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13章

世界乍一看似乎是無序的,以一邊允許一定幅度的偏差一邊保持均衡來維持。於是,以保持均衡來維持存在的東西若失去了平衡就只有毀壞。不過,由崩潰而產生的新事物也是有其意義的,因為一切都是必然的。——題記

>>>

因為轉學進入班級的時候搞出的事情八原凪如願的被「孤立」了,但是某些方面也算是她一個人單方面的判斷,因為班級裏面比較熱心的學生們背地裏曾經為了這個轉學生開過會議。

會議主題是到底是依照她本人期望的那樣離她遠點還是不要顧忌她的冷淡爭取用他們熱情的心融化新生的隔閡?

逗比們各有各的想法而且具備着越挫越勇的抖m精神。

但是不管背地裏多麼的活躍想出了多少想法直面八原凪的時候還是都歇菜了。

妹紙你生人勿進的氣場略大otz。

就連班級裏面最自來熟的漢紙都默默退散了。自然裏面不包括某個天然的還沒意識到究竟是怎麼回事的傢伙,這裏特指的是棒球部的山本。

而公認的最廢柴的沢田綱吉則是被一致遺忘。

廢柴綱的話怎麼也想不出辦法來的╮(╯▽╰)╭←這是絕大部分學生的心聲。

就在這樣的氣氛下,八原凪「平平安安」的度過了一段時間。

漸漸的習慣了這裏的生活,八原凪看着並盛的一切都覺得無比的熟悉,有一種陌生的歸屬感。

而原本居所的人也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在幸村精市的病症確診之後,網球部的眾人都受到了巨大的衝擊,真田弦一郎對着已經住院的部長垂下頭,定下了「在你回來之前,立海大不會輸,我們會贏,立海大毫無死角」的諾言。

承君一諾,必將全力以赴。

而幸村精市的病情因為發現的早了些所以手術成功的幾率大了一些,但是依舊還是十分危險。

思量了許久,幸村精市點頭。

他無法放棄網球,他一定會成功,就像往常一樣。懷抱着這樣的心情幸村精市同意了手術。柳生惠也在之後不久蘇醒,就像是四月一日料到的那樣,她一口否認了八原凪推她下樓的事情,全力的維護著八原凪。

然後他們發現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八原凪已經失蹤的事情。

幸村精市的父母也在忙亂之後接到了百目鬼的電話,得知了八原凪離開的始末。雖然對於八原凪什麼也不說就這樣離開的事情覺得有些不妥,畢竟相處了接近一年,雖然八原凪儘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幸村夫婦也是好相處的人,八原凪這個孩子雖然自閉了點,但是還是相當乖巧,幸村夫婦也算是比較在意這個孩子的,但是這次連個告別也沒有就這樣離開,幸村夫婦略微覺得有些不舍。

但是因為幸村精市的病幸村夫婦也對百目鬼的說辭表示了理解,然後在幸村精市問起的時候告知了八原凪已經搬走的事情。

切原赤也當場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眾人之中只有他和八原凪的關係是最好的,所以他知道一些凪的事情,八原凪根本就不應該有這樣一個親戚,或者說,八原凪的家庭狀況切原赤也知道一部分,除了柳蓮二的資料,有一部分柳無法收集到的切原赤也則是從八原凪的口中得知。

八原凪對於切原赤也的態度一直比較特殊,雖然她不會特意提起自己的事情,但是在切原赤也問起的時候,她也沒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包括自己是幾年前被父母領回來的,原本她是和師父一起生活的事情。

在幸村夫婦離開的空檔,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的切原赤也對着眾人說了出來,幸村精市皺眉,思考了一會兒,轉身問起父母那位凪的親戚的攜帶號碼。

幸村夫婦沒有多想,因為後來八原凪那個孩子和自家孩子的關係變得比較好,小孩子之間畢竟還是熟的快,自然而然的認為自家兒子是不捨得表妹離開,所以也就直接告訴了幸村精市。

聯繫百目鬼的事情自然是幸村精市來,一來他名義上是八原凪的表哥,有這個身份去詢問八原凪的事情,二來他也是比較能拿主意的,一部之長可不是一個輕鬆的活計。雖然幸村精市病重,但是打電話這樣的事情還是能做到的,百目鬼有想到會被聯繫,所以在接到電話的時候就直接的照着四月一日的交代回復了。

——想知道什麼的話,就到【店】里吧。

幸村精市因為住院無法前去,真田想着幫忙伯父伯母看護幸村所以留下,前去的是十分擔心八原凪的切原赤也還有一直都心神不寧的柳生比呂士,柳蓮二則是跑去學校查資料去了。

四月一日直接見了切原赤也還有柳生比呂士,給出了回復,雖然語義不詳,但是回來的兩個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柳蓮二那邊的調查也陷入僵局,所以八原凪的信息就這樣斷了。

