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崩溃昏迷

第一百三十八章 :崩溃昏迷

此时的夜狐,随着体内的疼痛感愈发地更加扩大了,神智已然开始不清醒了,整个脑海当中,只剩下了漫天的痛,无边的痛!

等到一波疼痛终于过去的时候,察觉到嘴里蔓延开来的血腥味,夜狐的脑子这才终于清醒了一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嘴中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属于男人的手臂。

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夜狐很是果断地在下一波疼痛再次来临之前,推开了紫夜旻的手臂,但也不慎就此从紫夜旻的怀中滑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下一波更为极大的疼痛就再次传来了。

当下,夜狐就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声,满地乱滚,不时地撞到了不远处的炼制桌和书架,尖锐的菱角就划破了夜狐的衣服,也划破了夜狐的肌肤,当下就弄得身体伤痕累累,满身是血。

而在场的所有魔兽,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吓得都跑上前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些炼制桌以及书架之类的障碍物,不管不顾是什么重要的药材还是什么重要的药剂,全都狠狠地扔到远处,中间顿时就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然而,夜狐的满地乱滚并没有就此停止,在更大的疼痛的驱使下,夜狐竟然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一股脑就要往不远处的墙壁上撞去,借此身体受伤来对抗体内的痛楚。

在那一瞬间,在场的所有魔兽和紫夜旻都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凤翼却是快一步,在夜狐即将撞上墙壁的那一瞬间,用身体狠狠地接住了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的夜狐,当下就差点把凤翼的身体撞成内伤。

然而,凤翼却是稳稳地接住了夜狐的身体,看着夜狐已然变得狂乱,失去任何理智的眼神,用尽全部力气吼道。

“主人,你要真的很疼的话,就往我们身上撞吧,我们会接住你的,不要把自己弄伤。”

随着凤翼的话语传来,除去紫夜旻以外,所有魔兽都一怔,各个对视了一眼,彼此之间都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接下来,不论夜狐往哪里撞,总有魔兽凭着自己的身躯接住了夜狐,然而也有的时候并不那么顺利,因为夜狐体内上古奇毒和解药的关系,魔法元素是绝对不能用的,哪怕不是针对夜狐的魔法元素也不行,因为一旦刚刚使用过魔法元素,周围必然还会残留着魔法元素的灵力在空气中,一旦接触到夜狐,也会让夜狐更加敏感,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能预料。

所以各个魔兽只能以人类的速度跑来跑去,不敢用上半点的魔法元素来快速移动,或者是以魔法元素挡下夜狐的行动。

因为这样,失去任何理智的夜狐,不断地撞到了炼制房的书架以及别的障碍物,以及因为书架的到底,而落到地上被打破的玻璃瓶,夜狐好几次都踩上了那些玻璃碎渣,将自己的脚底弄得血肉模糊,弄得自己伤痕累累,出血量也更多了,炼制房里面更是惨不忍睹。

最后,魔兽们忍无可忍,猛然将炼制房的所有书架和炼制桌,还有因为掉落在地上打破的玻璃碎渣,所有的一切东西都扔到了那厚重大门的外面,还有扔到了隔壁的藏书阁里面,又重新将那厚重大门关上,还有那炼制房和藏书阁之间相通的门也随之关上了,炼制房一下子就空了,变成了一个战场,一个紫夜旻和所有魔兽联合起来,限制着已然失去任何理智的夜狐的战场......

在炼制房的方向传来一阵阵巨大的声音的时候,灵药师分会的人虽然很是奇怪,也更多的是不解和不安,但却因为有着百里君墨的命令,不论是谁,在三天以内,谁也不得靠近炼制房。

正是因为如此,尽管灵药师分会的人很是不解炼制房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谁也不敢真的违抗百里君墨的命令,只能强压下心中的不解,默默地去工作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正如百里君墨所料,上古奇毒的解毒绝不是一两天就能完事的,而是整整持续了三天,炼制房里面的惨叫声和闷哼声一直就没断过,而在炼制房外面,白天斌也蹲在那面墙壁前面,整整持续了三天,不吃不喝的,三天三夜都不睡觉,也从不曾动过半步,一直坚持听着炼制房里面的情况,势必要将自己女儿的痛苦深深刻在心里。

在第四天,炼制房终于没了动静,一直苦苦等待着的白天斌众人马上就察觉了,顾不上三天以来的疲惫,立马就赶到了炼制房。

还未靠近炼制房的时候,白天斌他们就远远地看到了,在那厚重大门外面的那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七倒八歪的十几个书架,地上全都是木屑和玻璃碎渣和一些被踩得七零八落的药材,地上都是一大滩液体,整个厚重大门外面蔓延着好多个味道融合起来加起来奇特的味道。

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一幕,白天斌他们都惊呆了,然而也顾不上眼前的这一幕,快速通过那七零八落的障碍物,来到了那厚重的大门面前,就推开了那大门。

随之,在那厚重大门被推开之后,里面立马就传来了一阵很是浓烈的血腥味,原先属于炼制房里面特有的清香味道,此时却都被浓烈的血腥味覆盖了,再也闻不到里面一丝一毫的清香味道......

