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后果,痛苦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后果,痛苦

“百里君墨,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无缘无故要让我们出来。”在厚重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凤温黎再也忍不住,带着浓浓的质问语气开口道。

“闭嘴,要想知道为什么的话,就跟我来。”百里君墨却是毫不留情骂回去了,脸上全然没了笑容,只剩下满脸的严肃和不耐烦。说完转身就走,竟是走向了跟刚刚灵药师分会的人离开的方向的另外一条不同的路。

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都压下心中的疑问,还有那一丝丝涌上来的不安,只能默默地迈开脚步,跟上了前面的百里君墨。

等到百里君墨带领他们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药材园,里面种满了很多药材,有一些普通的,也有些比较珍贵的,都很好地生长着。在药材园的四周有三面有着通向里面的通道,剩下的一面却是暗重的墙壁,什么也没有。

药材园的入口处依然是布下了辨别来人气息的结界,不过因为有百里君墨的带领,所以所有人都通过了结界,进到了药材园里面,里面自然是没什么人的。

此时的外面,因为九品药剂的诞生,原本晴朗的天气一下子就变得灰暗,然而也正好在这个时候,那涌现的一大片乌云,已然消散了,重新变回原来晴朗的天空。

在进到药材园之后,百里君墨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率先在所有人还来不及开口的时候,最先发话了。

“会长,你还记得吧,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席希离愣了一下,有些皱起眉头,看着百里君墨那不容反驳的神色,顿了顿,还是回答了。

“这里是灵药师分会的好几个药材园之一,名为药轩园,你想说什么。”

“那么,那面墙壁,是什么地方。”百里君墨却是没有理会席希离的问题,而是突然伸出手指向了那四周以内,只有却是厚重的墙壁,什么也没有的那一面。

在场的所有人顺着百里君墨的手指方向看去,有些没反应过来百里君墨话中的要死,而此时的席希离却是猛然变了脸色,震惊地看着百里君墨,带着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

“难道说......”

“什么,会长,那面墙壁怎么了吗。”跟在席希离身旁的凤温黎,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席希离脸上的神色,当下心中的不安就扩大了起来,忙急着开口问道。

看着因凤温黎的问话而都齐齐看过来的所有人的目光,席希离顿了顿,最终还是开口了,带着很是复杂的情绪。

“那面墙壁...是在我们刚刚出来的,炼制房后面的一部分墙壁!”

“什么,这个地方就是...但是,那又怎么了。”凤温黎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回答,心中的不安却是已然越来越大。

如果那面墙壁是属于炼制房的墙壁的话,就代表他们所在的药轩园就在炼制房的后方,也就是说,基本上是百里君墨带领他们绕到了炼制房的后方,可是,虽说是绕到了药轩园的后方,但一路走来,却是走了不少地方,感觉极其复杂,根本没有想到走了一圈,却竟然走到了炼制房的后方!

“这个秘密,只有我们和灵药师分会的少数人知道,虽说是秘密,但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也知道,为了应对闯入者,不论是哪一个大陆的灵药师分会还是公会,都将内部道路建的很是复杂,如果不从上方看的话,很难记清楚里面的布局。”

“所以,这样的布局,只有作为灵药师分会的分会长和一些少数人知道,因为炼制房的后方就是个药材园,除了要用到药材才会来这儿进行采摘,平日里也没人会来,所以也没人知道这里是炼制房的后面,安全性比较可靠。”

“这话是没错,但是,又有什么意思呢,你们想说什么。”白天铭紧皱着眉头,看着席希离说完之后,就率先开口了。

“但是,正是因为这个是炼制房的后方,所以可以能够听到炼制房里面的情况,虽然很是微弱,所以这面墙壁早先的时候,就被布下了结界,让外面的人听不到炼制房里面的情况,同时也不能让炼制房里面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这是为了保护炼制房的隐蔽性,从而不会传出去。”

席希离却是看了一眼白天铭,顿了顿,却是没有回答白天铭的问题,而是继续说着刚才的后续。

“你是说,在这里,能够知道炼制房里面的情况吗,但是,为什么...”元星渊也跟着紧皱着眉头,带着极其复杂的神色看向席希离。

席希离闭了闭眼,转头看了一眼沉默着的百里君墨,接下来的话语,却是带上了很是微微疲惫的语气。

“我们都疏忽了,也都忘记了,只顾寻找着上古奇毒的解药还剩下的血灵煞花,以及关心着炼制的过程,却忘了之后一旦真的服下解药,将会变成什么样的后果!!!”

