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如果放棄的話,一切就會在那一刻結束。——題記

>>>

沒過一會兒,病房的門又被人打開,八原凪和山本武都扭頭看過去,沢田綱吉和獄寺隼人在前面,沢田綱吉拿着飯,後面跟着一個女孩子。

八原凪認識那個笑容溫暖的女生,屜川京子,在並盛很有人氣。

「阿武,還有……那個……八原桑!」沢田綱吉像是不好意思一樣的撓撓頭,因為雖然是同班同學,但是他跟八原凪完全不熟,這樣打招呼難免覺得有些尷尬。

「阿綱。」山本武笑着站起身,原本他是坐在八原凪病床邊上的,走到了沢田綱吉身邊很自然的接過了飯食轉身遞給了八原凪,八原凪順從的接過,不管是剛剛山本武的到來解決了自己的困境也好,還是之後山本武帶着青過來還說要幫着照顧青也好,八原凪都無法像是以前那樣子拒絕。

總感覺是氣場問題?

屜川京子上前幾步,走到了八原凪身邊,輕聲詢問,「八原桑,你好點了嗎?」

「恩。」八原凪點點頭,她最不擅長面對的就是像是屜川京子這樣子的溫柔的女性,屜川京子擔憂的表情退下了些,笑容也燦爛了起來,「太好了,八原桑。」

她真心的這樣說着。

八原凪低着頭沒有說話。說實話這次會被送到醫院還真是意料之外。畢竟……她應該是一個人的。

這些人,明明和她不熟不是嗎?那麼為什麼要為她做這些?

完全不明白。就像是當初的切原赤也。也好比現在的山本武和獄寺隼人。

屜川京子是來看望自己的兄長,屜川了平的,他在之前的並盛混亂時期受了傷,雖然本人覺得沒什麼,但是姑且還是在醫生的壓制下乖乖的躺在醫院裏養傷。

屜川京子出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沢田綱吉和獄寺隼人在試圖聯繫八原凪的家屬,然後得知八原凪生病的事情的時候,就自告奮勇的前來看望了。

畢竟八原凪是個女孩子,三個男生在一邊會覺得不自然的吧?

所以屜川京子也跟了過來。

沢田綱吉比較害羞,獄寺隼人又屬於不擅言辭的人,屜川京子天然,所以山本武撓撓頭,開口詢問,「吶,八原桑,有什麼人,恩,家屬之類的,能聯繫上的嗎?」

八原凪放在被子上的手不由得攥緊,「……」

「畢竟你生病住院了,有人來照顧會比較好點?而且也會有人擔心的吧。」

「……沒事。」八原凪搖搖頭,「……我很快就能好的……不嚴重,這點小病……」

「小病到高燒意識不清醫生說差點救不回來?」獄寺隼人有些煩躁的開口反駁,不知怎麼地,看見八原凪這個樣子,獄寺隼人就從心理覺得不悅。

感覺像是……重疊了一樣。

和當初和夏馬爾學習的時候,用傷換取勝利的自己。

所以才……煩躁煩躁煩躁煩躁煩躁。

本來應該是在雨守戰裏面發現自己的不足的獄寺隼人此時已經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了。但是他卻不願意去正視。

【你不能單方面的放棄自己。因為有人會為你傷心。而不能察覺到這點你就只會讓更多人為你而傷心。.有些人視你為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人,你卻沒有察覺出這份情感,還一味地不關心自己。你不願意看到別人被傷害,卻不介意傷到自己,你甚至不了解那些認為你很重要的人,看到你受傷時會有多麼痛苦。】

這就是夏馬爾一直想讓獄寺了解到的。

但是因為小時候的很多事情,早就了獄寺現在的性格,要是沒有非常重要的人敲醒他,他是不會改變的。

現在他也只是覺得莫名的煩躁而已,看着八原凪有些吃驚的睜大的紫色眼眸,獄寺隼人有些懊惱的扭過頭,嘖了一聲,不再說話。

八原凪愣了下,像是完全沒想到獄寺會這麼說一樣,正想說些什麼,門再次的被推開。

走進來的男人板着臉,一副嚴肅的樣子,黑色短髮,穿着正式的服裝,雖然沒有氣喘吁吁的樣子,但是從額角留下的汗水可以看出,是急急忙忙趕過來的。

「百、百目鬼先生?!」八原凪雙手捂住了嘴,驚呼出聲。

「……啊。」男人只是用低沉的聲音應了下,然後看着八原凪蒼白的臉色皺了皺眉,「生病了嗎,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八原凪坐在病床上,上半身彎下,「還麻煩您特地……」

「這沒什麼。」百目鬼邁開步子,走到八原凪身邊,山本武下意識的讓開了位置,百目鬼有些頭疼的嘆了口氣,抬起手揉了揉八原凪的頭,「怎麼說,我現在是你的監護人啊,有事情聯絡我,之前有這樣告訴你吧。」

「……對不起。」八原凪垂下眼眸。

「……哈」再次嘆了口氣,百目鬼考慮了一下說辭,然後在病床邊上半蹲,視線對上八原凪,開口,「是我的疏忽。」

他告訴她有事聯繫他,也告訴了她他的攜帶號碼,卻忘記了八原凪根本就沒有攜帶手機這件事。

「哎?」八原凪猛地一愣,「不……您什麼也……」

「總之,監護人做的有些不合格啊。」壓着八原凪腦袋的手沉了沉,八原凪條件反射的閉上了眼睛。百目鬼轉過身,看着面前的3位少年和一位少女,開口,「多謝。」他本就是沉默寡言的性格,感謝的話語也不會說的太多,只是一句短短的多謝,但是誰也不會覺得他是在敷衍,因為百目鬼道謝的樣子十分正式真誠。

「唔,這沒什麼。畢竟是同班同學嘛。」山本武笑眯眯的回答,「但是冒昧的問一下,您是八原桑的……」

倒也不怪山本武有所顧忌,實在是八原凪面對百目鬼的態度有些不自然,完全不像是親密的家人,太過鄭重其事了。而且想起之前怎麼也聯繫不上的八原凪的家人,山本武暗地裏留了幾分注意。

「……啊。」八原凪愣了下,當初是由百目鬼作為親屬帶她離開的,但是……究竟是以什麼身份……她並不知道。

而且……

山本武的眸色深了些許,八原凪稱呼這個男人——百目鬼先生,這可不是什麼親近的親屬應該有的稱呼啊。

「我是……」

【百目鬼,你的身份是~nagi父親的哥哥家的岳父的兄弟家的兒媳的弟弟。幸村家是nagi母親那方面的遠親,所以為了不露餡~百目鬼你就變成nagi父親那邊的親屬了喲。】

面對四月一日的調笑,百目鬼只是面癱著一張臉,回復道:「……沒記住。」

【=皿=!喂!】你唬我吶沒記住沒記住當初年組前幾你是怎麼考的?!!

百目鬼(面無表情摸下巴):「弟弟。」

眾人「……啥?!」

八原凪:「哎?」

……這什麼情況。

搞半天你只記住了最後的那個弟弟啊(╯‵□′)╯︵┻━┻!

遠處在店裏觀察着想要看百目鬼出糗的四月一日掀桌。

看着八原凪明顯帶上了點驚恐的表情,百目鬼慢了半拍反應過來。

……啊、好像搞錯了。

將錯就錯……好像不可能。

「……父親的弟弟。」

百目鬼依舊面無表情的加了個前綴。

「………………」眾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16.85%