然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里面的惨象,让他们一生都难以忘记。

眼前的炼制房,早已没了往日的景象,到处都是血迹,不仅地面上,甚至连墙壁都遍布着很深的血迹,还有很多深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被撞过的痕迹,只剩下天花板还完好无损,但却也差不多了。

这还不是让白天斌他们最惊讶的,真正让他们震惊和心痛的是,炼制房最中间,那在紫衣男人怀中的,已然昏迷的少女。

此时的少女,整个身体所覆盖着的衣袍全都被划破了,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肤,然而这些露出来的肌肤却也是伤痕累累的,整个一片血红,至少有着几百条伤疤,一眼看去就能看出来是旧伤又添新伤,血液一直就没止过,一直在不停地流。

少女的丑黑相貌全都是脏污不堪,尘土和血迹交加在一起,显得很是异常狼狈,整个长发都变得凌乱不堪,还能看到有血迹在长发上面,已然将头发都凝固了。

除之以外,抱着怀中的少女的紫衣男人,此时却也好不到哪里去,狼狈不堪,整个紫色的衣袍都被狠狠地扯烂了,嘴角的血迹都凝固了,墨绿色的长发也都一样凌乱。

不过,虽然那个紫衣男人狼狈不堪,但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也不顾怀中的少女身上的脏污和鲜血,依然将少女抱得紧紧的,很是爱怜地为少女拂去粘在脸上的长发。

除之以外,整个炼制房周围的墙壁旁边,都站着或者坐着了好几个人,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很是疲惫不堪的神色,跟紫衣男人一样,嘴角带血,整个衣袍都被扯烂了,也都带着很多血迹。

“洁儿!!”

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白天斌眼中就猛然带上了痛意,当下就顾不上什么,快速地向炼制房里面跑去,速度快得让身旁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等等,天斌,不要,里面还有......”猛然回神过来的白天铭骇然大喊,在下一秒,就被眼前的一幕止住了话语,没能说出最后那法阵这两个字......

随着白天斌的举动,在场的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先前他们光注意里面的惨况了,根本没注意炼制房和那厚重大门之间的,那个圆形大厅,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白天斌快速通过了圆形大厅的时候,跑到那昏迷的少女身边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这才注意到,圆形大厅的地面所凹陷出来的繁杂花纹,里面蕴含着的法阵不知何时居然被破坏了,更甚,不光法阵,连带着地面都深深地被破坏了,繁杂的花纹全都被损坏得上面都是一道道深刻的划痕,异常的粗。

天,这可是蕴含着专门辨别灵药师的气息的法阵啊,就算不是灵药师,寻常的圣级魔法师通过的下场就是不死也重伤,更不要说是圣级魔法师以下的级别了。

神级魔法师虽然比圣级魔法师要高很多,但是在法阵面前,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除非破坏了法阵才能安全通过。

但是,眼前的这情况,没想到他们居然也把法阵都破坏了,而且破坏得毫不留情。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谁又能知道,受极大痛苦折磨的夜狐,不管不顾地找地方就撞,企图通过身体受伤害来对抗体内的痛楚,很不巧的是,当初因为夜狐炼制上古奇毒的解药的时候,五叶火龙草和冰魄花之间的激烈对抗,产生的巨大冲击波,把炼制房的大门全都破坏得粉碎,所以炼制房和外面的圆形大厅便就没有隔间了。

正是因为如此,夜狐在受到再一次传来的极大痛苦的时候,竟是生生地撞到了一个魔兽,跑到了圆形大厅,开始在圆形大厅里面疯狂乱跑乱撞,流血也更加多了。

但,面对夜狐竟然跑到了圆形大厅的现状,还在炼制房里面的所有魔兽都急的团团转,谁也不能靠近,一旦靠近就被圆形大厅的法阵攻击,更加不能靠近夜狐,阻止她伤害自己。

正是因为如此,蓝忍无可忍,猛然用上了魔法元素,将圆形大厅地面所蕴含着的法阵彻底破坏得粉碎,就在那一瞬间,另外的魔兽赶紧跑上前,阻止了夜狐的自残行为,任凭着夜狐一次又一次地撞在自己的身上。

而蓝,在用过魔法元素之后,根本不敢靠近夜狐,而所有的魔兽也都不敢让夜狐靠近蓝,因为蓝周围还流转着残余的魔法元素的灵气。

正是因为如此,这三天,就一直这样上演着惨烈的一幕,直到第四天,夜狐才终于不被疼痛所折磨,却也因为失血过多,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当中......

