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这个世界再怎么广阔,也掩饰不了它狭隘的一面,个人的所见所及感,只是一部分而已。世界并非一开始就存在的,它需要自己亲手创造。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今后再慢慢用时间筑出自己的世界吧。——题记

>>>

“……我……”八原凪想了一会儿,望着盯着自己的四月一日,回答道:“那就……麻烦您和……百目鬼先生了。”

八原凪本想的就是逃到其他的地方,只要离开就可以,之后怎么样完全无所谓。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四月一日会给她一个新的选项。

新的生活环境,新的学校,重新开始。

对于百目鬼和四月一日来说,很轻松就能做到的事情,八原凪自己的话,根本无能为力。

转学的手续,新的地方的住所。

这些都不是她这个在校的学生能够做到的事情,母亲给她的钱也只是勉强的维持生活而已。

四月一日笑笑,“那就这么决定了。”

八原凪点点头。

百目鬼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下,转身带着全露多露默默走了出去掩上了门。

他看得出来,四月一日有话想要和女孩说。

“那么,nagi,你有想要询问的事情吧?”四月一日笑眯眯的开口,“一直在犹豫不是吗?”

“……是。”八原凪点点头,“请问……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这就要取决于你提出的问题了。”

“……您……能知道他的病……”八原凪有些踌躇的问出了一直担忧着的事情。

了然的笑容浮现在四月一日的脸上,他轻轻的笑了笑,“是鸢紫色的少年的事情?他和你……有着很深的渊源呢。”四月一日的眼眸像是透过了八原凪看着其他的存在,“没事的,你所担心的都不会发生,而那一切也不应该堆积到你的身上,那不是由你来背负的东西,倒不如说……”

因为你的存在,他的命运,稍稍的改变了,自然,是向好的方向发展。

八原凪咬紧了唇,显而易见的并没有把四月一日的话当真,只是固执的觉得幸村精市的病是自己带来的灾厄。

“nagi。”看着这样的八原凪,四月一日轻声的唤了她的名,“全部都认为是自己的错,把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自己的身上,这不是坦诚,而是一种傲慢。”

“……!!!”

“现世的身体,星世的命运,天世的灵魂。”四月一日拿着烟管的手指向了八原凪的心脏,如此断言,“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你会以这样的姿态存在于世,这是很早就注定的必然!”

“……?!”八原凪的双眼猛地睁大,紫色的眼眸是明显的动摇。

“自然,别人的命轨,也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影响,改变的。所以,他会被【病】缠上,是他的命理。与你……无关。”

“我……”

四月一日的手搭在了八原凪不住颤抖的肩膀上,“不是你的错。”

“我……”八原凪低着头,非常非常轻声的……哭了。“对不起……”

太长时间的折磨,她只会认为一切都是她的错,变得只会说出对不起。

八原凪低声的啜泣传入了站在门外的百目鬼的耳中,百目鬼皱了皱眉。

过了一会儿,八原凪抬起头擦了擦泪水,眼睛红通通的活像是个小兔子,“……请问我需要付出的代价是……?”

“嗯……”四月一日考虑了一会儿,“那就,给我一个梦吧。”

“……梦?”

“没错。”四月一日点头,“但是那不是现在的你能够付出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

“……我明白了。”八原凪点头,后退了一小步鞠躬,“真的非常的谢谢您!还有……那个愿望的代价……”

“唔,因为不是我实现的,所以,nagi就找百目鬼商量吧。”四月一日指了指门外,“放心,那家伙别看那样,还算是个好人来着。”

“总之,nagi就先去做下准备吧?需要带上的东西还是有的吧?”

八原凪点点头。

“那么,到时候回去接你的哟。”

“nagi。”

>>>

“你……对她有点不一样。”八原凪离开后,百目鬼靠着门框,开口说道。

四月一日愣了下,然后眯起眼睛,“……果然被你看出来拉?”

“……”百目鬼盯着四月一日,没有说话。

“要说不一样……也不算是吧?她曾经向我许过愿望。”四月一日开口解释,“但是那个时候,她还不是现在的姿态。而她也明显不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

“光是看现在的她……和过去的我很像不是么?总是被【妖怪】缠上的我,和总是被【鬼】缠上的她。”

“但是她没有许下希望看不见的愿望。”百目鬼回想起自己听见的少女的愿望。

【想要逃。】

“那是自然,现在的她的心理估计是认为那是她必须承受的罪,或者是出自赎罪的心理?虽然不能说赞同她那天真的想法,但是有一点没错。”四月一日回答道:“那就是……我不可能为她实现【希望看不见】这个愿望。”

“她有自己的未来,自然也有她的选择,那不是我该插手的事情,而且,【希望看不见】这个愿望,可是和她本人的另一个愿望冲突了啊。”