此话一出,在场的除了百里君墨之外,所有人都愣住了,很快马上就有人反应过来冲上前,一把抓住席希离的衣襟,带着恼怒的语气吼道。

“你说什么,上古奇毒的解药怎么了,难道说炼制失败了,还是说不能解了洁儿体内的上古奇毒。”

随着白天斌突如其来的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马上反应过来,作为灵药师的凤温黎他们,此时也才回想起来了席希离话中所蕴含着的意思,都沉默了,手紧紧地攥紧了,眼中一瞬间涌上了极其复杂的神色。

“不,我想,解药是炼制成功了的,外面的天气改变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也能够解了夜狐小姑娘体内的上古奇毒,真正更为困难的是,是在这个服下的过程中,会带来极大的疼痛,更会让人......”

“生不如死......”

席希离很是复杂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带着怒色的白天斌,却是没有伸出手将白天斌拉开,而是就那样任凭着他抓住自己的衣襟,说着让白天斌猛然变了脸色的话语。

同样的,席希离这番话语,让除了知情的人以外,所有人也都脸色变了。

“天斌,你...”白天铭上前,担忧拉了一下白天斌,就看到白天斌放开了席希离的衣襟,转而转向他,带着很是严肃的语气,浑身散发着很是气势逼人的强大气压说道。

“大哥,你是不是也知道,服下上古奇毒的解药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看着白天斌的样子,白天铭顿时沉默了,有些说不出口,因为那后果,实在太过残酷。

“哼,你们不说就真的对他很公平吗,虽然我不知道本该是钟离家族的大小姐,跟白家怎么会扯上关系,不过夜狐她本身就是转世,所以我还是比较相信灵魂转世一说的,虽然你们好似在顾忌什么,没有将事情的全部告诉我,但我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一点,这个男人,恐怕跟夜狐有什么关系吧。”

百里君墨却是冷笑一声,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刹那间就望过来,很是毫不留情地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面面相觑,确实,因为考虑到白家的存在,以及夜狐和白天斌之间的关系,所以不好告诉别人,但没想到百里君墨居然从他们的举动和一言一行看穿了其中的内幕,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也不敢让他们小觑。

然而,正如百里君墨所说,白天斌本身就是夜狐的亲生父亲,比起他们,更为有权利知晓其中的真相,然,也正是因为是父亲,有可能会为女儿的痛苦而狂怒,会做出什么事请都不奇怪。

“白天斌是吧,我就告诉你,一旦夜狐服下上古奇毒的解药,解药就会进入体内,会受到上古奇毒的对抗,到时候两者会在体内经脉当中疯狂油走,会给她带来极大的痛苦,就好似被刮骨裂骨的痛楚,到时候夜狐的战斗水平会全面下降,根本无法防备外来的袭击,因为在那个时候,夜狐正处在痛苦当中,谁也救不了她,就算是紫夜旻也不能救她,只能让她熬过这一关。”

“而且,上古奇毒在她体内的时间越长,要解毒的时间也越长,夜狐她所受到的痛苦,绝不是一两天就能完事,必须每时每刻都在痛苦当中。”

“在解毒过程当中,夜狐因为痛苦,根本不可能用魔法元素,一旦用了就必然会反噬,那样一来解药的功效就会下降,根本不能解了上古奇毒。就算是紫夜旻也不能救她,要是紫夜旻敢救她,不但救不了她,反倒会让她陷入生命危险!”

