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魔力迴路的開啟

第49章 魔力迴路的開啟

事情的發展神一般的展開了,迦佳還在這邊做着一朝召喚出無敵打手,瞬間ko掉其他聖杯參賽選手贏得聖杯許願變得最厲害,讓綺禮跪地痛哭的美夢時,教堂來了個人。

一個男人。

一個穿着絕逼是手工剪裁看着就貴的要死明明就是偏門的酒紅色可人家就是能穿出古典貴族范的男人。

ps:還是自帶聽着就非常牛逼神馬創始御三家之一的魔術師頭銜據說歷史非常悠久的貴族。

他自稱遠坂時臣,是璃正爺爺的至交好友,據說這是祖輩們傳下來的交情。他與璃正爺爺平輩論交,所以,外表看上去和他相差沒幾歲的綺禮要叫此人為叔叔,所以,比他家那對雙胞胎女兒也不過大了那麼一兩歲(從外表看)的迦佳得叫人家爺爺。

一臉血啊!那張完全木有皺紋看着還十分青春靚麗的臉蛋哪點和爺爺這個聽着就十分蒼老的辭彙掛鈎了啊!迦佳覺得自己真心叫不出來,奈何旁邊有個認命的綺禮,硬是碾着她的腦袋給對方喊爺爺了。

後面的發展迦佳就不知道了,她小孩子的身份根本沒得參加這種高深談話的機會,只能老老實實的在綺禮的死魚眼下回房間繼續做功課。

而綺禮則是在外面聽完了關於聖杯戰爭的一系列詳細介紹之後,再回來,就任勞任怨的給迦佳收拾行李了。

迦佳捧著糖罐在裏面挑揀著適合口味的糖果,看着老媽子舉動的綺禮認真的把她的小皮箱拉出來,把她的春夏秋冬裝都從衣櫃里掏出來,放在床邊疊起來,再塞進皮箱裏,心裏就猜出了幾分。

「綺禮,我們要出門嗎?」

「是的。」綺禮語氣十分平靜,「父親已經決定了,接下來的幾年時間我們將要跟隨遠坂師父學習魔術。」

迦佳鼓著腮幫子:「哦……可是為什麼要收拾行禮啊?」

「作為聖杯戰爭的參賽者,是很危險的。相對於其他的參賽者而言,你尚無自保能力,住在佈滿結界的遠坂家會比較安全。」綺禮面無表情的解釋,把抽屜里疊的整整齊齊的屬於迦佳的內衣內褲拉出來一打,放到皮箱裏。

毫無自覺的迦佳舔著糖果:「只有我一個嗎?綺禮呢?」

「我也會跟着老師學習,因為身份原因,並不適合住在那裏。」綺禮速度很快的把衣服打包完畢,這才轉頭看向迦佳,「你在遠坂家,要聽話別惹事知道嗎?」

「我一向都很乖的啊,綺禮!」迦佳踢著床腳,一臉無辜的看着他。

綺禮:……這種想要吐槽的感覺真的不適合他這種神職人員啊!

覺得這種吐槽別人的行為是不太好的綺禮果斷轉移了話題:「父親為你做過測試,你身上的主魔力迴路近六十道,輔助魔力迴路也超過五十道,這是相當優異的體質,而遠坂師父是個非常優秀的寶石魔術師,他會認真教導你魔術,你不要淘氣,在遠坂宅要認真學習。」

魔力迴路神馬的完全聽不懂啊。迦佳鼓著雙頰很想追問,但是也知道綺禮大概是不會告訴她了,只能老實點點頭:「哦。」可是隨即的又想到,如果自己體質真的很厲害的話,那麼等她學習了魔術一定會變得非常厲害,到時候打敗綺禮就不是夢了。

哼哼哼,一想到可以奴役綺禮的遠大美景,迦佳頓時眉開眼笑,原本的不情願瞬間散去:「我一定一定會認真學習魔術的,綺禮啊,等着我打敗你吧!」

綺禮面無表情的把一包整理好的洗髮水沐浴露等等之類的東西塞進第二個包包里,這才冷靜又平淡卻顯得十分斬釘截鐵肯定的答道:「不可能。」就迦佳那種沒人監督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學習性格,省省吧。

╭(╯^╰)╮迦佳頓時怒砸枕頭:「綺禮你最討厭了!」

「歡迎來到遠坂宅。」開門的是個面容柔美聲音溫和一看就是賢妻良母的大美人,歪歪的梳着麻花辮,整個人氣質溫柔似水,人母典範啊。

迦佳拉着綺禮的手指也忍不住有點害羞:「您,您好,我是前來學習的言峰迦佳。」

「時臣已經說過了,果然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孩子呢。」大美女抵著嘴微微笑了笑,就歡迎兩個人進門了。

初入陌生地,迦佳也有點緊張,綺禮倒是十分淡定的和這個自稱為遠坂葵的遠坂時臣老婆簡單的聊了兩句之後,遠坂時臣就提着一根頂部嵌著一顆看着就讓人產生仇富心理的巨大紅寶石手杖出現在樓下。

