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的Servant不可能是BOSS

第50章 我的Servant不可能是BOSS

三年后,已经十四岁外表的迦佳变成一个十分拿得出手的漂亮软妹纸了。

外表一级棒,魔术也学的相当不错,神术关于治愈方面更是秒杀了作为忠实信徒的绮礼,简直就是人生事业的白富美典范。而事实上,迦佳也真得给自己点个赞了,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她已经无师自通了英法德日拉丁五门外语,现如今回去大学的话妥妥的女精英不打折扣的,相比较那些相亲节目里自爆的双学位女神神马的,她才是妥妥的秒杀双学位的超级女学霸啊!

谁有她这些年的刻苦啊。一想到那悲催的魔术教学史,迦佳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该说宝石魔术神马的,真心不是土豪就玩不起的吗?

“师父。”礼貌的颌首行礼,迦佳姿态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全方位无死角的优雅典范,偷瞄到时臣师眼里的满意,迦佳默默的给自己点个赞,天知道在这个睁眼闭眼都是优雅优雅的师父教导下,她是怎么样从一个活蹦乱跳的暴力萌萝莉进化成这个外表优雅到爆的白富美少女,期间的血泪史,迦佳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出一本自传了——《论如何教育你成为一名优雅贵族典范》。

“迦佳,圣杯战争即将开启,绮礼已经召唤了他的servant,你也该试着准备了。”时臣上来就直接道,“尽早与你所召唤的英灵磨合起来,才能在圣杯之战中获得有利条件。”

“哦。”迦佳一点也不觉得她想召唤的英灵符合时臣师的条件,迪卢木多的背景她查出来之后就知道绝对不是时臣想要的那种,单单那个久远流传的枪兵幸运e就足够秒杀了迦佳这个贪生怕死的软妹纸了。更不要说召唤英灵还具有相当的随机性,哪怕有相应的圣遗物,能不能按着对方历史传说的位阶召唤出来都是个非常难以控制的问题。

嘴上说servant的召唤和master的能力相结合的,但是坑爹的是,历史上的圣杯战争各种意外都是那些弱的无法想象的魔术师召唤出来的坑爹英灵搞出来的。就好比说这一届,那个靠着杀人的血绘制魔法阵只想召唤着恶魔玩的家伙,召唤出来的英灵带着的宝具那本人皮书,外挂开的不要太bt好吧。迦佳一想到这,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觉得这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越是了解圣杯战争,她就越是不想参加,奈何只要挂着那个戳,哪怕她想逃跑都做不到,简直就是人间餐具不解释啊。

就算学习了魔术本身还是没有办法超脱于普通人之外的迦佳在召唤出属于自己的英灵前还是禁不住为了自己一句,为了所谓追寻世界根源(天知道那是什么玩意)而弄出这么个圣杯战争还弄得每一届都死人,这种无理又没有结局的变态争斗,真的值得吗?

她果然还是和正统的魔术师格格不入呢。

流淌的魔力奔涌在身体回路之中,顺着手臂流淌到手背的刻印上,剧烈的魔力流动让她觉得有点难受,优异的魔力回路体质让如此剧烈且强大的魔力输出也变得不是那么难受,在魔法阵的魔力波动到最巅峰时刻,蓦然爆发的力量喷涌而出,形成的旋风流冲击而出,蔓延的烟雾散去,迦佳面前的魔法阵中站着一个浑身都奔涌着黑色魔力的男人。

惊人的身高,手持的细长的出奇的利刃,长及小腿的雪白头发,以及那张白人种但依旧俊美逼人的脸蛋。

这不是重点,迦佳嘴角抽搐的看着他背后只有单翼的漆黑的还会掉羽毛的羽翼,尼玛这种召唤出堕天使的悲伤,谁能给她点安慰啊!

为毛堕天使这种风格完全不搭的东西会是被她召唤出来的英灵啊啊啊啊!!!!

迦佳傻眼了,时臣师也傻眼了,面瘫脸的绮礼十分淡定的站在一边,就好像迦佳召唤出来的这个异种生物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

“汝,是我的master?”白发男在经过短暂的适应期之后,就抬起了头,睁开了眼睛。

漂亮的像是宝石一样的绿色眼睛让迦佳十分有压力,被那双眼睛看着就有种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的感受让她忍不住往后挪了挪,还是站在绮礼身边比较有安全感啊。

“我,是的。”迦佳忍住逃跑的冲动,努力点头。

契约在迦佳应答之时便已经生成,体内的魔力回路在瞬间便与面前这个俊美到逼人的男性异类形成了通路,而迦佳也终于知道这个由系统强制提供了“圣遗物”召唤来的到底是什么了。

……她能倒退时间到召唤这家伙的前一刻吗?!!!

迦佳内牛成河,哪怕是不要系统提供的帮助简化任务难度神马的,也不要这个坑爹的已经黑化职阶还是完全没有理智的berserker的真boss啊!!

外表看着十分理智且冷酷的美男子平静的把自己带出来的那把长刀甩甩之后就消失了,背后单翼更是刷的一声就不见了,穿着一身酷帅皮衣双手空空的白发美男站在迦佳面前,那双通透的绿宝石眼眸看了迦佳一眼,就似乎已经完全看穿了她那虚弱的内心世界。

时臣师则是完全没有体谅到迦佳的悲催心理,冷静又优雅的开问:“迦佳,数值如何?”

迦佳虚弱无比:“是,是berserker啊。”

绮礼终于挑了挑眉,看着一派冷静完全不像是没有理智模样的高壮白发美男英灵,怎么也搞不清楚对方的来历。

“在下萨菲罗斯,今后请多指教。”非常理智冷静完全不像是一个berserker的白发男语气平静,“我的房间在哪里?”