等到白天斌跑到少女身边的时候,看着昏迷在紫夜旻当中的少女,白天斌心疼不已,想要伸出手接过来,却也看着那样惨不忍睹,遍体鳞伤的身体,根本不敢去触碰少女,就怕自己的一个举动再次让少女的伤雪上加霜。

紧跟着白天斌也赶到少女身边的所有人,看了一眼少女的情况,当下就有人情急开口了:“快,快拿出治疗药剂,给夜狐小姑娘服下。”

“啊、啊,好。”被席希离的声音吓到,凤温黎忙不迭地从储存空间拿出了好几瓶药剂,递给席希离。

席希离接过药剂,转手就递给紫夜旻,面对紫夜旻传来很是无声的目光,席希离不敢半点疏忽,连忙说道。

“放心,已经过了三天,想必解药已经开始在夜狐小姑娘体内发挥作用了,可以服下别的药剂,不会跟上古奇毒的解药冲突的。”

“不过,现在还不能用光系元素疗伤,只能通过药剂疗伤,夜狐小姑娘这个身体,已经受不了任何外来的刺激了,魔法元素还没恢复,不能接受外来的魔法元素,否则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紫夜旻微微点了点头,却是没有任何言语,而是接过了席希离递过来的其中一个药剂,当下就张开嘴咬住了玻璃瓶塞,转而将玻璃瓶塞吐到一边,很是一股脑地喝下了里面的药剂。

然后,紫夜旻就丝毫不犹豫地扔掉了已然变空的玻璃瓶,就低下头,吻上少女的嘴唇,以哺喂的方式将口中的药剂给少女渡过去,然后微微一动,少女就在昏迷当中,喝下了药剂。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继而突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很是狼狈地转过头,不去看这样爆炸性的一幕,当然了也有人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一幕,却不敢有何动作。

这个人,不出所料的,正是白天斌。

此时的白天斌,狠狠地瞪着紫夜旻,虽然知道他们万年前本就是一对恋人,但洁儿终究还是他的女儿,他才不在乎自己的女儿是什么人,什么千莲的转世,敢抢走他宝贝的女儿,他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很是气恼紫夜旻这样近乎无耻的行为,然而终究还是以女儿的身体为第一位占了上风,不管怎么样,白天斌也是真的不忍自己的女儿再受更多的苦,这一点,大不了无视就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算账!

在紫夜旻以同样的方法,将席希离放在地上的五六瓶药剂全都喂进了夜狐的嘴里之后,一点半点都没有留下,夜狐身上的伤痕这才开始不再流血,看得出来这几瓶药剂还是在夜狐体内很快就发挥了作用的,席希离他们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夜狐的情况。

席希离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夜狐的体内和身体状况之后,这才终于很是欣慰地开口。

“没事了,上古奇毒的解药已经正在发挥作用了,接下来就只要等待着解药去除上古奇毒就好,现在夜狐小姑娘只是失血过多,还好骨头虽然有断了的,幸好没有碎裂,除之以外,最多只是扭伤,外加一些内伤了。”

“这一点,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三天,是你们一直在阻止着夜狐小姑娘的动作吧,毕竟人一旦痛苦起来,会失去理智,撞得头破血流都不奇怪,可谓是生不如死,更厉害的甚至因为想要逃避痛苦而自残自己而死掉都有,夜狐小姑娘能够到这个地步,真的很好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稍微放下了心,但也更加凝重了,眼前的这个炼制房一片惨象,想必这三天,夜狐所受到的痛苦要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除了夜狐和紫夜旻以外,那些带有魔兽气息的人,想必也尽了全力,毕竟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用上魔法元素,要不然夜狐就会有危险。

“那么,夜旻,你带着夜狐小姑娘出去吧,灵药师分会给你们空出了一间房间,给你们休息的,你们就在灵药师分会好好休息,等到夜狐小姑娘醒过来。”

席希离站起身,低着头看着抱着怀中的夜狐坐在地上的这一幕,笑的很是温和说道。

“好。”紫夜旻微微点了点头,就抱着夜狐站起身,跟随席希离走出了炼制房,在炼制房的魔兽们也都紧随跟上,丝毫不管已然变得惨烈的炼制房。

-本章完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崩溃昏迷

94.67%
目录
共4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