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第十级大陆,血城。

某个看上去还算像个家族的大宅,一个破烂的小院子里。

一个白衣少女躺在院子里唯一的参天大树的树枝上,原本的眼睛突然睁开,看着天上红得发黑的天空,那红,红得让人胆战心寒,同时,也让人感觉到心里涌上的疯狂的杀意。

原本睁开的眼睛突然变得危险而又锋利,眼中的寒冷直直地放外来去,任谁看了都会本能地从心里感到畏惧,再也起不了一点反抗的念头。

这就是真正的夜狐,夜狐的真面目,真正的可怕之处!

回想起穿越到这魔武总大陆之前,白衣少女的嘴角微微勾起,显现出嘲讽的角度,继而又闭上了眼睛。

暗风啊,真是好大的胆子啊!敢这样对她夜狐。

当初,夜狐厌倦了特工过着每天出任务,枪林弹雨,心惊胆战的日子,有多少优秀的特工都死在抢下,夜狐数不过来,也不想数,夜狐早就对这些麻木了。

所以夜狐淡淡地送上申请书,退出了特工机构。

作为第一特工,夜狐无疑是特工中最优秀的,而排名在夜狐下面的,就是暗风等人。

暗风,同夜狐一样,也是女性,但是与夜狐不同的是,夜狐虽然是第一特工,但却是接到任务干脆完了事,一点时间都不浪费,甚至最难缠,最*的黑道人物,如果想要打探情报,夜狐总会有自己的手段去获得。然后,在打探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后,一个子弹就让那些黑道人物全死透了。

相反,暗风却是放荡不堪,只要接到任务,对象是男人的话,她就是用自己的火辣的身材,妩媚的面貌,去迷惑那些男人,然后从那些*的男人里得到自己的情报。

同样是特工,夜狐显然比暗风好得多,也许是应验了那句话吧,女人的嫉妒可是非常可怕的!

暗风就是看不惯夜狐那些淡然处世的态度,更是对自己居于夜狐第二名的地位,恨得牙痒痒的,所以平时只要有时间就对她热嘲冷讽的,但夜狐全都无视了,在夜狐看来,这暗风完全就是实力不如人,只是妄想嚎叫一声来显现自己有多厉害罢了。

所以,夜狐的态度,让暗风对她的恨意又加了一分。

在夜狐退出特工机构时,暗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知道了夜狐退出特工机构的消息。

作为特工,为了不让危险人物危害到自己家人的安全,所以所有的特工资料都是秘密保存着的,置放在最安全的地方中,为的就是防止有心人获取特工的资料,以此来威胁。

而恰恰,能够知道秘密的地方,只有少数人,就是特工机构的最高领导,以及最排名靠前的少数特工,夜狐和暗风就是之中之一。

那个保存着所有特工资料的地方,同时也几乎包括了全世界所有人的资料,可以说,人自从出生,就已经被列入了资料当中。

出任务时,为了更进一步了解情报,少数特工也会去那个地方查人物资料,但却要经过最高领导的批准,为的就是防止出现偷查,漏查的现象。

人物资料一旦外泄,对国家,甚至全世界,都将是一大灾难。

自然,夜狐的退出申请书,也被秘密保存了起来,但,却被暗风查出来了……

回想着那一段时间过着被人追杀的生活,白衣少女轻笑了一声,却有着浓浓的冰冷。

暗风啊,你还是太小看我夜狐了,我夜狐既然敢退出,自然早就做好了觉悟,特工这条路啊,一旦踏上就再也回不了头,势必会惹上许多仇家。

不过,死就死了,但我夜狐也是有仇必报的,你真以为我会不知道是你放出消息的,让那么多黑道人物来追杀我,就算我死,也一定会拉你下地狱。

现在,算算时间,那个炸弹,早就爆炸了吧,暗风,你愿意接受我送上的这么大一份的礼物吗?

