥水,默默的又提高了點溫度。溫熱的藥水浴,哪怕氣味近在咫尺真的很難聞,但是真的累到了的迦佳在熱水和藥物的作用下還是沒能撐住,說話聲越來越小,慢慢的慢慢的,就眯着眼睡著了。

到了這時,綺禮才打開了木桶,把迦佳抱出來,動作看似僵硬卻很輕柔,換到另一邊的熱水裏清洗了下,就快速的給迦佳套上了睡衣,重新塞進她的被窩裏。

綺禮走出來的時候,璃正正站在教堂中央的雕塑前,默默的誦讀著聖經。

「如何?」璃正聽到腳步聲,停了下來,轉頭問道。

「不太好。」綺禮語氣平靜,「她不適合格鬥技,沒有基礎,且反應太遲鈍。」

璃正輕輕笑了一聲:「本來也不指望她學的很好,稍稍有些自保能力就可以了。」

綺禮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才突兀的開口問了一句:「父親,她的力量偏向治癒。」

「我知道。」璃正平靜的點着自己的雙肩和眉心,才接話道,「再四年,這任的聖子退位,就送她去甄選。」

綺禮沉默。

璃正轉過身來:「這期間,好好照顧她。」

「是。」綺禮沉聲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教會日常

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