百里君墨冷冷地说完,转而就看着脸色变得苍白的白天斌,看着白天斌踉跄地退后了好几步,有些身体不稳,一旁的夜风宛音急忙上前扶住了白天斌,担忧地看着白天斌的情况。

“怎么会、怎么会,洁儿她......”白天斌被夜风宛音扶住,仍然有些回不过神,只是喃喃自语地说道。

随后,白天斌这才猛然回过神来,转身就要往药轩园的入口走去,竟是要再次回到炼制房。

“给我站住,你以为夜狐都炼制好了解药却不马上服下吗,还不是因为有我们在那里,你既然是她的什么人的话,你就应该知道她的性格,她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痛苦一面展现给我们看的。”

看穿了白天斌的举动,百里君墨再次毫不留情狠嘲讽,却是让白天斌要离开的脚步猛地顿住了,背对着在场的所有人,一句话都没说。

然而,在他身后,所有人却是都清楚地看到了,白天斌的手猛然攥紧了,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浑身上下都浮现出一阵很是孤寂和凄凉的气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是深切地感觉到了。

“斌哥哥,你不要这样,夜狐看到了会伤心的。”看到白天斌那阵很是孤寂的样子,夜风宛音再也忍不住,猛然跑上去,一把抱住白天斌的手臂,带着很是哀求的语气说道。

“宛音,你说,我这个父亲当得是不是太失败了,前世的时候我没能保护好她,她那会才十岁,就进了那样吃人不吐骨头的残酷地方,每天经过那样残忍可怕的训练,在训练之后还要接受各种各样的暗杀任务,每天都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那样的情况下,是人都早已被磨得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更不会对以前的记忆有过多的感情。”

“但是,她见到我的时候,却还是那样接受了我,仍然还是像以前一样会叫我爸爸,但是,她已经却没有了以前那样活泼开朗的性格,变得那样冷静淡然,有时候都让我觉得我这个父亲当得太没用了,一点忙都帮不上我的女儿。”

“就连她痛苦的时候,作为她的父亲,却连陪在她身边都不能,洁儿,就这么不想在我面前露出痛苦的一面吗。”

白天斌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夜风宛音,微微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只是那眼神,却是浮现出了很是黯淡无光的神色,说出来的话语,带着很是悲哀的语气,让人微微心里发堵,有些心里不舒服。

看着白天斌虽然脸上笑着,但眼中所露出来的神色,却是让她心里愈发地更加心疼了,听完白天斌的话语,夜风宛音就猛然摇了摇头,看着白天斌。

“不,不是的,夜狐不会那样想的,斌哥哥,你们能够在这个魔武总大陆再次相见,就说明了你们的灵魂羁绊不会断,这一点,夜狐也是知道的。”

“是,夜狐现在的样子跟以前的不一样没错,可,这都是那些杀了你们的人的错,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错,夜狐很幸运活了下来,不会早些时候穿越到魔武总大陆受更多的苦,还能,在那边的世界,更好地生存不是吗。”

“你也说了,夜狐没感情,但,夜狐却还是接受了你,说明她还是在想着你的,不为什么。”

“斌哥哥,你是,她的父亲啊,是她唯一的亲生父亲啊!!!”

随着夜风宛音的一字一句的开口,白天斌原本很是黯然的眼神,却是突然划过一抹希翼的光芒,这才终于看着夜风宛音,就看到夜风宛音眼中那不容忽视的坚定和凛然,竟是像极了馨儿。

当年,也是因为这双眼眸,白天斌他,不,应该说是前世的温子深,就那样爱上了那个女人,也就是馨儿。

然而,尽管眼前的夜风宛音,有着跟馨儿一样的双眸,但是那坚定当中,却是莫名地让白天斌更为感受到一阵鼓励的力量,那是来自于眼前的这个少女,让他,更加爱得无法自拔......

“嘛,虽然我说这些,好像对我那个父亲有些否定了,但,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我那个父亲,最多也就是给夜狐妹妹提供了身体而已,存在着血缘关系罢了,但毕竟是我父亲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所以你们大可以无视他,对于你是夜狐妹妹唯一的亲生父亲这一点,我还是比较认同的,毕竟灵魂羁绊是无法割断的。”

就在白天斌看着夜风宛音的时候,在他们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很是随意的声音,当下白天斌就转过头看去,正好看到钟离炫泽一手叉着腰,一手挠了挠脑后的长发,到最后挠着长发的手就放了下来,挥了一下手,带着很是不羁却夹杂着一丝丝的认同的语气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顿时看向钟离炫泽,带着很是意味深长的眼神,但都被钟离炫泽很是熟练地无视了。