在被那些众多黑道人物追杀的时候,夜狐被逼到了城市外郊的一个悬崖上,身上的衣服已经全被鲜血染红,就连手中的枪也已经染上了鲜血,那鲜血染红的衣服,配上那美丽的面貌,在有着月光的夜晚下,淡淡的月光照射到夜狐的身上,竟是有着那一抹惊心动魄的美……

看着步步紧逼的众人,带着冰冷的枪,以及那一双双充满了兴奋的块感的眼神,好似在看着最优秀的特工,第一特工,就要死在他们的手下……

想着马上就能把眼前这个女人杀掉了,顿时,众人的眼里更加狂热,手里的枪举起来,将枪口对准夜狐的方向,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夜狐自然看懂了那些人眼里狂热的眼神,突然笑了起来,却让面前的众人一顿,无端地感受到了从心里传来的寒意,几乎要将他们冻结。

然后,夜狐做出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举动,夜狐手里的枪缓缓抬起,所有人都一下子身子紧绷了,紧张地看着夜狐。任谁都知道,被逼到这种份上,谁都不知道对方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样的丧心病狂的事,夜狐也不例外,更何况夜狐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危险的人物,这样的夜狐才是最可怕的。

但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夜狐抬起手枪,枪口指的方向并不是他们,而是直直地指向了天空,然后……

“砰、砰、砰……”

待到手枪里的所有子弹全部打完,夜狐突然一笑,笑得风华万代,让所有人几乎看得痴了,然后,夜狐的身子缓缓向后倒去,*下了悬崖……

等到夜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几乎都是透明的,同时自己也已经发觉到自己竟然还没死,不过,却是对自己死而复生的这个认知,夜狐完全没有一点高兴的神色,她早就对人世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死了也好。

夜狐自小父母双亡,父母就是被那些黑道人物杀的,除了父母,夜狐也没什么亲人。为了给父母报仇,夜狐加入了特工机构,多年来,也已经杀了当年杀掉父母的仇人,大仇已经报了,自此,夜狐就再也对人世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死不死都无所谓。

所以夜狐对自己为何又醒过来,而且没死的时候,夜狐完全没什么表情,对自己的身子竟然是透明的更是没什么可奇怪的,这也许就是她的灵魂吧,对于自己身子竟然变得透明,夜狐丝毫没有什么惊慌失措的样子,正如她的本色,一向都是淡然处世的。

也许是当特工多年,夜狐早就有了本能,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是透明的时候,就已经在观察着自己所处的环境了。

周围一片漆黑,看不见什么东西,只有夜狐的前方,大约二三十米处,有着一个高台,而那高台上,静静地放着一个发着淡白光的水晶球。

不知为何,在看到那个神秘的高台和上方的水晶球上,夜狐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那个神秘的水晶球,似乎在吸引着她,想要指引她过去。

夜狐虽然不知道为何心里会出现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还是遵从本能,又再次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发现真的都是一片漆黑后,而那个发着淡白光的水晶球,淡淡的光只能照亮于它中心的方圆十米内,而且这方圆十米内,也没有任何东西。

在这样的空间,夜狐甚至听不到一点声音,哪怕是一个风吹过的声音,夜狐都听不到。

看来这个空间,就只有她,和那个看上去神秘的水晶球了。

夜狐向那个水晶球走了过去,不,不是走,而是在漂浮着,夜狐对自己的变化倒是没多大的惊讶的样子,依然漂浮着,直到来到那个神秘的高台前。

待到夜狐漂浮着走到高台前,这才看清楚了那个水晶球的模样,水晶球里隐隐约约有着水光婉转,显得水灵而又神秘。

而那个水晶球同她的状态一样,漂浮在高台的上空,水晶球下方的高台竟是显出了一个莲花的模样,将那个水晶球高高托起,远远看去,正如那个水晶球就是莲花的莲心……

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个神秘的水晶球里,水光婉转,却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缩小版的纯洁如白的莲花静静地在水晶球里绽放着……

夜狐对这神秘的高台和水晶球抱着警惕的态度,但又稍微查看了那个高台的周围的情况后,发现没什么可奇怪的地方,心里涌上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然后,目光再次回到那个神秘的水晶球上。

就在夜狐的目光重新转回到那个神秘的水晶球上的时候,原本围绕着水晶球周围的淡淡白光忽然白光大盛,几乎照亮了整个空间,

突如其来的白光大盛,一时间照得夜狐睁不开眼睛,想要用手去阻挡眼睛,但就在短短的一秒之内,白光又很快退去,水晶球再次恢复到原先的样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仿佛刚才的白光大盛只不过是夜狐的幻觉……

夜狐的心里更加疑惑,那样的景象,夜狐自然不会认为是幻觉。夜狐直直地看着眼前的水晶球,然后,几乎透明的手缓缓伸出,摸上了那个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的水晶球,然后,就在夜狐的手几乎触碰到水晶球的时候,一个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响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楔子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