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入場豢艫男縷 章

第48章 入場豢艫男縷 章

迦佳的苦逼日子就此來臨,綺禮一向是那種訂了計劃就絕對會做成的人,哪怕這個計劃是訂給別人的,他也會做到最好。

迦佳十八般武藝都使出來了,不管是撒嬌賣萌討好還是賭氣冷戰暴力,都抵不過綺禮的冷臉,每天早上五點準時苦逼的被綺禮提溜出去鍛煉,內牛滿面的被折磨了一遍再一遍,泡上那詭異的藥水,睡一覺恢復過來,下午做功課,第二天繼續。

簡直生不如死。

沒多久之後,重病的克勞迪婭就在某一天突兀的死亡了。

迦佳那會剛剛泡了葯浴睡醒,睜開眼就聽到這個消息,當場就愣住了。不顧璃正爺爺要求的讓她保持距離的命令,就那樣穿着睡衣跑到克勞迪婭的房間里。

床上,瘦的已經不成樣子的克勞迪婭面容十分安祥平和,嘴角還噙著一絲殘留的微弱笑容,綺禮握着她的手,神情僵硬又麻木,聽到迦佳開門的聲音,他才稍稍轉過頭來,看了迦佳一眼,又轉回頭繼續凝視克勞迪婭安祥的面容。

「綺禮——」迦佳知道綺禮和克勞迪婭的感情其實真的很好,只是綺禮一向擅長把心思掩蓋在深處,這會迦佳張張嘴,也只能幹巴巴的安慰一句,「人死不能復生,節哀。」

綺禮沉默的沒有回答,迦佳靜默的看了一會,還是老實的退了出來,想到那個溫柔的總是掛着甜美笑容的克勞迪婭就這麼死去了,一時間她的心情也是分外複雜,難過是真的,感慨也有,最多的是覺得人生真是無常,前一刻還能對你微笑的人下一刻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死去,生命啊,竟然是這麼脆弱的東西呢。

克勞迪婭的死亡就像是投入平靜水面的石子,漾起的水波也不過是表面一層,很快的,教堂又恢復到正常靜謐的狀態,迦佳依舊每天每天的被綺禮折騰的鍛煉,各種扎小人詛咒他倒霉,綺禮依舊面無表情的行走在教堂內外,偶爾也出個差做個神秘任務之類的。

直到那一日的到來。

「綺禮——」尖銳的慘叫聲伴隨着急速闖入的小身板以及被暴力踹開搖搖欲墜的木門,都讓正在書房裏談話的言峰父子同時皺起眉。

璃正暗暗感慨,打從把迦佳交給綺禮學習八極拳開始,那個軟萌嬌弱可愛的小蘿莉就一去不復返,偶爾的暴力行徑簡直慘不忍睹啊。

「嗚啊……綺禮綺禮,你快看看,這是什麼啊啊!我是不是被什麼恐怖東西詛咒了啊啊!!!!」迦佳一臉驚恐的撲到綺禮懷裏,整個人都處於極度驚嚇的狀態。天知道好不容易睡個懶覺,一起床居然發現自己的有手背上出現這種血紅血紅的花紋,她整個人都不好了啊。

綺禮接住迦佳,這才把快要戳到自己臉上的爪子拉下來,迦佳的小手軟綿綿白胖胖的,因為練習八極拳帶了幾分柔韌,但還是很漂亮的小手的。就在這白嫩漂亮的小手手背上,三朵分辨不出來是那種植株的血紅花朵的枝葉構架成等邊三角形,肆意的綻放着,透著莫名的神秘感。

「這是……」綺禮皺了皺眉,他是真的認不出來。

一邊的璃正倒是皺了皺眉,隨即一臉震驚,幾乎是立刻就跳起來了,衝到書桌這邊,抓着迦佳的小手仔細看了又看,手指在那花紋上摸了又摸,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迦佳越發覺得自己肯定是被詛咒了,立馬就紅了眼圈,抽著鼻子:「我是不是要死了啊……爺爺,綺禮,嗚嗚嗚……」

「父親……」綺禮倒還沉得住氣,面上表情淡定如常。

「真的是……」璃正一副感慨的表情,分外詫異的看着哭的眼淚汪汪的妹紙,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氣,「可是她這年紀也太……」太小了啊。

「這到底是什麼?」綺禮聲音低沉的開口發問。

璃正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往後一靠,嘆了口氣:「……是令咒。」

迦佳表示就算自帶這種語言系統的翻譯也不明白這個聽上去就怪怪的詞到底是什麼意思,她手背上這冒出來的又是神馬玩意。

「令咒?」綺禮皺起眉重複了一遍。

璃正嘆口氣:「那是聖杯戰爭的『入場劵』。」

如果說之前迦佳還不明白的話,那麼這會,她已經全部明白了,這不就是那個她來到這裏一年多都沒有等到的那個任務嘛!居然……以這麼嚇人的開場出現了。

「聖杯戰爭,那是什麼?」綺禮不明白,直接發問。迦佳也不清楚,她在這裏的日子可沒少趁著空閑時間查資料,關於聖杯戰爭的資料多的簡直嚇死人,她看的眼都花了也沒翻出個所以然來,這會自然也相當關注。

言峰璃正不賣關子,巴拉巴拉的開始把聖杯戰爭的歷史都介紹了一遍,迦佳一面豎着耳朵聽,一面在腦袋裏搜索相關資料,按著這些算得上關鍵詞的介紹,很快就找到了關於這次聖杯戰爭的相關資料。

然後……卧槽,這種將近全滅的恐怖七人戰她到底要腫么從裏面活下來啊!

迦佳內牛成河,徹底麻爪了,璃正表示他要向上面反映這個情況,迦佳就魂飛天外的回房間去了。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第二天一大早,面癱臉的綺禮就舉着手背給璃正展示,表示他也莫名其妙的擁有令咒了。

迦佳總算稍微鬆快了點,只是一想到昨天晚上查到的資料,就忍不住頭皮發麻,瞄了又瞄眼前這個人,迦佳還是想不明白這麼一個信仰堅定品格優良的代行者到底是怎麼崩壞成那樣的,果然一切都是時臣的錯!

迦佳一想到某個吐槽聖杯戰爭的帖子,就忍不住跟着學了一句也吐槽了起來。

「綺禮是有什麼願望想要實現嗎?」迦佳坐在和她的小身板相比過分寬大的椅子裏,一面看着璃正特意給她看的資料,一面扭頭好奇的問道。

綺禮還是面無表情,眼底卻帶上幾分迷茫:「願望?我沒有?」

「怎麼會沒有呢?」迦佳歪了歪腦袋,「這根本就不科學啊!就好比說,有的人想着發財,有的人想着功成名就,綺禮你就沒有想要做出的願望或者目標嗎?」

綺禮沉思了好一陣,才搖了搖頭:「沒有。」

迦佳無語的鼓了鼓雙頰:「切,你真無趣。」比那些被填鴨教育扼殺的高考生還要慘。

「聖杯戰爭啊~~」迦佳捧著雙頰想着,「我要贏得聖杯戰爭之後,就許願變得最厲害,然後把綺禮打的落花流水,哈哈,讓你天天逼我起床,哼!」

掛着黑眼圈昨晚掙扎了很久才睡着沒多久就被無情叫醒鍛煉的迦佳妹紙表示她的人生真是一點都不幸福。

綺禮幽幽的瞄了一眼異想天開的迦佳,不做任何評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入場豢艫男縷 章

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