雖然擔心,但是切原赤也什麼都做不到,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無能。

因為之前幸村理子說的話語,對於八原凪的離開,眾人都擔心不已,那已經不是他們理解的了的事情了,子不語怪力亂神,若是八原凪原本陰鬱總像是在害怕着什麼似的的原因是那不知名的黑色影子,他們什麼也做不到,但是少年的特權就是可以全力以赴,哪怕明知不敵。

他們總是懷抱着衝動,熱情,這樣的情緒,但是這也是少年時期的必經之路,成長之前的特權。

所以柳蓮二依舊找著資料,眾人也都擔心着八原凪的事情。

八原凪並不知道會有人在自己離開之後擔心尋找,她在封閉自己的時候也隔絕了別人。能走進的切原赤也,也終究還是無法成為最特別的一個。

她依舊還是想要逃避,或許是這樣的心理,即使離開之後一直擔心着柳生惠的傷勢還有幸村精市的病情,明明總是抱着有着紫色眼眸的兔子玩偶發獃,明明總是在喂著金魚的時候不自覺的想起那個祭典的煙火,卻還是掩耳盜鈴一般的催眠著自己不在意。

靠着百目鬼交給她的箭矢,八原凪度過了相當平穩的一段時間。「鬼」雖然還在她的身邊環繞,但是因為箭矢的保護並沒有靠近。

隔壁空着的房間搬進了住戶,八原凪聽着隔壁總是會想起的爆炸的聲音有些擔憂。那個聲音她不會聽錯,當初跟在師父身邊的時候還有更早之前,她經常會聽見那個聲音。「炸彈」的爆破聲。

……是mafia嗎?

八原凪皺了皺眉,並盛應該並沒有mafia的據點才對,但是這幾天街上的氣氛卻有些不對勁。

mafia是凪的師父最不願意她接觸的,他的身份在那裏,註定和mafia有所牽扯,但是凪是個女孩子,他教會她自保,卻並不希望他最初的弟子踏入那邊。

休息日就在八原凪悶在房間里忙碌下度過,思來想去八原凪還是出去尋到了一份做手工的活計,這樣她可以不與人接觸,也可以慢慢的攢些錢,好還百目鬼先生為她墊付的租金。

八原凪並不是嬌慣下長大的孩子,所以繁複的手工對於八原凪來說還算是比較輕鬆,但是也架不住她太過着急賺錢,一點也沒有休息,所以周一的時候八原凪的手指上包着好幾個創可貼,推開門,正好和這幾天一直反覆着爆炸聲音的鄰居面對面。

那是一個銀色短髮的少年,桀驁不馴的臉孔略顯不良,還有衣着打扮,雖然穿着校服,但是看上去並不是學生的感覺。

……竟然也是並盛的學生嗎_(:3∠)_?

此時這兩個人的想法微妙的同步了。

即使是鄰居而且還都是一個學校的學生,但是不管是對方也好還是八原凪本人也好,在愣了下神之後還是果斷的轉身各走各的,完全沒有打招呼。

要是有人看見這個場景,估計都想拎着兩人的領子咆哮。

至於嗎說個話能死嗎能嗎!!!

拜託既是鄰居又是同學,完全當對方不存在是鬧哪樣啊!

還是照常的上學,八原凪坐在位子上整理課本的時候班主任再次宣佈了有轉學生轉入的事情。

因為八原凪在前,不少期待轉學生的純良孩紙留下了心理陰影,所以這次他們也都是抱持着觀望的狀態。

早上遇見的那個少年一臉不爽的樣子走了進來。

「獄寺隼人。」

……原來還是同班同學嗎?

視線對上的時候兩人的想法再次同步。

因為八原凪的事情分神,獄寺回過神來老師已經指出了他的座位。

有着奇葩的八原凪在前面,看着看上去就很不好相處的獄寺隼人,班主任只覺得累感不愛。也就直接省略了讓獄寺自我介紹活躍氣氛的想法。獄寺沒有理會班主任直接走到了八原凪之前看見那個都讓她產生了被鬼纏着錯覺的棕發弱氣少年的面前踹倒了少年的桌子。

像是小兔子一樣的少年嚇得驚叫了一聲。獄寺完成了威脅恐嚇(大霧劃掉)下馬威(劃掉)發泄(劃掉)意味不明的動作后,順着班主任指的方向看過去,然後在視線和八原凪對上的時候再次愣住。

……竟然還是鄰座。

八原凪和獄寺隼人都感覺到了來自大世界的惡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1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