“所有的祈愿者都是相同的,当自己的愿望和他人的愿望相冲突时,就不得不进行选择。是选择放弃自己的愿望,还是选择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而践踏他人的愿望。这是走在人生这条道路上而无法避免的到来。——虽然有着这样的说法,但是她可是践踏着自己的愿望在行走啊。”

“所以,她最期盼的那个愿望才一定会实现。”

“我是……这样相信的。”

>>>

八原凪回到了居住的地方,幸村宅里一个人都没有。因为柳莲二的电话,幸村夫妇都急忙的赶到了医院。

紫发少女低下头翻找了一阵子,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因为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幸村夫妇就把备用的钥匙交给了八原凪,所以这个时候她也能进去。

八原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小的房间里空空的,没有什么人生活过的气息。

八原凪草草的收拾了一下衣物和生活用品,然后看着桌面上的小小的金鱼缸出神,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抱在了怀里没有舍得留下。

再次看了眼房间,八原凪轻轻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将钥匙和纸条放在了1楼大厅的茶几上,八原凪抱着鱼缸走了出去。百目鬼站在幸村宅外默默的抽烟。

“那个……麻烦您了。”

“没事。”百目鬼很顺手的接过了八原凪的行李包扛在肩上,一边交代,“我的同事……在并盛有一个公寓,我联系了下,她说反正用不上所以可以租给你。”

“啊……租金……”

“我来付。”

“……麻烦您了!”因为怀里抱着鱼缸,所以八原凪只是低垂下了头表示感谢。

“没。”

“租金的话,我会尽快的还给您的!”

“……嗯。”本来想要拒绝的百目鬼看着八原凪的眼神,想了下同意了。

“还有,转学的手续,过几天会弄好。”百目鬼看了眼八原凪穿着的校服,“学校是并盛中学,那里的治安不错。”

“幸村家的事情他会解决。”他自然指的是四月一日。看着八原凪有些不安的样子,百目鬼开口解释,“对外说的大概是,我是你的亲戚之类的,因为幸村精市的病幸村夫妇会很忙,不便于接着打扰所以带着你离开……总之这方面你不用担心。”

“……是!”

至于柳生惠的事情,不管是那群少年也好,还是柳生惠本人也好,都不会怪责到八原凪的头上,所以四月一日并没有做出什么应对措施。

直到走到了站台买好了票,八原凪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真的就这样……轻易的离开了?

百目鬼空下的手拍了拍八原凪的脑袋,“别多想,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

在百目鬼看来,才不过12岁的八原凪,就是个孩子,小孩子成天的这样活着,累。

“轻松点,总会有好的事情发生。”

这句话若是以前的八原凪听到,是一定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在她深信不疑。

因为她踏进那家店开始,有什么就开始改变了。

八原凪看着车外变化的风景,一直封闭的心打开了点,过去曾经压垮她的沉重稍稍散去了些。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表情严肃但是却温柔细心的百目鬼,八原凪微笑。

“……真的很谢谢你,百目鬼先生。”

余光看到了八原凪难得轻松的笑意,百目鬼没有扭头,而是闭上了眼睛,沉默了一下应道,“……啊。”

百目鬼想起了出发之前和四月一日的对话,面对四月一日的拜托……寻找并盛的住所,百目鬼只是默默的联系好了地方,然后顺口询问了下。

【为什么是并盛?】

四月一日笑笑,闭上了眼,拿着一个时计表,看着上面静止的时间,开口回答。

【因为那里才是那个孩子命运的起始点,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所以,想要改变现状,自然也需要“回到”那里。】

【nagi,是属于“那个世界”的孩子啊。】

一定会有改变的。

看着难得的流露出一丝憧憬未来生活模样的孩子,百目鬼闭上了眼稍微小憩。夕阳的余光照在了他的身上带来一股暖意。而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的百目鬼则是更显得温柔了几分。

忙乱了一天又是受到刺激又是被鬼袭击的八原凪的体力也耗到了极限,脑海中昏昏沉沉的一片模糊,八原凪的头一点一点的,眼睛已经阖上,然后身体微微的倾斜,靠在了百目鬼的肩膀上。

百目鬼睁开了一只眼看着眼睛底下有着明显的黑眼圈的孩子,这个时候车微微的颤动了下,百目鬼感觉到凪的小脑袋在自己的肩膀上蹭了蹭,想了下,百目鬼微微的侧了下身,让女孩子靠的更稳些,然后双眼一闭,开始闭目养神。

简直就像是父女或者是兄妹的相处模式。

但是看上去让人感觉发自内心的温暖。

有着天生强大灵力的百目鬼在身边,八原凪难得的做了一个美好的梦。

梦里面有一个紫发的男人,对她微笑。

而她也……

【约定好了,一定要来找nagi。】

【嗯,约定好了。】

……真是很好的梦呢。

熟睡的八原凪脸上露出了微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