白天铭和白天雅,对视了一眼,很是默契地上前,来到白天斌的身边,对上白天斌的眼神,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着无声的支持。

“既然如此,心思解开了吧,天斌,我待会就撤去那面墙壁布下的结界,不知道里面是个怎样的情况,我希望你能够做好心理准备。”席希离看着眼前的一幕,转身就来到白天斌他们的面前,带着很是凝重严肃的语气开口。

白天斌深深地看了一眼席希离,很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在所有人都来到那面墙壁面前的时候,席希离周围一瞬间闪现了红色的点点光芒,很是轻而易举地撤去了布下在墙壁面前布下的隔绝结界。

在席希离撤去隔绝结界那一刹那,在场的所有人都立马听到了墙壁那边传来的一阵阵惨叫声,叫得撕心裂肺,让他们心里一瞬间都缩紧了,有些不敢相信地听着墙壁传来的那惨叫声。

那惨叫声,分明就是夜狐的声音,难道夜狐在他们离开之后,这么快就服下了上古奇毒的解药吗......

除了那惨叫声以外,炼制房里面似乎还传来了一阵阵闷哼声,还有一些东西被撞到的声音,巨大的东西轰然倒地的声音一直就没断过。

这样的惨叫声,太过惨烈,让在场的所有人当中,深刻见识到夜狐的性格和经历的人更为心疼,平日夜狐在战斗的时候,受了那么大的伤,也仅仅闷哼了一声,丝毫不为痛苦所动,强忍着痛苦,从不轻易将痛苦的心情表现出来。

哪怕是跟钟离家族对上的时候,夜狐频临死亡边缘的时候,也都不曾发出那样让人震撼心痛的惨叫声,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当中,恐怕是钟离瑞、还有黎碧翼和武天离最为更能体会了!

正是因为如此,夜狐却是在这个服下上古奇毒的解药的时候,发出那样惨烈的惨叫声,可见夜狐所受到的痛苦,到底是有多强烈啊!

更何况,之前席希离就曾经说过,这面墙壁在没有结界的情况下,先不说炼制房里面的人,单单是外面的人,要听到炼制房里面的动静也很是微弱的。而现在,他们所听到的惨叫声,却是无比清晰......

这代表什么,代表着,炼制房里面夜狐所受到的痛苦,要远远地超出他们的想象......

此时的炼制房里面,正如席希离他们所说,夜狐在他们离开之后,将那厚重的大门关上的时候,感受着他们的气息愈来愈远,这才毅然地服下了上古奇毒的解药。

很快,在服下上古奇毒的解药之后,解药进入到体内里面的那一刹那,夜狐马上就出现了反应,整个身体都开始出现巨大的疼痛,但夜狐却是窝在紫夜旻的怀中,死死地抓住着紫夜旻的衣袍,咬着嘴唇,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

而紫夜旻却是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夜狐,看着夜狐因为疼痛很快就变得满头大汗,嘴唇已然被咬的出血了,紫夜旻也不说什么,只是突然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强硬掰开了夜狐的嘴唇,将手臂放到夜狐的嘴中。

就在这个时候,夜狐却是因为身体传来一阵更大的疼痛的时候,本能地就要咬住嘴唇,就正好咬住了紫夜旻的手臂,刹那间,紫夜旻的手臂就被咬的血肉模糊。

但紫夜旻却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紧紧地抱紧了怀中已然开始乱动的少女,一道道光芒突地在少女的额头闪现,刹那间夜狐的所有魔兽就出现在了外面,很是担忧地看着被紫夜旻紧紧地抱在怀中的主人。

作为夜狐的契约兽,他们又怎么会感知不到主人传来的疼痛,那疼痛,比起刮骨刀剐更为疼痛一万倍,上古奇毒和解药在主人体内的经脉当中疯狂流走和对抗,将一根根经脉都爆断了,偏偏还不能治疗。

一旦治疗,那么上古奇毒的解药就无法起作用了,那么主人辛辛苦苦炼制的解药,岂不是白费了......

-本章完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后果,痛苦

94.47%
目录
共4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