「師父。」綺禮恭敬半鞠躬,還是面癱臉,沒情緒起伏。

迦佳跟着行禮,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這就是你的女兒嗎?」時臣聲音低沉醇厚,聽着就是分外美妙的享受,讓人不自覺的就鎮定下來,迦佳偷偷揚起腦袋看他,卻正巧被時臣眼含微笑的目光抓個正著,頓時就臉紅了。

「很可愛也很優秀的孩子呢。」時臣說出的話都帶着貴族的感嘆調,他溫和的摸了摸迦佳的小腦袋,舉手投足間都顯得分外優雅,迦佳看的都呆了。

時臣心裏也難得的覺得開心。綺禮這個新收的弟子就不說了,還有迦佳這個天資堪稱千年難得一見的小弟子,如果教導的好的話,這場聖杯戰爭根本沒有懸念。

七個參賽者他們這邊就佔了三個位置,何愁不能贏呢。

就這樣,迦佳就在遠坂宅落戶了,而且她也十分坑爹且歡快稱呼遠坂時臣「師父」,總是背地裏對着綺禮喊「師兄」,哦活活,誰叫綺禮當時一聲不吭的就把她註冊成他女兒的,這會能佔便宜神馬的,迦佳才不會錯過呢。

雖然時臣師看上去很貴族高傲的很不好接近的感覺,但其實本人還是很溫和好相處的,教導時候也相當細心。因着迦佳那堪稱bt的優秀魔力迴路體質,在測試出迦佳的屬性為純粹的光明體質之後,他甚至還主動的幫忙找到了很多光明屬性魔術師修鍊的感悟書籍,特地拿給迦佳看,讓迦佳覺得分外感動。

要知道魔術師大多都是很自私的,一些獨門秘技除非是親傳弟子或者自己的繼承人,根本不會教授給其他人的,而時臣師就不一樣,他教導綺禮和迦佳一向十分認真,不管是家裏的那些古籍秘藏還是自己的私人心得,只要他們學慣用得到,都會毫無保留的傳授,可以說,除了不能把遠坂家的家族刻印分給他們,遠坂時臣教授的魔術完全和他的繼承人遠坂凜是相差無幾的。

當然,這些都是遠話了,剛剛開始學習魔術的迦佳,苦惱的還不是那些坑爹的用德語法語甚至古希臘語書寫的魔術,她很苦惱的是自己原本很得意現在卻覺得十分悲催的身上的魔力迴路。

魔力迴路多自然是件很好的事情,就連時臣師都每每讚歎迦佳的優秀魔術師素質。魔力迴路多了,不僅魔力儲備量增加到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值,而且可以學習使用的魔術也變得多起來,這樣下來對於迦佳而言自然是非常好的攻擊和保護自己的手段。

但坑爹的是,沒人告訴她魔力迴路打開居然這麼痛苦啊!!

「這不是很正常的嘛!」已經和迦佳十分熟悉大小姐性格的凜甩著雙馬尾抱着胸,「當初我開魔力迴路的時候足足燒了半個月呢,你年紀這麼大才開始打通迴路,魔力迴路早就僵死啦,痛苦是肯定的,高燒也是必然的!」

一邊性格害羞的遠坂櫻也點點頭,小聲的安慰現在只能燒的滿臉通紅渾身無力躺在床上的迦佳,聲音柔柔的細細的:「迦佳姐姐,不會有後遺症的,熬過去就好了。」

迦佳:內牛滿面已經不足以表達她的悲催心理了啊!

尼瑪為毛開個魔力迴路就得高燒到魔力迴路適應到打開魔力暢流為止啊!尼瑪為什麼她的魔力迴路要那麼多,主迴路輔助迴路加起來一百多條甚至是別人的兩倍還多啊!尼瑪簡直悲催到死人啊!天天高燒神馬的還要不要人活了啊!!

迦佳頭上蓋着冰枕,看着平靜坐在床邊給她抹酒精降溫的綺禮,頓時就委屈了:「綺禮——」

綺禮面無表情,看着迦佳燒的滿臉通紅眼含淚霧的小模樣,莫名的就覺得分外愉快,當然,作為面癱臉的典範,他的愉悅別人是看不出來的,更別說燒的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迦佳了。

「很快就好了。」綺禮簡單安慰。

迦佳抓着他的手嚶嚶嚶的哭了一會,嘟囔著抱怨著高燒之後她吃的糖都是苦的,走路眼前都是暈的,上個廁所都差點趴地上的悲催事迹,最後十分嫉妒的看着綺禮:「為什麼你開魔力迴路完全沒反應啊!!!」這不公平!綺禮年紀明明比她還大的多的多啊。

綺禮沉默了會,才很誠實的告訴迦佳:「大概是,我的魔力迴路比你少的多,體質也比你好的多吧。」

這個誠實的回答更打擊迦佳了,她眼淚刷的就淌出來了:「嗚嗚……綺禮你是壞蛋!!」

綺禮莫名的覺得更愉快了。

哭到累了的迦佳睡著了之後,綺禮動作很輕的給迦佳換了冰枕,再用酒精給她擦了一遍胳膊脖子後背,就幫她蓋好被子出來了,對着自己被咬的全是牙印的左手,那種看到迦佳難受的在床上打滾時候的愉快心情再次湧上來,他禁不住皺了皺眉,面無表情的走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 魔力迴路的開啟

2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