迦佳内牛,别,别这么冷静啊亲,你的资料我早就在刚刚搜索出来了啊,以毁灭自己星球为己任的真·反派boss,参加这个圣杯战争,您真的不会把它玩坏掉吗?!!

抛去berserker这个坑爹的职阶不说,萨菲罗斯正常时的数值也是相当好看的。

筋力:a耐久:b敏捷:a+魔力:a幸运:c宝具:c对魔力:c

这还只是他非狂化时候的数值,如果狂化了之后还要再往上升个一级,但是附加作用是敌我不分……迦佳觉得自己还是老实点别让萨菲罗斯狂化比较好,就是这个数值,也让时臣师十分满意的点头了。

迦佳内牛,前提是别让她知道这个叫萨菲罗斯的来历才行啊!

萨菲罗斯是个不苟言笑性格严肃擅长近身格斗的男人,虽然时臣师很纳闷为什么迦佳召唤来的是个完全在历史上找不到来历的神秘英灵,但是本着对徒弟的信任,哪怕她召唤来的是berserker,他还是放心的分配任务下去,于是,迦佳就和她的berserker一起潜伏起来,作为暗藏预备役行动了。

虽然berserker萨菲罗斯总想着毁灭他家的星球,但是在这里表现的却十分冷静,被输灌了圣杯战争的相关信息之后,十分迅速且冷静的接受了现实,并且坦言了自己的一部分来历,佣兵之王的称谓和部分展现的武力值极大的获得了时臣师的好感,绮礼也很满意,有了这个英灵,迦佳应该会比较安全了。

时臣师假装和绮礼翻脸,绮礼就默默的作为敌对组离开了远坂宅,而远坂夫人和凛也早早的因为圣杯战争的开启搬离了远坂大宅去往乡下,于是,偌大的远坂大宅,就只剩下时臣师,迦佳以及她的英灵了。

自然而然的,做饭的任务就落到了迦佳身上,她也不得不开启了自己的厨娘生活,外出采购食材兼生活用品,对此,迦佳表示,师父果然土豪不解释,给的生活费好多啊~~

“萨菲你觉得哪个比较好?”迦佳挑剔的在两盒牛肉之间拿不定主意,歪着头苦恼鼓着包子脸的模样简直萌杀一票喜爱萌少女的怪大叔。

“这个。”已经有了好几次经验的萨菲罗斯立刻给出选择。

“那就这盒吧。”迦佳愉快的做出决定,有轻微选择综合症的迦佳在遇到很难抉择的东西的时候总喜欢有人帮忙,否则她肯定会纠结很久,萨菲罗斯在陪着迦佳买东西从一开始的根本不发言到后来的习惯淡定,不得不说,也有迦佳的“帮助”在内的。

“再买点水果吧,家里的水果不太多了呢。”迦佳扭头看到水果的摊位,整个人顿时就哔啵哔啵的闪亮了。

萨菲罗斯嘴角抽抽,是谁整天把水果当正餐吃的啊,脱离了保父言峰绮礼的监控,整天吃的这么愉快真的合适吗?

走出超市之后迦佳和萨菲罗斯身上就挂满了袋子,体力很好的萨菲罗斯沉默又绅士的提了不少东西,而迦佳手里就拎着最小又最轻的小袋子愉快的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哼哼哼~~时臣师终于等到了他要的圣遗物,准备召唤他的英灵了呢。”迦佳愉快的开始聊天,“但是我总觉得他的想法很不靠谱耶。”

萨菲罗斯沉默的听着迦佳絮絮叨叨的废话。

“吉尔伽美什你知道吗?算得上历史记载最古老之王了,时臣师召唤他准备的圣遗物居然是蛇蜕!尼玛那条吞了他辛辛苦苦找回来的长生不死药的蛇的蛇蜕耶!”迦佳一脸囧囧且无语的看着萨菲罗斯,“这么拉仇恨值的圣遗物召唤出来的英灵,你觉得会很好吗?”

不,哪怕就是他这个berserker都觉得分外不靠谱。萨菲罗斯想着那个事事做的很果决英明但是总在莫名其妙地方掉链子的迦佳的师父,顿感无语。

“而且王的话,还是那种据说是神与人生下来的半神之王,脾气肯定不太好吧。”迦佳一想想那些传说中的各种神,就对吉尔伽美什不抱太大希望了。

“与其召唤那种虽然厉害但是根本无法控制的英灵,还不如弄个没那么强但是契合度更高的英灵呢!”迦佳想起曾经召唤来的迪卢木多,就分外有感触的点点头,还仰头问萨菲罗斯,“你觉得呢?”

“或许,是吧。”萨菲罗斯低声应了一句。

迦佳顿时眉开眼笑:“所以,我们会赢得这场圣杯之战的吧,萨菲罗斯?”

萨菲罗斯怔了怔,看着个头小巧满脸灿烂笑容的迦佳,只觉得心头升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忍不住给了肯定的回应:“嗯。”

这般信任他呢……

迦佳心情更好了,在详细了解了萨菲罗斯之后,迦佳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没那么坏,他只是太敏感脆弱了,被人那么一逼再误导了下,黑化也再所难免,只要以诚相待,他也很好相处的不是。

想要赢得圣杯战争,最先一定要和自己的英灵打好关系才行,否则的话很可能会被人背后捅刀呢!迦佳暗暗握爪,不管如何,这场战争一定要赢。

可惜的是,命运总是如此的措不及防,在迦佳最顺利的时候给了她狠狠一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女神预备役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女神预备役 女神预备役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 我的Servant不可能是BOSS

2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